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耳中火炬

  • 定价: ¥42
  • ISBN:978753215746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文艺
  • 页数:369页
  • 作者:(英)埃利亚斯·卡...
  • 立即节省:
  • 2015-10-01 第1版
  • 2015-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埃利亚斯·卡内蒂因其作品具有“广阔的视野、丰富的思想和艺术力量”于1981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个幼年丧父的犹太男孩,是如何跻身世界文学大师之列的,有哪些人和事影响甚至塑造了他的文学气质,这些疑问在他的自传中都得到了回答。
    这套卷帙浩繁的自传三部曲,从卡内蒂漂泊的童年延展到他初登文坛的中年,将生动而私人化的描写与恢弘博大的时代画卷完美结合,不仅是作家个人的生命记录,更是波澜壮阔的中欧文化史的别致呈现。或许正因为如此,它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德语传记。《耳中火炬》是三部曲之一。

内容提要

  

    埃利亚斯·卡内蒂编著的《耳中火炬》是三部曲的第二部,时间跨度为1927年至1931年。被母亲从他的求知天堂苏黎世强行带走后,卡内蒂来到德国的法兰克福,“面对真实的人生”。中学毕业后,他再次违背自己的意愿,进入维也纳大学攻读化学专业。所幸在此期间,他从未放弃对文学和艺术的追求,他结识了赫尔曼·布洛赫、贝尔托特·布莱希特、伊萨克·巴别尔等文坛和艺界名流,并遇到了后来成为他妻子的薇莎。

作者简介

    埃利亚斯·卡内蒂(Elias Canetti,1905—1994),德语作家,198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卡内蒂是文学史上著名的“难以归属”的作家,他出生于保加利亚的鲁斯丘克,祖先是居住在西班牙的犹太人,6岁时随父母来到英国,次年丧父,随母亲迁居维也纳。他先后在瑞士的苏黎世和德国的法兰克福读完小学和中学,1929年在维也纳大学获得化学博士学位。纳粹吞并奥地利后,他流亡英国,并获得英国国籍。
    尽管一生萍踪不定,但正如诺贝尔颁奖词中所言,这位世界作家“有自己的故乡,这就是德语”。自1935年开始写作以来,他终生将德语作为自己的文学语言,创作了多种体裁的作品,代表作有小说《迷惘》,剧本《婚礼》《虚荣的喜剧》《确定死期的人们》,政论《群众与权力》,游记《马拉喀什之声》,散文“耳证人》,自传三部曲《获救之舌》《耳中火炬》《眼睛游戏》。除诺贝尔文学奖外,卡内蒂获得的重要奖项还有毕希纳奖(1972)、赫勃尔奖(1980)等,被誉为20世纪最重要的文学大师之一。

目录

第一部  通货膨胀与晕厥倒地
  法兰克福(1921~1924)
  夏洛特膳宿公寓
  贵客来访
  挑衅
  肖像画
  一个傻瓜的忏悔
  晕厥
  吉尔伽美什与阿里斯托芬
第二部  风暴与强迫
  维也纳(1924~1925)
  与弟弟一起生活
  卡尔·克劳斯与薇莎
  佛教徒
  最后一次多瑙河之行/重要信息
  演说家
  拥挤不堪
  礼物
  参孙被刺瞎
  悟性的早期成就
  祖先
  爆发
  自我辩解
第三部  倾听的学校
  维也纳(1926—1928)
  避难所
  和平鸽
  魏因雷朴太太与刽子手
  巴肯罗特
  对手
  摩门教的红发信徒
  倾听的学校
  捏造女朋友
  斯泰因霍夫一瞥
  死者面模
  七月十五日
  树中的信
第四部  纷至沓来的名字
  柏林(1928)
  兄弟俩
  布莱希特
  瞧!这个人
  伊萨克·巴别尔
  路德维希·哈尔特的转换
  应邀到空荡荡的公寓
  逃脱
第五部  火之果实
  维也纳(1929~1931)
  疯人院
  驯服
  家庭赡养者
  失足
  康德着火了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夏洛特膳宿公寓
    早年生活的四处颠簸,我默默地接受,也从未因那些反差极大的印痕过早嵌入我年少的身心而感到过遗憾。每一个新地方,最初看似陌生,均因其独特以及无法窥见全貌的延伸而将我融人其中。
    离开苏黎世——仅此一次令我感到无比的痛苦。那时我十六岁,感觉自己与身边的人及周围的环境,与学校、国家、文学,甚至与在母亲长期反对下学会的语言都紧密联系在了一起,因而从未想过会离开。在苏黎世仅仅生活了五年,年少的我因为精神上的幸福之感不断增加而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迁往任何其他地方,将会在这里度过一生。
    这是一次暴力的撕裂,我在为了能够留下来而进行的争论中使尽的各种理由受到了嘲弄。在那场决定我命运的毁灭性谈话之后,我变得样子可笑而怯懦。虽还没有经受什么考验,却已经表现得像个胆小鬼,仅仅为着书本生活,而不敢再正视生活本身;在还没有有所作为之前就已经成了满脑子装着无用的伪知识的寄生虫、养老金领取者、老朽。
    对新环境的选择也许是费了一番周折的,对此,我一无所知。我对这次近乎残酷的变更做出了两种反应:一是思乡,这可以算是我生活过的那个国度中的人们与生俱来的一种疾病。我的思乡情绪是那样强烈,使我对那里的人们产生了一种归属感。二是对新的生活环境持批判态度。完全陌生的事物自由涌入我生活的那一阶段已经过去,我试图将它们拦在身外,因为这一切都是强加给我的。我无法真正做到不加选择的抵制,因为我本就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因此,一段充满审视与嘲讽的时期开始了。那些与我的认识不符的事物在我看来都是夸张和怪诞的,从而使得许多事情在瞬间同时出现在我眼前。
    我们搬到了法兰克福。由于时局还不明朗,我们也不知会在这里停留多久,所以我们搬进了一家提供食宿的公寓。我们分住在两个房间里,非常拥挤,与其他人的距离也是前所未有地近。虽然我们感觉是一家人,但是得到楼下同住在这里的其他人一起坐在公寓的长桌上吃饭。在夏洛特膳宿公寓里,我们认识了各式各样的人;正餐时,我一再见到他们,慢慢才发生面孔上的变化。我在这家膳宿公寓待了整整两年,在此期间,其中一部分人一直住在那里,另外一些人则只住了一年或半年。这些人的性格差异很大,但我都一一记住了他们。然而,为了听懂他们的聊天内容,我必须十分留意。我的两个弟弟当时只有十一岁和十三岁,是公寓里年龄最小的,而我很快就迎来了自己十七岁的生日。
    公寓的房客们并不总是都到楼下来。拉姆小姐是名年轻的时装模特,身材修长,一头金发,这位时髦的美人就只是偶尔下楼用餐。为了保持体型,她吃得很少。她可是这里的热门话题。没一个男士不向她回头张望,每一个男士都对她充满着欲望。因为大家都知道,除了那位经营男士时装的固定男友之外,还有其他男人来拜访她,所以很多人都在打她的主意,饶有兴致地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为了瞅准时机,或许某一天自己也能轮上这等好事。女人们在背后说她的坏话。男人们要么是在没人的时候,要么就是当着老婆的面斗胆说着她的好话,尤其是赞赏她那优雅的体态。她高挑惹火的身材总引得男人们的目光爬上爬下,无一刻得闲。
    公寓长饭桌的顶端坐着库珀佛太太。她棕色头发,因忧虑过度而显得消瘦。这位战争遗孀带着个儿子,靠经营这家膳宿公寓勉强度日;她规矩、仔细,很清楚世事的艰难,这些都体现在各类数字上。她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这个我买不起”。她的儿子奥斯卡坐在她的右手边,这个矮小敦实的少年眉毛浓密,额头平塌。上了年纪又患哮喘的雷布洪先生坐在库珀佛太太的左边,他是银行襄理,待人极为友善,只有在谈到战争的结局时才会变得阴沉而愠怒。虽然他是犹太人,却满脑子德意志民族主义思想,当有人与他观点相左时,他会一反悠然自得的常态,“匕首”如闪电般出鞘。他大发雷霆,直到哮喘发作,最后不得不由同住在这所公寓的妹妹——雷布洪小姐——送回房间。后来,大家都熟悉了雷布洪先生的个性,也知道他深受哮喘病的折磨,所以一般都避免将谈话引到这个痛处上,因而此类事件也极少发生。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