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绝命战机

  • 定价: ¥39.6
  • ISBN:978754484095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接力
  • 页数:436页
  • 作者:(英)贝尔·格里尔...
  • 立即节省:
  • 2015-09-01 第1版
  • 2015-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耶格和战友退役后成立了一家探险旅行社,现在有一项新任务:亚马逊丛林中发现一架七十年前失落的军用飞机,需要一支探险团队前去调查。之前,好朋友史密斯因调查此事而意外死亡,左肩留下一个奇怪的鹰形徽标。三年前,耶格的妻儿也奇怪失踪。他决心加入调查团队,众人来到凶险的亚马孙丛林。印第安人的毒箭、恶劣的自然环境,还有一支神秘的黑暗力量悄悄跟踪着他们的脚步……探险家贝尔·格里尔斯涉足历史悬疑冒险小说《绝命战机》,展露小说家天才,故事精彩,内涵深刻,悬念铺设,令人手不释卷。

内容提要

    贝尔·格里尔斯编著王国平、刘勇军编译的《绝命战机》是野外生存探险专家、美国Discovery(探索)频道节目《荒野求生》主持人贝尔·格里尔斯的首部成人小说,根据其特种兵经历和荒野探险的真实经历创作而成。贝尔在这部关于二战的精彩架空历史悬疑小说中,首次披露家族绝密战争档案,揭开纳粹七十年未解之谜。
    亚马孙丛林腹地,前特种兵耶格从万米高空降落,却被成群的毒蜘蛛包围。 他正带领一支秘密调查队,寻找七十年前失落的一架军用飞机。此前,队员史密斯意外死亡,左肩留下一个奇怪的鹰形徽标;耶格的妻儿也奇怪失踪。众人身陷凶险的亚马孙丛林,印第安人的毒箭,恶劣的自然环境,还有一支神秘的黑暗力量悄悄跟踪着他们的脚步,向他们开火……
    二战遗落飞机仿佛法西斯的幽灵惊现平静的原始丛林,打破和平的幻想:独裁和暴力从未远去,对生命的无视和冷漠仍然存在,历史的拐点处总是暗藏血泪。科技文明让人飞上天空,却也制造杀人武器,只有懂得尊重人性和自然,人类家园才能真正获得长久宁静。

媒体推荐

    一部扣人心弦的悬疑杰作,描写了那最黑暗的时代……
    ——乔纳森·罗斯
    经典侦探小说迷们读后一定会产生共鸣,虚构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故事:现代阴谋集团意欲将希特勒的第三帝国在灰烬中重建。
    ——《星期日邮报》
    令人手不释卷,贝尔以迅猛的姿态闯入虚构小说的创作领域!
    ——英国著名探险家雷纳夫·法因斯爵士

作者简介

    贝尔·格里尔斯,世界著名野外生存探险专家,美国Discovery(探索)频道探险节目《荒野求生》主持人,英国前特种兵、登山家、演讲家、畅销书作家。他是专门为超越危险和死亡而生的野外生存大师,曾乘水上摩托环绕不列颠群岛,搭乘小船横越冰冷的北大西洋,翻越冰封万年的珠穆朗玛峰;也曾从沙漠的流沙中死里逃生,在夏威夷穿越鲨鱼成群出没的水域,在野外寻找蛆虫充饥而得以存活……
    贝尔主持的节目《荒野求生》在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播出,他置身绝境时激发本能、突破极限的探险经历给全球数十亿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显示了人类挑战极限的生存能力。因其在节目中食用的东西太过惊人,他被誉为“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威廉·耶格慢慢地睁开眼睛。
    睫毛一根、一根地分开,挣脱连成一片的厚血痂。每挣脱一根睫毛,都要崩出一块血痂,充血的眼睛仿佛裂了的玻璃。光线火炬似的灼着他的角膜,仿佛一束激光射向他的眼睛。是谁?敌人是谁……是谁在折磨他?他们到底在哪儿?
    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今天星期几了?又是哪一年?他怎么来的,这到底是哪儿?
    阳光刺得眼睛生疼,但他至少一点点地恢复了视力。
    耶格注意到的第一个东西是一只蟑螂。它闯入他的视线,张牙舞爪,怪模怪样地看不很清楚,却充斥着他的视线。
    他感觉自己的头似乎侧着贴在水泥地上。头上蒙着厚厚一层褐色泡沫。他的头呈这个角度,爬过来的蟑螂眼见着就要钻进他的左眼窝。
    这只畜生伸出触角,试探了他一下,但在最后一刻忽地一闪,爬过了他的鼻尖。
    蟑螂在他左太阳穴附近停下了脚步,而那个部位远离地面,无遮无拦。
    它伸出前腿和大牙到处试探,如同搜索着什么东西,有滋有味地品尝着什么。
    耶格感觉它正张开大嘴,啃咬他的肉躯,昆虫越咬越深。他能听到蟑螂锯齿形的下颚撕扯着一条条腐肉时发出的沉闷的“嘶嘶”声。他失声惊呼,但动了动嘴唇,却喊不出声,接着就觉得几十只蟑螂蜂拥而至……仿佛他已死去多时。
    耶格强忍住一阵阵的恶心,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为什么听不到自己惊叫?
    他使出浑身力气,抬起右手。
    虽说只动了一点儿,但他还是觉得身体如同灌了铅一样。他挣扎着,胳膊每抬起一厘米,肩关节和肘关节都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他硬撑着使出一点力气,肌肉一阵痉挛。
    他觉得自己成了个废人。
    他到底怎么了?
    他们把他怎么了?
    他“咯咯”地咬紧牙关,全凭着一股毅力,抽出胳膊,挪向自己的头,接着又将手挪到耳朵,拼命地抓着、挠着。他的手指碰到了……几条腿。是几只生有鳞片和尖刺,又撕又咬的昆虫,这会儿,蟑螂挣扎着,要钻进他的耳朵眼。
    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
    他觉得一阵恶心,可惜肚中空空如也。他只剩下一副濒临死亡、干巴巴的躯壳,包裹着他的胃壁、喉咙、嘴,甚至他的鼻孔。
    噢,见鬼!还有鼻孔。蟑螂也拼命地往里面钻!
    耶格又大喊起来。这一次喊得更长,更加绝望。我不要这样死。老天,行行好,别这样……
    他用手指一遍遍地挠着自己的七窍,从上面把蟑螂弄走,搞得它们愤怒地又蹬又踢,咝咝声不绝于耳。
    过了许久,他终于渐渐恢复了听觉。一开始是他自己一声声的惨叫在血肉模糊的耳朵中回荡,继而又注意到了别的声音,比几十只执意要拿他的脑髓一饱口福的昆虫更令人胆寒。
    是一个人的声音。
    这个声音低沉、狰狞,以别人的痛苦为乐。
    是监狱的看守。
    这个声音顿时让他如梦方醒。这里是黑沙滩监狱,一座远在天涯海角的监狱。人若是到了这里,就会遭到惨无人道的拷打,被折磨至死。他们奉命给耶格安了个莫须有的罪名,把他投进了这所监狱,但耶格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相比在这个地狱醒过来,耶格认为倒不如人事不省,毕竟那时候有种说不出的宁静,不管是什么,都比陷在这个鬼地方几个星期要强,这里虽叫监狱,其实却是坟墓。
    耶格恨不得再昏睡过去,回到容他藏身的那个安逸、无形、变幻不定的灰暗世界,但没容他多想,他已被拉回这苦不堪言的世界。
    他慢慢地停下胳膊的动作。
    他的手臂又垂到地上。
    他任由蟑螂啃噬他的脑袋。
    连这也比面对现实要好。
    接着,“叫醒”他的人又行动了,一股冰冷的液体泼到了他的脸上,如同海里迎面拍过来的大浪。只可惜味道不一样,没有海浪那般清凉,也没有令人精神为之一爽的海腥味。是一股刺鼻的恶臭,如同几年都没清洗过的尿盆的尿臊味。
    打手又开始哈哈大笑。
    这真是个好消遣。
    拿自己撒在尿盆里的尿浇犯人的脸,恐怕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玩的了。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