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芈月传(4)

  • 定价: ¥36.8
  • ISBN:9787533929480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文艺
  • 页数:311页
  • 作者:蒋胜男
  • 立即节省:
  • 2015-09-01 第1版
  • 2015-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蒋胜男编写的长篇历史小说《芈月传(4)》讲述了:
    公孙衍集合五国联军攻秦,同时对张仪深为忌惮,因此通过楚国令尹昭阳,借假和氏璧一案陷害张仪。却不料误中副车,芈月中了盒中毒针,昏迷不醒。几经周折,秦王驷用芈姝处的龙回丹解了芈月的毒。芈月分析案情,揭穿了公孙衍的图谋……

内容提要

    她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传奇女性。“太后”一词由她而来。太后专权,也自她始。
    她是千古一帝秦始皇的高祖母。她沿着商鞅变法之路,奠定了日后秦国一统天下的基础。到现在都还有学者坚信,兵马俑的主人其实是她。大争之世,群雄逐鹿,转眼成败,她是如何走向了历史巅峰?宫廷纷争,九死一生,又有着怎样曲折幽婉百转千回的情感纠葛?
    欲知详情,请看由蒋胜男编写的长篇小说《芈月传(4)》。

作者简介

    蒋胜男,编剧、作家,爱生活,好旅游,
    喜读史,善于透过文字表象捕捉历史真实,见解独到,形诸文字则笔法犀利而睛味隽永,令人玩味徘徊。
    兴趣广泛,小说、散文、杂文、诗词、戏曲、影视、歌曲,无不涉猎。
    写作博杂,历史、言情、武侠、玄幻、都市,色色齐备。
    尤擅用深入浅出、情理兼融笔法演绎历史传奇。

目录

第六十一章  情与妒
第六十二章  和璧现
第六十三章  无名毒
第六十四章  龙回丹
第六十五章  真与伪
第六十六章  连环计
第六十七章  昭氏女
第六十八章  破心篱
第六十九章  苏秦策
第七十章  公主恨
第七十一章  燕公子
第七十二章  巡四畿
第七十三章  储位争
第七十四章  韩与蜀
第七十五章  风云起
第七十六章  诸子封
第七十七章  探真心
第七十八章  慕少艾
第七十九章  女医挚
第八十章  风云变
第八十一章  赌国运
第八十二章  去复归
第八十三章  秦王薨

前言

    新华网西安6月13日电:2009年6月13日,秦兵马俑一号坑第三次考古发掘如期进行。这是其沉寂二十多年后迎来的第三次考古发掘。秦兵马俑一号坑是一个东西向的长方形坑,长230米,宽62米,坑东西两端有长廊,南北两侧各有一边廊,中间为九条东西向过洞,过洞之间以夯土墙间隔,估计一号坑内埋有约6000个真人真马大小的陶俑。
    此前,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秦俑考古队在1978年到1984年间,对兵马俑一号坑进行了正式发掘,出土陶俑1087件。其后,考古队于1985年对一号坑展开了第二次考古发掘,但是限于当时技术设备不完善等原因,发掘工作只进行了一年。
    据资料显示,1974年兵马俑出土不久,因其军阵庞大,考古专家推断:“秦俑坑当为秦始皇陵建筑的一部分。”此后,各家就以此为定论。
    但是不久之后,学界就有人提出异议,认为这种先入为主的印象并不准确,而秦俑真正的主人,更有可能是秦始皇的高祖母,史称宣太后的芈氏。芈氏是秦惠文王的姬妾,当时封号为“八子”,所以又被称为“芈八子”。
    后来,在出土的秦俑中发现了一个奇异的字,刚开始学界认为是个粗体的“脾”字,后来的研究证明,另外半边实为“芈”字古写,所以这个字实则为两个字,即“芈月”。据学界猜测,这很可能即芈八子的名字。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荷花池中,红莲盛开,鸳鸯成双。
    芈月只着了一袭雨过天青色的薄衫,不着饰物,手中轻摇纨扇,看着池中鸳鸯,闻着荷花的香气。在宫里久了,有时候要学着自己去欣赏美的东西,保持快乐的心情才是。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她在这四方天地里,生活如同死水一潭。什么列国争霸、什么合纵连横,这样的大事,根本不是后宫妃嫔们能够听到的。
    她所能听到的,无非是王后宫中赏衣饰,这个媵女和那个媵女为了争衣饰掐起来了;公子华为魏夫人献寿,让王后生气了;虢美人和孟昭氏狭路相逢互不相让,各自到秦王跟前哭诉;椒房殿和披香殿的侍女打架,背后到底是谁主使之类的事情。
    如果她的生活中真的只剩下这些东西,那她能活下去的唯一理由,当真只剩下看着公子稷一天天长大而已。
    幸而,她还是偶尔能听到一些外界的消息的。刚开始张仪会传一些消息给她,等到张仪去了魏国,她也断了消息的来源。然后,她开始让缪辛去帮她打听,甚至唐夫人也会把所知的一些消息告诉她。
    偶尔,她会去西郊庸夫人处走走。庸夫人是个很睿智的女人,芈月能够从她那里,知道许多秦国往事,听到许多真知灼见。
    自那次以赢稷生病为契机,而与秦王驷重修旧好、再获宠爱以后,她恢复了往日“宠妃”的待遇,但她和秦王驷之间的关系,反而有了一种若有若无的疏淡。而这种疏淡,不知道是从谁开始的,或者是她自己吧。她知道秦王驷的心结仍在,而她自己的心结也仍在。一开始,她仅仅视他为君王,而非自己的夫君,从来不曾想过留下。然而当她拒绝黄歇之后,她本以为身心已有归宿,却不得不面对他不仅仅是一个男人、一个夫君,更是一个后妃成群的帝王的狼狈处境。赢稷生病,让为人父母的他们,因着孩子的缘故而表面上放下这种看似“无谓”的心结。但是,当她求和的时候,她意识到了自己和秦王驷之间的不平等,她为自己的主动求和感到羞辱,也因此而生出对秦王驷的怨念。这种羞辱和怨念,让她再度面对秦王驷时就无法安然,自然而然生了隔阂,心也冷了下来。
    芈月的这种变化,秦王驷作为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又怎么会没有察觉到?然而纵然察觉了,但他有身为君王的高傲,在芈月已经为他生下孩子、拒绝黄歇,甚至主动求和之后,他再执着于“她心中爱他几分”,也觉得十分丢脸。而且,他对她甚至还有心动和期待。所以,他只能选择隐忍。表面上看来一团和气,然而私底下两人之间的相处,却渐渐地疏淡下了。只是又没有淡到如唐夫人这般真正疏远,毕竟他们之间,仍然有着一些牵挂和不舍,甚至在某些地方仍然有许多投契和欢乐。他自然也是经常来看她,对公子稷也十分疼爱,但这种感觉,渐渐像对所有已经生了公子的后妃一样,失去了最初最动心一刻的热烈和契合,而成了一种习惯。
    有时他们还能够说一说读到的书,也有出去骑马射箭行猎的时候,但是共同去四方馆听辩论、见了面就有说不完的话的岁月,却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一起的时候,除了说说孩子之外,便是偶尔提一提宫中诸事,也就如此罢了。
    可是这样的日子,她真的甘心就这么过下去吗?
    她正想得出神,不想秦王驷走到她身后,轻轻抽走她手中的扇子道:“你在看什么?”
    芈月吓了一跳,嗔怪道:“大王干吗不声不响的,吓我一跳!”
    秦王驷只着了一袭薄葛衣,也不着冠,看上去倒是十分轻闲,见她嗔怪,反笑道:“是你太入神了,寡人走过来的脚步声也没听到。你在看什么,这么入神?”
    芈月也不好说出自己刚才所想,只从湖边大石上站了起来,道:“妾身在看鸳鸯。”
    秦王驷刚才站在她身后也已经看了一会儿了,此时听得她的话,不由得又看了一下,还是摇头道:“鸳鸯有什么好看的?”
    芈月轻叹:“看,它们总是成双成对的。”
    秦王驷觉得有些听不懂了,又看了看,不确定地道:“朕觉得……禽鸟都是成双成对的吧。”
    芈月微微一笑,也不解释,又转了话题道:“妾身昨日看书,看到齐庄公四年,大夫杞梁战死,其妻姜氏迎丧于野,哭声至哀,城为之塌圮。”
    秦王驷听了这话,触动心事,沉默了片刻,方道:“怎么忽然想到看这个?”
    芈月轻叹:“列国征战已经数百年,至今未息。思想当日至今,不知有多少女子送别夫君,征人不归,肝肠寸断。不知道这战争什么时候才能停啊?”
    P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