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浮生物语(4鱼门国主)

  • 定价: ¥31.8
  • ISBN:978751450847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致公
  • 页数:389页
  • 作者:裟椤双树
  • 立即节省:
  • 2015-07-01 第1版
  • 2015-07-01 第2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裟椤双树编著的《浮生物语(4鱼门国主)》中,老板娘沦为谋害龙王的“疑犯”,被发配“鱼门国”服刑改造。在这个全然未知的国度,她结实了许多不同凡响的新朋友,更遭遇了一系列充满悬疑与诡秘色彩的事件……无论这些事多么棘手,老板娘仗义爱财的本色却丝毫未变,而其中妖怪与人类的浮生情恨,仍保留着最感人的温度。
    老板娘携家带口回东海龙宫探亲。孰料在喝过老板娘亲自沏的茶后,龙王疑似中毒而昏迷不醒。老板娘变成第一嫌疑人,被流放到位于四海龙域之中的鱼门国,作为国主改造一年。两个小娃娃也偷藏在龙王坐骑大鲸阿灯的肚中,尾随而行。来到鱼门国,老板娘发现这是一个处处古风的国度,负责招待她的,是位厨艺高超却瘦削的男子胖三斤。老板娘隐藏国主身份,将国主府邸改造成新一代不停,专为人寻找一切“遗失的美好”。

内容提要

  

    《浮生物语(4鱼门国主)》由裟椤双树编著。
    携家带口回东海探亲的老板娘,却因一杯浮生茶沦为谋害龙王的“疑犯”,被发配“鱼门国”服刑改造。不过,有偷偷尾随自己的两个小娃、聒噪的信龙和爱吃薯条的大鲸阿灯陪伴,这趟旅程一点也不孤单。
    在被时光遗忘的国度,她有一个很瘦偏叫胖三斤的万能杂工,与武功高强的面瘫官府首领聂巧人不打不相识,成为独撑家业的土豪女汉子唐夫人的入幕之宾……围绕着这群人,老板娘见识了能将人变成怪物的路,赴了一场悲喜两重天的古怪婚宴,更在扑朔迷离的失踪案中险些丢了性命。从中嗅到商机的她开起新“不停”,专为人寻找一切“遗失的美好”,但赚钱之余也发现,看似平静的“鱼门国”暗藏着许多秘密……

作者简介

    裟椤双树,女,射手座,现居成都。自由撰稿人,喜好美食与时尚,善于在行走中捕捉并记录幻想,作品既有旖旎浪漫的古风,又有潮流的现代视觉系风味。代表作《浮生物语》《三界宅急送》《降灵家族》等。

目录

一 龙王
二 路镇
三 阿癞
四 伏念
五 柳生
六 伥祸
七 食恩
八 喜宴
九 罂冢
十 时光
后记

后记

  

    我是一只树妖,生于漫天飞雪的十二月,浮珑山巅——
    所有故事都由这句话而起。
    从《长生》到《时光》,四个字之间的距离,我走了六年。
    我记得比六年更早的某一年里,那时还没有浮生物语,没有不停,没有那杯茶,也没有五花八门的妖怪。我在一个平淡无奇的夜里,用键盘创造出了那只在浮珑山巅孤单而立的树妖,她没有朋友,没有欢乐,也没有太多悲伤,有的只是无尽的空虚与无聊,因为她是一棵树,注定每天只能看相同的风景,重复相同的四季,不停地走不停地走,对她而言只是奢望。那会儿,她不懂生命贵重,她随意吞噬鸟兽果腹,她将那些为往她身上挂一条许愿锦线而坠崖的人视为打发时间的娱乐,她像所有不懂事的妖怪那样,孤独而任性地活着,爱与悲悯,在她的生命里是空白。
    非常自然地,我把树妖的故事一口气写了下来,把树妖从孤独中带引出来的子淼,一见面就与她互相攻击的敖炽——我从未想到多年之后,这些名字会变成诸多浮生读者口里的男神。尤其是敖大爷,对,现在熟悉他的人都这么喊他,东海龙族王位继承者孽龙敖炽这样的称号都不及一句敖大爷亲切。
    的确,我没有想过他们会遇到这样的未来。
    作为浮生的前传,我完成树妖的故事之后,投稿给了当时的一家杂志,编辑送审之后跟我讲,上头的意思是为了篇幅至少要删掉一半。编辑人很好,我至今还记得她商量着跟我说:你耍下不去手,我来替你删。
    我婉拒了,说:谢啦,还是把稿子撤回来吧。
    我喜欢这个故事,不管旁人怎么看,我不能为了上稿把它斩手斩脚变成另一个奇怪的、不完整的东西,哪怕那时我作为名不见经传的小作者,觉得能在杂志上稿是—件很重要的事。我的固执,有时候就这样冒出来。
    所以,那个多年之后才来到你们面前沏浮生茶的爱金子的老板娘,在我的硬盘里冷冷清清躺了三年,其间也有别的杂志来邀稿,但阴差阳错的,老板娘始终都在我这里待着,直到《小说绘》创刊——我把一切都归于缘分。但凡当年我为了上稿把树妖的故事拿给任何一家杂志,恐怕都没有后来的浮生了。人生的际遇就是这么奇妙。
    从浮生一一口气写到浮生四,任性的树妖变成了成熟的老板娘,恋爱、结婚、生子,她的生命在故事里沿着一条风景旖旎的线前进,她一直在成长,身为她的创造者,我也在成长,看她故事的你们同样在成长。小说与现实虽然是两个空间,但我们在同样一件事上重叠起来。有时候,写作与阅读的快乐,就在这里。
    回到故事本身,浮生四跟前三部最大的不同,在于它是更倾向于每个故事之间会彼此牵连的长篇,我早前就在微博说过,这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因为我要足够的架构与内容,一步步走到最终的圆满。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老板娘两口子跟来往于不停的各位妖怪们,他们的故事终会有完结的一天,而这一天早已经写在我心里的计划表上了,我甚至已经定好了他们的结局。我要做的,就是按照我的计划,一个字一个字写下去,之前在一二三部里埋下的伏笔,要一个一个揭晓出来。(别喊我剧透,给多少金子都不透!严肃脸一) 《鱼门国主》是浮生四的第一部分,我跟老板娘说“鱼门国需要你!”然后就毫不留情地把她发配边疆。作为身经百战的老妖怪,我相信她钢铁一般坚硬的生存能力,不管我怎么虐,她都能挺过来的吧,应该能吧……至于鱼门国,一个摆在龙域之中的国度,处处看似正常,却又处处成谜,所以我放在里头的故事也加了一点悬疑与诡秘的气味。而鱼门国的概念也来得很简单,鲤跃龙门的传说千百年来都被人津津乐道,但这个词一旦落在我的发散性思维里,就变成了无数个问题——是不是真的这么容易呢?只要越过了龙门,平凡的鲤鱼就变成了尊贵的龙?真的没有别的内情吗?实现这个愿望真的不需要别的代价吗?当问题越来越多之后,鱼门国诞生了。事实上,我把人间压缩到这个国度里,这让我自己有新鲜感,最重要的是,我可以更自由地创造故事与角色。鱼门国是一个关卡,我需要老板娘两口子以及他们的朋友去破解,继而走向他们命运的另一端。 听起来好像很严肃,但幸好我把浆糊跟未知送到了老板娘身边,有这对小魔怪在,人生还是不寂寞的……也正因为这样,敖大爷对我非常不满,全程跟我叨叨自己戏份太少,身为作者要雨露均分,不能老是便宜他老婆孩子,不但要我在鱼门国主的赠品里拿他当主角作为补偿,还要我承诺接下来的“天衣侯人”部分里给他加戏加戏,我不答应的话,他就天天到我梦里喊我起床…… 被一条龙威胁,我屈服了,答应了他的所有条件……但后来一想,父子三人一碰头,以他们的不靠谱属性推测,除了“前方高能”之外,还能有别的模式吗?老板娘跟她的新朋友们能hold住么……这个,还是留给时间去回答好了。 在开始写这部分的时候,我时不时会想到写到终极结局的那天,心情比较复杂,等到这一天真的来了,我会郑重地给二次元的他们写一篇感谢词,感谢他们带给我幸福的好时光与辛劳的不眠夜。 现实跟小说有时候也并没有不同,都是在苦与甜之间交织往返,一帆风顺少,逆流而上多。唯一能庆幸的是,不论在哪个空间,不管老板娘还是我,在我们最好的时光里,你们从未缺席。 谢谢。 裟椤双树 2015年6月成都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龙王
    楔子
    “前方何处?”
    “龙域之中,四海交界,鱼门国所在。”
    “我为国君?”
    “正是。”
    “可有叮嘱?”
    “有一言可告知国主。”
    “何?”
    “地狱未空,誓不成佛。”
    1.
    我是一只树妖,生于漫天飞雪的十二月,浮珑山颠,开过店也当过流动摊贩,不论卖甜品还是做旅店还是卖茶叶,店名从未更改,“不停”永远都没停过。里头那杯名“浮生”的茶,也从未凉过。
    我嫁给一条东海的龙,去年年底还升格做了两个孩子的妈,感谢上帝的是,我家的浆糊跟未知长势异常喜人,白胖肥美,最关键的是他们一出生便是人类的模样,直接省去了将来为化人形还得勤学苦练的步骤。当然,他们跟人类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小差别,比如浆糊心口上的小树叶以及未知额头上的龙角,可即便这样,也跟那些混蛋们猜测的火龙果与冬虫夏草差太远了!到现在我依然深刻地鄙视他们!哼!
    好了,每年的例行台词已经讲完了,现在,是我们一家四口的探亲假期。如果你从我们的住处看到穿着夏威夷草裙扭动而过的粉红海参,或者戴着耳机喃喃自语的铜钱鱼,再或者同时抱着三个iPad看股市行情的蓝色大螃蟹,请不要惊慌也不要觉得是自己眼花,因为这里是东海龙族的老窝,住着龙王与他的部下的……东海龙宫。
    我跟敖炽相识上千年,结婚四年,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东海龙宫。
    除了连挂一幅画的钉子都是拿钻石打磨而成的富贵堂皇与我想象中差不离之外,敖炽的家乡跟存在于人间各种传说中的龙宫还是很不一样,这里并非一个到处都是七彩泡泡与美丽珊瑚,各类海生物来来往往、其乐融融的海底大家庭,而是一个处处可见超现实风格建筑,多以光与水为门窗路径的宏大宫殿,旖旎的彩光总以柔薄轻盈的姿态铺洒下来,让这些本身闪烁着冷冷金属色的建筑看上去能稍微平易近人一些,各种海中生物也有,只是跟人界海域中的鱼虾蟹都不太一样,不止外表,连习性都过度拟人化,参看跳草裙舞的海参跟炒股的螃蟹……而这些家伙只能在指定的区域里活动,不得逾越规定界线。来到这里的翌日,我便亲眼目睹一只喝醉了的绿毛海龟昏昏蒙蒙走到龙王寝宫外头的花园里,接着就被两个龙王的近侍押走了,我问近侍要把海龟送哪儿去,这两个长得像人类但浑身银鳞的武夫告诉我,海龟犯了规矩,要押去刑室受鞭笞之罚。我惊奇地问他们,喝多了走错路也要挨揍?近侍说,不论原因,逾矩者必罚无疑,东海龙宫何其神圣尊贵,焉能由人随意冒犯。我又问,要是谁真正迷路了呢?也要打?他们面无表情地点头,说规矩就是规矩。
    目送着他们跟倒霉海龟远去的背影,我可能有点明白为什么当年敖炽宁可在断湖中洗澡,也不肯回到龙宫的原因了。
    这个世界还真是有共性,但凡带个“宫”字的,不论皇宫还是龙宫,都不会是个让我喜欢的地方。
    不过,他们要怎么打一只海龟的屁股呢?带着这个好笑的疑问,我回到我寝宫的第一件事就是警告浆糊跟未知不许乱跑,虽然这里是你们曾祖父的地盘,但你们要是犯了这里的规矩,就会跟那只海龟下场一样,而且你们俩又没有壳……
    话说回来,不知是不是东海龙族与千年树妖的基因太过奇葩,小家伙才刚过百日,已然是两个能说会道、到处撒野的混世小魔王了,他们的智商以及对这个世界的认知速度,连我都感到惊讶。打死你们都不会相信的是,天生热爱数字的浆糊早已不满足于九九乘法表,现在,任何一道高中水准的数学题都难不住他,把自己关在房间一角与各种数字搏斗是他游戏。相比之下,未知就活泼多了,这个鬼丫头除了跟她爹一样热爱扫地机之外,还热衷于把家里所有的电器大卸八块再安装还原,玩得不知多开心,两个小魔王,一静一动,绝非“善类”。可此处毕竟不是不停的大厅后院,连我都要忌惮三分,何况这两个初来乍到的小崽子,若不善加管教,纵然身为东海龙王的重孙,一旦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帽子扣下来,我怕小家伙的屁股都要被打开花呢。
    “曾祖父不会打我们屁屁呢。”未知捏着一把亮闪闪的螺丝刀,折磨着那台玩坏了的扫地机,“不被喜欢的人才会挨打嘛,曾祖父不喜欢我们的话,怎么会跟我们玩。”
    看,鬼丫头的语言能力与逻辑能力果然很不错了对吧。她手上的工具,是东海龙王昨天才送她的,专门为她独家定制的“儿童专用工具套件”,从扳子到螺丝刀到小钉锤无一不有,看似普通,跟寻常人用的不锈钢工具也差不多远,可敖炽却跟我讲,这套工具的原料来头不小,是龙王差人从东海秘境里取来,精心打造而成的,有不可言说的玄妙力量。他幼时曾得到一把相同材质的剑,却不小心弄丢,龙王大怒,将他关在绝思崖壁里反省错误整一个月,足见这种原料的珍贵,如今他送未知这样一套工具,可见老头子心里,这对重孙的地位有多要紧。不过对于敖炽的夸夸其谈,我向来只信一半,以这家伙的德性,东海龙宫是他老家,只怕一片瓦一颗草都会被他演绎成神器。我问他,这么牛的材料到底是何来历,他又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说反正是好东西。切,谁信!
    “妈,要打屁屁也是打浆糊的。”专注修理扫地机的小丫头居然还不忘补她哥哥一刀,奶声奶气道,“不爱笑又不爱动,就爱数数的家伙,谁会喜欢呀。”
    闻言,正聚精会神地在一块写字板上演算题目的浆糊道:“叫我哥哥,没大没小的人谁会喜欢,自以为是。”反击的过程里,他手上运笔的速度一点都没慢下来,完全没分心一样。
    唉,才一百天的小娃娃啊,不但会满地跑了,还会彼此唇枪舌战了,这种特质真不知随了谁,我觉得我跟敖炽在这么丁点儿大的时候,恐怕连自己有几根手指都数不清吧?呃,不对,我一百天的时候,应该还没有手指……反正,起码我没见过有哪家孩子,从一百天开始就成了互相挤兑的小冤家。对于这个现象,敖炽不但不担心、不阻止,两个小家伙每次吵嘴的时候,这厮身为亲爹居然还在中间煽风点火,比如“今天谁吵架吵赢了,我就给谁吃草莓奶昔”之类的混账话,真是听一次想踹他一次!本以为喜当爹之后的敖炽会变得成熟,起码能有八分熟吧?谁知他依然还是一块两成熟的牛扒……唉。
    今天,是我们回到东海的第二十三天,我坐在龙王寝宫外那把七彩斑斓的珊瑚躺椅上,两眼无神地望着天空——如果你们以为充斥东海之中的全是海水,那就错了。龙宫所在的区域,抬头便能看到一片蓝白交融的“天空”,低头就是白色半透明晶体组成的光滑地面,除了丝丝缕缕游离在空间中的淡蓝光令人略感奇幻之外,这里与陆地并无太大区别。不过我对整个东海的认知还很浅薄,此地有多宽广多深厚,甚至地处这个世界哪个位置,我都答不上来。从前我一直以为东海无非是一片藏于地球上广袤海洋中某个隐蔽角落的区域,可现在才知,根本不能拿正常的地理位置来定义“东海”。
    P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