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借山而居

  • 定价: ¥39.8
  • ISBN:978751135761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华侨
  • 页数:309页
  • 作者:冬子
  • 立即节省:
  • 2015-12-01 第1版
  • 2015-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阻挡你实现梦想的从来不是金钱,而是你的心态。若有“隐”之心,处处都是终南山。
    80后青年诗人、画家冬子,4000元租下终南山小院20年使用权,花费几千元将老宅改造,实现“诗意栖居”。
    “借山而居”,微信转发上百万次,引发千万网友热议狂潮,数百家媒体报道,上亿次浏览阅读。引发隐居终南山热潮。
    《借山而居》是作者冬子在终南山所发生的趣事+作者幽默风趣文笔。种菜,养鹅,养狗,养鸡,为你呈现与都市成活相反的悠闲生活。
    终南山精美插图+诗歌与散文相结合的创作方式,给你身与心的完美享受。

内容提要

  

    《借山而居》是80后诗人冬子的首部散文集,共收录其在终南山上创作的精华作品70多篇。内容始终围绕他在终南山的所发生的趣事,“有叫做凤霞的鸡”、“有叫做幼婷的鹅”、“有叫做郑佳的狗”,“有自己的小菜园”,“有自己的诗歌与画的王国”。除此之外,还有他在山上,对生活的反思和感悟,对爱情与亲情的见解,对隐居这一选择的全面阐述。

作者简介

    冬子,原名张二冬,画家,诗人。1987年生,2009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居西安。

目录

第一章  若有“隐”之心,处处皆是终南山
  借山而居
  续借山居
  续借山居续
  留言板
  回留言
  逃离的快感
  床底下,门后面
  神秘主义的小把戏
  仪式的能量
  山居速写
  叫凤霞的鸡
  叫幼婷的鹅
  叫土豆的狗
  叫郑佳的狗
  猫,这种动物
  山花烂漫
  嘉陵,我的摩托车
  小菜园记
  今日有雪
  不过如此
  立此存照
第二章  在我的世界里,我是我自己的王
  露个富
  回家
  终敢斗胆提及“隐居”
  安全感
  存在的真相
  对死亡的想象
  上可上,下可下
  抽烟
  挖树根
  一梦百年
  意义
  阅微知著:论“不读书”
  催眠术
  父与子
  秋生
  父母是要“骗”的
  旧美学
第三章  最好的爱是一生只爱一个人
  气场与磁场
  爱的质感
  爱情的嫁接技术指南
  你的身上有妖气
  打针
  打架的爱情
  吵架
  男权女权
  美女病
  那只是一种情怀,我知道她不存在
  自律让美好喷薄
  相遇的概率
  也写爱情
  接受
第四章  幻想的热情,挣脱的魄力
  灵感
  神秘而新鲜的陌生感
  悲观与希望
  孤独
  精神,病的界限
  镜子
  靠窗的位置
  科学症患者
  流感小记
  奇怪的会是现在
  林青霞西安签名售书会小记
  美味的城市
  明亮的孤独感
  谦卑的自负
  人间好热
  自拍
  时间的沙砾
  我宅
  子非鱼
  语境的重要性
  含蓄内敛的民族优越感
  自我的战争与认同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终南山的云彩,不但可以盖宫殿,还可以揪一块嚼着吃。
    选择终南山的原因有很多,足够写一篇长长的文章,只是更多的是对西安的某种情结,或者是对民族文化根基的某种依赖吧。
    (铺路)把一块一块石头搬进院子,在院门正对堂屋的位置,码出一条与院子宽度比例适当、构成合理的小路,再往缝里一铲一铲填上细土,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坐在门台上,抽支烟,等一场雨。
    (刷墙)干净就行了,而平整却会显得刻意,所以在改造老房子的时候,只需要刷白就行了,留着那些颗粒与斑驳,也许是质朴而又极富美感的肌理。
    我比较喜欢砖地或者水泥地,只是如果要运到山上,得把砖一块一块背上来,所以将就用水泥了。
    喜欢砖地(合缝齐整的青砖),其实还是美学上的偏爱,质朴、厚重,还有心理上的轻松,弹个烟灰或者喝茶的时候泼出去茶根儿,都不用太拘谨。
    地板砖是最让人浑身不自在的材料,就像有些人因为裤子很贵,累得要死也不愿意坐到地上,太作。
    屋里收拾得差不多了,也该慢慢搬家当了。孤家寡人,除了诗和画,也没什么有分量的家当,就这点儿东西。
    画案很重要。案子是用来放工具的,就像茶壶是用来喝茶的,讲究价值一百万整页儿板的黄花梨还是几万元的紫砂,那是富家子弟炫耀的玩意儿,吃不饱饭的艺术家就别和人家比了。
    当然话说得也有点儿死,有些是玩意儿,而有些“玩意儿”是艺术品。从文化、材质、工艺等审美的角度去买一个玩意儿的人和从价格的角度去买一个玩意儿的人,不是一个等级,不能一概而论。
    我偷偷告诉你一个美学的规律,你不要和别人说,“极简(造型)+朴素(材质)+高级灰(色调)”,这几个大关系控制好,就不用找设计师了。
    钱和格调无关,而纯手工的,都是奢侈品。这便是无意识和有意识选择的区别。无意识的纯手工,就是农民身上的粗布衣,而有意识的纯手工,是时尚名嫒的粗麻裙,同一块布料,同一款型,价值却有天壤之别。这也是为什么总有人不明白毕加索的画和儿童的画没什么区别,价值却有天壤之别,因为儿童是无意识的“拙”,毕加索却是有意识的“拙”。
    返璞归真,“返”字是价值的体现,“真”的程度决定价值的高度。现代书法、口语诗、当代艺术等,很多密码都在这个标准里。
    山里面有很多木头,拣一些有造型的、线的构成比较完整的,可以用来做笔架或台灯架。
    为什么同样一种材料的拐杖,有的形状上只是比另一个多扭曲了一点儿,可能一个是让人爱不释手的宝贝,一个是当柴火烧都不心疼的木料呢?因为,就是多扭了那一点儿,它才符合“线”的美学标准。
    你想,为什么每个人都画树,文人画里的树就美到极致呢?
    而那个标准,就是艺术审美的高度。盆景亦如此,画画得有多好,其做盆景的价值就会有多高。
    我有审美强迫症。切菜的时候画线条,扫地都不自觉地要扫出草木灰的疏密……
    药虽不能停,树还是要修的,要当成盆景修,修成一幅文人画。趁“熊大”“熊二”不在。
    插花和选拐杖性质一样,都是艺术审美的产物。同样是一个瓶子插进去一束花,有的人只是把花插在瓶子里,有的就是插花艺术。
    比如,我看过一位日本艺术家的作品,有禅意,大师手笔。这都不是偶然的,点线面的节奏和情感都会注入里面。而这些注入并不是创作一样的思考,而是对艺术的认识、见解、鉴赏、修养等的沉淀,是潜移默化的,如同随手一扔。
    哦,对了,瓶子的器形、材质的选择也是“花”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台下十年功,台上随手一扔。
    我喜欢早上起来,看一会儿从窗户钻进来的光。
    我不喜欢画画,也不喜欢写诗。因为我觉得任何企图对疼痛的表现,都不如直接递给他一把刀子。写诗只能是接近诗,而始终无法达到诗。
    所以诗意地存在着,比写诗更重要。
    但是我又必须画画,并且写诗,那是“诗意地存在着”之外的需求,比如“存在”。P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