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伦理学

诗经越古老越美好(唤醒现代人沉睡的诗性和情感)

  • 定价: ¥45
  • ISBN:978753998972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320页
  • 作者:曲黎敏
  • 立即节省:
  • 2016-04-01 第1版
  • 2016-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诗经越古老越美好(唤醒现代人沉睡的诗性和情感)》是百万畅销书作家曲黎敏的诚意力作。书中,作者妙解爱情、婚姻、男女关系——现代人情感的“魔鬼辞典”;深掘诗教与社会、家庭、美及人性,麻辣温暖,大脑洞;讲透肉身、精神、雅趣生活,疗心灵之疾,唤醒沉睡千年的唯美诗性。

内容提要

  

    《诗经越古老越美好(唤醒现代人沉睡的诗性和情感)》中,曲黎敏对话中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诗经》,解读《诗经》的起源及意义,领略读诗的八大益处,对爱情、婚姻、男女、结婚、归宁、剩女、怨妇、孤独、命运等诸多人生主题进行深刻的思考和诗意的表达,带领人们再次感受《诗经》里古朴热诚的精神力量,在《诗经》里寻找解决心灵之痛的良方。

作者简介

    曲黎敏,北京师范大学文学学士,北京中医药大学医学硕士,原北京中医药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著有畅销书《从头到脚说健康》《黄帝内经·养生智慧》《从字到人》《中医与传统文化》《生命沉思录》《诗经:越古老,越美好》《情到深处是中庸》等。
    多年来,她一直致力于中医文化的传播,主张中国文化之“道”只有落实到“人”的层面才有意义,主张从生命之道来解读文化和科学,认为只有当每个人都对自我的生命本能和心灵有着充分认知和反省的时候,才可能拥有对中华之道的觉悟和健康自在的人生。

目录

自序

上篇  唯有诗,可以让你与众不同
第一讲  唤醒诗性,从《诗经》开始
  中国人的诗性是骨子里的
  诗教是美育,比德育重要
  《小雅·采薇》——从普通生活到诗意人生
第二讲  《诗经》产生的文化背景
  《诗经》的古籍背景
  诗教是圣人给中国人的救世药方
  《魏风·十亩之间》——终归诗酒田园
第三讲  《诗经》的形成和意义
  《诗经》的形成源于古代的劳保制度
  孔子删诗标准——思无邪
  《卫风·伯兮》——赞美,会使生活明亮高尚
第四讲  学诗的益处
  六经是孔子真正的精华,而非《论语》
  声·音·乐
  诗关乎风化

中篇  《诗经》里的生存之道,是解决心灵之痛的良方
第五讲  《关雎》——厚德之极
  《关雎》为什么成为首篇
  《关雎》是一首单纯的情诗
  古代嫔妃制
  好婚姻的标准
第六讲  男人的一生
  先存志于学,后成家立业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成本太高——《卫风·淇奥》
  执手之子,与子偕老终归太难——《邶风·击鼓》
第七讲  女人的春天
  春心荡漾三月三
  执拗、热烈是女子——《郑风·溱洧》
  爱恨交加难自拔——《郑风·褰裳》
  自有一曲苦楚在心头——《王风·大车》
  温和简单是男子——《郑风·出其东门》
  暗恋之美——《郑风·有女同车》
第八讲  秘会与相思
  总愿永以为好——《卫风·木瓜》
  这真是一场苦等——《郑风·山有扶苏》
  忐忑即美好——《邶风·静女》
  绝望犹如黑夜——《陈风·东门之杨》
  爱有诸多怕——《郑风·将仲子》
  有一种苦叫单相思——《陈风·泽陂》
  食与色——《郑风·狡童》
  最美是相思——《陈风·月出》
  自古美人爱斯文——《郑风·子衿》
  一切邂逅,都是上天美丽的安排——《郑风·野有蔓草》
  幽会令人心颤——《召南·野有死麕》
  真情还是戏弄——《邶风·终风》
  好吧,我等——《邶风·匏有苦叶》
第九讲  爱情可任性,婚姻是天定
  无邪的风流与痴憨——《周南·桃夭》
  砍柴要斧头,娶妻要媒人——《豳风·伐柯》
  今夕有你,欢喜无比——《唐风·绸缪》
  一场高贵豪华的婚礼
  结婚,合适ZUI好——《陈风·衡门》
  一旦嫁人,皓齿深藏——《卫风·竹竿》
  有德之厚,在于行人之所难——《周南·葛覃》
第十讲  琴瑟和鸣
  要江山,还是要美人——《齐风·鸡鸣》
  夫妻更高境,默契与感恩——《郑风·女曰鸡鸣》
  风雨相伴,百脉皆畅——《郑风·风雨》
  情色之美,活色生香——《齐风·东方之日》
  房中之乐,永生难忘——《王风·君子阳阳》
  妻子不焦躁,男子自安康——《周南·芣苢》
  夫妻恩爱,子孙满堂——《周南·樛木》
  生了男儿放床上,生了女儿放地上——《小雅·斯干》
  中国历史上一次伟大的生育——《大雅·生民》
第十一讲  剩女与弃妇
  嫁不出去急慌慌——《召南·摽有梅》
  剩女为何难嫁
  关于“她生活”
  男人好解说,女人多怨尤——《卫风·氓》
  人性大多忘大德,思小怨——《小雅·谷风》
  前面我走,后面她来——《邶风·谷风》
  一个高贵美丽的弃妇——《邶风·日月》
  自古就有好闺密——《邶风·燕燕》
  微我无酒,以遨以游——《邶风·柏舟》
  挚爱先逝,唯苦唯念——《唐风·葛生》
  男人睹物才思人——《邶风·绿衣》
第十二讲  远慕·归隐·孤独
  有一种爱,叫“欲而不得”——《陈风·宛丘》
  有一种爱,叫“不必得”——《周南·汉广》
  神的孩子,可以不要人类的爱情——《邶风·简兮》
  心碎,也是一种醉——《秦风·蒹葭》
  有一种苦,认为“生而无幸”——《小雅·苕之华》
  北风呼号我且逃——《邶风·北风》
  为情所困多怨憎——《邶风·式微》
  红尘何须多恋恋——《小雅·鹤鸣》
  独卧高山独自眠——《卫风·考槃》
  无室无家令人羡——《桧风·隰有苌楚》
  不慕公家自在仙——《魏风·汾沮洳》
  我孤且骄任逍遥——《魏风·园有桃》
  孤独,即永恒——《王风·黍离》
第十三讲  唯有生活,才是史诗
  人生四季皆风景——《豳风·七月》
  暂得嘉宾鼓瑟笙——《小雅·鹿鸣》
  民族灵性在诗心——《小雅·都人士》

下篇  《诗经》精选(曲黎敏译注)
周南
  关雎
  葛覃
  樱木
  螽斯
  桃天
  茉莒
  汉广
召南
  摞有梅
  小星
  野有死旖
邶风
  柏舟
  绿衣
  燕燕
  日月
  终风
  击鼓
  谷风
  匏有苦叶
  式微
  简兮
  北风
  静女
  新台
鄘风
  柏舟
卫风
  淇奥
  考槃
  硕人
  氓
  竹竿
  伯兮
  木瓜
王风
  黍离
  君子阳阳
  采葛
  大车
郑风
  将仲子
  女日鸡鸣
  有女同车
  山有扶苏
  狡童
  褰裳
  风雨
  子衿
  出其东门
  野有蔓草
  溱洧
齐风
  鸡鸣
  东方之曰
魏风
  汾沮洳
  园有桃
  十亩之间
唐风
  椒聊
  绸缪
  葛生
秦风
  蒹葭
  晨风
陈风
  宛丘
  衡门
  东门之杨
  月出
  泽陂
桧风
  隰有苌楚
曹风
  蜉蝣
幽风
  七月
  伐柯
小雅
  鹿鸣
  采薇
  鹤鸣
  斯干(节选)
  谷风
  都人士
  苕之华
大雅
  生民(节选)
后记

前言

  

    中国有《诗经》,中国就另有一片天空,干净、温润,仿佛从未脏过。连痛苦都干干净净,没有呐喊,没有血拼,一切战栗,只在血脉中隐秘流淌。然后,人坐在生命的河床边,看夕照下的河滩,一切都大,而且宽广,在黑暗的另一面,永远有一个——明天。
    美,只是感官的愉悦或忧伤。非要寻出点意义,便是矫情。生活,如果只是时间的延宕,也无大意义。只有在时间之上付出感觉,比如爱、敬畏、肯定等,生活才有了短暂的意义,时间也开始意味深长。有的,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未来的每一分钟都有了意义。而有的,看了终生,也无半点倾心,便令人颓唐。所以,时间生活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情感价值生活。当情感价值凌驾于时间时,便是超越。
    《诗经》,把这种情感价值生活延宕了三千年,只消一声吟诵,便风林秀木,伊人重现,萧瑟满怀。
    世界终归无解,不必探寻,只需音声相和,便是天人合一。
    《诗经》,是远古的一个最美的微笑。所有的笑,都是心神外散,而唯有微笑,是无限的给予和无限的敛藏。它之所以神秘,是因为超越了表达,因为所有的表达都有可能是对这世界的误解,而唯有微笑不是。它之所以美,是把无解与相知拉长了时间,它是最漫长的等待,当你也笑靥轻漾,便融入漫天花雨,和这个无解与无尽的世界一起绽放
    其实,微笑即花语。与其拧巴地去对这个世界爱恨交加,不如,静静地,喜乐如花。
    2015年9月28日写于元泰堂

后记

  

    2007年的春天,我曾在山东教育台讲《黄帝内经》,时隔八年后的2015年5月,还是在山东教育台,我开讲《诗经》。有意思的是,人可以老,但经典永远年轻,始终保持着她出生时的那份新鲜、充盈和自足圆满的特性。
    写完《诗经》书稿,在北京秋雨霖霖的时候,我又飞往柬埔寨,去看密林深处远古的吴哥窟。
    再次震撼于那份古典的庄重典雅。远古经典的一切美及价值,源自她对神的敬畏。正是敬畏,使人类创造了辉煌。
    走在漫长的巨石甬道上,尽头处,便是无数落日夕照下吴哥窟的门廊和尖顶,其间你若想转弯,便须接受九头蛇的凝谛或内心考问每一个拐弯处每每都有一幢小的神庙,那不过是让你沉思之所,而且可以远瞻那终极之神庙。于是,你必须不断地返回中心甬道,总之,你前往的过程越久,就越让你升生出敬畏和希望。从来都是,目标明确,哪怕到达时已是黑夜,你走进的,永远是神的怀抱,而不是其他。
    但中国的寺庙没有这种直直平平的甬道。中国寺庙通常建在山顶,只有跋涉于长长的山道,才有登顶的机会。对单纯的民族而言,神对他的态度也直白,只要你信,直直地走向前就可以了。但对复杂的民族,神不仅要提升你的智慧,也要考验你的体力。而且,他不愿给你中途拐弯的机会,你要么上,要么下,没有别的选择。
    读诗、写诗,都是走向神明或精神之庙宇的途径。回头,便是尘埃;前行,哪怕荆棘满地,也能步步莲花。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中国人的诗性是骨子里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经常说生命有三个层面——身、心、灵,其实现代医学涉及的只是我们的肉身层面,而中医已经讲到了精、气、神,涉及神灵以及五藏神明的问题。那《诗经》则更进一步,涉及我们生命的最高层面,也就是“灵”。
    灵的层面如何来理解呢?我认为,是艺术和宗教。
    《诗经》本身所属这个层面的魅力,再加上我个人对诗教和美学的推崇,正是我想讲《诗经》的原因。
    然而,有的读者可能会疑惑,艺术、宗教可讲的内容何其广泛,为什么我单单把《诗经》拎出来讲呢?
    因为,从人类文明而言,《诗经》是我们中华文明一个非常伟大的起始点。
    大家都知道,中国古代有六经——《诗》《书》《礼》《易》《乐》《春秋》。所谓“经”,就是根本,是永恒不变的精神家园。以《易》为经,可;以《书》为经,可;但以《诗》为经,伟大。综观全世界,只有中华民族是一个“以诗为经”的伟大民族;不仅如此,还以《诗》为群经之首,这更彰显了我们这个民族的伟大特异性。
    假设那是一个荒蛮时代,人们穿着葛布缁衣,吃着粗茶淡饭,可是就有那么一群人在远瞻星空、在近观蒹葭,在用诗来表达着自己的伟大情怀,这是一个多么奇特的现象。即便在春秋、战国那样的动荡时期,不仅君王在写、贵族在写、普通百姓在写,妇女也在写……所有的人,无论富贵贫贱饱暖,都在通过诗来表达内心的痛苦、内心的欢乐、内心的骄傲……从某种意义上说,从《诗经》开始,诗性就注入到了我们的基因中。
    现在,在这里,我们要做的只是唤醒。
    《诗经》,不仅是我们中国人精神的一个起飞点,也是我们原始先民生活的瑰丽展现。在《诗经》里,我们祖先的价值观、审美观、生活观……方方面面如孔雀羽翼上的眼睛,熠熠生辉;那种率真、担当以及人生责任,都唯美得淋漓尽致。
    我们已经以此为始,如果能从这场传统文化的复兴中,再次感受到《诗经》那种古朴热诚的精神力量,那么,她,也许,会成为我们未来的一个精神目标,我们也由此重新出发,用这份率真、担当和责任,来重新唯美我们的未来生活。
    中国自古是一个诗教大国,但这种诗教与美育,已随着历史长河从明流转入暗道,只是开启童蒙,实践一二,然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便成为一种朦胧的碎片记忆。每当我们面对自然怦然心动时,依旧万千思绪如鲠在喉,只会说“美啊美”的,却再也说不出一二。所以我们有必要重返历史长河,去看一下中国古代的人是如何用诗来释放自己的。
    咱们就说刘邦,他这个人好像是没什么文化,但是他的诗确实气势非凡,“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酣畅淋漓,气势磅礴。
    再说朱元璋,他曾为阉猪这件事,写了一副非常了不起的对联:
    双手劈开生死路
    一刀斩断是非根
    这个对联不仅对仗工整,其内容更是贴切,且意义非凡,不愧是从庙里出来的一代帝王。猪不阉,则是种猪,下种为生路,下种亦是死路——生死之路尽在其中。一刀下去,不仅斩断是非,亦斩断因果。其悟性和气势,令人叹为观止。
    不管有没有文化,诗,只关乎我们的内心,以及我们的气势。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李白)
    唯有诗,可以让你与众不同。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