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玉宸缘(上下)/且赋深情系列

  • 定价: ¥65
  • ISBN:978751045659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新世界
  • 页数:537页
  • 作者:墨染胭脂
  • 立即节省:
  • 2016-05-01 第1版
  • 2016-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皇帝自小中了情毒,要跟心爱的女人在一起才能解毒。
    他口口声声说不爱她,却夜夜爷胁迫于她。
    “求你放过我亲人性命!”
    他冷冷一笑,俊俏的脸颊满是轻佻:“那就看你的表现了,看你能救下几人!”
    墨染胭脂所著的《玉宸缘(上下)/且赋深情系列》,讲述了一个名叫薛玉凝的女子在人生的苦难中不服输,坚强地与命运抗争,并最终获得成功的正能量故事。

内容提要

  

    墨染胭脂所著的《玉宸缘(上下)/且赋深情系列》是一部言情小说。
    新帝登基,一场选妃盛典,缓缓揭开尘封二十余载的宫闱密事……
    原太后不得老皇帝宠爱,膝下无子的她与丞相狼狈为奸,蓄谋以偷龙换凤的方式让太后假怀孕生子,最后共同夺权。
    七年后,丞相携着小妾所生的女儿薛玉凝进宫参加老皇帝所布宴席,这庶出小女儿竞与太后独子凌烨宸相遇。凌烨宸正被几名皇子欺负,遍体鳞伤,这时薛玉凝竟挺起小小身板拿起粗树枝子英勇地赶走了恶霸皇子,救下了太后独子。从此,这两人深深种下情种,牵肠挂肚十数载。
    一场选妃大典,凌烨宸随手点妃,却恰选中儿时倾心的薛玉凝。选妃后他假作不识,伤透了佳人之心。
    ……
    破镜难重圆,误会重重的两人是否能够化解冰封的情感最终走在一起?而弱水三千的帝王,终究能否只取一瓢.独宠一人?当卿芳华老去,君却正值壮年,任那姹紫嫣红春花炫目.可能共谱一世平淡安好,共婵娟?

作者简介

    墨染胭脂,红袖添香原创网专职作家。酷爱码字,相信爱情。其笔下的故事缠绵悱恻,蕴含深情,深受读者喜爱。
    著有作品《拱手河山讨卿欢》。

目录

第一章  嫁入宫门
第二章  肆意凌辱
第三章  代为侍寝
第四章  雨夜罚跪
第五章  情难自禁
第六章  太后邀约
第七章  静思园劫
第八章  侍寝夜乱
第九章  偷窥被逮
第十章  保持距离
第十一章  醋意朦胧
第十二章  不伦之名
第十三章  险境脱身
第十四章  有意刁难
第十五章  身死心死
第十六章  情深入骨
第十七章  失而复得
第十八章  并榻而眠
第十九章  地宫患难
第二十章  再见无期
第二十一章  身怀有孕
第二十二章  生死未卜
第二十三章  另嫁他人
第二十四章  霸道抢婚
第二十五章  命在旦夕
第二十六章  夺妻计策
第二十七章  恢复容貌
第二十八章  厮守三日
第二十九章  宫门涉险
第三十章  铃兰花葬
第三十一章  休书难拟
第三十二章  情毒情解
第三十三章  设计陷害
第三十四章  捉奸成双
第三十五章  迫不及待
第三十六章  满门抄斩
第三十七章  互相折磨
第三十八章  临盆在即
第三十九章  诀别之夜
第四十章  阔别经年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嫁入宫门
    初春季节,天依旧寒冷,令西岩国都城平添了几分萧索。
    当朝丞相薛晟的小女儿玉凝被选召入宫为妃。这一日,薛晟早早地就携薛府上下候在大门口,等候宫里的迎亲队伍。
    丞相府一隅,玉凝院落,门里门外均有层层侍卫把守,万不敢在玉凝进宫前有什么闪失。
    突然,一抹儿红色身影在众目睽睽之下飘然落在院子里。来人是名男子,身形高大,从额头到左脸下方有道红疤,看上去狰狞可怕。
    众侍卫把红衣男子层层围在中间,纷纷掏出长剑,指着红衣男子。
    “你是什么人?胆敢擅闯丞相府,活腻了不成?”侍卫张诚率先开口喝道。
    红衣男子拔出腰间的弯刀,冷声道:“独行人,柳一刀,来此取薛玉凝首级。”
    闻言,众侍卫脸色大变。柳一刀一一江湖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无情杀手。传闻他杀人手法狠辣,喜一刀砍下猎物的首级,并且从未失过手。因此,江湖人称“夺命一刀”。只是,这一次,他为什么要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薛家小姐?
    张诚挡在柳一刀身前,长剑一指,“少口出狂言,有我在此,你休想动我家小姐一根汗毛!”大喊一声,然后飞身跃起,持剑刺向柳一刀心口。
    “自不量力。”柳一刀嗤笑着,刀光剑影中挥起手里的弯刀,刹那间,只见血珠从刀尖滴落,张诚的头颅便已滚落在地,血从断掉的脖子处如注般向四周喷出。
    见状,众侍卫大骇,慌忙向后连退数步。柳一刀步步逼近玉凝厢房,众侍卫虽然手持长剑,却纷纷让开一条路来,因为谁都不想成为下一个张诚。
    厢房门敞着一条小缝,门口粉雕玉琢般的人儿惊恐地睁大双眼,紧紧盯着那红衣刺客。
    丫头冬儿急急说道:“小姐,不要看了,快躲起来吧!”
    原来这玉般美人不是别人,正是薛家小姐玉凝。
    玉凝赶紧把房门关上,慌忙地在房间里四下寻找可以躲藏的地方。
    柳一刀推门进屋,只见两名女子正狼狈地往衣柜里钻,不由面露凶残之色,狠厉地说道:“不要再白费力气了,薛玉凝,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玉凝无助地蹲坐在地上,裹在红色嫁衣下的瘦弱身躯正因为害怕而剧烈地颤抖着。
    冬儿挡在玉凝身前,强抑着心中的恐惧,厉声说道:“你休想伤害我家小姐,不然,我家老爷一定会要了你的狗命。”
    玉凝不明白,素未谋面,柳一刀为什么要取她性命,并且要选在她入宫的前一刻?
    “就凭你一个丫头,也想阻止我?”柳一刀的嘴角勾起一抹儿轻蔑的笑意,仅以掌风就把冬儿震出数步之外。
    随即,冬儿口吐鲜血,应声倒地。
    “冬儿……”玉凝慌忙爬到冬儿身边,摇着冬儿的手臂,“冬儿,你怎么样?”
    “小姐别怕,不要哭……冬儿会保护你……”冬儿与玉凝说罢,便猛地起身,抱住柳一刀的双腿,又对玉凝喊:“小姐,快跑!”
    玉凝泪眼模糊,缓缓站起身。
    “愚蠢的丫头。”柳一刀运气到手心,抬手朝缠在腿上的冬儿头顶一掌拍下。
    “啊……”然而,发出痛呼声的却是玉凝。
    “小姐,为什么不跑?为什么要救我?”
    原来刚才那一掌并未落在冬儿头顶,而是被突然冲过去的玉凝挡下,玉凝左肩被击中,肩骨被震断。
    玉凝已面无血色,用微弱的声音说道:“你能为救我不顾生命之危,我又怎能弃你于不顾呢?”
    “小姐……”冬儿哽咽。
    柳一刀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他本以为被吓得瑟瑟发抖的玉凝会哭着逃跑,却没料到她竟有如此胆识,似乎,这个猎物有几分意思。
    玉凝吃力地坐起身,把冬儿护在身后,怒目逼视着柳一刀,凛然说道:“你要杀的人是我,放过我的丫头。”
    “跟我走。”谁知,柳一刀却意外地将玉凝擒在手中,飞快地闪身出了相府。
    两刻钟后,城郊客栈。
    厢房内,玉凝手扶伤肩,缩在床沿上,紧紧盯着不远处坐在桌边喝酒的柳一刀,以及他腰间那把发着寒光的弯刀。
    方才,柳一刀把她带到这家客栈,将她扔在床铺上之后,就一直独自喝着酒。
    “宫里有人给我五万两黄金,买你的项上人头。”许久,柳一刀幽幽地开了口。
    乍然听到柳一刀的话语,玉凝很吃惊,竟然是皇宫里的人要杀她,随即疑惑地问道:“宫里?是……皇上要杀我吗?”
    柳一刀突然生气地把酒杯摔烂在地,猛然起身来到玉凝身前,恶狠狠地说道:“看到我脸上这条伤疤了吗?”
    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