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异域密码之韩国异闻录

  • 定价: ¥32.8
  • ISBN:978780256767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群言
  • 页数:240页
  • 作者:羊行屮
  • 立即节省:
  • 2015-06-01 第1版
  • 2015-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尾狐、人疾偶、长发蛊、人参娃娃、雪人传说……
    地铁站里禁锢的怨灵,教学楼下的青铜阴棺,徘徊于午夜的光脚女人……
    席卷世界六大洲的异域猎奇之旅,深入各大古老王国的神秘冒险!
    每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度,都流传着神秘诡异的奇闻异事。
    《异域密码之韩国异闻录》是羊行屮的长篇小说作品,正在韩国发生的灵异故事,全新惊悚来袭!

内容提要

    羊行屮的小说《异域密码之韩国异闻录》讲述的是:为了解开各自的身世之谜,告别印度之后,留学生南瓜和月饼最终来到了韩国。在查找真相的过程中,他们来到了九尾妖狐的传说诞生地。温和善良的九尾灵狐为什么会沦为人见人怕的妖物?徘徊于理发店里的诡异幽灵跟主角之间有什么联系?埋于深山的神秘棺材里,到底封锁着怎样惊天的秘密?到底是鬼怪作祟,还是人性的沦丧?身世之谜,红瞳诅咒,命运纠缠,一行人的终极谜底,即将揭开。

媒体推荐

    书里写的虽然是鬼神之事,却不只是单纯地追求灵异惊悚的效果,作者为故事注入了历史的厚重感和文化底蕴,真正赋予了它们灵魂。
    ——《鬼吹灯》作者天下霸唱
    泰国大名鼎鼎的鬼妻娜娜、双头蛇神;韩国民间流传的九尾妖狐的恐怖故事;日本的百鬼夜行和阴阳师;印度诡异古老的湿婆神传说……这一个系列小说,完全满足了我对异域神秘文化的所有好奇。
    ——《十宗罪》作者蜘蛛
    它对我来说不仅仅只是一个作品,更是一个梦想。
    ——本书作者羊行屮
    干净利落的文风,跌宕起伏的情节,凄美幽怨的故事,真正称得上是异国版的《聊斋志异》。
    ——《虫图腾》作者闫志祥
    这一系列小说,以各国的民间传说为基础,为读者再现了不一样的异域风情。写的虽是鬼神灵异之事,却直指人心,寓意深远。
    ——读者泰慕茜

作者简介

    羊行屮,本名姜波,山东东营人,己未年羊年羊月出生。屮,音同“彻”,草木刚长出来的意思,取“草木欣欣向荣”之意。他生性好舞文弄墨,性格爽朗,为人仗义,已经出版作品《异行诡闻录》等。“异域密码”首发作品《泰国异闻录》上市之后,作者因其无与伦比的亲和力和影响力,被众粉丝们亲切地称为“羊叔”。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九尾狐的诅咒
第二章 人偶娘娘
第三章 地铁婆婆
第四章 发蛊
第五章 魅音惑舞
第六章 阴棺
第七章 参娃子
第八章 雪人传说
尾声
番外:荒岛蚁人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
    降落伞缓缓地向南印度洋飘落,我双手紧紧抓着绳子,努力克制着即将落入大海的恐惧。月饼距离我的位置有200多米,就像空中飘浮的一片树叶。我想喊几句硬气的话,坠落产生的气流顶进嘴巴,把肺里灌满冷空气,胸口憋得几乎要炸开。
    飞机早已消失在天际,我心里多少有些欣慰:乘客们现在都醒了吧?到机场发现货物舱少了很多行李,不知道又该闹出什么幺蛾子。管他呢,反正那些人都活下来了!
    刚跳出飞机的时候,高空的冷空气差点把我冻死。距离海洋面越来越近,空气回暖,我这才觉得体内多了几丝人气。活动着脖子四处望着,茫茫大海除了水就是水,别说荒岛了,连轮船都看不见一艘。
    月饼控制着降落伞的方向挥手指着东南方,远看活脱脱一个提线木偶在空中对着我打招呼。
    高空缺氧,我的脑子有些迷迷糊糊,这会儿多少有些灵光了。我往东南方看去,阳光刺眼,什么也看不见。正琢磨着月饼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突然意识了一个问题——我他妈的不会游泳!这下完了,不作死就不会死!
    眼看着距离海面也就十来米,我把眼一闭:“月饼,他妈的刚才跳飞机的时候你丫就不能拦着我?你要是能活下来,记得每年小爷我的忌日来这里扔几瓶二锅头、几条红将军,顺便帮我烧个纸人!还有,跟月野说,别想我,找个好人家嫁了,只要别找黑羽就行,要不我做鬼也会常去看看他们。”
    “这话留着你自己对她说吧。掉进海里别扑腾,全身放松,等我游过去!”月饼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对着伞绳来回割着,绳子被割断,月饼空中拧腰,居然摆了个跳水的姿势扎进海里,水花压得还很专业。几秒钟工夫后,他从海水里钻了出来,玩了命往我这里游,标准自由泳!我心说果然有些人注定天生就和别人不一样,干什么像什么。我刚想调侃几句,却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
    其实,我已经放弃了希望。我也知道,月饼也活不了。我们,都会死在南印度洋。
    “扑通”,我砸进了海面,坠落产生的反冲力几乎撞断我的膝盖,我还没来得及感觉到疼,鼻子、嘴里就灌进海水,眼睛根本看不见东西,耳膜震得“嗡嗡”作响,只听见无数“咕噜咕噜”的气泡声绕来绕去。
    我哪还顾得上“全身放松,别扑腾”,手忙脚乱地四处抓着,居然钻出了海面。
    “月……”还没等我把“饼”字喊出来,海水就倒灌进嘴里。眼前白茫茫一片,勉强能看到月饼越来越近,我下意识地向他伸着手。忽然,海面如同煮开的沸水翻腾不已,鼓着山丘大小的水墩子,两米多高的浪头压向月饼,瞬间平复,雪白色的海沫静静地铺满海面,“啵啵”破裂。我只觉得有股奇怪的力量,一边把我的身体往上顶,一边扯着我的双腿拉进海底。我挣扎着再次冒出海面,没有看到月饼,拖拽的力量把我扯进海底,小腿肌肉撕裂般疼痛。我慢慢坠落,眼睛死死盯着晃动的海水,一串串气泡从嘴里漂出,裹着折射的阳光,旋动着上浮。
    我知道这次是真的要死了:如果这是一本小说那该多好,主角是不会死的。对吧?月饼。也不知道阎王爷那里有没有二锅头,咱们喝几瓶再去投胎。
    月饼,来生,英雄相见啊!
    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