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牡丹绮情

  • 定价: ¥38
  • ISBN:978755001519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291页
  • 作者:(美)邝丽莎|译者:...
  • 立即节省:
  • 2015-08-01 第1版
  • 2015-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牡丹绮情》继《雪花秘扇》,邝丽莎另一部女性题材作品!
    一个成人故事、一个鬼故事、一段家族传奇!
    《波士顿环球报》《今日美国》《出版人周刊》《西雅图时报》《洛衫矶时报》《书单杂志》联名推荐!
    她的祖母,用性命捍卫伴侣;
    她的母亲,拿贞操成全丈夫;
    这一世,她将魂魄抵押在地府三十年,就为了等待擦身而过的良人忆起自己!
    16世纪末,汤显祖写下知名戏曲《牡丹亭》——少女杜丽娘游春感伤,与书生柳梦梅相恋梦中,因爱而死,为爱重生;17世纪末,《吴吴山三妇合评牡丹亭还魂记》于江南付梓,陈同、谈则、钱宜三位才女,先后嫁入吴家,通过对爱情的共同信仰,合作完成中国首部女性文学批评著作;21世纪初,邝丽莎依循四百年前两部经典的脉络,完成《牡丹绮情》,字里行间回荡时代女性勇敢追求欲望的声音,以及她们勇敢在封建礼教夹缝间寻找自我的人生传奇。

内容提要

  

    《牡丹绮情》继《雪花秘扇》,邝丽莎另一部女性题材作品!
    时光倒流到十七世纪的中国,养在深闺、性格温顺的牡丹在她的十六岁庆生活动上被允许观赏当时备受争议的戏曲《牡丹亭》。在为期三夜的演出过程中,她与一名神秘的年轻男子因缘际会相识进而相恋。准备出嫁的牡丹为自己无法拥有真爱而哀痛不已,直到罹患相思病弥留之际,才得知那位神秘男子竟然就是她的未婚夫——吴人。牡丹死后,由于神主牌点主仪式未被完成,她的魂魄找不到归宿,因而无法晋升祖先之列。其后她以鬼魂的姿态出没在吴人四周,并附身在他的新婚妻子谈则体内,希望借由她写在《牡丹亭》上的评注,亲近无缘相认的夫君,继而展开一段为求永恒却备受折磨的漫长旅程。

作者简介

    邝丽莎(Lisa See),生于巴黎,成长于洛杉矶的华人街。著作包括《花网》《本质》《龙骨》以及备受赞誉的回忆录《在金山上》。2005年出版小说《雪花秘扇》,使她获得国际声誉,随后出版了同样关注中国女性题材的小说《牡丹绮情》。2009年出版的《上海女孩》,一举成为《纽约时报》排行榜畅销书。《花网》一书曾获推理文学爱伦坡奖提名。华裔美国妇女联盟推举她为2001年度全国杰出女性。目前她生活在洛杉矶。

目录

一、肃苑
  御风
  漆笼
  欲念
  春恹
  浊履
  闭扉,启心
  玉殒
二、飘游
  离魂
  望乡台
  屠城
  花轿
  云雨
  中元
  心梦
  贤妻
  疗妒羹
  血湖
三、梅下
  放逐
  母爱
  女命
  心珠
  云厅
  东风
  烁芒

前言

  

    明朝亡于公元1644年,满人统领的大清王朝继而崛起。明末清初三十年间,整个中国处于动乱时期。身处乱世,有些女人被迫与家人离散,有些女人则主动选择出走。这段时期,数千位文学女性的诗文付梓,那些恹春少女的著作则颇为风行,其中有二十多部作品得以流传至今。
    我依照传统中国年代纪元呈现故事发生时日。清帝康熙于1662年至1722年在位。汤显祖的戏曲《牡丹亭》创作后于1598年出版。陈同(这本小说中化名牡丹)生于1649年,谈则生于1656年,钱宜生于1671年。1694年,她们合著的《吴吴山三妇合评牡丹亭还魂记》出版,这是世界上第一部女性批评文学著作。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梦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岂少梦中之人耶!必因荐枕而成亲,待挂冠而为密者,皆形骸之论也。
    ——《牡丹亭》题辞
    汤显祖  万历戊戌秋(公元1598年)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再过两天,便是我十六岁生日。清晨醒得挺早环柳儿还在我床脚下酣眠。我本该斥骂她两句,可我没有,我只想在自己的兴奋劲儿中多耽溺一会儿。今晚,我将看到全本《牡丹亭》在我家后花园上演。我痴迷于此剧,在它的十三种不同版本中我竞搜集到了十一种。平日里,我总爱躺床上慵懒地翻览,沉迷于杜丽娘与她的梦中情人历尽曲折、终成眷属的情缘中。按理说,这戏是禁止闺中女子观看的,但自今晚始,_连三个晚上,我将目睹整出戏演到七夕直达高潮。七夕是牛郎织女相聚的情人节,也正巧是我的生日。爹爹邀请了几户人家一起过节,安排了庆典和盛宴,真令人期盼!  柳儿坐起身,揉了揉眼睛,见我在看她,慌忙从地上爬起,向我请安。因我心中惦着那庆典,柳儿伺候薰衣沐浴、套上丝袍、梳理发髻时,我格外挑剔,我要让自己看起来完美无瑕,我要我的举止动静都无可挑剔。
    二八少女都知道自己有多美,凝睇着镜中人,我更确信无疑。我的发丝乌黑闪亮,柔顺如缎,柳儿给我梳头时,我可以感到梳子从头顶沿着脊背一直顺溜下滑;我的眼俏如竹叶;眉毛犹如书家的精致笔触;脸颊上有一抹淡淡的红晕,一如牡丹花瓣。我的父母总称我人如其名,因我的名儿就叫牡丹。我这妙龄少女,也正尽力让自己的外貌与名字相符。我的唇丰润柔嫩,蛮腰纤细,胸已发育完全,期待着夫婿的轻抚。我并不矫情:我只是个花季少女,我知道自己长得美,但也深知花红易衰、年华如逝水的道理。
    父母视我如掌上明珠,让我接受精良的教育。我生活在锦衣玉食中,侍弄花草,对镜梳妆,在家宴上浅吟低唱。我是如此被宠爱,以至于连我的贴身丫环都一律裹小脚。小时候,我一直以为大家七夕举办的宴会纯是为我庆生,从来没人指正过我的误解,皆因家中集三千宠爱于我一身。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真是何等惬意!这将是我出嫁前在家里度过的最后一个生日,我该好好享受每一刻。
    离开闺房,我走进祠堂,向祖母的牌位上香。因早上在打扮上花时太多,我匆匆祭拜了事,急急赶往饭厅。我不想早膳迟到,但小脚莲步让我走不快,幸好我瞥见父母尚在角亭中向园内闲眺,我放慢了步子,娘那么悠闲,我急啥呢?
    “大家闺秀不该抛头露面。”我听见娘这样说,“我甚至担心几个表姐妹,你知道,我从来不赞成女人家外出。这次为了这出戏竞还让外人进到内院……”她声音渐悄。我本该匆匆赶往餐厅,但事关今晚之戏,我不禁停步,闪身躲入一株紫藤后面。
    “不会有抛头露面的事发生,”爹说,“女人不会坐到男人席间去,你们全藏在屏风后面。”
    “可是外人进来,他们可能看见我们露在屏风下的鞋袜,闻出我们衣上和发鬓问的香味。还有,你什么戏不好选,偏偏挑了个未出嫁的闺女不宜听的情戏!”
    我娘是个很传统的女性,凡事都循规蹈矩。满清入关后,社会动荡,明朝流传下来的许多规矩都遭破坏,不少名门淑媛离开绣楼,搭乘画舫,快意游湖,写下见闻,还将文稿付梓。我娘不甚赞同她们的行为。她忠于已覆亡的明室,极为固执。当长江下游众妇女对“妇德、妇言、妇容、妇工”四德作重新诠解时,娘亲对我耳提面命,要我牢记四德原旨本意。“永远缄默。”她总如是说,“如果非说不可,切记等到适当时机才启口,切勿冲撞任何人。”
    我娘很注重这些,她是个受情支配的人,敏感、冲动、有爱心,这一切合成充沛之力,完全由衷地发自内心;相对地,爹则是个被“理”支配的人,他能控制情绪,凡事以理性思考,因此他对娘如此忧虑陌生人的到来,有点嗤之以鼻。
    “我诗社的那些朋友来访,也没见你这么哕嗦。”
    “他们来时,我女儿、侄女又不在后花园里!根本不会有何违礼之事。还有,你干吗邀请另外那几家人?”
    “你知道我为什么邀请他们。”爹失去了耐性,扯高嗓音吼了起来。“谈大人现在对我很重要。够了,这件事不要再说了!”
    我看不见他们的脸,但我可以想象,因爹那声厉斥,娘一定脸色发白,她立即沉默了。
    我娘掌理府内大大小小的事务。在她的裙褶里挂了好几把鱼形锁钥。举凡小妾犯了家规须关禁闭,或是染坊送来府上用的丝绸,需要另辟储藏室,又或是临时需要一房暂存食品,娘就会找间空房,将门关锁起来。另外,要是有仆人缺钱用,拿他们的东西质押贷款,娘也会另辟专房置放。娘的戒律严明,被罚的人都心悦诚服。可是娘有个毛病,只要心里一不痛快,她的指头就会习惯性地抚摸那几个锁头,就像刚才那会儿。
    “他们看不到我们的女儿,也看不到我们那几个侄女。”父亲消了消怒气,转为一贯的安抚语气,“一切都会按照礼数来。再说,这件事很重要,我会着意处置。我们这次大开欢迎之门,说不定别人的门也会跟着打开。”  “你一定得为我们这个家打算。”娘默许道。  听到这里,我便匆匆走离亭台。他们这段谈话,我不甚理解,不过也无所谓。我只想确定今晚的戏会照演,而我跟几个堂妹会是杭城首次看到这出戏的姑娘家。当然,我们不会跟那些男人坐在一起。就跟爹说的一样,我们会坐在外人看不见的屏风后。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