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作品集

此生若能牵手谁愿颠沛流离

  • 定价: ¥36.8
  • ISBN:9787205085810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辽宁人民
  • 页数:228页
  • 作者:关熙潮
  • 立即节省:
  • 2016-05-01 第1版
  • 2016-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文艺男王”“颜值才子”关熙潮,十年历练,初心不改,2016年非常值得期待的故事,致敬有爱有梦的你!初夏来时,翻开书页,每一行文字,每一幅照片,每一段声音,替我拥抱你。我们都曾在高峰低谷间跌跌撞撞、头破血流,我们都曾在无人的深夜痛哭,然而路还长,愿此生,珍惜每次牵手,笑对颠沛流离。内附40余幅精美插图,均由作者亲自拍摄。或许你们曾走过同一条路,只是当时你不知道。关熙潮著的《此生若能牵手谁愿颠沛流离》包含10章主题,10段作者亲自录制的有声故事,他用声音,讲故事给你听。

内容提要

    我们走过同一条路,为了骄傲,选择忘记。我们被时光流放,换了一身尘土,变了一个模样。我在旅途上,你在回忆里。谁陪我相依相偎,颠沛流离。谁让你只爱自己,后会无期。关熙潮著的《此生若能牵手谁愿颠沛流离》,收录了他新近创作的40余篇短篇故事及随笔。这不是香浓的热鸡汤,也不是清新的小故事,而是关熙潮以半冷半暖的笔调,写下的一些诚实的东西,或亲身经历,或耳闻目睹。

作者简介

    关熙潮,1987年生,A型血,金牛座。北京诚客优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约作家。自2006年从事传媒行业以来,担任多家卫视娱乐节目导演,参与影视剧创作十余部。新浪微博:@关熙潮

目录

序  停不了的离别
CHAPTER 1  年华短暂,相拥取暖
  谁的青春不疯癫
  回忆好近,你们好远
  没了父亲的第一年
  愿岁月待你温柔如初
CHAPTER 2  爱不够,敌不过时间沙漏
  宠溺不是蜜糖,是毒药
  初恋,请你消失在我的十八岁
  再见旧情人,我是时间的新欢
  所谓爱情,不过是难赢的游击战
CHAPTER 3  唯一的真理,就是做自己
  胖瘦美丑,都得好好往前走
  你不是被重视,你只是一条狗
  请做无可替代的自己
  漫天的是非,做你的真理
CHAPTER 4  我们在职场咆哮,我们是傲娇的傻鸟
  我的“黑化”史
  失意电台2008
  关不上的抽屉,有你唱过的歌
  跟你讨厌的人做朋友吧
CHAPTER 5  我热爱的女子,多想给你大房子
  “怪人”草小姐
  她站在晚秋的风里,平凡着老去
  大红公鸡毛腿腿
  祖母的紫旗袍,过云雨里的诗
CHAPTER 6  谁四大皆空,谁懵懵懂懂
  “疯人村”的乡愁
  精神病患者的自白
  关上耳朵闭上眼,才能走心
CHAPTER 7  没有眼泪的童话,都是笑话
  时光慢递
  CBD,谢谢你爱我
  食人传说
  总有一个童话,温暖你的孤独
CHAPTER 8  记得那时遗憾,只因不够勇敢
  勇敢点儿,少拿“经验”当借口
  人生多有岔路,你要愿赌服输
  他们都是假装过得很好
CHAPTER 9  走在红毯那一天,是否得偿所愿
  婚姻在纸上,爱写在心里
  没有爱错的人,只是你不甘心
  完美婚礼,不靠浮夸演技
  相守太艰难,相爱要趁早
CHAPTER 10  此生若能牵手,谁愿颠沛流离
  相遇,是不可重来的风景
  喧闹容易,独处太难
  城市的旅人,我们不要别离
  我是老站台上的拾荒者
后记  我写与我执

前言

    停不了的离别
    我承认,自己活得特“过时”。
    好多95后聊着聊着就大呼“66666”,或者在网络评论里留下个小狗谜之微笑的表情。他们的交流语境,我居然不懂了。去KTV,除了万年不变的几首老歌,拿不出个新的代表作。他们都问屏幕上的过气歌手是谁,然后指着用力过猛的MV捧腹大笑。孩子们还喜欢大冬天露脚踝,我却在立冬之前套上秋裤。他们争奇斗艳地去夜店喝酒,我蓬头垢面地在家里抱着狗看书。
    我曾经也是个兴风作浪的少年,现在变得执拗而寡言。但我没老,因为对人生还有随遇而安的游戏态度,对爱好还有发自肺腑的狂热追求。而今,我终于把写作当成生命里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也终于接纳了自己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生活方式。要知道,这些对一个在舞台上存活过的人来说,是极其艰难的领悟。
    还记得初当“北漂”的日子,每时每刻都在为钱担忧。我在吉林老家,看着妈妈吹灭生日蜡烛,又马上背起行囊去北京主持一位艺术家的寿宴。她跟我母亲同岁,一个在残旧简陋的小屋里,一个在金碧辉煌的宴会厅。我调动所有的表演天分,在名流的世界里谈笑甚欢,时至午夜赶回地下室,搓洗生了霉斑的袜子。
    一个愚钝的人受生活所迫,努力学着言不由衷,在落差中寻求从容。都市最繁华处,总有些相似的人,他们傲娇世故,虚荣轻浮。我假扮成他们的同党,撑不住了,就背对人群深呼吸。
    头顶总有声音盘旋:“别装了,亲爱的,你本质上是个又土又呆的蠢货啊!”
    所有负能量,都源于错误的自我设定。直到二十八岁,我才学会跟自己和解。
    那年太不平静。一个经历跟我如出一辙的老友,卖力打拼,享尽奢华,却突然车祸身亡,消息出现在我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新闻弹窗里。还有一个相识五年的伙伴,因为人近中年的困顿和压力,留下遗书出走,险些救不回来。还有我第一次“相亲”的对象,最后一次出现在朋友圈里,是亲友代发的葬礼通知。然后,我的父亲又离开了我,我亲手拾掇了他的骨灰。
    学会“放下”后,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以往走过的路,忽然开满花朵,在回忆时,经得起细嗅。以后要走的路,也不再迷茫,因为跌跌宕宕即是常态。
    所有相遇都是有意义的,所有坎坷都是有意思的,只要你用本来面目善待岁月。
    编辑帮我定了书名,在成稿不足五分之一的时候。我很喜欢,它矫情得恰到好处。
    我已煲不出香浓的热鸡汤,也搞不了清新的小故事。我能做的,就是以半冷半暖的笔调,写些诚实的东西,或亲身经历,或耳闻目睹。它完成在冬天,有彻骨寒意,也有明媚暖阳。
    人近中年,更知离别的深意。离别不会停止,像无休无止的考试。以前有许多,以后有更多。
    路还长,愿我们能珍惜每次牵手,笑对颠沛流离。

后记

    我写与我执
    1
    阿生说,他总有一天会皈依的。静静听时间流过,安然自在,无动于衷。
    他喜欢给我讲经,每晚都会准时去念经。在我最痛苦的时间,他陪我走过。
    我的小书柜第一层,永远摆放着那本《地藏菩萨本愿经》,那是他为我请的。经书旁边,是杨绛、三毛、郁达夫。
    色即是空,七情六欲皆虚妄,还是沉溺幻觉,执着人间悲欢事?我思考得很痛苦,像着了魔。
    许久后,我对阿生说,我并不想过早看透,也做不到。他说,那就随性活着吧,记得在哀伤时,像看待陌生人一样冷观自己,就会获得解脱。
    我重新开始写那个搁浅太久的剧本,情节走向跟最初的预想背道而驰。
    学会“冷观”,便开始反感无病呻吟的水词儿,以及言之无物的废话。我能更容易地克制自己,不再轻易矫情半个字。
    这如同生活,大多是平平淡淡的表象。文字写出的是内心戏,它越来越服从真相。
    哪本书给你影响最大?
    这个问题我通常不答。说佛经,会被误判为疯子。
    2
    写纪实散文比写剧本更痛苦。
    受欢迎的故事都是让人安慰的,久别必会重逢,相爱就要相守。
    坐在电影院的人,都嚼着爆米花等待男女主角破镜重圆,盖世英雄起死回生。
    生活不是这样。你耳闻目睹的,有太多无疾而终的传说,结局多不圆满。我该把回忆讲到哪里?挑拣哪个片段做结局呢?深知无常的人,眼里是没有结局一说的。
    想到这儿,庆幸自己年纪不轻了。想念,因岁月漫长而有重量。所以,想念即是两全的结局——我写得自信,你看得满足。
    我最爱的电影,都是那些明显有续集的第一部。
    比如怪兽们明明被赶尽杀绝,片尾彩蛋偏偏冒出一条漏网之鱼;比如主人公完成了一个使命,编剧告诉你前方依然曲折多艰;比如有情人终于接吻,可他们还不结婚。
    然后,我刻意抗拒第二部,除非拍得特别好。我已知了一个足够精彩的故事,后面的情节就全凭脑补吧。就像你把所爱的人放逐在茫茫人海,不必再跟踪追索,只需默默祝愿。
    阿生说,执念应该舍弃,如果舍不掉,那就要剪断一些。
    我在回溯、书写时动情,在完成后释然,好像又历经一次聚散。 3 快餐年代,做段子手更有效率。我动笔就两千字以上,这是博客时代落下的病。 固执地写了几篇长文,知道居然有人爱看,并且能懂,我就敢继续了。 这本书先后用时半年,我背着笔记本四处流浪,挤着时间缝隙码字。沿途交到了许多新朋友,他们像阿生一样,开发我灵魂的隐藏面,帮助我更好地行文。 要特别感谢傅首尔。她以血淋淋的自我解剖来启发我,她说:你要放下身段和包袱,别粉饰别装相,别当自己是作者。 因为我们都是努力的好人,节操是骨子里的,写不坏。 我带着“好人”的自信,下笔千言。 有读者以跟文章同样的篇幅来评论、讲故事,他们的思考,让我的所为更有意义。 我喜欢回复Emoji里那个双手合十的表情。 就跟此时你在读这本书一样,我把它当作缘分去感恩。 对了,阿生的口头禅是:每个相遇都不是偶然,我们要因此欢喜心安。这句送给你,做最后一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们班学生已经胆大到无法无天的地步,甚至在学校展板贴了张大字报,上面写着:我是彭校长,近日丢失一草莓斑点儿胸罩,拾到者请送到我办公室。
    这么一个集体,其实也不乏才子。我勉强算是一个——高一的时候录了一盘鬼故事磁带,效仿张震的。这盘磁带很快被批量翻录,在校园里广为流传。记得当时,我举着录放机躲在午夜的洗手间,凭着空旷的回音一惊一乍地讲述,却不知隔间里蹲着个哥们儿,被我吓得便秘一星期。
    能跟我的才气匹敌的,是个叫林浩的家伙。他胡子的面积占了半张脸,粗黑的眉毛直接连到鬓角。林浩总是驼着背走路,眼睛眯成两道缝儿,里面都是眼白,黑眼球时不时地坠下来,又滚珠似的翻了上去。哦,他的眼睛有问题,是出生时落下的病,视力极弱。父母用了保守的激素疗法治疗他的眼病,结果视力没起色,毛发却出奇旺盛地生长起来。
    有同学跟林浩洗过一次澡,说他的耻毛可以拖地了。我们脑补着那画面,笑个不停。
    “那他还敢穿短裤?是束起来当腰带了吗?”
    也许是因为传闻入耳,林浩几乎再没出现在公共浴室里,带着一身酸菜味儿横行校园。同学们躲着他走,不只是躲那味道,也是提防林浩忽然停步紧急刹车,仰望蓝天吟诗作赋。
    当我搬进108宿舍,看着坐在对铺的林浩,心里五味杂陈。
    “我昨晚做了个梦。”他说。
    我盯着他的眼白,又环视下四周,尴尬地问:“你在跟我说话?”
    他笑着点点头,继续讲:“我梦见我是一只鹿,在原野上跑啊跑啊,我听见猎人的枪响,无比地恐慌,让我现在都害怕。”
    我想跟他说:你这么跟我说话,我也挺害怕的。
    正聊着,张晓楠拎着包裹进来了。他高高瘦瘦的,一身脏兮兮的牛仔套装。这就是传说中的班草,长刘海儿遮住一只眼睛,嘴巴叼着半支烟。我们对视微笑了一下,林浩在旁边使劲儿地瞧着。
    六人间,只住了我们三个人。剩下的三张床铺仿佛自带魔咒,所有搬进来的新人,都会遭到被学校开除的处分。两个是聚众斗殴被开的,一个是偷钱被开的,我记得一清二楚。
    于是,我们的108宿舍,成了文科班的传说。全校都知道,里面住着半盲的疯子,落魄的班草,还有一枚讲鬼故事的神棍。许多荒诞逸事也源源不绝地传出,比如宿管老师在林浩床底下发现数十只挺立的袜子,比如张晓楠在梦游时满走廊喊某女生的名字。
    3
    沾了张晓楠的光,我们宿舍的女生缘极好。
    四楼408是女生宿舍,姑娘们经常用长绳吊个篮子下来,里面装满零食,偶尔还有报纸包着的烤鸡柳。有次被窗外的宿管老师抓到,结果你懂的,报纸还在,鸡柳没了。
    张晓楠会弹吉他,那时最流行的是阿杜的歌,还有《当我在爱你的时候》《丁香花》等等网络歌曲。他就跟今天青春电影里的男主一样,坐在操场上,一边拨弦一边甩头发。如果天公作美微风徐来,那画面能让一众女孩儿就地晕厥。
    真正入得了他眼的,是个叫陈枫的女孩儿,离子烫短发跟瀑布一样齐整,小圆脸精致娇俏。谁都没料到,她差点儿引发我们108宿舍的地震。
    陈枫跟我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这缘分是比不来的。因为这,她总是喜欢跟我打趣,我却顾及张晓楠的感受,敷衍着回应几句就闪边儿去了。其实,几步以外的林浩早已翻起了白眼,虽然他平时也是那副形态。
    学校组织舞台剧比赛,林浩改编《孔雀东南飞》,写了个感天动地的剧本,指定要陈枫饰演女一号“刘兰芝”。男一号“焦仲卿”经过选拔投票,我以微弱的优势战胜了张晓楠,一是因为我普通话更好些,二是女生们不想成全他俩。
    这样一来,我在108的地位彻底尴尬了。
    “晓楠,吃白菜饭包吗?我去买。”我问。
    “不吃。”他答。
    过不一会儿,林浩拿着俩白菜饭包进宿舍,跟张晓楠大快朵颐。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似顾千年香依旧,冢上黄菊映日开。”这是林浩改编的词,在悠悠的旁白中,我跟陈枫从舞台两端飞奔到灯光下,紧紧相拥。谢幕之后的当晚,张晓楠跟陈枫表白,陈枫同意了。我顺水推舟,把第二次演出的机会让给了张晓楠。
    林浩变得不爱讲话,他很快学会了吸烟。
    “我恨你们。可谁让我是这副模样呢?”他吞云吐雾地说。
    4
    不出一个月的时间,晓楠的恋爱宣布终结。具体原因扑朔迷离,反正是二人各自劈腿,无非是谁先谁后的问题。他的新恋人,是在话剧里扮演算命大仙的女孩儿。
    早早唱衰的人,终于看到了心满意足的结局。他们渲染着晓楠和陈枫的(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