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波吉亚家族

  • 定价: ¥48
  • ISBN:978753996748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472页
  • 作者:(美)马里奥·普佐...
  • 立即节省:
  • 2016-03-01 第1版
  • 2016-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黑手党家族”的罪恶传奇;无数影视、文学、游戏、动漫热衷演绎的主题,同名美剧、法剧均创收视高峰。
    《教父》作者遗作,马里奥·普佐、卡罗尔·吉诺编著的《波吉亚家族》完整讲述波吉亚家族的兴亡历程;“教父”家族的真正历史原型、灵感来源。

内容提要

    马里奥·普佐、卡罗尔·吉诺编著的《波吉亚家族》介绍了,波吉亚家族,是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名声最大、最有权势也最具争议的家族,他们罪恶昭彰、丑闻不断,被称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黑手党家族”。
    波吉亚家族统治期间,充斥着血腥、暴力、毒药和乱伦,一个道貌岸然的教皇带领他的四个子女,让整个欧洲都不得安宁。
    波吉亚,是权力、财富的同义词;波吉亚,是阴谋、堕落的同义词;波吉亚,也是忠诚与爱的同义词——极端的忠诚,和扭曲的爱。

媒体推荐

    这才是最纯粹的普佐。——《纽约每只新闻》
    他最让人满足的作品……多姿多彩,细节丰富,角色们看起来是那么真实,但又极富传奇色彩……是这位流行小说火师在死后献给我们的精彩绝伦的礼物。——《书日》杂志
    普佐的天才之处在于,他可以创造一个拥有丰富个性和行为的厚实的世界,读他的书给人一种负罪般的快感。——《纽约邮报》

作者简介

    马里奥·普佐是美国最成功的畅销小说作家之一。他的代表作《教父》出版后占领《纽约时报》畅销小说榜67周,出版两年内销量超过两千万册,开启了黑帮小说的全新时代。《黑暗竞技场》是普佐于1955年发表的第一部小说,甫一出版就刻受到评论界一致好评。普佐结合自身曾在德国驻军,并娶妻生子的经历,刻画了战后德国各个阶层中试图重新寻找人生价值的人,对战争和人性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目录

序言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尾声
后记

前言

    黑死病在欧洲肆虐,半数人口的生命被夺去,此时,绝望的民众将视线从天国转向了人间。在凡俗人世,为了驯服这物质世界,智者试图揭开生存的神秘面纱,破解生命的极大奥秘,而潦倒不幸的人们但求能克服他们所经受的苦难。
    于是,上帝以人形降临凡间,中世纪僵化的宗教教条失去了其原有的影响力,取而代之的是人们对古代罗马、希腊和埃及伟大文明的研究和关注。随着对十字军东征的热望的消退,奥林匹亚的英雄们得到复生,奥林匹斯战役重新打响。人们用理智对阵上帝之心灵,理性取得主导地位。  这一时期,哲学、艺术、医学和音乐都取得了巨大成就。文化繁荣昌盛、欣欣向荣,但并非没有付出代价。旧的法条被打破,新的规则才得以建立。从过去恪守上帝之言、相信灵魂可以获得永生的救赎,转向人文主义宣扬的对人的尊重,对现世幸福的关注,事实上,这一转变绝不轻松。  那时的罗马绝非圣城,而是一个恶人横行、无法无天的所在。罗马街道上,市民们遭到抢掠,住宅被人洗劫,娼妓遍地,每周有成百上千的人被谋杀毙命。
    而且,我们现在熟知的意大利这个国家,当时还并不存在。那时,这块土地上有五大巨头:威尼斯、米兰、佛罗伦萨、那不勒斯和罗马。在那长筒靴形的疆域内,有许多独立的城邦国家,这些城邦国为古老的名门望族所控制,由当地的国王、封建领主、公爵或主教担任统治者。整个意大利半岛内,相邻的城邦为了抢夺领地纷争不断,而征服者总是枕戈待旦——因为下一次攻战就近在眼前。
    意大利半岛的外部,多股异国势力希望能扩张他们的领土版图,对意大利半岛也虎视眈眈,意欲入侵。法国和西班牙的统治者相互较劲,争抢领地,而不信基督的“野蛮人”土耳其人,也正在向众教皇国逼近。
    教会与世俗政权为获得统治权而你争我斗。教会大分裂闹剧发生后(天主教曾一度拙劣地模仿“基督教会大分裂”,当时两个教皇并立,分治两座城市,权力被分割,圣俸也不再能独享),罗马建立了新的教廷,仅由一位教皇统领教会,这给教会首领们带来了新的希望。教廷比从前更加强大,教会的精神领袖们只须同各小城邦国及封地的国王、王后、公爵等世俗权力相斗。
    然而,神圣罗马天主教会内部却是一片混乱。无法无天的暴行不仅仅只是平民百姓所为,红衣主教也派他们的侍从手执石块、弓弩上街与青年们打斗;原本禁止婚配的教廷高官,却频频与妓女厮混在一起,还包养情妇无数;行贿受贿堂而皇之;最高级别的教廷神职人员也乐于收人钱财,下达赦免令,甚至签署神圣的教皇令,使罪大恶极之人免遭惩罚。
    市民们大失所望,不再对教会抱有幻想。据他们说,在罗马,一切都可以拿来售卖。只要有足够多的钱,便可以买通教会,买通神父,买来赦免,甚至买来上帝的宽恕。
    除了少数例外,男人们通常因为是家族的次子而成为神父,进入教会。他们从出生后便开始接受训练,为未来的教职做准备。他们并没有真正虔诚的宗教信仰,只是因为教会依然掌控着加冕国王、赐予俗世福佑的权力,意大利每一户贵族人家都不惜赠送财物、施行贿赂,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儿子成为红衣主教团的一员。这就是文艺复兴时代,红衣主教罗德里戈·波吉亚和他的家族的时代。

后记

    我第一次遇见马里奥·普佐的时候,最大的意外是他原来跟他笔下的人物一点儿也不像。我所认识的马里奥是一位丈夫、父亲、爱人、导师,也是一位忠实的朋友。他为人宽厚慷慨,如寻常你我一般真实,且真诚、风趣、充满智慧。他书中写到的忠诚、公正和同情正出自他本人,而书中写到的邪恶则与他形同陌路。后者都出自他曾有过的噩梦,而非来自他的梦想。他腼腆羞涩、轻声细语、宽宏大量,从不指摘他人。我们共度了二十年时光,一同玩乐,一同构思,也一同工作。
    马里奥对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尤其是对波吉亚家族十分着迷。他断言波吉亚家族就是最初的犯罪家族,他们的经历比他曾经讲过的黑手党的故事更加充满欺诈和陷阱。他认为教皇就是最早的教父,而亚历山大教皇又是他们之中的老大。
    我们共度的许多时间里,马里奥常常讲述波吉亚家族的故事。他们屡屡涉险妄为,这些故事让他深感震撼,同时也让他玩味不已,他甚至改写了其中一些片段,使其更为现代化,可以放进那些关于黑手党的书里。
    马里奥最大的兴趣之一就是旅行,我们经常一起旅行。1983年我们一起去了梵蒂冈,他被意大利的形貌、感觉和美食迷住了,意大利的历史也深深吸引了他,他决定写一本关于它的小说。许多年前他已开始着手写这本有关波吉亚家族的小说,虽然那时他提到它时,说它“不过是另一个家族故事”。从那时开始到完成《波吉亚家族》的这些年间,他同时还在写另外几本小说。每当他写不下去的时候,每当他感觉灵感受阻、灰心气馁的时候,他便回头继续写这个波吉亚家族的故事,从中获得灵感,在其中寻得庇护。
    “我希望我可以用这些材料写完这本书,拿它赚很多钱。”有一天,他躺在他书房的沙发上,跟平日一样眼睛盯着天花板,这样对我说。
    “为什么不写呢?”我问。
    他说:“我在四十八岁之前一直笔耕不休,但仍然经营惨淡,亲爱的。我写了两本书,评论家们把它们称作经典,可那两本书才赚了五千美元。写完《教父》后,我才终于能够养家糊口。我穷了太长时间,人生已到这般晚景,我很难冒险再去写些跟从前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1992年他心脏病发作后,我又问他:“你想过波吉亚家族那本书吗?”
    他说:“我还要先再写两本黑手党的故事,完成这两本书后我就准备好了。而且,我依然很喜欢跟这些人物在一起厮混。我不确定是否已经准备好让他们就这样离开我。”
    我们在马利布时,正是他心脏手术的术后恢复期。那时候,每当他感觉不适,或者想要消遣消遣时,他就会读一读有关意大利文艺复兴的书,在纸上写下几页波吉亚的故事给我读,然后我们一起讨论。 马里奥是个非常风趣的人,而且看问题的角度十分独特。 “卢克莱西娅是个善良的姑娘。”有一天我们在他书房工作时,他对我说。我大笑起来。 “那波吉亚家族其他人呢?”我问他,“难道他们都是恶棍?” “切萨雷十分爱国,一心想要当英雄。亚历山大溺爱自己的孩子,是个真正的家族观念浓厚的男人。像大多数人一样,他们也犯下一些恶行,但那并没有就把他们变成坏人。”那天,我们又说又笑,足足聊了波吉亚数小时。那天晚上他写完了切萨雷和教皇争论他是否要当一名红衣主教那一幕故事。 这段时间,只有当伯特·菲尔兹来市里的时候,他才愿意离开家出去吃饭。伯特不仅是位杰出的历史学家和律师,也是马里奥最好的朋友之一。每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不论是在东海岸还是西海岸,饭桌上的话题不管怎样总是会回到波吉亚家族。伯特跟马里奥一样,对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权力之争和欺诈背叛兴趣浓厚、兴奋不已。“你什么时候能把这本波吉亚家族的书写完?”伯特总是这样问。 “我正在写。”马里奥总是这样说。 “他已经写了很多了。”我告诉伯特。 伯特就会非常高兴。 再后来,马里奥频繁致电伯特,给他讲波吉亚的故事,同时也向他提些问题、分享些观点意见。马里奥每次跟伯特通完话,会跟我再接着谈波吉亚。谈过之后他再次兴奋起来,继续投入波吉亚家族故事的写作。 “我会帮你写完波吉亚的故事。”1995年的一天,我主动对马里奥说。那天我们过得尤其兴味盎然,我们谈了一天关于爱的本质、关于男女、关于背叛的话题。 “我不跟人合作写书,除非我死了,没法把书写完。”他微笑着冲我说。 我说:“那好。可到那时候,我要拿这本没写完的书怎么办呢?”我的话音故作镇定,内心却并不平静。 他对我大笑。“把它写完啊。”他说。 “我没法把它写完。我都不记得你教了我些什么。”我说,甚至无法想象没有他,我该怎样在这世上生活。 他拍拍我的肩膀,说:“你可以的。你知道这个故事。我已经写完了大部分,而且我们这么多年一直都在谈这本书。你要做的就是把缺失的部分填充完整。”接着,他又摸摸我的脸颊,说,“实际上,我知道的那些,已全部教给你了。” 马里奥去世前两周,虽然他的心脏不断衰竭,可他的神志完全清楚。一天,我坐在他书桌对面,他突然伸手向下,打开他书桌最下面一个抽屉,拿出一叠稿纸,那是一叠黄色的横格稿纸,上面写满了红色的毡头水笔字迹。我以为那是《拒绝做证》的部分书稿,但不是的。“看看这个。”他说,然后把书稿递给我。 我一读到书稿,便哭了起来。这是波吉亚那本书的最后一章。 他说:“答应我,把它写完。” 就这样,我写完了这本书的结尾。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夏日的罗马,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将鹅卵石街道晒得暖暖的。红衣主教罗德里戈·波吉亚迈着轻快的步伐,从梵蒂冈兴冲冲地来到梅洛广场一幢砂浆外墙的三层小楼前。他要来这儿接走他三个年幼的孩子:儿子切萨雷和胡安,女儿卢克莱西娅,孩子们是他无比宝贝的心头之肉,他视同骨血的血脉亲人。作为教皇手下的教廷副相,在罗马天主教廷他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今天又能有幸与孩子们团聚,他尤其感激上帝的恩典。
    在孩子们的母亲瓦诺莎·卡塔内伊家中,罗德里戈不由轻松地吹起了口哨。作为教会僧侣,他不得婚配,但身为属神的男人,他深知上帝创造出男人和女人的良苦用心。即使是在伊甸园里,上帝造出夏娃不也是为了给亚当一个妻子,让二人合为一体吗?而在失乐园之后,在堕入背信弃义的尘嚣、饱尝尘世疾苦之后,男人岂不是更加顺理成章地需要女人的抚慰?他年轻时曾育有三名子嗣,那时他还在做主教,而只有最后跟瓦诺莎生育的这几个孩子,才在他心目中占据着特殊的位置。他们点燃了他心里不灭的热情,与瓦诺莎曾经给予他的一样。虽然现在孩子们还很年幼,但他仿佛已能看见他们站在他的肩头,合而为一,形同巨人,辅佐他统治教皇国,将罗马正教发展壮大,统领全世界。
    这些年来,每次他来看望他们时,孩子们都管他叫“爸爸”,他们从来没有感觉到父亲因为效忠教皇圣座而减少对自己的爱。对于他既是一位红衣主教,同时又是他们的父亲,他们从未觉得有任何怪异之处。有盛大庆典的时候,英诺森教皇的儿女不是照样经常在罗马街头招摇过市吗?
    红衣主教罗德里戈·波吉亚跟情人瓦诺莎相处十数载,像瓦诺莎这样让他曾经那么激动,并持久地引起他的兴趣的女人真的屈指可数,想到这一点,他微笑起来。瓦诺莎并不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女人,他对世俗的一切声色欢愉一向欲求难平,但她是到目前为止他生活中最为重要的女人。她聪明、漂亮,是他眼中绝对的美人,不仅如此,不论圣事俗务,他都可以向她倾诉,而她也总能谏以良策。作为回报,他对她的爱也越发慷慨,对他们的孩子也越发宠爱。
    瓦诺莎站在家门口,努力地绽放笑容,挥手送别她的三个孩子。
    如今她已届不惑之年,年资的增长让她更加懂得这个穿着红衣主教长袍的男人。她知晓他胸中的鸿鹄大志,懂得他心中的那团火焰熊熊燃烧、永不熄灭。他胸中已有罗马天主教廷扩展版图的军事战略,身边有能够强化这一战略的政治盟友,他还给出了签订各种条约的承诺,来巩固他的地位和权力。所有这一切,他都跟她谈过。决策一个接一个源源不断地从他脑中倾泻而出,正像是他的军队开拔行进在一个又一个新的领地上。他注定要成为世人的领袖。如果他能升任为领袖,她的孩子们也必定能飞黄腾达。瓦诺莎努力安慰自己,终有一天,孩子们作为红衣主教的合法继承人,将坐拥财富、权力和机会。因此,她大可以让他们离开。
    此时,她抱紧尚在襁褓中的最小的儿子约弗瑞,如今只剩下这一个孩子在她身边了,他年纪尚幼正在吃奶,还离不开她。但是过不了多久,他终将离开。目送着孩子们越走越远,她深色的眼睛里不禁泛起晶莹的泪花。唯有卢克莱西娅回望了妈妈一眼,男孩儿们根本连头也没回。
    瓦诺莎看见俊朗倜傥、仪表堂堂的罗德里戈伸出一只手去牵小儿子胡安的小手,另一只手则拉着三岁小女儿卢克莱西娅的更小的小手。大儿子切萨雷被晾在一边,神情不悦。这下可有麻烦了,她想,但是,罗德里戈迟早会跟她一样了解他们的。她犹豫着关上了沉甸甸的木门。
    他们才走了几步,愤怒的切萨雷用力推了弟弟胡安一把,胡安的手从父亲手中松脱开来,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在地。红衣主教连忙扶住小儿子,然后转过身来说道:“切萨雷,我的孩子,你想要什么就开口说,为什么要推你弟弟呢?”
    胡安只比切萨雷小一岁,但个头却比七岁的切萨雷小许多,此时父亲出面维护他,他得意地窃笑起来。但是还没等他得意够,切萨雷已上前一步,抬脚狠狠地朝他脚背上跺了下去。
    胡安痛得大声惨叫。
    红衣主教一只大手一把抓住切萨雷的上衣后背,将他从鹅卵石路面拎了起来,用力摇晃着,摇得切萨雷的赭色卷发在脸上晃过来又晃过去。随后,他把切萨雷放了下来,蹲下身子,跪在儿子面前,褐色眼睛里的神情柔和起来,问道:“怎么了,切萨雷?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不开心?”P1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