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只许你一人(上下)

  • 定价: ¥56.8
  • ISBN:978722910196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重庆
  • 页数:525页
  • 作者:纳兰静语
  • 立即节省:
  • 2016-07-01 第1版
  • 2016-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你曾说这只是讲错就错,但为什么每每在我狼狈不堪时你又会悄然出现?
    明明是你警告我不要奢望太多,又为什么在我奋力移开视线时一次次斩断我所有的退路?
    纳兰静语所著的《只许你一人(上下)》讲述了男主人公顾南希美国留学归来后掌管家族企业,因顾氏与凌氏在商场中向来不合,凌氏集团副总安越泽想尽方法陷害顾南希,借着自己女友季莘瑶24岁生日之时,将其灌醉,偷偷送到顾南希所住的酒店,想嫁祸顾南希。尽管季顾二人并未发生何事,但是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结婚……。

内容提要

    纳兰静语所著的《只许你一人(上下)》是一部长篇小说。
    那夜,她被未婚夫设计陷害,送进了那个房间。
    翌日她醒来,先是看见一张清雅绝尘的俊脸,然后便是男友带着几名陌生男子冲进来“捣乱”!
    那场风波过后,她阴差阳错的变成众所周知的“顾总的未婚妻”。
    消息一经公布,他们必须结婚。
    一个是不得不嫁,一个是不得不娶。
    这场无爱的婚姻却仿佛是她仅有的出路……

媒体推荐

    顾南希,感谢有你。我在最狼狈的时候与你相遇,你给予我呵护、给予我信任、给予我一个渴望已久温馨的家。你的爱对我来说就像一把双刃剑,我一边依恋着它,一边却又被它困住了内心。我在上一辈的恩仇与你的爱之间喘息、挣扎,只能任由自己一点点沉溺下去。喉咙像被扼住,想哭泣,痛楚却已郁结在胸口。原谅我的任性,原谅我的停滞不前,我只是想有片刻的休息,你懂我,对吗?
    季莘瑶,感谢有你。你的出现对于顾南希来说就是一场救赎。你让那个冷酷的、无情的顾南希开始重食人间烟火,变为一个完整的、会笑的、有温度的、最完美的男人。你的挣扎他看在眼里,你的痛苦他感同身受,他不忍心让你继续痛,所以他选择暂时放开你的手。不要让他等太久好吗?因为顾南希与季莘瑶之间不是末路繁华、更不是一晌贪欢,而是一生相守。夫妻是悲喜相牵的,手与手的交握才可以构成家园,你怎舍得放开曾经交握的手太久呢?
    ——读者  宋焦

作者简介

    纳兰静语,红袖添香签约作者,生于北方一座美丽的小城,乃温和平静,慵懒如猫的天秤女子。喜好持笔写文,2007年正式加入网络文学行列。
    作品跌宕曲折,起伏惊心,文笔优美,语句清新,涉猎甚广,以言情为主。已出版《毒医皇后》《废弃帝姬》、《喋血王妃》、《沉醉何欢凉》。

目录

《只许你一人》(上)
第一章  相遇
第二章  新婚
第三章  信任
第四章  陌生
第五章  重逢
第六章  温暖
《只许你一人》(下)
第七章  靠近
第八章  距离
第九章  过去
第十章  相依
第十一章  贪恋
第十二章  人祸
第十三章  惊梦
第十四章  新生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相遇
    豪华而舒适的酒店套房内,传来“咔嚓”一道声响,房门被人从外边打开。
    醉得一塌糊涂的女人被一道略显鬼祟的身影背进门,发现这房间的主人确实已经暂时离开,便毫不犹豫地将背后满身酒气的女人送到宽大而柔软的床上。
    “唔,难受……”女人冷不丁地打了个寒战,对于周遭的危险全然不知,翻过身,径自抱住手边的软枕,“头好痛……”
    须臾,房门悄然地开了又合,将她送进来的那人已然头也不回地离去。
    房内归于寂静,几分钟后,露台一侧在暗夜中幽荡的落地窗帘缓缓揭开,优雅颀长的身影从露台走回昏暗的房间,疏冷深邃的黑眸淡淡扫了一眼那床上的女人,伸手扭开床头高处的壁灯。
    借着昏黄的灯光,一手抬起那女人的下颌,看见一张并不算十分精美,但却干净清秀模样讨人喜欢的小脸,遗憾的是,她此刻是一摊醉得不省人事的烂泥,男人讥诮地勾起嘴角,冷然放手。
    看来,今夜果然是某些人以不实的名义为他设计的一场鸿门宴,以为他此时身在会场,所以趁机将这么一个女人扔到他的房间里,果然是另有图谋。
    近日来他的风波不断,女人对他来说更是最敏感的避之犹恐不及的话题,如若沾染,必然后患无穷。
    床上的女人忽然再次翻过身,在醉梦中冷得发颤,很自然地在手边摸索了两下,成功抓到被角,便急急地裹到自己身上,然后蜷缩起身体,闭着眼,带着浓浓的酒气哑声低叹:“泽……好渴……我想喝水……”
    男人本欲走开的脚步骤然停顿,冷峻的目光扫向那用被子将自己裹得像条毛毛虫一样的女人。
    “泽”?
    她是安越泽送进来的?
    薄情的唇边骤然浮起一抹诡异莫测的笑,俨然是清楚了对方的目的,不再看她一眼,转身便不打算再做任何停留,正要离开,却在手刚触及房门的那一刻,听见门外有些动静。
    男人寒眸微微眯起,放下正欲开门的手。
    如果设计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是安越泽,那此时这道房门外必然早已准备好了一切对应手段,为的就是挡住他的去路,而此时此刻,那个女人醉得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如若接踵而来的是对手恶意的栽赃陷害,他反倒胜券尽失,无从辩解。
    男人忽然神色寡淡地走回床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睡得越来越不安稳的女人。
    那女人不舒服地在嘴里咕哝了一句含糊不清的话语,反手抱住枕头将脸贴在枕头上努力地蹭了蹭,醉意朦胧地断断续续地嘀咕:“泽,我们都要结婚了……你什么时候带我去看你父母嘛……”
    这样一句朦胧的嘀咕,却使一道突如其来的认知蹿入男人的视线里,他凝眸看着那女人贴在枕头上径自笑得美好而甜蜜的侧脸,冷笑着,雅致的眉宇轻轻上扬。
    头疼,剧烈地疼。
    耳边是翻看报纸的声音。
    季莘瑶睁开眼,先是看见大串的水晶吊灯,敏感地察觉到身边倚着一个人,赫然翻坐起身,却在被子滑落的瞬间本能地连忙抓紧被角,更让她骇然的是,那个倚在她身边的人,是一个俊美无比的陌生男人!
    “你……”她讶然,骇然拉起被子,惨白着脸,死死地瞪着那个衣衫整洁地倚在床侧,因为她忽然起身,而慵懒地折起报纸随手放在一旁的男人,心头是翻腾的巨浪,大脑不停地转动!
    还不等她回过神,那个看似温文尔雅气质非凡的男人坐起身,略显幽冷的黑眸仿佛蕴藏着隆冬寒烟,淡淡睨着她眼中的惊慌,唇边却染着一丝似是而非的笑:“醒了?”
    季莘瑶被他清越的声音拉回了思绪,尽量理智地忍住到了嘴边的尖叫,白着脸正要追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刚要开口,房门上却骤然传来一阵被撞击的声音。
    那阵撞击的声音急促得有些不同寻常,接着,几个穿着酒店制服的男人撞开门冲进来,季莘瑶本能地连忙拉起被子包裹住自己的身体,而当她的男朋友安越泽步入房间时,她顷刻觉得浑身都坠入了冰窟。
    随后几个媒体记者像风一样扑了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落在床上那一对男女的身上,季莘瑶浑身僵硬,看着自己的男友安越泽在人群中一步一步走到床边,她脊背发凉,就在正要开口解释的当口,安越泽率先发难,却是说了一句她完全听不懂的话。
    “顾总年纪轻轻,刚回公司一年就传出这么重磅的丑闻,看来这总裁的位置你是坐得太稳了?”安越泽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冷冷的目光仿佛透过她的身体,如鹰一般盯着她身后。
    季莘瑶当即转头,一脸愕然地看着身后一脸从容镇定的男人。
    顾总?
    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