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最后的藏羚群/自然之子黑鹤精品书系珍藏版

  • 定价: ¥22
  • ISBN:978753429047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少儿
  • 页数:249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夜行森林时受到黑夜之王的攻击,到底什么原因牵动了整个动物王国的神经?森林里有一位女侠一般的人物,她对动物和生态了如指掌,她是森林的主人,她能在两次森林大灾难中死里逃生,知道是谁在帮助她吗?……相信你读完格日勒其木格·黑鹤编写的《最后的藏羚群》这个故事一定会流连忘返于每一个场景。

内容提要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编写的长篇小说《最后的藏羚群》是北方草原、荒野、森林和动物世界的“小百科全书”。它演绎了丛林与草原传奇,追忆了行将消逝的草原游牧文化和森林狩猎文化。
    这是越读越耐读的人与自然的真实故事,也是一首越读越震撼的生命赞歌。

作者简介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蒙古族。与两只乳白色蒙古牧羊犬相伴,在草原与乡村的接合部度过童年时代。
    出版有长篇小说《黑焰》《鬼狗》《黑狗哈拉诺亥》《叼狼》《狼谷炊烟》《狮童》《血驹》《狼血》《旗驼》;中短篇小说集《驯鹿之国》《狼獾河》《狼谷的孩子》《静静的白桦林》《克尔伦之狐》《黄昏夜鹰》;长篇开放式散文集《蒙古牧羊犬——王者的血脉》《生命的季节——二十四节气》《罗杰阿雅》等多部作品。获得过“五个一工程”等多种奖项,有多部作品被译介到国外。
    现居呼伦贝尔草原,在自己的营地中饲养大型猛犬,致力于蒙古牧羊犬的优化繁育,将幼犬无偿赠送草原牧民。

目录

猎獾

狼獾河
滑雪场的雪橇犬
冰层之下
最后的藏羚群
琴姆县
导读  在自然和自然法则的面前

前言

    在自然和自然法则的面前
    读黑鹤的动物小说,开始阶段需要一点点坚持。
    坚持的力量来自于信任。你要相信黑鹤的动物小说,可以媲美加拿大的西顿、日本的椋鸠十、苏联的比安基。“媲美”这个词似乎也不确切,让人感觉国外的动物小说就是优秀,我们在追赶似的。黑鹤的动物小说有自己的特色,不用比较,用不着比较。
    坚持过后,你就开始收获阅读的巨大的乐趣。
    丰富的知识
    看黑鹤的动物小说,我们慢慢就会确认——
    黑鹤写的是动物小说,不是神话,不是传奇,不是民间故事。
    黑鹤真的了解那些动物,所有对动物的了解不是来自想象,不是来自“百度”“谷歌”,或者动物园里的匆匆一瞥,而是来自朝夕相处。
    黑鹤真的生活在那个寂静、辽阔、广袤、粗野的世界中。
    看黑鹤的动物小说,知识确实有明显的增量,高原的气候、山林的特点、各种各样的动物习性、自然界的多种生物链等等。这些知识是非常吸引人的,因为这些知识同时附着着神秘、奇异、瑰丽、多彩……
    黑鹤在写动物小说的时候,一点都不回避知识,他甚至直接以注释的方式呈现知识,例如在《冰层之下》,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数字标注:
    ●被唤作齐姆且的猛犬
    ●我给它取了名字,叫阿洋
    ●远远地只要有狍子一露头
    ●至于树上出现了棒鸡或者飞龙,
    ●先拿出一撮从树上摘下的干透的松萝,
    ●我穿讨了林间的一片塔头地
    我们一般在哪些书和文章中看到过这么多注释?一是古诗词文言文,二是鲁迅的文章,三是那些科学书籍、历史书籍等专业类书籍。
    除了以上三种,这是我的阅读记忆中,注释最多的作品了。看到这些数字,我很自然地暂时中止阅读,去看注释,像是听旁白。我从这些注释中明白,每一个动物都是有名字的,每一片土地都是有名字的,每一种动植物都值得深入去了解,我从来没有对这些“枯燥”的知识表现得如此热情过,阅读是那么迫不及待。
    但是,更多的“知识”是融合在故事的叙述中的。比方说,你读《冰层之下》,关于怎么和大自然相处,只要你留心,你就能总结出很多“经验”:
    ●一个人击人从林,最好有一只牧羊犬相伴
    ●不要想当然地抄近路
    ●食物、水、火种、刀,不要嫌麻烦,你要把它们带在身边
    ●士力架这种食物并不适合狗,里面的可可
    ●碱和咖啡因对狗是有毒的
    ●松萝是最好的引火材料
    ●……
    ……
    如果你在丛林之中迷路了,所能做的就是等待,小心翼翼地观察,然后想办法走出去。懦弱、无知、胆怯导致的悲惨结局,并不值得同情。
    如果你是夏卡尔羚羊群新的一代,出生后理所当然应当经历冰河的洗礼,经受鹰的袭击狼的追逐;如果你在艰辛恶劣的迁徙之途丧生,那是你的命运,可可西里荒原只相信生命的强者。
    因此,黑鹤经常写到动物间厮杀场面,“许多文字浸泡在汩汩的血泊之中”。浩大丛林,优胜劣汰,唯有这样的法则,才能保全这个世界,使它生生不息。在这个法则面前的生死存亡,都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人类是否在这个“法则’’里边呢?
    反正,每次人类在小说里出现的时候,黑鹤的情感和态度就会发生变化。
    我们可以通过文字,“观察”黑鹤的情感和态度:
    《滑雪场的雪橇犬》:它们已经受尽了情绪无常的人类的百般捉弄,不再相信即使是一个看似善意的举动,永远怀疑食物后面总是隐藏着一根打过来的棍子或者是踢过来的脚。它们不再相信善变的人类。
    《狼獾河》:无论狼獾多么凶猛,在初速接近每秒800米的子弹面前都是毫无意义的。当然,在这林地之中,它不需要逃跑,因为它几乎没有对手,除了人类。
    《蜜》:它们会对人类产生巨大的兴趣,而人类恰恰是最危险的。如果它不能在远远地嗅到人类气息的时候快快地跑开,那么即使不是死于盗猎者的枪下,最终被肢解成为熊胆和熊掌出现在黑市之上,只是附近山里的居民。也可能仅仅因为它出现在他们的村庄里或是养鹿人的营地时,出于自卫而将它杀死。
    《最后的藏羚群》:人类的贪婪的欲望是藏羚们真正的敌人。
    你有什么感觉,人是自然法则的破坏者?人想凌驾于自然法则之上。这似乎又是个问题,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读黑鹤的动物小说,有时候问题还挺多的,你要边品读边思考。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扎布以前所未有的耐心等待着这只胡子小狗的成长。
    但是,刚刚来到扎布的营地不久,这只小狗就险些夭折。
    扎布有些过于急切了。在小狗到家的当天晚上,他先是喂了它一小盆酸奶,两块面饼,然后直接将上面特意留了不少肉的一条羊腿骨扔给了小狗,算是它来到这个营地的见面礼。
    扎布幻想着这只小狗会在吃掉这些食物之后迅速地成长,诛杀牧场上的獾。
    扎布本以为小狗仅仅会啃掉羊腿骨上的肉,但他想错了。第二天早晨,扎布去看小狗的时候,羊腿骨只剩下不到拇指长的一段正叼在它的口中,其他的部分已经被它啃咬得稀碎吞了下去。看来它整个夜晚都没有闲着。
    这么小的狗,上下颌拥有如此的咬合力,正是他需要的能够咬獾的狗。扎布放心了。
    小狗吞食了那么多的骨头,扎布当时略有担心,但看它没有什么不良反应,随后他就被草原营地繁杂的事物占去了所有的时间,也就把这事忘记了。
    但他那转瞬即逝的担心并非毫无必要。
    在随后的两天里,那些被小狗啃碎的骨头开始在它的胃里作祟。它在正玩着的时候会突然地缩起肩膀伸长了脖子呕吐,在它吐出的黄水中,扎布看到细小的骨片,胃酸已经通过腐蚀让这些骨片失去了锋利的棱角,不过,它的胃仍然没有强大到能够将这些骨片完全消化。
    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小狗一直在呕吐,除了喝水,它几乎没有再吃什么东西。小狗以惊人的速度迅速地消瘦下去。看着瘦得像一张纸片一样奄奄一息的小狗,扎布绝望地意识到,自己牧场上的獾会一直肆虐下去。
    而此时,小狗因为过于瘦削,嘴唇边的硬髭也就显得更为突出。扎布索性给这小狗取名萨合乐。想着它有了名字,也就拥有了在这世上存活的资格,说不定能挺过这—关。
    不过,扎布最后还是看到小狗开始痛苦地排便。
    它叉开两条后腿,在那里艰苦卓绝地努力,终于排出了那石头一样坚硬的粪球。
    那粪球落地几乎发出咣的一声响,质地几乎跟白垩土一样,没有一丝水分,砸在地上立刻松散,里面是钙粉一样的碎骨渣。
    在排泄出这阻塞了它肚肠的累赘之后,它几乎立刻就恢复了食欲,开始寻找食物。
    但此时扎布有些紧张,怕它刚刚有所恢复的胃无法适应更多的食物。于是,一开始,他只是给它的食盆里倒了点儿脱了脂的牛奶,它以惊人的速度一口吸干,将盆子舔得干干净净,然后以期待的目光看着扎布。
    看到它恢复食欲,扎布当然高兴,不过无论如何,他也不敢再给它喂更多的东西。
    但随后这只小狗所做的一切,确实让扎布为之震惊。它估计是饿糊涂了,开始在营地里四处寻找能够下口的东西。它先是试了勒勒车的轮子,又嚼了围羊的铁栅栏,之后,它直接从地上叼起一块石头,一本正经地啃了起来。它根本不是在开玩笑,如果不是那石头的个头太大,它恐怕已经直接下口啃下去,把一口牙咬得粉碎。咬碎了牙的狗可就抓不住獾了。
    扎布冲了过去,把手伸进了它的嘴里,硬生生地把那石头抠了出来,远远地抛了出去。扎布在袍子上擦干净自己的手指时,注意到它又开始在营地里四处寻找其他的石头。
    面对这个饿得有些神志不清的小狗,扎布没有办法,只好回到蒙古包里,在妻子的抗议下还是端出了几乎所有能够找到的食物。
    它开始大量地进食,牛奶、酸奶、奶渣、奶干、剩饭、面饼、肉汤,只要是给它的,它都会毫不犹豫地吞下去,似乎是要弥补这几天的损失。
    恢复进食之后,它的健康也迅速地恢复了,而所有它吞下去的食物也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开始转化,本来已经瘦得像张纸一样的小狗像是被吹起来的气球一样,转瞬之间就胖了起来。
    就连扎布都感觉这种变化有些过于神奇了,看来当时在它眼看就要完蛋的时候给它取名是正确的。
    萨合乐成长得有些过于迅速了。
    最开始,也许是因为主人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这只小狗的身上,营地里的三只牧羊犬并没有跟它正面接触的机会。但是,当萨合乐渐渐地强壮起来的时候,它就不是一只幼犬了,它很快就成为可以跟营地里其他的狗抗衡的半大狗了。
    本来,作为后来者的身份,它只要表现出恰到好处的服从,一切都会相安无事。但偏偏这小狗摆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惹得营地里的三只牧羊犬极其不满,但慑于扎布的威严,它们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教训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狗。
    扎布的干预确实些许地保护了萨合乐,但也让这只小狗自以为有所依靠,做出不太理智的举动来。
    三只牧羊犬一直在寻找教训这只小狗的机会,要想成为这营地护卫者中的一分子,必须遵循固有的规范。三只牧羊犬很有耐心,这样的机会总会有的,扎布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看护着这只小狗,毕竟,他还有别的事要做。
    这样的机会终于来了,那天,正在毡包里喝茶的扎布听到外面一阵撕咬咆哮声,跑出去的时候,三只大狗已经将萨合乐按在地上,一副要肢解了它的架势。
    扎布狂呼着拎着棒子冲了过去,将三只大狗打开。
    直到三只大狗愤愤不平地走开,露出了下面的萨合乐,扎布才看清楚,那小狗的身下竟然压着三只大狗的食盆。即使此时,耳朵被咬出了血,身上也被咬得戗毛戗刺,但它仍然冲着围在一边的三只大狗龇着牙,死死地护着身下的食盆。
    P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