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幸存者/法医秦明系列

  • 定价: ¥36
  • ISBN:978754047575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339页
  • 作者:秦明
  • 立即节省:
  • 2016-05-01 第1版
  • 2016-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秦明著的《幸存者/法医秦明系列》是一本以法医对尸体的解析为依据而进行推理、侦破案件的侦破小说。全书以个案为基础,涉及了法医、痕迹检验、理化检验等专业知识。故事性强,法医知识丰富,是非常难得的优秀推理小说。在给读者带来推理小说阅读乐趣的同时,也能学习知识,弘扬社会正气,培养正确的人生观。

内容提要

    身临其境的破案现场,置身专业法医的第一视角。阅读秦明著的《幸存者/法医秦明系列》,与法医秦明一同剖开真相,揭穿人性的真实与谎言。
    法医勘察小组中的大宝终于要结婚了。新婚前夜,大宝的未婚妻却血染婚纱,倒在衣柜之中。诡异的是,几乎在同一天,附近的另一座城市里,也发生了同样的新娘被杀事件。现场线索稀缺,凶手遁入人海,法医秦明和他的团队一边照看着病危的宝嫂,一边死命寻找任何蛛丝马迹……两个几乎同时作案的连环杀手,到底是什么来历?幸存者宝嫂,是否能活?

作者简介

    秦明,男,毕业于皖南医学院法医学系法医学医学学士、中国刑警学院法医学系法医学法学士,2005年-2009年安徽省公安厅刑警总队法医科科员,2010年至今安徽省公安厅物证鉴定管理处法医科科长,2012年10月出版《尸语者》,半年销量突破十万册,2013年5月出版《无声的证词》,2014年6月出版《第十一根手指》。小说累计销量突破五十万册。

目录

引子
  一时间,我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婚礼前夕,那种兴奋激动,那种意气风发,和现在的大宝完全不同。大宝的脸上,仿佛写着“忐忑不安”四个大字。
第一案 血色婚礼
  陈诗羽的动作最快,一把拉开了宾馆的衣柜门,只见穿着一身雪白婚纱的宝嫂砰的一声从柜子里跌落在地毯上。
第二案 小镇病人
  死者是一个武疯子,就是那种会打人的疯子。这人简直就是一个大大的累赘。这样的人死了,对他的家人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第三案 蒙辱的西施
  死者的睡衣、内裤都脱在主卧室的被子里,是脱下来的,不是撕下来的。即便是趁丈夫不在的时候偷情,也不会去工具间吧?
第四案 夺命密室
  除了史大、史二和史三的足迹,居然没有发现第四人的足迹。除非凶手会飞,不用走的。
第五案 深渊恶意
  我用手术刀把死者后脑头皮的毛桩进一步剃除干净,又用酒精擦拭着血肿处的头皮,慢慢地,一个形状逐渐暴露在我们的视野中。
第六案 熟肉
  我简要地把现场勘查和尸体检验的情况,和陈诗羽做了介绍。从她由红变白的面色上,我可以肯定这个丫头也被吓着了。
第七案 孩子们
  “女孩的背部怎么可能也有压迹?”朱大队说,“难道她自己的后背能压在自己的胸口?”
第八案 食人山谷
  这一来,就等于掉下去了五个人。村民们一时就炸开了锅,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食人山谷。
第九案 夜半异响
  卧室的正中,有一个被完全烧毁的席梦思床垫,只剩下卷曲的钢丝。而在床垫中央的灰烬中,有一个白森森的颅骨。
第十案 雪地热死之谜
  “指端破裂,踏雪无痕,雪地热死,这……这……这也太恐怖了。”林涛缩了一下脖子。
第十一案 沉睡的新娘
  软鞭一点一点地嵌入到宝嫂颈部的皮肤里,很快,宝嫂的面部已经开始发紫。突然,宝嫂的双脚无力地蹬了几下,两个胳膊好像也有意要抬起。
尾声
  看着帖子不断下沉,张金绝望了。没有一个对手,难道让我自弹自唱?

前言

    “万劫不复有鬼手,太平人间存佛心。抽丝剥笋解尸语,明察秋毫洗冤情。”
    这是我第五次写下开篇辞。弹指一挥间,从落笔《尸语者》时算起,到现在已经三年多了。这三年,是我人生中最充实、最满足的三年。
    作为一个在职的公安法医,这三年里,我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就是如何协调写作和工作。
    领导们问:“你这样一年写几十万字,不会影响工作吗?”
    读者们问:“你平时工作那么忙,还能保证更新,不让我们书荒吗?”
    对于此类问题,我一直保持缄默。
    今天,我觉得可以在这里一起作答:和大家的担心恰好相反,写作大大促进了我的工作,而充实的工作又成为我写作的灵感之源。
    这三年,是我参加工作后出勘现场最多的三年。
    因为平时没有任何时间,所以我的写作都被挤压到了周末。一个周末写两三万字成为我给自己设定的目标。可是,就算是周末,也总是遇到加班。我的创作时间不断被延长。从《尸语者》三个月完稿,到《无声的证词》五个月完稿,再到《第十一根手指》《清道夫》八个月完稿,这几年来的工作强度可见一斑。
    作为严谨的摩羯座,作为在职的法医,我绝对不容许我的小说里有专业方面的bug(漏洞)。因此,每涉及一个知识点,我都会认真翻看教材、文献,保证专业问题准确无误。温故而知新,毫不谦虚地说,通过写书,我的专业水准也得到了不断地提高。
    从我最近参与的几起疑难命案的侦破工作来看,正好印证了上述观点。
    虽然加班让人疲惫,但马不停蹄地出差办案,也让我接触到了更多的疑难命案,也为“法医秦明”系列提供了更多的素材,让整个系列得以顺利续航。
    这似乎呈现出一番良性循环的态势,令我很是欣慰。
    说到这里,我必须衷心地对我的家人说一声“谢谢”。
    如果没有他们的无私奉献,我不可能抽出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更不可能有“法医秦明”系列的经久不衰。
    当然,更需要感谢的还是我的读者。当我写下这篇序言的时候,“法医秦明”系列的第四季《清道夫》刚刚开始在网上连载,再过一个多月,就该上市了。每当新书上市的时候,身为作者,难免会有一些小忐忑。但这些年来,和芹菜们(我的读者们的爱称)在一起,我越来越相信,我的努力,一定可以换来你们的支持和认可。
    正因为有你们源源不断的支持和认可,才会有“法医秦明”系列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感谢完家人和读者后,我还要在这里特别感谢一下我的编辑包包。几天前,我和她一起设计完成了这本书的主线。为了这个难以设定的主线,我停笔了整整半年的时间。正是包包的一个灵感激发,让我今天重新打开电脑,继续奋战。包包是一个无微不至的萌妹子,也是“法医秦明”系列创作的强大后盾(包包,我真的不是在说你的体重……),如果没有这么好的一个编辑,我觉得这套系列小说绝对不会有今天这么辉煌的成绩。
    这本书是接着第四季《清道夫》的结尾写的,故事从大宝结婚时发生的一场意外开始。如果你是这个系列的新读者,看到这里也不用担心,“法医秦明”系列的任何一本书,都可以成为你探索法医世界的阅读之旅的开始。没有读过系列前作,也不会影响你阅读这本书的故事。
    和以前一样,我照例声明:
    “法医秦明”系列,依旧会保持本色:一、以个案为基础,加入穿插全书的主线;二、以真实案例为蓝本,以普及知识为目的,不矫情、不造作、不玄乎;三、绝不违背科学的精神。
    本书中每起案件的具体情节均系虚构,人名、地名都是化名,如有雷同,实属巧合,切勿对号入座,否则后果自负。所谓的真实,是书中法医的专业知识和认真态度,是书中法医一个个巧妙推理的细节,是书中法医的睿智和明鉴。
    如果用“随心所欲”“信手拈来”“文思泉涌”和“苦心经营”分别来形容该系列的第一季至第四季的话,那么我想用“呕心沥血”来形容这本书的写作过程。为了弥补文笔的不足,我也算是煞费苦心了。在这本书里,我收录了更加丰富的死因案例,收集了更加离奇曲折的真实故事,在写作手法上,也寻求突破。希望我的进步,能得到大家的认可。
    写完这本书,我就要开始创作“法医秦明”系列的第六季了。
    在第六季里,我想尝试一些新的变化。全书将由一个复杂的长篇故事构成,就像是看惯了单元剧的更新后,终于迎来了全套系列小说的“剧场版”,是不是有点儿期待呢?
    人生是流动的旅程。无论是写书的我,还是看书的你们。
    变化和成长,每一天都在发生。比如微信小站(微信公众号:法医秦明)里原本只有我的小说的更新连载,现在已经扩展成更为丰富有趣的悬疑频道,在这里也特别感谢所有编辑团的小伙伴。
    在微信和微博上,我也总会收到你们发来的近况:初中生要上高中了;高中生要上大学了;大学生要工作了;连最初拿这套书做胎教的准妈妈,孩子也都会跑了。但不管怎样,你们都会一如既往地支持老秦,对吧?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法医科同事兼好兄弟大宝的婚礼,定在我儿子满月的三天前。
    婚礼前一天,我们和大宝聊了很久。或许是喝了些酒,或许是认识太久,彼此感慨人生,说了些没头没脑的傻话。我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当我被大宝叫醒的时候,天际才刚刚发白,大宝似乎一晚上没睡好,顶着黑眼圈。
    我抓了抓生疼的头皮,摇摇晃晃去洗手间洗漱。余光瞥见大宝正衣冠整齐地坐在沙发上发呆,眼神有些闪烁。
    一时间,我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婚礼前夕,那种兴奋激动,那种意气风发,和现在的大宝截然不同。大宝的脸上,仿佛写着“忐忑不安”四个大字。
    “看来,每个人在结婚前的心情都是不一样的。”我自言自语道。
    车队很长,来的大部分都是警队里的老朋友。痕迹检验员林涛、驾驶员韩亮都穿得特别精神。韩亮还算淡定,而林涛简直跟自己要结婚了一样兴奋。当然,林涛的兴奋也可能是因为小羽毛,这个去年刚加入我们勘查小组的小姑娘陈诗羽,现在已经是我们当中不可或缺的一员了。或者说,她简直就是我们的生力军。她一改平时精悍利落的打扮,罕见地穿上一条长纱裙,我都差点儿没认出
    她来。
    “大宝,恭喜你!”小羽毛笑嘻嘻地迎上前,“这是我爸和我的份子钱!”
    “哪有这时候就给红包的,快,咱们先迎亲去!”韩亮拍拍小羽毛脑袋,“师父应该亲自来包红包,这样大宝还得敬茶。”
    林涛赶紧护着小羽毛,用肩膀顶开韩亮,张罗起来:“走!咱们给大宝娶媳妇去!”
    一路意外地畅通。这天真是好日子,云淡风轻,街上也遇到了好几队婚车。
    我们一伙人兴高采烈,每个人都把能想到的祝福,在路上就先唠叨了几百遍。大宝受到我们的感染,一扫之前的忐忑心情,话也多了起来。
    很快,我们抵达了宝嫂用作闺房的酒店,喜气洋洋地挤着电梯上了楼。
    我们正忙着把红包掏出口袋,却看到新娘的房间门口堵着一群人。
    “怎么了,妈?”大宝第一个反应过来,迎上前去,喜气洋洋的神色还僵在脸上。
    “不知道我家梦涵出什么事儿了。”宝嫂的母亲哭喊着说,“早上起来就敲不开她的门,找服务员来打开房门,没想到门里面用防盗链锁着,门缝里也看不到人啊。”
    “会不会宝嫂还在和你赌气啊?”林涛转头问大宝,“你都没有告诉我,上次是怎么哄好宝嫂的?还是她一直在生气,这会儿真不开门了?”
    “哪儿那么多废话。”陈诗羽撩起裙摆,上前一脚踹开了宝嫂的房门。门外的一干人等全部冲进了房间。
    房间里空无一人。
    “宝嫂走了?”林涛问。
    “走了怎么会从里面挂上防盗链?”我说。
    “那怎么回事?”陈诗羽问。
    突然,被人群挤在门口的大宝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摔跌的巨大响声让我们都吃了一惊,全部扭头看去。
    大宝靠在玄关处的墙壁上,痴痴地望着对面的柜子。
    柜子的门缝里,露出一角婚纱,殷红的血迹在白色的婚纱上格外醒目……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