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芈月传(3)

  • 定价: ¥32.8
  • ISBN:978753394247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文艺
  • 页数:276页
  • 作者:蒋胜男
  • 立即节省:
  • 2015-09-01 第1版
  • 2015-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蒋胜男编著的《芈月传(3)》承接上两卷的情节,在秦宫展开了幽婉曲折、惊心动魄的故事。芈月作为媵女随芈姝远嫁秦国。秦宫原有势力魏夫人对她深为忌惮,扣押了芈月幼弟魏冉要挟于她。芈月无奈,主动侍寝,借助秦王驷的力量救回魏冉。秦王驷鼓励芈月按照本心而活,带她去四方馆听诸子辩论,又在芈姝之子生日当天带她去拜祭商君墓。芈月和芈姝之间产生了裂痕,离心离德。芈月怀孕,由女医挚负责安胎侍娠。芈姝的心腹玳瑁将芈月视为眼中钉,趁女医挚外出采药之时将其囚禁。当夜芈月难产,孤立无援,性命危在旦夕……

内容提要

    她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传奇女性。“太后”一词由她而来。太后专权,也自她始。
    她是千古一帝秦始皇的高祖母。她沿着商鞅变法之路,奠定了日后秦国一统天下的基础。到现在都还有学者坚信,兵马俑的主人其实是她。
    大争之世,群雄逐鹿,转眼成败,她是如何走向了历史巅峰?
    宫廷纷争,九死一生,又有着怎样曲折幽婉百转千回的情感纠葛?
    伴随着芈月爱恨情仇、波澜壮阔一生的叙事里,蒋胜男编著的《芈月传》全景再现大争之世群雄并起争霸天下的宏伟图卷,尽显芈月、楚威王、秦惠文王、赵武灵王、屈原、黄歇、张仪、苏秦、公孙衍、白起……铁血手腕、绝世才华!

作者简介

    蒋胜男,编剧、作家,爱生活,好旅游,
    喜读史,善于透过文字表象捕捉历史真实,见解独到,形诸文字则笔法犀利而睛味隽永,令人玩味徘徊。
    兴趣广泛,小说、散文、杂文、诗词、戏曲、影视、歌曲,无不涉猎。
    写作博杂,历史、言情、武侠、玄幻、都市,色色齐备。
    尤擅用深入浅出、情理兼融笔法演绎历史传奇。

目录

第四十章  乱象起
第四十一章  王后娠
第四十二章  君王心
第四十三章  绝处谋
第四十四章  山鬼舞
第四十五章  芈八子
第四十六章  公子荡
第四十七章  公主嫁
第四十八章  庸夫人
第四十九章  别远人
第五十章  四方馆

前言

    新华网西安6月13日电:2009年6月13日,秦兵马俑一号坑第三次考古发掘如期进行。这是其沉寂二十多年后迎来的第三次考古发掘。秦兵马俑一号坑是一个东西向的长方形坑,长230米,宽62米,坑东西两端有长廊,南北两侧各有一边廊,中间为九条东西向过洞,过洞之间以夯土墙间隔,估计一号坑内埋有约6000个真人真马大小的陶俑。
    此前,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秦俑考古队在1978年到1984年间,对兵马俑一号坑进行了正式发掘,出土陶俑1087件。其后,考古队于1985年对一号坑展开了第二次考古发掘,但是限于当时技术设备不完善等原因,发掘工作只进行了一年。
    据资料显示,1974年兵马俑出土不久,因其军阵庞大,考古专家推断:“秦俑坑当为秦始皇陵建筑的一部分。”此后,各家就以此为定论。
    但是不久之后,学界就有人提出异议,认为这种先入为主的印象并不准确,而秦俑真正的主人,更有可能是秦始皇的高祖母,史称宣太后的芈氏。芈氏是秦惠文王的姬妾,当时封号为“八子”,所以又被称为“芈八子”。
    后来,在出土的秦俑中发现了一个奇异的字,刚开始学界认为是个粗体的“脾”字,后来的研究证明,另外半边实为“芈”字古写,所以这个字实则为两个字,即“芈月”。据学界猜测,这很可能即芈八子的名字。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四十章乱象起
    天气转凉,芈姝从避暑的清凉殿搬到了以椒泥涂壁取暖的椒房殿中。此时她人宫多月,早已经适应了王后这个位置,不再像当年初入宫时那般茫然无措。且之前又挫败了魏夫人的一次阴谋,正是心满意足的时候。
    这时候却忽然有人来报说,大王昨日去了蕙院看望季芈。玳瑁更是大惊失色地将芈月昨日意图勾引秦王,扑人秦王怀中的事情,添油加醋地与芈姝说了。
    “奴婢早说过防人之心不可无,王后就是心地太善良,对那季芈太信任了。她的母亲是个惯会勾引人的贱人,她也好不到哪儿去。您这般信任于她,她却背着您勾引大王!”玳瑁说着,越发觉得自己有先见之明,眼前的主子却是一味地善良宽容,更觉得要铲除狐媚子的责任重大。
    芈姝却知她性情,摇了摇头:“她身为媵女,便是要侍奉大王,何必私下勾引,不与我说?”想了想还是道:“你去叫她过来吧,若是当真有事,我也当问她。”
    玳瑁一惊,忙阻止道:“王后,慎勿打草惊蛇。”当真要除去对方,怎么能够容她狡辩!
    芈姝不以为然:“有什么可打草惊蛇的?傅姆,你太多疑了。”
    玳瑁急得顿足:“王后待人太诚,须防着有人狼子野心才是!”她在楚宫是干惯了这些的,如今看着眼前的王后,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急切与无奈。
    芈姝却扭过头去,倔强地道:“我知道傅姆的意思——若是母亲在,必会严加提防。可是——”可是,她在心里说,我不要做母亲那样的人,心太小,苦了自己也害了别人,更令得夫君疏远厌恶。
    她虽然在感情上更亲楚威后,但从所见所闻中,却实实在在地看出来,为什么父王与她的母亲不亲近,而更愿意亲近莒姬这样温婉顺从的女子——实在并不只是男人喜新厌旧或者是什么狐狸精勾引,她母亲的多疑多忌、性子暴躁,莫说男人不喜欢,便是为她一心所宠爱的儿女们,有时候也会受不了啊。
    她也是年少女子,正当青春年华,她有她的骄傲和自信。她就不信,凭着自己的努力,凭着自己的真心,不能打动一个男人!她要让她的夫君真心喜欢她、信任她,而不是让他厌恶她、防备她。
    玳瑁看着芈姝的神情,心中暗暗叹息,却是无可奈何。她服侍楚威后多年,眼看着一个曾经骄傲自负的女子,在深宫之中,渐渐磨成了一副浑身长着尖刺的模样,却依旧不肯放下自己的骄傲。而今,她看着眼前的小公主,如她的母亲一样骄傲自负,但是,她还没有经历世事,内心仍然保留着柔软和温暖。
    玳瑁暗自想,若是小公主下不了决定,她就替小公主去弄脏双手吧。横竖,自己的手,在楚宫之中,也早已经不干净了。
    过了一会儿,芈月便应召来到了椒房殿,见礼之后便问:“阿姊寻我何事?”
    芈姝试探着问她:“妹妹,天气渐凉,你看这椒房殿如何?”
    芈月已知其意,笑答:“椒房殿以椒和泥,在秋冬的确更增温暖,大王关爱阿姊,实是令人羡慕。”
    芈姝又问道:“妹妹若是羡慕,是否有与我共享之心?”
    芈月听得此言,便知她已经得悉昨日之事,沉默片刻方道:“阿姊何出此言?”
    芈姝眼睛紧紧盯着芈月,不肯放过她一丝一毫的变化,脸上却笑道:“妹妹当日曾说,你进宫只是权宜之计,不会对大王有非分之想,求的只是过几年出宫去,是与不是?”
    芈月点头:“自然。”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