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魔鬼的灵魂(精)/俄罗斯文库

  • 定价: ¥48
  • ISBN:9787301263037
  • 开 本:16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大学
  • 页数:324页
  • 作者:(俄)叶甫盖尼·希...
  • 立即节省:
  • 2015-09-01 第1版
  • 2015-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叶甫盖尼·希什金所著的《魔鬼的灵魂(精)/中俄文学互译出版项目俄罗斯文库》语言丰富而优美,抒情式地描写了大自然乡村的美丽。
    本书真实地书写了俄罗斯乡村的风土人情,细腻地描绘了人物内心的变化,启发读者从哲理层面思考命运、爱情、战争、幸福的主题。

内容提要

    叶甫盖尼·希什金所著的《魔鬼的灵魂(精)/中俄文学互译出版项目俄罗斯文库》由“刀子”“激战之地”和“未婚妻的连衣裙”三部分组成。小说主人公--拉门斯克村的青年费奥多尔o扎维亚洛夫不学无术,到处闲逛,追逐喜爱的姑娘奥莉加的同时,又与同村的寡妇达莉娅纠缠不清。父亲伊戈尔o尼古拉耶维奇和母亲伊丽莎白o安德烈耶夫娜为此操碎了心。就如爷爷安德烈所说,他的祖辈们都曾因情感而杀人,被流放、坐牢,费奥多尔因情感惹是生非,承袭了扎维亚洛夫家族的传统,就是"魔鬼的灵魂"。

目录

第一部  刀子
第二部  激战之地
第三部  未婚妻的连衣裙
尾声

前言

    叶甫盖尼·瓦西里耶维奇·希什金是俄罗斯小说家、戏剧家、剧作家。1956年6月1日生于基洛夫市。l979年毕业于基洛夫工程技术学院计算机自动化技术系。1985年毕业于高尔基大学语文系。1995年毕业于莫斯科高尔基文学院高级文学进修班。1981—1987年领导铁路工人文化宫艺术团。1987—1989年在河运中等学校教书。1989—1993年在艺术文学宣传局担任顾问。1993年成为俄罗斯作家协会的会员。1995年成为下诺夫哥罗德的河马出版社的编辑。1998—2001年担任《下诺夫哥罗德》杂志的主编。2001—2003年在高尔基文学院担任教师(创作教研室副教授),现任《我们当代人》杂志小说部主任。希什金已婚,有两个女儿,现住在莫斯科。
    希什金在《小说月报》《我们当代人》《接班人》《世界文学》《莫斯科通报》等杂志上发表了许多作品。他的短篇小说被译为中文和阿拉伯文出版。l991年由下诺夫哥罗德的伏尔加一维亚特卡河书籍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中短篇小说集《拂晓》,其中有中篇小说《音乐会》、《迎面风》,短篇小说《第十九个》、《拂晓》、《街道》、《守卫室》、《爱情短篇故事》。在短篇小说《爱情短篇故事》中又收集了短篇小说《篝火旁》、《陌生的灵魂》、《歌曲》、《暴风雪》、《第四十天》。2000年由下诺夫哥罗德河马出版社出版了他的长篇小说《魔鬼的灵魂》。2002年由《小说月报》杂志社出版了他的长篇小说《钉在十字架上的灵魂》。2005年由《小说月报》杂志社出版了他的长篇小说《保存爱情的规则》。2008年由莫斯科眼科学出版社出版了童话故事《神奇的眼球》,该童话是献给伟大的眼科医生斯维亚托斯拉夫·尼古拉耶维奇·费奥多罗夫的,童话被编成儿童剧在莫斯科木偶剧院上演。2009年由莫斯科亚乌扎一埃克斯莫出版社出版了他的长篇小说《到惩戒营当志愿兵》。2011年由莫斯科阿斯特列里出版社出版了他的长篇小说《真理与极乐》。希什金创作的剧本《我是否有罪?》曾在莫斯科戏剧院上演。他还写了关于普希金、果戈理、冈察洛夫、契诃夫的评论文章,以及为参加高考的学生编写了教学参考书《请正确书写》。希什金曾荣获“下诺夫哥罗德市奖”、1999年“舒克申文学奖”、2000年安·普·普拉东诺夫“聪明心”文学奖、2001年“文学俄罗斯”周刊奖、2011年纪念伊·安·冈察洛夫二百周年的“全俄文学”奖等。……作者用最普通的故事,通过对民间的占卜、茅草屋、茶炊、煤油灯、雪橇、红色墙角里的圣像、洋葱顶的教堂、燃烧的蜡烛、十字架、墓地等传统文化象征物的展现,以及对俄罗斯森林、田野、白桦树、延伸到天际的乡间小路、奔流的河流、山丘谷地、广袤的草原、暴风雪、天空、云朵等大自然风景的描写,叙说了个人的曲折人生与国家和民族命运的发展轨迹:经历了内心的苦楚、肉体和精神的折磨,从世俗的个人私爱走向非人间的普世之爱,从庸俗的人生走向意义重大而深远的崇高的未来。
    小说广泛涉及了俄罗斯民间文学和俄罗斯传统文化元素、历史背景、历史人物、宗教信仰等。小说的语言优美、词汇丰富,作者抒情式地描写了大自然乡村的美丽,真实地书写了俄罗斯乡村的风土人情,细腻地描绘了人物内心的变化,运用预叙、插叙和倒叙的艺术手法,叙述故事情节,启发读者从哲理层面思考命运、爱情、幸福、战争、罪与罚、死亡等主题。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塔尼卡在洗手盆里哗啦哗啦地洗手,在围裙上擦干手,在墙角的长凳上坐下。
    “爹爹吩咐要把鸡窝里的栖架稍加修整,你忘了?我既要照料这些家畜,去割草,又要洗地板。你却像个姑娘似的照镜子。”她想把那些脏活推给哥哥,自己好去参加晚会。
    “你自己去修整!”费奥多尔一边粗鲁地说着,一边穿上擦得锃亮的铬鞣革皮筒靴。
    塔尼卡非常气恼,仔细观察着哥哥如何打扮:他穿着带绣花侧扣竖领的天蓝色衬衫,整理完流苏绳腰带,又把上衣的下摆拽平整,之后往身上喷洒了香水。
    “你就好好打扮吧,发傻吧,而奥莉加早沉迷于他人。对她来说,你不适合追求她,只有那个从城里来的人才适合追求她。我自己就看到了!”塔尼卡忍不住说出来,她的话戳到了哥哥的最痛处。
    “你个废物,哪儿不需要就不要往哪儿钻,否则我把你的腿打断!”
    塔尼卡跑得快,她已经不是坐在凳子上,而是跑到门口。她知道,哥哥发火了,可能会因这些侮辱性的话做出非同小可的事。
    “你确定看到了他?没看错?”费奥多尔背向妹妹问道。
    “暂时我还没瞎!一下子就认出了他。尽管天气很热,他穿着讲究的长大衣.打着领带。我们这里的人是不会这样穿戴的。他大步流星地往奥莉加的家走去。他看起来就像公鸡一样高傲……我也瞧不起你!瞧,爹爹回来了!”
    塔尼卡从房间里急忙跑出,整个穿堂都能听到她急促的脚步声。从街上到窗口就已经听到了她清亮的声音。街上传来运货大车轱辘的滚动声和马蹄声。
    伊戈尔·尼古拉耶维奇拉紧缰绳,从大车上下来,稍稍拥抱了跑到他跟前的女儿。他从马车的栏杆上卸下装木工工具的箱子,给雷日卡马卸下牲口套。马不时地抖动着烟灰色的马鬃,厚嘴唇打着响鼻,龇着大黄牙,又黑又亮的眼睛斜视着马车夫,似乎为自己拉车出力要求主人的奖赏。
    “安静地站着!”伊戈尔·尼古拉耶维奇呵斥道,拿走解开的车辕,拍拍红褐色的马屁股。
    几年前,在普及集体化时期,伊戈尔·尼古拉耶维奇浑身紧张地、痛苦地将这个瘦腿、爱踢人的小马驹雷日卡带到集体马厩——充公。雷日卡留在集体农庄里,好在它被悄悄地派给扎维亚洛夫一家照看。在他们特殊的照看下,在集体农庄的马群中,它被视为最温顺的马。
    塔尼卡帮着卸下马颈上的套具,像个陀螺似地围着父亲转——等着父亲带给她的小礼品。爹爹就算再忙,因工作需要到邻村去,他也不可能忘记给她带小礼品。大概爹爹没有忘记,他带来了!一个封盖的白色釉子装的蜜糖饼千。
    “好吧,稍微动动马蹄!喂,亲爱的!”塔尼卡牵着马,“爹爹,我将马牵走,我给它饮水、清洗。您就放心吧!”
    她为父亲分担工作,父亲也为女儿带来了礼物。伊戈尔·尼古拉耶维奇就是与儿子相处不融洽:就好像他们是生活在一起的继父和继子。
    P3-P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