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芈月传(6)

  • 定价: ¥39.8
  • ISBN:978753394304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文艺
  • 页数:346页
  • 作者:蒋胜男
  • 立即节省:
  • 2015-11-01 第1版
  • 2015-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蒋胜男编著的《芈月传》是一部长篇历史类小说,主要讲述了秦昭王母亲芈八子的传奇一生。
    《芈月传(6)》主要写战国时期,芈月是楚威王最宠爱的小公主,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但在楚威王死后,她的生活一落千丈,生母向氏被楚威后逐出宫,芈月和弟弟芈戎在宫中躲过了一次次灾难和危机,开始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公主慢慢学会在钩心斗角的楚宫中生存的技能,初涉政治。而芈月与楚公子黄歇青梅竹马,真心相爱,但最后还是被楚威后作为嫡公主芈姝的媵侍远嫁秦国……
    芈姝当上了秦国的王后,芈月不得已成为宠妃。原本的姐妹之情在芈月生下儿子嬴稷以后渐渐分裂。诸子争位,秦王嬴驷抱憾而亡。芈月和儿子被发配到遥远的燕国。不料秦武王嬴荡举鼎而亡,秦国大乱。芈月借义渠军力回到秦国,平定了秦国内乱。芈月儿子嬴稷登基为王,史称秦昭襄王。芈月当上了史上第一个皇太后,史称宣太后。

内容提要

    她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传奇女性。
    “太后”一词由她而来。太后专权,也自她始。
    她是千古一帝秦始皇的高祖母。
    她沿着商鞅变法之路,奠定了日后秦国一统天下的基础。
    到现在都还有学者坚信,兵马俑的主人其实是她。
    大争之世,群雄逐鹿,转眼成败,她是如何走向了历史巅峰?
    宫廷纷争,九死一生,又有着怎样曲折幽婉百转千回的情感纠葛?
    请翻看蒋胜男编著的《芈月传(6)》!

作者简介

    蒋胜男,编剧、作家,爱生活,好旅游,
    喜读史,善于透过文字表象捕捉历史真实,见解独到,形诸文字则笔法犀利而睛味隽永,令人玩味徘徊。
    兴趣广泛,小说、散文、杂文、诗词、戏曲、影视、歌曲,无不涉猎。
    写作博杂,历史、言情、武侠、玄幻、都市,色色齐备。
    尤擅用深入浅出、情理兼融笔法演绎历史传奇。

目录

第一〇七章  群狼伺
第一〇八章  退五国
第一〇九章  训三军
第一一〇章  季君乱
第一一一章  骨肉逢
第一一二章  乱局平
第一一三章  唐八子
第一一四章  故人意
第一一五章  抉择难
第一一六章  骨肉情
第一一七章  不能留
第一一八章  赵主父
第一一九章  谋楚计
第一二〇章  伐楚国
第一二一章  中包胥
第一二二章  边城险
第一二三章  郢都灭
第一二四章  杀机现
第一二五章  夫与子
第一二六章  至绝境
第一二七章  情肠断
第一二八章  人独行
第一二九章  霸业兴
第一三〇章  安国君
第一三一章  归去来

前言

    新华网西安6月13日电:2009年6月13日,秦兵马俑一号坑第三次考古发掘如期进行。这是其沉寂二十多年后迎来的第三次考古发掘。秦兵马俑一号坑是一个东西向的长方形坑,长230米,宽62米,坑东西两端有长廊,南北两侧各有一边廊,中间为九条东西向过洞,过洞之间以夯土墙间隔,估计一号坑内埋有约6000个真人真马大小的陶俑。
    此前,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秦俑考古队在1978年到1984年间,对兵马俑一号坑进行了正式发掘,出土陶俑1087件。其后,考古队于1985年对一号坑展开了第二次考古发掘,但是限于当时技术设备不完善等原因,发掘工作只进行了一年。
    据资料显示,1974年兵马俑出土不久,因其军阵庞大,考古专家推断:“秦俑坑当为秦始皇陵建筑的一部分。”此后,各家就以此为定论。
    但是不久之后,学界就有人提出异议,认为这种先入为主的印象并不准确,而秦俑真正的主人,更有可能是秦始皇的高祖母,史称宣太后的芈氏。芈氏是秦惠文王的姬妾,当时封号为“八子”,所以又被称为“芈八子”。
    后来,在出土的秦俑中发现了一个奇异的字,刚开始学界认为是个粗体的“脾”字,后来的研究证明,另外半边实为“芈”字古写,所以这个字实则为两个字,即“芈月”。据学界猜测,这很可能即芈八子的名字。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〇七章  群狼伺
    公元前328年,秦王赢荡举鼎而亡,诸弟争位,最后由其异母弟赢稷继位,赢稷母芈八子摄政,称太后。
    大朝之后,太后芈月疲惫地走入内殿,便有薜荔带着两名侍女为她脱下翟衣,换上常服,坐在妆台前卸下钗笄。
    芈月扭了扭酸痛的脖子,叹道:“好累。”
    薜荔一边给她按摩,一边笑道:“正朝的翟衣和钗笄都是极重的,太后身上压了这么重的东西一整天,实是辛苦。”
    芈月闭目享受着薜荔的服侍,笑道:“是啊,子稷的冕冠更重,我真怕他小孩子撑不下来,还好都撑过去了。幸而除了节庆与大朝之日,平时不用穿得这么累赘。”
    薜荔笑叹:“太后嫌重,可是这世上有多少人为了争这一身衣冠,血流成河呢。”
    两人正说笑间,就有侍女来报:“卫良人求见。”
    芈月一怔:“哦?”微微一笑,“请她进来。”
    秦惠文王的妃嫔们,在这几场宫变中,已经所剩寥寥。除赢夫人在西郊行宫被杀外,唐夫人亦因为掩护芈月离开,而被芈姝所杀,其子奂此时已被封为庶长,得芈月重用。
    魏氏诸姬中,夫人魏琰被囚,其子华如今潜逃在外,引兵谋逆。虢美人在秦惠文王死后,因无子嗣,昔年又多次得罪芈姝,被寻了个罪名囚禁起来,没过几个月就死了。樊长使本与魏夫人不合,芈姝初时欲拉拢于她,但因秦王荡死后诸子作乱,其幼子蜀侯恽因得罪芈姝,被芈姝以罪名毒杀,其长子封与樊长使也受牵连而被迫自杀;如今唯有卫良人因其子蜀侯通早亡,所以倒在后宫不太显眼,依旧活着。
    楚国诸芈中,惠后芈姝被囚,孟昭氏、季昭氏早亡,景氏依附芈姝,被魏琰所杀,如今其子雍也潜逃在外。屈氏胆小低调,其子池尚未就封,听到秦王稷继位,就来投奔,亦受重用。
    如今这宫中,还剩下的旧妃嫔,也只有屈氏和卫氏了。卫氏素来善于机变,如今来见芈月,要么就是受人支使,要么就是前来投效。
    细思量之下,倒是前来投效的可能性更大。
    芈月想到这里,不禁微微一笑,见薜荔低声问自己是否要重新梳妆,便摇摇头说不必,就这么身着休闲的便服,松松地散着头发,身子半倚着凭几,便见了卫良人。
    但见卫良人带着一个内侍,袅袅走进,朝着芈月行礼道:“妾卫氏参见太后。”
    芈月点点头:“卫良人免礼。”
    卫良人并未就起,她身边的内侍却抢上前一步,跪下磕头道:“奴才缪辛,参见太后。”话语哽咽,不胜激动。
    芈月大为震惊,还未说话,身边的薜荔已经脱口叫了出来:“缪辛,你还活着!”
    那人抬起头来,眼中带泪,一边抹泪一边笑道:“奴才当真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着主人。”这人虽然与过去相比显得苍老了些,精瘦了些,但却明明白白,确是缪辛。
    芈月也不禁扶着薜荔的手站了起来,忘形地上前一步:“缪辛,你当真还活着?”
    身边侍女见状,忙上前扶起卫良人和缪辛。却见缪辛站起来的时候,微有踉跄,脚步也似有不稳。
    芈月忙问:“缪辛,你的腿怎么了?”
    缪辛苦笑道:“奴才的腿伤了,没什么,只是走路有些瘸而已。能够死里逃生,已经算是命大了。”对卫良人看了一眼,再转向芈月道:“多亏卫良人把奴才从死人堆里救回来,又让人为奴才延医治伤,奴才方能够活着再见到太后。”
    芈月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卫良人,微笑点头:“卫良人,快快请坐!”
    卫良人已退到一边,见芈月坐下,方在芈月下首坐下。
    侍女捧来一卮蜜水,薜荔亲手捧过奉给卫良人,满怀感激道:“卫良人请用。”
    卫良人见她语出真挚,热情忘形,也不禁有些触动,接过谢道:“多谢。”转头看向芈月,“也唯有在太后身边服侍过的人,方能都这样重情重义。所以太后方能众望所归,成就大业。”
    薜荔知道自己忘形了,脸一红,看向芈月,有些不好意思。
    芈月挥挥手,笑道:“好了,你们先下去慢慢叙旧吧。”
    薜荔和缪辛退下后,芈月屏退左右,只留了两名侍女在旁侍候,方笑道:“卫姊姊,多谢你救了缪辛。”
    卫良人听得这样的称呼,倒惶恐起来,忙站起逊谢道:“臣妾不敢当太后如此称呼。”
    芈月随意地摆了摆手,道:“不必如此。当日在宫中真正的明白人能有几个?你我也算得惺惺相惜,如今宫中诸人,皆有去处,那也是她们自择的人生。能够留下来的,不过寥寥,都是故交,何必生分了。向我称臣的人不可胜数,能够姊妹相交的,又有几个?”
    卫良人抿嘴一笑,道:“太后待如何,太后自便。太后若许妾身自在些,那妾身就还依旧做原来温驯退守的卫良人,不想教自己忘形了。”
    芈月笑了笑:“由你。”她沉吟一下,“你为何要救缪辛?难道你当日,就能对今日有所预料吗?”
    卫良人收了笑容,垂首低声道:“妾身哪有这样的本事?这只是……妾身在宫中的一点自处之道罢了。太后当知,我是东周公所赐,无有国势家世为倚仗,先是无宠,后又失子。虽不得已时要奉承着贵人,却从不曾在得意时踩低过别人。虽不敢明着相助于人,但暗地里做些小事,透个消息行个方便,悄悄对人卖个好,总还能做到。”说着幽幽一叹,“我也不晓得做这些事以后有没有用,但心中却希望,在我失势落魄的时候,别人能够瞧在我素日善心待人的分上,不要作践我罢了!”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