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流年(我很庆幸与你相逢)/青春风

  • 定价: ¥13.8
  • ISBN:978755243454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延边教育
  • 页数:159页
  • 作者:总主编:杜志建
  • 立即节省:
  • 2015-11-01 第1版
  • 2015-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每一段青春都是懵懂青涩,每一份情感都触动心灵。
    所有少年的记忆,都静静地卧在你蜷起的掌心。
    那些他们经历过的,全是值得的。
    由杜志建担任总编辑编写的《流年(我很庆幸与你相逢)》是一本关于少年时光的书,时光积攒成字,成文,成回忆。
    让你握住不放的,不是书,是无价的珍宝呐。

内容提要

    由杜志建担任总编辑编写的《流年(我很庆幸与你相逢)》的内容是关于青青校园的,感情的基调是纯真萌动的。这里留下了最美的记忆,这里有第一次萌动的青涩心动。这里有轻快明媚或催人泪下的校园爱情小说;单纯青涩、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校园故事;从校园走入社会与职场的情感变化的故事;与校园关联的友情、师生情等等的小说。

目录

完成一场未尽的告白
  亿万星辰共璀璨 /绿亦歌
  所有的陆地最终都沉没海底 /独木舟
  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和你在一起 /林落迦
  再无时光机 /焦盐
  听罢笛声绕云烟 /绯火霁月
  记忆中有你,姚十一 /凌霜降
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呦呦鹿鸣
  学霸求放过 /安七舟
  爱,一场微醺之恋 /如歌
  沿海公路的出口 /晓叮当
唯有暗恋不能棋逢敌手
  你的英雄学霸 /程琳 阿点
  晚安,黑森林 /王巧琳
  唯有暗恋不能棋逢敌手 /恋上一滴泪
  摘星者 /花凉
  纸飞机里的流年 /漫漫鱼
  刺猬小姐十七岁 /立夏
青春里没有无法愈合的伤口
  未相守,曾相爱 /槭越
  蔓延在青春里的小时光 /眷尔
  幸福的水蜜桃 /阿晓
  晨曦与星辰 /默默安然
  青春里没有无法愈合的伤口 /滑艺
  向南飞,向北飞 /封尘
那年的星光不再来
  英吉已乘海风远 /方小姚
  悲伤沉入海 /颜无色
  单车之夏 /凌霜降
  你在我的青春悄然走失 /倩倩猪
  北京往事 /凹凸曼小姐
我坐了碧绿色的火车离去
  学长,求你正经点 /龟小仔
  浮生所遇脸孔,你最美 /晓叮当
  我弄丢了谁家的王子 /米图塔塔
  我坐了碧绿色的火车离去 /七号同学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亿万星辰共璀璨
    绿亦歌
    1 人生何处不相逢
    我十岁的时候,曾被父母老师威逼利诱连哄带骗一哭二闹三上吊,不得不参加全省数学联赛冬令营。我当时提出的**要求是不要再让顾准和我同桌。
    “为什么?”体育委员顾准两眼泪汪汪地望着我。
    我嫌弃地皱了皱眉:“因为你太蠢了。”然后盖上铅笔盒扬长而去。
    我的小学母校离家门只有一条路的距离,升学率中规中矩,学校并不擅长竞赛,全校只有我一个获奖者。爸妈欢天喜地地将我送上冬令营的大巴车,二十多个小学生,三两人凑在一块,一看就是上过同一个补习班。
    我撇撇嘴,拉着书包肩带走到全车*后一排的空位上坐下,我身旁的男生正低着头看书,我偷偷地哼了一声,说:“书呆子。”
    我从小就天赋异禀,父母带我去医院,测试显示我智商为150,这导致了我傲慢自大,觉得周围的人都是一群笨蛋。
    身边的男生无视了我的鄙视,将书翻到下一页,我自讨没趣地闭上嘴巴。等到达目的地后,老师开始按名单分配房间。我在大巴上颠簸了一路,早就饿得要死,冲到双人间里将外套和书包往地上一扔,坐在床上拆开一包薯片就往嘴里塞。过了一会儿,我的室友推门而入,我一边张大嘴巴咔嚓咔嚓地咬着薯片,一边回过头。穿着白色风衣的男孩站在电视机旁边,抬眼和我对视了片刻,然后低下头拉来凳子坐了下来。
    我将我的学生证从书包里翻出来,上面大大的“姜河”两个字说明为什么我会和男生分到一个房间。要怪就怪我那对认为“名字男孩子气一些才好养”的父母,可是要到二十年后他们才会后知后觉地明白“名字女孩子气一些才好嫁”这个事实。
    我“咚”的一声从床上跳下来,穿上鞋子准备去找老师,经过男孩身边的时候发现他在做一道立体几何的题目,我顿时惊呆了。要知道,我当时的聪明仅限于上课看小说漫画、不做作业也可以拿到满分,可是享受的待遇已经是隔老远校长都会笑着跟我打招呼。我从来没有想过,在一个寒风猎猎的冬日,会有一个和我同龄的男孩在我面前神色如常地做一道棱柱体分割题。
    我不服气,觉得这只是一个巧合,于是停下脚步问他:“你在干吗?”
    他灵活地转着手中的笔指给我看:“计算它的体积。”
    我捂着胸口,还是不肯相信:“这是奥赛题吗?你在上补习班?”
    “没有。”他摇摇头,“你不觉得很有趣吗?你看。”语毕,他握着笔在棱柱体上找到几个点,很快画出了辅助线,将之切割成了两个棱锥。
    我顿时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恶意,因为在那一刻我竟然没明白他在干什么,这比我做过的任何一个噩梦都要恐怖。我痛苦地问出了*后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这才发现他有一双漂亮的眼睛,他的声音虽然很冷淡,但是听起来很舒服。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因为他说:“我叫江海。”
    这无疑是我这辈子听过的*绝望的一个回答。
    江海,姜河,你听听,就连名字都胜我一筹!
    2 比海还要辽阔
    我不得不说,小孩子的好胜心是很可怕的。冬令营之后,我“改头换面”,将桌子搬到教室的*后一排,开始潜心学习立体几何。这期间,我彻底被神化,全校的学生轮流趴在窗户边对我顶礼膜拜,除了顾准那个蠢货。
    顾准的家庭条件很好,每天保姆都要用玻璃杯给他热一瓶牛奶,可是顾大少爷死活不愿意喝,于是每天偷偷摸摸把牛奶带到学校里让我喝。虽然我们不再是同桌了,可是我的抽屉里依然每天有一杯热牛奶,不时还有一些进口的水果糖和巧克力。
    我不太理解他的做法,但是鉴于他考试三门总分还比不过我一门,我将这归结于大脑构造不同。
    在我表达出对学习的热爱后,我父母整天热泪盈眶。在当时,跳级是一件很洋气的事情,为了赶一把时髦,我父母用改名诱惑我跳级。可是对我来说,新的问题来了:比海还大的是什么呢?
    我转过头问正在看漫画的顾准:“姜宇宙这个名字怎么样?”
    顾准一口可乐喷出来。我使劲地瞪了他一眼,他擦了擦嘴角问我:“你要改名字吗?姜河很好听啊。”
    “可是河没有海大。”
    顾准不太明白,懵懵懂懂地说:“但是,每一条河都会流向大海啊。”
    我顿了顿,笔尖划破了草稿纸。一个月后,家里为我办理好初中的入学手续,我没有要求改名。这天,我在小学的校园里走,在操场意外碰到正在打篮球的顾准,他隔老远就叫我:“姜河!姜河!你要不要打篮球,我可以教你!”
    我嫌弃地看了看脏兮兮的篮球,他得意扬扬地竖起一根手指转篮球:“姜河你要多运动啦,不然会一辈子长不高的。”
    我没有理他,我让顾准跟着我到小卖部,买了一瓶一块五的汽水、一块钱的面包、一块钱的泡泡糖、两块钱的冰激凌。这是我一周的零花钱,我将它们全部丢在顾准套头衫的帽子里,然后在他愣住的时候拔腿跑了。
    我光明正大地逃课了。不知道要去哪里的我鬼使神差般地走到了实验小学的门口,我知道江海是实验小学的,他们学校向来重视奥赛。身无分文的我背着书包蹲在实验小学的门口,数了一会儿蚂蚁和树叶后,终于听到了下课铃声。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鱼贯而出的学生,并在心底默默地打着草稿,等会儿见到江海,无论他是否记得我,我一定要告诉他——
    实验小学的校服实在是太丑了!
    可是那天我没有等到江海。回家的路上我根据实验小学的人数、每名学生行走的速度和我眼睛每秒钟能扫过的人数做了一个计算,得出我漏掉江海的概率为百分之二点四。小得不能再小的概率,可是偏偏就是错过了。
    我觉得有些难受,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