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繁花盛开的夏天(星星上的花)

  • 定价: ¥29.8
  • ISBN:9787221120830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贵州人民
  • 页数:277页
  • 作者:烟罗
  • 立即节省:
  • 2016-06-01 第1版
  • 2016-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繁花盛开的夏天》是五十万畅销书《星星上的花》的第二季,是畅销书作家烟罗2016年最新作品,是【一生一爱】纯美治愈长篇。
    小说沿袭《星星上的花》一生一爱的故事创作理念,讲述了方柯和南玄“从校服到婚纱”的纯美爱恋故事。
    本书由烟罗潜心创作两年,内容质量更胜前篇。
    男神明星作家莫峻和金浩森首次跨界合作,定制拍摄书中角色写真,半年网络海选活动热度惊人,最终完美呈现一场青春的纸上电影。
    单独赠送48P《星星上的花》最新番外故事别册,内含网络上百万读者翘首盼望的几位主角们的故事后续中篇。

内容提要

    烟罗著的长篇小说《繁花盛开的夏天》讲述了:
    一个是黑暗里开出的洁白小花,一个是黑暗里隐隐燃烧的沉默邪火。在开满紫色鼠尾草与白色桔梗花的夏栖镇,他们隐藏着自己的秘密,走近又疏离。
    一场命运的错手,方柯身负重伤,阿乔跌落尘埃,南玄远走他乡。
    十年后。在很少见到美丽星星的城市里,病弱冷峻精英与藏着秘密的花艺师,飞蛾扑火的当红明星与不甘心的阴谋家,再次卷入同一条命运河流。
    一场始于夏天的如繁花般美丽的相遇,是否会有一个温暖结局。
    随书附赠:《星星上的花》撒糖番外书;封氏夫妇结婚两周年纪念甜糖篇《猫狗大战》;彦一远走异国未来可期篇《向日葵》。

作者简介

    烟罗,本名苏瑶,青少年阅读品牌资深策划人,畅销书作家。多年来文字散见于国内各大知名期刊,其作品在读者中具有良好的口碑与影响力。主题短篇小说集《小情书》和青春治愈系长篇小说《星星上的花》自出版起,长踞全国各大畅销书榜,写作风格温暖轻灵治愈。
    《小情粥》(短篇小说集)
    《星星上的花》(1、2)(长篇小说)
    《我们的青空》(中篇绘本)
    《小情书·彩虹》(《小情书》全彩插图修订新版)
    《贝壳》(烟罗写作十年首本微小说集)
    《星星上的花·用我一辈子去忘记》(新长篇小说)

目录

楔子1 鼠尾草的雨
楔子2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Chapter 1 夏栖小镇,十二年前
Chapter 2 错误的过家家游戏
Chapter 3 危险世界
Chapter 4 荒诞马戏团
Chapter 5 沉默的眼睛
Chapter 6 桃花与故乡
Chapter 7 暗礁上的兽
Chapter 8 玫瑰花绳
Chapter 9 雪白的鸽子
Chapter 10 明薇与阿乔
Chapter 11 有故事的人
Chapter 12 方潜
Chapter 13 你心里的光
Chapter 14 孤独者
Chapter 15 有梦开始的夜
Chapter 16 献给爱丽丝
Chapter 17 你在怕什么
Chapter 18 罪恶的土壤
Chapter 19 泼洒出来的彩虹
Chapter 20 没有回应的夜
Chapter 21 红飞机
Chapter 22 冰山与火山
Chapter 23 一场紫色调的梦
Chapter 24 潘朵拉之盒
Chapter 25 黑色的泥沼
Chapter 26 红色的地狱
Chapter 27 繁花盛开的土地
Chapter 28 北夏,北夏
Chapter 29 抓住他
Chapter 30 十二年后,明城
番外
后记
繁花盛开的夏天2

后记

    愿我们终将得到救赎
    这一次,我依然写了一个从懵懂清澈的开始,爱到心思笃定的很久以后的故事。
    熟悉我的读者应该都很清楚,我似乎是偏爱创作这样的故事的。
    而这一次的方柯、方潜、南玄,比起安之、彦一和封信,又让我有些不一样的心疼。
    我有个朋友,是很有名的心理医生,他说,他接触过的病人,多数发病的根源,都可以追溯到他们的童年。
    那是人类最无助的一段时光,无力反抗命运的安排,被迫接受着种种雕琢,有时幸运,有时不幸。
    最后留下的,也许是永生无法抹去的伤痛烙印。
    方柯也好,方潜也好,南玄也好,都是这样内心有伤的孩子。
    而让我心疼的是,他们都不肯放弃。
    曾经被父母捧在手心,像无数温暖家庭里的小公主一样被宠爱的南玄,一夜间成为寄人篱下、失去温暖依靠,甚至连生存都岌岌可危的可怜虫。
    她挨过无数很黑很冷的夜,她惊慌,她恐惧,她根本无法预知明天还有什么更糟的事情在等待,每一点疼痛都那么陌生,而她不知道她要咬牙忍受多久。
    但她真的忍下来了。
    不但忍下来了,她还努力地微笑着,不肯堕落,不肯逃走,不肯成为一个不够美好的人。
    她就像岩缝里顽强挣扎探出头来的小花,她值得最好的对待。
    同样不肯放弃的,还有被一起冤假错案牵连,放逐到了同一个小镇的少年方柯。
    他沉默,叛逆,充满不可知的危险,从不按常理出牌。
    然而,在他冰冷的表象下,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目标:他绝不妥协。
    他绝不接受命运强加的安排,不接受哥哥方潜的软弱,不接受任何一个悲伤的结尾。
    如果命运是本翻不开的书,他也必要将其改写。
    还有方潜。
    心理病人的苦痛,旁人永远无法体会万一。
    温柔的笑容、得体的举止、善良的软弱,似乎已经是他对这个世界的常态。
    他身在地狱,却仍然不愿伤害任何人,唯一的选择,就是伤害自己。
    这样的几个人,他们应该得到救赎。
    然而命运却总像个顽童,将世人反复捉弄。
    在《繁花2》里,他们将再次重遇,而前路,却仍不是一片阳光坦途。
    年少时那长满了常青藤的灰墙,已经默默倒塌,而横在心里的墙,又何时能够消失?
    最后,献上一小段《繁花2》的试读片断,供大家解馋。 准确上市信息,请留意新浪微博@烟罗猫猫,这一本,应该不会太久。 烟罗 2016干1月14日于长沙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九月,夏栖镇中学开学季。
    下午上课前的二十分钟,永远是这所小镇中学一天中最喧闹的一段时间。
    从短暂午休中昏昏而醒的嘟囔声,夸张追逐的打闹声,推掇桌椅的刺耳刮擦声,还有头顶上不停转动的老式吊扇努力而辛苦的喘息声,带起一阵阵更加燥热的风。
    这是魏南玄所熟悉的环境。
    身为班长的她,总会在老师到来前,温和地带领全班同学进入下午的上课状态。
    人声会渐渐小下去,翻动书本和如山试卷的声音形成有魔力的充满感染力的涓涓细流,高中生们纷纷自我振作。
    然而方柯除外。
    他一如既往地伏在桌上,脑袋偏向窗外。从南玄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他的一头黑发在风扇的执拗吹拂下微微起伏。
    开学已经半个月了,现在南玄已经清楚地知道,他可以维持这个姿势和状态几个小时毫不动弹。
    没有人知道他是睡着了,还是在发呆。
    随着上课铃声响起,任课老师抱着厚厚的备课夹匆匆走进教室,闷声将教案往讲台上一放,瞬间扬起一片小小的粉笔尘埃。
    随着南玄认真清楚地喊起立的清亮声音,四十几个人都在带动课桌椅的咯吱声中纷纷站起。
    只有南玄身边的这个人,仍然保持着那个姿势,没有任何反应。
    他是得到所有老师默许的,这小镇中学里最特殊的存在。
    或者说,老师们都打算当他根本不存在。
    “张佳伟!”伴随着数学老师的一声暴喝,空气里划过一道闪亮的白线,粉笔头准确地砸在了最后一排把头埋在桌膛里的一个男生的背上。
    正埋头在热血漫画里痛快厮杀的张佳伟猛地欲抬起头,却发现不知何时角度出错,把一颗大脑袋卡在了桌膛里,越急越无法自拔。
    短暂的惊愕、迷茫、沉默后,教室里蓦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狂笑,连戴着黑框眼镜一脸严肃的数学老师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情况惊到了。
    即使是在满教室如海啸般疯狂的笑声里,张佳伟也能清楚地一下子辨识出顾念乔的笑声。
    阿乔的笑声像银铃一样欢快,像阳光一样肆意,不知道是头被卡住的原因还是因为意识到阿乔也在笑自己有多狼狈,张佳伟瞬间觉得自己要炸了。
    如果说青春时期的每一个班上都有两个群体,学霸围在老师和班长身边闪闪发光,那学渣们就一定也有一个他们所信奉的老大,带领他们横行霸道祸乱校园。
    张佳伟,就是这个班上的学渣派老大。
    他对这个身份分外骄傲,也分外珍惜。
    然而现在他的头被桌膛卡住了,拔不出来的样子一定是难以想象的丢脸和羞耻。
    十分钟后,张佳伟终于在数学老师的帮助下脱离了困境,教室里的混乱声浪也渐渐平息下来。
    然而不待数学老师发声,张佳伟已经疯狂地一脚踢翻了身为罪魁祸首的课桌,如一头被激怒的疯牛般,一声怒吼将椅子举起狠狠砸向地面,再将桌子用力举高摔下。
    小镇上的课桌椅依然沿袭木质结构,经不起这样的大力摧残,顿时散架,有木片飞溅起来,伴着周围的同学惊叫逃散的混乱。
    接着他夺门而出。
    他根本不敢抬头,害怕看到阿乔和他那些小弟此刻的脸。
    冲过靠窗的一排桌椅时,他的目光却不知为何,完全不受控制地被窗边那一团黑色的阴影吸引而停顿了一下。
    午后的小镇,阳光渐渐稀薄,每一扇窗,都如同一个流动的画框,看得见里面的色彩,渐渐从张扬变得静默。
    伏在那窗边的少年,像一只背着厚重盔甲的奇异动物,在这样长时间的混乱喧闹里,岿然不动。
    他穿着这个镇上的少年们很少会穿的黑色衬衫,流畅而毫无褶皱的布料下,身材是线条完美的结实劲瘦。
    如果他此刻抬起头来,大概还能看到他赤裸裸的、塞满冰冷嘲讽不屑的双眼,那眼睛如幽谷深潭般有着某种蛊惑的暗光,把那张比女孩儿还要清秀白皙的面庞变得说不出的邪气。
    在这个人口不足一万的小镇上,只有这么一所唯一的中学,而在这小镇中学里,所有的同学几乎都是幼时玩伴。
    然而只有那少年,他是陌生人。
    一个月前,当他突然来到夏栖镇,张佳伟和阿乔之间的平静,似乎就开始发生变化。
    不光是阿乔,几乎这校园里所有的女生,都在谈论他,目光追随他。
    而同样是上课开小差,所有的老师几乎都对他的出格行为视而不见,却对张佳伟这样的学生毫无宽容。
    就是这样,才引发了这场丢人的灾难。
    “方柯……他妈的,方柯!”
    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响着,张佳伟的脚步疯狂而急促,他在小镇的长街上奋力奔跑,发泄着莫名的焦躁,找不到出口。
    咬牙切齿间喊出那个名字,情绪像开闸的水,终于汹涌奔出,莫名畅快。
    P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