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爱你就像爱生命(精)/王小波精选珍藏

  • 定价: ¥36
  • ISBN:9787533944247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文艺
  • 页数:263页
  • 作者:王小波//李银河
  • 立即节省:
  • 2016-01-01 第1版
  • 2016-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李银河独家授权、推荐珍藏版本,“浪漫骑士、行吟诗人、自由思想者”王小波精选集,
    王小波、李银河著的《爱你就像爱生命》收录王小波书信、随笔、小说代表作一百余万字。
    本书是王小波与李银河的书信集,其书名出自其中的一封信。他们相识于1977年,从此开始书信往来。这些书信里承载着他们真挚的情感,也凝结了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独特印记。本社原有平装本,现拟改精装。

内容提要

    王小波、李银河著的《爱你就像爱生命》收录了王小波生前从未发表过的与李银河的“两地书”,以及婚后夫妇俩与其他朋友的书信往来,并完整收录了李银河深情怀念王小波的三篇文章。
    本书是迄今王小波夫妇最完整、最全面的一部书信集,再现了他们的爱与生活。王小波天真纯净的孩子气,最真挚傻气的爱情,在这些书信里展现得淋漓尽致。书里不仅有热切、坦诚的情感表白,还有彼此对于书籍、诗歌乃至社会的看法,闪耀着理想与爱情的火花。

媒体推荐

    我常常觉得,王小波就像《皇帝的新衣》里面那个天真烂漫的孩子,他就在那个无比庄重却无比滑稽的场合喊了那么一嗓子。使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继而露出会心的微笑。后来,这批人把这个孩子当成宠儿,并且把他的名字当成他们互相认出对方的接头暗号。
    ——李银河
    王小波说过,你在家里,在单位、认识的人面前,你被当成一个人看,你被尊重,但在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你可能会被当成东西对待。我想在任何地方都被当成人,不是东西,这就是尊严。
    ——柴静
    他代表的精神中国很缺乏。他那种举重若轻的叙事方式影响了整整一代人。
    ——刘瑜
    小波的好处显而易见。第一,有趣味。这一点非常基本的阅读要求,长久以来对于我们是一种奢侈。第二,说真话。这一点非常基本的做人作文要求,长久以来对于我们是一种奢侈。第三,纯粹个人主义的边缘态度。这一点非常基本的成就文章大师的要求,长久以来已经绝少看到。
    ——冯唐

目录

序  李银河
第一辑  爱你就像爱生命
  诗人之爱
  最初的呼唤
  爱你就像爱生命
  痛悔
  真正的婚姻全是在天上缔结的
  请你不要吃我,我给你唱一支好听的歌
  孤独的灵魂多么寂寞啊
  我是一只骆驼
  我对好多人怀有最深的感情,尤其是对你
  吾友李银河
  我现在想认真了
  假如你愿意,你就恋爱吧
  美好的时光
  去上大学
  人为什么活着
  你和我是很不同的人
  孤独是丑的
  我要你,和我有宿缘的人
  没有你的生活
  我就要放个震动北京城的大炮仗
  目空一切的那种爱
  爱情真美
  我厌恶模式化的生活
  我在家里爱你爱得要命
  我好像害了牙痛
  夏天好吗?
  他们的教条比斑马还多
  假如我像但丁或彼得拉那样口齿不灵
  哑巴爱
  写在五线谱上的信
  我怕世俗那一套怕得要死
  爱情会妨碍我们两个吗
  用你的火来燃烧我
  你孤独了
  我心里充满柔情
  我们的幸福呵,让它再浓烈些,再浓烈些吧
  我们可以拥有什么样的生活
  爱可以把一切都容下
  你的爱多么美
  心里不安
  我记仇了
  你是多么傻呀
  我们不要大人
  爱情是一种宿命的东西
  爱也许是神秘的想象力的发作
  我们创了纪录
  永远“相思”你
  我们凭什么
  我愿做你的菩提树
  自从我认识了你,所有的人都黯然失色
  我最近很堕落
  你知道你有多好吗
  以后不写就不跟你好了
  “多产的作家”
  上帝救救她吧
  你也这样想我吗
  爱情,爱情,灿烂如云
  静下来想你,觉得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思议
  我面对的是怎样一颗心呵
  爱情从来不说对不起
第二辑  我们曾经拥有
  浪漫骑士·行吟诗人·自由思想者
  我们曾经拥有
  《绿毛水怪》和我们的爱情
第三辑  致其他人
  致刘晓阳
  致赵洁平
  致陈少平
  致艾晓明
  致魏心宏
  致杨长征
  致曲小燕
  致刘怀昭
  致沈昌文
  致高王凌
  致柯云路
  附言

前言

    今天我去给他扫墓。他的生命就像刻着他名字的那块巍峨的巨石,默默无语。
    小波离去已经七年了。七年间,树叶绿了七次,又黄了七次。花儿开了七次,又落了七次。我的生命就在这花开花落之间匆匆过去。而他的花已永不再开,永远地枯萎了。
    翻检他当初写给我的情书,只觉得倏忽之间,阴阳两隔,人生真是一件残酷的事。既然生命是如此地脆弱和短暂,上帝为什么要让它存在?既然再美好的花朵也会枯萎,再美好的爱情也会湮灭,上帝为什么要让它存在?
    没有人能给我一个答案。
    也许根本就没有答案。
    李银河2004年4月11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诗人之爱
    我和你分别以后才明白,原来我对你爱恋的过程全是在分别中完成的。就是说,每一次见面之后,你给我的印象都使我在余下的日子里用我这愚笨的头脑里可能想到的一切称Ⅱ乎来呼唤你。比方说,这一次我就老想到:爱!爱呵!你不要见怪:爱,就是你啊。
    你不在我眼前时,我面前就好像是一个雾沉沉、阴暗的海,我知道你在前边的一个岛上,我就喊:“爱!爱呵!”好像听见了你的回答:“爱。”
    以前骑士们在交战之前要呼喊自己的战号。我既然是愁容骑士,哪能没有战号呢。我就傻气地喊一声:“爱!爱呵!”你喜欢傻气的人吗?我喜欢你爱我又喜欢我呢。
    你知道吗,郊外的一条大路认得我呢。有时候,天蓝得发暗,天上的云彩白得好像一个个凸出来的拳头。那时候这条路上就走来一个虎头虎脑、傻乎乎的孩子,他长得就像我给你那张相片上一样。后来又走过来一个又黑又瘦的少年。后来又走过来一个又高又瘦又丑的家伙,涣散得要命,出奇地喜欢幻想。后来,再过几十年,他就永远不会走上这条路了。你喜欢他的故事吗?
    最初的呼唤
    你好哇,李银河。
    你走了以后我每天都感到很闷,就像堂吉诃德一样,每天想念托波索的达辛尼亚。请你千万不要以为我拿达辛尼亚来打什么比方。我要是开你的玩笑天理不容。我只是说我自己现在好像那一位害了相思病的愁容骑士。你记得塞万提斯是怎么描写那位老先生在黑山里吃苦的吧?那你就知道我现在有多么可笑了。
    我现在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就是每三两天就要找你说几句不想对别人说的话。当然还有更多的话没有说出口来,但是只要我把它带到了你面前,我走开时自己就满意了,这些念头就不再折磨我了。这是很难理解的,是吧?把自己都把握不定的想法说给别人是折磨人,可是不说我又非常闷。
    我想,我现在应该前进了。将来某一个时候我要来试试创造一点美好的东西。我要把所有的道路全试遍,直到你说“算了吧王先生,你不成”为止。我自觉很有希望,因为认识了你,我太应该有一点长进了。
    我发觉我是一个坏小子,你爸爸说得一点也不错。可是我现在不坏了,我有了良心。我的良心就是你。真的。
    你劝我的话我记住了。我将来一定把我的本心拿给你看。为什么是将来呢?啊,将来的我比现在好,这一点我已经有了把握。你不要逼我把我的坏处告诉你。请你原谅这一点男子汉的虚荣心吧,我会在暗地里把坏处去掉。我要自我完善起来,为了你我要成为完人。
    现在杭州天气恐怕不是太宜人。我祝你在“天堂”里愉快。请原谅我的字实在不能写得再好了。
    王小波5月20日你好哇,李银河。
    今天我诌了一首歪诗。我把它献给你。这样的歪诗实在拿不出手送人,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今天我感到非常烦闷
    我想念你
    我想起夜幕降临的时候
    和你踏着星光走去
    想起了灯光照着树叶的时候
    踏着婆娑的灯影走去
    想起了欲语又塞的时候
    和你在一起
    你是我的战友
    因此我想念你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
    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
    你是我的军旗
    过去和你在一块儿的时候我很麻木。我有点双重人格,冷漠都是表面上的,嬉皮也是表面上的。承认了这个非常不好意思。内里呢,很幼稚和傻气。啊哈,我想起来你从来也不把你写的诗拿给我看。你也有双重人格呢。萧伯纳的剧本《匹克梅梁》里有一段精彩的对话把这个问题说得很清楚:
    息金斯:杜特立尔,你是坏蛋还是傻瓜?
    杜特立尔:两样都有点,老爷。但凡人都是两样
    有一点。
    当然你是两样一点也没有。我承认我两样都有一点:除去坏蛋,就成了有一点善良的傻瓜;除去傻瓜,就成了愤世嫉俗、嘴皮子伤人的坏蛋。对你,我当傻瓜好了。祝你这一天过得顺利。
    王小波5月21日P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