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纸醉金迷(上下)/民国经典小说

  • 定价: ¥48
  • ISBN:978755380388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岳麓
  • 页数:589页
  • 作者:张恨水
  • 立即节省:
  • 2015-10-01 第1版
  • 2015-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故事发生在1945年国民政府陪都重庆。这里麇集着一批在灯红酒绿中醉生梦死者。一切都围绕着金钱转,官员贪污、商人及银行家投机、女人以色相行骗,一时成风。
    张恨水编著的《纸醉金迷》以小公务员魏端本与落难女子田佩芝由同居而分手为线索,以众多人物抢购黄金储蓄券发国难财为契机,展开了纷纭复杂的故事。

内容提要

    《纸醉金迷》是张恨水最杰出的“社会批判”小说,以抗战胜利前夕,小公务员魏端本和他的“抗战夫人”田佩芝在陪都重庆的命运起落为线索,写尽迷失在虚荣腐糜的“金色迷梦”中的扭曲人性和世态炎凉……

作者简介

    张恨水(1895-1967),现代著名报人及作家。原名张心远,祖籍安徽潜山,生于江西。一生致力于通俗文学写作,成就卓著,创作了《金粉世家》《啼笑因缘》《纸醉金迷》《夜深沉》《巴山夜雨》等中长篇小说一百多部,深受广大读者的喜爱。他不仅是现代文学史上重要的多产作家,而且是畅销书作家,有“章回小说大师”“中国大仲马”“民国第一写手”等美誉。  

目录

纸醉金迷
  一  重庆一角大梁子
  二  吊楼上两家庭
  三  回家后的刺激
  四  乘兴而来败兴回
  五  输家心理上的逆袭
  六  一切是撩拨
  七  买金子买金子
  八  半夜奔波
  九  排队
  一〇  半日工夫
  一一  皮包的喜剧
  一二  起了酸素作用
  一三  物伤其类
  一四  一场惨败
  一五  铸成大错
  一六  杯酒论黄金
  一七  两位银行经理
  一八  再接再厉
一夕殷勤(《纸醉金迷》之二)
  一  成就了一笔生意
  二  安排下钓饵
  三  入了陷笼
  四  心病
  五  两个跑腿的
  六  巨商的手法
  七  大家都疯魔了
  八  如愿以偿
  九  一夕殷勤
  一〇  乐不可支
  一一  极度兴奋以后
  一二  一张支票
  一三  谦恭下士
  一四  忍耐心情
  一五  破家之始
  一六  胜利之夜
  一七  弃旧迎新
  一八  挤兑
此间乐(《纸醉金迷》之三)
  一  忙乱了一整天
  二  交换的难关
  三  戏剧性的演出
  四  钻石戒指
  五  心神不定
  六  营救丈夫的工作
  七  夜深时
  八  不可掩的裂痕
  九  一误再误
  一〇  破绽中引出了线索
  一一  赌徒的太太
  一二  人血与猪血
  一三  回家后的苦闷
  一四  有家不归
  一五  各有一个境界
  一六  你太残忍了
  一七  屡败屡战屡战屡败
  一八  此间乐
谁征服了谁(《纸醉金迷》之四)
  一  居然一切好转
  二  一连串的好消息
  三  魔障复生
  四  失去了母亲的孩子
  五  滚雪球
  六  谁征服了谁
  七  各得其所
  八  皆大欢喜
  九  有钱然后有闲
  一〇  凄凉的童歌
  一一  黄金变了卦
  一二  失败后的麻醉
  一三  欢场惊变
  一四  舞终人不见
  一五  空城一计
  一六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一七  收场几个忍心人
  一八  爆竹声中一切除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  重庆一角大梁子
    民国三十四年春季,黔南反攻成功。接着盟军在菲列滨的逐步进展,大家都相信“最后胜利必属于我”这句话,百分之百可以兑现。本来这张支票,已是在七年前所开的,反正是认为一张画饼,于今兑现有期了,那份儿乐观,比初接这张支票时候的忧疑心情,不知道相距几千万里,大后方是充满了一番喜气。但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也有人在报上看到胜利消息频来,反是增加几分不快的。最显明的例子,就是游击商人。在重庆游击商人,各以类分,也各有各的交易场所。比如百货商人的交易场所,就在大梁子。大梁子原本是在长江北岸最高地势所在的一条街道。几次大轰炸,把高大楼房扫为瓦砾堆。事后商人将砖砌着高不过丈二的墙,上面盖着平顶,每座店面,都像个大土地堂,这样,马路现着宽了,屋子矮小的相连,倒反有些像北方荒野小县的模样。但表面如此,内容却极其紧张,每家店铺的主人,都因为计划着把他的货物抛出或买进而不安。理由是他们以阵地战,和游击商比高下的,全靠做批发,一天捉摸不到行市,一天就可能损失几十万法币。在这个地方,自也有大小商人之分。但大小商人,都免不了亲到交易所走一次。交易所以外的会外协商,多半是坐茶馆。小商人坐土茶馆,大商人坐下江馆子吃早点。在大梁子正中,有家百龄餐厅,每日早上,都有几批游击百货商光顾。这日早上七点半钟,两个游击商人,正围着半个方桌面,茶烟点心,一面享受,一面谈生意经。上座的是个黄瘦子,但装饰得很整齐。他穿了花点子的薄呢西服,像他所梳的头发一样,光滑无痕,尖削的脸上,时时笑出不自然的愉快,高鼻子的下端,向里微钩,和他嘴里右角那粒金牙相配合,现出他那分生意经上的狡诈。旁座的是个矮胖子,穿着灰呢布中山服,满脸和满脖子的肥肉臃肿着,可想到他是没有在后方吃过平价米的,他将筷子夹了个牛肉包子在嘴里咬着,向瘦子道:“今天报上登着国军要由广西那里打通海口。倘若真是这样,外边的东西就可以进来了,我们要把稳一点。”那瘦子嘴角里衔着烟卷,取来在烟缸子上弹弹灰,昂着头笑道:“我范宝华生长上海,中国走遍了,什么事情没有见过?就说这六七年,前方封锁线里钻来钻去,我们这边也好,敌人那方面也好,没有碰过钉子。打仗,还不是那么回事。把日本鬼子赶出去,那不简单,老李,你看着,在四川,我们至少有三年生意好做,不过三年的工夫也很快,一晃就过去了。为了将来战事结束,我们得好好过个下半辈子,从今日起,我们要好好的抓他几个钱在手上,这倒是真的,我们不要信报上那些宣传,自己干自己的。”老李道:“自然不去信他,但是你不信别人信;一昕到好消息,大家就都抛出。越是这样越没有人敢要,一再看跌。就算我们手上这点存货蚀光了为止,我们可以不在乎。可是我们总要另找生财之道呀。于今物价这样飞涨,我每月家里的开销是八九上十万,不挣钱怎么办?你老兄更不用说了,自己就是大把子花钱。”范宝华露着金牙笑了一笑,表示了一番得意的样子,因道:“我是糊里糊涂挣钱,糊里糊涂花钱。前天晚上赢了二十万,昨天晚上又输了三十万。”老李道:“老兄,我痴长两岁,我倒要奉劝你两句,打打麻将,消遣消遣,那无所谓。唆哈这玩意,你还是少来好,那是个强盗赌。”范宝华又点了一支纸烟吸着。微摇了两摇头道:“不要紧,赌唆哈,我有把握。”老李听了这话,把双肉泡眼,眯着笑了起来。放下夹点心的筷子,将一只肥胖的右巴掌,掩了半边嘴唇,低声笑道:“你还说有把握呢,那位袁三小姐的事,不是我们几位老朋友和你调解,你就下不了台。”范宝华道:“这也是你们朋友的意思呀。说是我老范没有家眷,是一匹野马,要在重庆弄位抗战夫人才好。好罢,我就这样办。咳!”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改操着川语道:“硬是让她整了我一下。你碰到过她没有?”老李笑道:“你倒是还惦记她呢。”范宝华道:“究竟我们同居了两年多。”正说到这里,他突然站起身来,将手招着道:“老陶老陶,我们在这里。”老李回头看时,走来一位瘦得像猴子似的中年汉子,穿了套半旧的灰呢西服,胁下夹了个大皮包,笑瞎嘻的走了来。他的人像猴子,脸也像猴子,尤其是额头前面,像画家画山似的一列列的横写了许多皱纹。老李迎着也站起来让座,范宝华道:“我来介绍介绍,这是陶伯笙先生,这是李步祥先生。”陶伯笙坐下来笑道:“范兄,我一猜就猜中,你一定在大梁子赶早市。我还怕来晚了,你又走了。”范宝华道:“大概九点钟,市场上才有的确消息,先坐一会罢。要吃些什么点心?”茶房过来,添上了杯筷,他拿起筷子,指着桌上的点心碟子道:“这不都是吗?我不是为了吃点心而来。我有件急事,非找你商量一下不可。”范宝华笑道:“又要我凑一脚?昨天输三十万了,虽然钱不值钱,数目字大起来,也有点伤脑筋。”陶伯笙喝着茶,吃着点心,态度是很从容的。他放下筷子,手上拿了一只桶式的茶杯,只管转着看上面的花纹。然后将茶杯放在桌上,把手按住杯口,使了一下劲,作个坚决表示的样子,然后笑道:“大家都说胜利越来越近了,也许明年这个时候,我们就回到南京了。无论如何,由现在打算起,应该想起办法,积攒几个盘缠钱。要不然,两手空空怎么回家?”范宝华道:“那末,你是想作一笔生意。我早就劝过你了,找一笔生意作。你预备的是走;那一条路?”陶伯笙额头上的皱纹,闪动了几下,把尖腮上的那张嘴,笑着裂痕伸到腮帮子上去,点了头道:“这笔生意,十拿九稳赚钱。现在黄金看涨,已过了四万,官价黄金,还是二万元一两。我想在黄金上打一点主意。”范宝华对他看了。一眼,似乎有点疑问的样子。陶伯笙搭讪着把桌上的纸烟盒取到手,抽出一支来慢慢的点了火吸着。他脸上带了三分微笑在这动作的犹豫期间,他已经把要答复的话,拟好了稿子了。他喷出一口烟来道:“我知道范兄已经作有一批金子了,请问我当怎么作法?”范宝华哈哈一笑道:“老兄,尽管你在赌桌上是大手笔,你还吃不下这个大馍馍吧,黄金是二百两一块,买一块也得四百万。自然只要现货到手,马上就挣它四百万。可是这对本对利的生意,不是人人可以作到的。”陶伯笙道:“这个我明白。我也不能那样糊涂,想吃这个大馍馍。你说的是期货,等印度飞来的金砖到了,就可以兑现,自然是痛快。可是我只想小做,只要买点黄金储蓄券。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