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哑舍零(秦失其鹿)

  • 定价: ¥29.8
  • ISBN:978755621580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少儿
  • 页数:219页
  • 作者:玄色
  • 立即节省:
  • 2015-09-01 第1版
  • 2015-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玄色编著的《哑舍(零秦失其鹿)》是《爱格》继《朔月》后推出的第二本幻想类小说,是《爱格》2015年秋季重磅图书。本书区别于其他的普通幻想小说,作品特色鲜明,除了拥有大胆丰富的想象力、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之外,还有着大量的古董、国学、历史知识,可以让读者在享受小说的阅读快感之余,丰富自己的国学知识,在阅读中学习。

内容提要

    玄色编著的《哑舍(零秦失其鹿)》是畅销百万册的古风动漫幻想大作《哑舍》系列的前传,讲述了因服食长生不老药而从秦朝活到现代的主角“老板”,将自己所开的古董店“哑舍”迁移到杭州,与《哑舍》另一男主“医生”相遇之前的故事。
    全文共12个故事,以12件古董为线索,穿插讲述了老板——即秦朝的上卿,十二岁称相的神童甘罗,在秦朝做太子侍读时与太子扶苏在险恶的深宫中相扶相持的少年往事与深厚情谊。
    为读者解答了老板为何会在漫长的岁月里,穿越时间的荒芜与寂寥,不知疲倦地寻找着扶苏的转世。
    即使时间淹没一切,曾在身边鲜活的事物都变作了历史,即使宇宙洪荒,万物毁灭,人与人的情谊始终永存。

作者简介

    玄色,青春小说畅销作家,AB血型的射手座,主业宅女,副业码字,擅长烹饪和幻想,爱好阅读和旅行,追求奔放自由的人生,所以游走于历史与幻想之间,写下一个又一个略带哀伤的美丽故事。代表作《哑舍》系列、《2013》、《昊天纪》系列等。

目录

第一章 吞脊兽
第二章 金干戈
第三章 玄玉帛
第四章 方天觚
第五章 紫蚌笄
第六章 绫锦囊
第七章 常胜戟
第八章 锡当卢
第九章 阴阳燧
第十章 骨鸣镝
第十一章 织女针
第十二章 玉璇玑
秦失其鹿
后记

后记

    “哑舍”又完结一本!撒花——
    这回不同于“哑舍”的正篇,我写了一本“哑舍”的前传,被命名为“零”。嗯,挺好的,符合我要书名整齐的强迫症……
    不过说到整齐,我本来想一本写完“哑舍”的前传的,结果……果然低估了我自己的写作热情……挖坑什么的,一挖起来就停不下来了……
    所以《哑舍·零》不止一本哦……接下来是汉朝卷,而汉朝卷的卷名我还没想好,暂时空着吧。
    看完《哑舍·零》的各位,应该都知道这篇前传讲的就是老板之前的故事了吧,对于这一段故事好奇的同学们,希望你们喜欢。
    我虽然写得开心,但过程真的非常痛苦……
    这还是我首次尝试“哑舍”通篇十二个故事连续性地在一个时间轴上进行。虽然大长篇几十万字的故事我也写过好多个了,可“哑舍”这个故事本身就与其他故事不同,毕竟是在真实历史上构架的。
    所以我在写的时候,查了许多资料,考虑了许多方面。
    举例来说,其实我最开始写“哑舍”正篇第一章鱼纹镜的时候,根本没有想把对话写成古文。因为生涩的古文会不利于流畅阅读,但还是接受了当时编辑的建议,把“你”、“我”等称呼改成“汝”、  “吾”。虽然有了点古风的意味,但行文上却有些不伦不类。
    因此在《哑舍·零》里,我尽量避免了这种称呼,只有语境符合才会使用。而为了行文流畅,大家就当古人对话的时候就是如此吧,否则就真不能写了……
    还有成语问题,我几乎在用一个词之后,只要想起来,就会查一下这个成语的来源,在秦朝的语境下是否已经出现。如果没有出现,就努力替换成其他已经出现过的词语。但后来发现这样简直太过于约束,如果大家如此通篇看下来的话,肯定会以为我全篇都是错字。
    例如“伙伴”一词,古代军人以十人为火,共灶炊食,故称同火时为火伴,所以只能用“火伴”。哦,如果再细研究的话,这个词在元魏时才出现,秦朝时根本没有。
    不光词语,物品也是如此。
    但我最后还是释然了,我写的是小说,并不是教科书,也不是历史书。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我的故事好看,文笔流畅舒服。所以大家若是在文中看到什么不该在秦时出现的词语和物品,请多多谅解。
    说起查资料,我顺便就唠叨一些这回的收获,史书里面自相矛盾的地方非常多。
    例如魏王假,《史记》上说他没有死。但《资治通鉴》上却写的他是被杀的。这一点就令我非常纠结。
    也许有人会问了,这个人死不死又有什么关系,毕竟不管他是不是当时被杀,对于现在来说,他也已经死了。 可是这个涉及到很多问题。例如之前秦灭的韩国、赵国,甚至之后的燕国、齐国、楚国,这五国的国君,全部都是灭国之后被俘虏的。没有一个人被杀,那么为何魏王假语焉不详甚至史料都互相有矛盾呢? 【《史记.秦始皇本纪》:二十二年,王贲攻魏,引河沟灌大梁,大梁城坏,其王请降,尽取其地。】 【《资治通鉴》:始皇帝下二十二年(丙子,公元前二二五年),王贲伐魏,引河沟以灌大梁。三月,城坏。魏王假降,杀之,遂灭魏。】 魏王假到底是降了还是被杀了,这是一个问题。也可能是因为《史记》上没有记录他被受封在哪里,所以司马光也就脑洞大开,直接写了“杀之”。 另外,上述《资治通鉴》的这一句之中,“三月”这个翻译,有的资料上说是水淹大梁城三个月。这在理论上应该是不可能的,从《资治通鉴》的通篇行文来看,这只代表着是三月份而已,按照农历的计算方式,正好是春汛的时间。 否则随便举个例子:【二十五年,五月,天下大酺。】 酺是指饮酒,古指国有喜庆,特赐臣民聚会饮酒。那么按照前面的翻译方法,那就是君王赐大家饮酒五个月……这科学吗? 不过貌似也不能怪司马光巨巨,关于项燕之死,在《史记》中就有两种不同说法—— 【《史记·秦始皇本纪》:始皇二十三年,秦复召王翦,疆起之,使将击荆。取陈以南至平舆,虏荆王。秦王游至郢陈。荆将项燕立昌平君为荆王,反秦于淮南。二十四年,王翦、蒙武攻荆,破荆军,昌平君死,项燕遂自杀。】 【《史记·项羽本纪》:项籍者,下相人也,字羽。初起时,年二十四。其季父项梁,梁父即楚将项燕,为秦将王翦所戮者也。项氏世世为楚将,封于项,故姓项氏。】 喏,项燕到底是被俘还是被杀,还是俘虏了之后自杀……史书真是比较难解的一个谜啊。 除了人物是怎么死的,同样记载相悖的问题也有很多,我再举一个例子。 史记上说俘虏燕王喜和破齐也有李信参与,但《资治通鉴》上这两段军事战役跟李信没啥关系,只说他参与了最开始的伐燕。 【《史记·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第十三》:而王翦子王贲,与李信破定燕、齐地。】 【《资治通鉴》:始皇帝下二十五年(己卯,公元前二二二年)大兴兵,使王贲攻辽东,虏燕王喜。 始皇帝下二十六年(庚辰,公元前二二一年)王贲自燕南攻齐,猝入临淄,民莫敢格者。秦使人诱齐王,约封以五百里之地。齐王遂降,秦迁之共,处之松柏之间,饿而死。齐人怨王建不早与诸侯合从,听奸人宾客以亡其国,歌之日:“松耶,柏耶,住建共者客耶!”疾建用客之不详也。】 没错,这段历史,在史书上,也就是短短的几段话,甚至就是一句话而已。但《资治通鉴》上所书的这段历史,李信的名字压根就没出现过。 这里其实就能看出端倪了,写《资治通鉴》的司马光也许认为李信打了败仗,就不会被秦王所重用。但从我所查到的各种史料的字里行间来判断,秦王政是绝对不会如此的。连承认自己是间客的郑国,秦王都能重用他,更何况是领兵的将军呢。一将难求,胜败乃兵家常事。 以李信的这个例子,其实就可以反证前面的魏王假应该是被俘虏了,只是为何最后没有被秦王安置郡县,那就有可能有各种各样的意外了。 所以史书真的是不断再加工的产物。历史是胜利者所书写的,这个说法我是一直坚信的哦。 顺便说下咸阳城墙的考据。 咸阳是真的没有城墙的,《史记·滑稽列传》中胡亥的某件轶事里所提到的“欲漆其城”,恐怕是指的长城或者宫殿的墙壁。 刘邦进攻关中之时,也是让武关的秦将反水,在进入关中之后,也并没有大规模的攻城战记录,只有平原遭遇战。喏,具体情况若是设定允许,我会在下一本《哑舍·零》里面写到的。 除了《史记》和《资治通鉴》这两部史书外,我还查过各种各样的资料。例如写到黄河的水文资料时,所查的《水经注》。必须要吐槽古代时黄河不叫黄河,就是叫“河”,长江也不叫长江,而是就叫“江”。写得我这个别扭啊…… 还有为了写老板炼丹,我读了《大洞炼真宝经妙诀》《石药尔雅》《丹方鉴源》《魏伯阳七返丹砂决》《太上卫灵神化九转丹砂法》《神仙炼丹点铸三元宝照法》……感觉越看越入迷是怎么回事,哈哈!其实还挺好玩的,写的都是许多稀奇古怪的配方,还有详细的炼丹手法……当然,感觉实际做出来就是做毒药…… 话说我查资料的时候还查到一个有趣的事实。 【《史记·秦始皇本纪》:一法度衡石丈尺,车同轨,书同文字。】 这里说说“车同轨”。本来我以为所谓的车同轨,也就是修建了驰道,车轮的间距有规定的距离,不能超标而已。 结果,所谓的驰道其实就是轨道,木材铺设的铁路。 看到这里大家是不是部震惊了?铁路哦……而且还发现了遗址。就在河南南阳的山区里,最近几年发现的。 “经碳14测定,这段轨道是2200多年前的秦朝遗留。原理和现代铁路无异,还是复线,不是用蒸汽机车牵引,而是用马力拉动。专家们都惊叹2200年以前我国古代竟然已经有如此先进的交通设施。这将是比兵马俑更惊人的大发现。” “现在铁路不是铁铸造的,而是轧制的钢轨。秦始皇的‘轨路’当然也不是铁铸造的,而用木材铺设。作轨道的木材质地坚硬,经过防腐处理,至今尚完好。不过枕木已经腐朽不堪,显然没有经过防腐处理,材质也不如轨道坚硬,但还可以看出其大致模样来。” “由于使用轨道,摩擦力大大减小,所以马也可以一次拉很多货物。专家认为这是一种最最节省的使用马力的方法,或者说是一种效率极高的方法。公认的速度至少应该一天一夜六百公里,有的人认为七百公里。这是比八百里加急还高接近一倍的速度。无怪乎秦始皇可以不用分封就有效地管理庞大的帝国,并且经常动辄几十万人的大规模行动,而且还一年年地经常往外面跑。东巡无数次,看史书上记载的时间就能计算出他出巡一个来回的速度相当快了。” 上面引用了一些新闻报道,详细的内容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查查,特别令人惊叹。 以此来推断,所谓的“车同轨”,应该就是因为轨道的间距是固定的,所以所有车车轮之间的距离必须符合国家标准,才能在驰道上行驶。 怪不得被称为“驰道”,而不是普通的道路。 越了解秦朝的历史,就越觉得秦始皇巨巨是穿越的……好吧,我脑洞又大开了…… 类似星相、占卜、服饰、玉石、首饰之类的资料书我看得就更多了,暂且不提。 以后有机会的话,我整理整理,顺便出个与“哑舍”相关的历史吐槽资料书,都是“哑舍”写到的故事背后的历史知识,都特别好玩。因为篇幅问题,也都是没办法在正文中体现的。 总之,又完成一本“哑舍”啦,总觉得这个坑是越挖越大的趋势……还有好多好多想要写的东西……去面壁一会儿…… 郑重感谢一下中南天使的老板邹辉先生、邓理主编和绿猫等文编的努力,还有美编妹子们的支持。《哑舍·零》的漫画版改编也要非常感谢梁洁主编的大力支持。 当然,还要特别感谢下晓泊,现在“哑舍”开业正好已经五年,从插图到画集,再到漫画,和他的合作也越来越好,《哑舍·零》的漫画版也在《神漫》上开始连载,我们一起继续努力。 最后还要多谢读者朋友们的支持,“哑舍”的成长也离不开你们的关注。如果喜欢这个故事,喜欢这家店,喜欢老板,那么就请继续期待吧! “哑舍”一本书十二个故事,一个月一个故事,一年一本书……真的咩?自从去年《哑舍·肆》出版延后之后,我的规律就被打乱了,所以先写了《哑舍·零》,《哑舍·伍》估计要2016年才能出版了……这还算快的……我努力! 玄色于2015年6月27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哎,听说没?那家韩家私房菜要转手了!”
    “早就听说了,不已经十多天都没开店了吗?”
    “我就说那家私房菜开不了太长时间,简直不符合我们这条街的格调嘛!”
    “哈哈!太高大上了吗?”
    “没错,我们这条街都是卖小吃的啊,忽然弄个什么私房菜实在是太不合群了嘛!”
    “不过私房菜那家的铺子,要转手给谁啊?准备做什么?”
    “放心吧,我打听过了,据说接手的那老板不开餐馆了,要开家古董店!”
    “我没听错吧?”
    “是啊,你没听错,更高大上了。喏,看,就是那人买的。”
    凑在一起聊天的街坊邻居们,纷纷把目光投到街头走过来的那几个人身上。其中一个老头子大家都认识,是韩家私房菜的店主。而他陪着的两个人,一个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另一个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那个中年人面容平凡,身材中等,但眼睛却像是儿童的一样,黑白分明,极为清澈。他的头顶光溜溜的,没有一根头发,还反射着太阳的光晕,简直就像是一个特大的灯泡。
    可那个年轻人却相貌俊秀,身材挺拔,穿着一件引人注目的黑色唐装。右手的袖筒处绣着一条暗红色的龙,蜿蜒地顺着他的袖子盘旋而上,张牙舞爪的龙口正对着领口,乍看上去.这条龙就像是活物一般,似乎马上就要咬断他的脖子。而他胸口对襟上缀着的那几颗深红色的盘扣,就像是黑夜中滴上去的几滴血。这种诡异而又栩栩如生的绣品,再加上穿着它的人也很帅气,实在是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怎么穿得像个明星似的?”有人在小声地嘀咕,他的这个结论也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他们只要看一眼,就知道这两人不是父子关系。反而那个中年人落后了半步,跟在那个年轻人身后,轻声细语地和韩家老头交流着。
    “啊,我知道那个人,那个中年人,以前上过电视的,好像是在收藏界颇负盛名的大师级人物呢!”有人认出了那名中年男子,低声嚷嚷着。
    “那他开古董店怎么选这么个地方啊?”有人开始不理解了。
    “啧,知道什么啊!不是他开店,真正的老板是那个年轻人呢!”消息灵通的人如此说道.更是引起众人一阵不大不小的惊奇。
    街对面这些街坊邻居的议论,丝毫不差地落进了那年轻老板的耳中。但他并不在意,而是静静地听着一旁的大师和那东家聊天。
    其实他对这个店铺安不安静、漏不漏水、安不安全没什么要求,价钱也没怎么在意,大师也深知他的性子,所以这笔生意做起来相当顺利。进到店铺转了两圈,年轻的老板便轻轻地点了点头。
    一旁的大师看到了,便和那韩家老头握了握手,转身给自家助理打了个电话,让他来办所有的手续。大师的万能助理五分钟后就到了,和欢天喜地的韩家老头去签合同转账办理相关事宜。
    荒凉的店铺里就只剩下大师和年轻的老板两个人,大师闻了闻还有些装修味的房间,嫌弃道:  “这装修虽然比较古香古色,但也太糙了,等我给你找家装修公司重新弄下。”
    “好,多谢了。”年轻的老板笑了笑,也不推拒大师的好意。
    “开古董店的工商证明等房子过户之后,我会让助理帮你去跑。放心,等房子装修好,就能下来了。”大师的态度无比热忱。没办法,谁让他那过世的爷爷传下来的祖训上有说,要无条件地帮助一个穿着赤龙服的男子呢。
    当然,也不是白帮的。大师想着这年轻的老板送他的见面礼,就心痒难耐,恨不得这就回家去把玩。
    “老板,要不我让助理给你预定宾馆?等这里重新装修好、散过味道之后再住进来?”
    “不用了,钥匙不是刚才都给了吗?我就先住这里了。”年轻的老板淡淡地笑道,“这里很好,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大师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劝。那年轻的老板略微侧过头看着外面的风景,夕阳透过仿古的雕花窗棂落在他那俊秀的侧脸上,立时就令大师看呆了。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在祖父那里看到的老照片。那张发了黄的黑白照片明显就是偷拍的,其中站在祖父身边的年轻男子,侧脸好像就和现在他面前的这个人一模一样。
    就连衣服好像都是绣了龙的中山装……
    好吧,严格来说,那照片上的年轻男子身上所穿的衣服上,绣龙的位置并不一样。
    大师的联想能力很强,想到面前的年轻男子连各种身份证明和开古董店的文件都需要他帮忙办理,再加上一出手就是价值连城的古董,一下子脑洞就神展开到自己都不相信的地步。他惊悚的表情才刚刚爬上脸,窗边年轻的老板就若有所察,慢慢地转过头,一双深幽暗黑的眼瞳就那样直直地看过来,让他心底生出丝丝寒意。
    大师干笑了两声,觉得太阳开始落山了,单独跟这个阴阳怪气的老板同处一室,压力简直突破天际了。他摸了摸鼻子,假装从容不迫地留下联络的手机号,两步并作一步,忙不迭地找借口走了。
    年轻的老板无所谓地笑了笑,他本就更喜欢清静,一个人待在这里,就算是落满灰尘的陋室,也怡然自得。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