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奇货(Ⅳ甲厝殿)

  • 定价: ¥32.8
  • ISBN:978750573710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友谊
  • 页数:343页
  • 作者:唐小豪
  • 立即节省:
  • 2016-06-01 第1版
  • 2016-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唐小豪著的《奇货(Ⅳ甲厝殿)》描写“逐货师”经历的小说,有史记载传说中富贵而又危险的人群!本书是一个新奇的隐秘职业带来的探险故事。全新的设定,出人意料的神秘与湘西、云南、四川等地的文化相结合,看点十足。历史上传承奇诡的一群人,千百年来不断挖掘着人类世界的隐藏秘密!而这些秘密背后,又掩盖了多少文明真相?一双从元朝传下来的筷子,筷子上八句谁也看不懂的文字;一个被湮没千年的秘藏“奇门”,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秘宝?本书为第四部,刑术一行人继续他们的奇幻探险之旅,并逐步揭示前三部中埋下的谜团。

内容提要

  

    唐小豪著的《奇货(Ⅳ甲厝殿)》讲述了:湘西神秘苗寨中,刑术、元震八、凡孟、徐有、贺氏姐妹似乎人人都有秘密。甲厝殿中究竟藏着什么秘密,能令众人及“纹鼬”如此不惜代价。案件陷入僵局,警方寻求帮助,监狱寻人,而这个名震东北的“关外佛”居然愿意协助警方。国际刑警里出现内鬼,“渔夫”离奇被杀,马菲失去了可证明身份的关键人物。《九子图》重现江湖,隐匿多年的九子之一万清泉却突然被杀,一切似乎迷雾重重。

作者简介

    唐小豪,男,著名作家,编剧。
    已出版小说《飞流直下的青春》、《飞流直下的青春II梦一场》、《天书开卷》第一季、《天书开卷》第二季。
    电影剧本:《梦路》。
    电视剧剧本:《命脉》、《二十四孝传奇》。
    网络连载作品:《谋臣与王子》、《午夜开棺人》、《追毒》。

目录

第一章  巫神的愤怒
第二章  无人寨
第三章  纹鼬的威胁
第四章  丧尸药
第五章  听足
第六章  尸变
第七章  石鼠
第八章  疯子
第九章  悬崖
第十章  山底营地
第十一章  陷害
第十二章  营地外的怪笑
第十三章  鬼虫
第十四章  关外佛
第十五章  迷宫
第十六章  开局
第十七章  关外佛的开场戏
第十八章  裂缝
第十九章  踪迹者
第二十章  最恐怖的遭遇
第三十一章  多面凡孟
第三十二章  最卑鄙的对手
第三十三章  清晰的线索
第三十四章  受制于人
第三十五章  宝玉奇石
第三十六章  败露
第三十七章  猎物
第三十八章  纹鼬计划
第三十九章  结案
第四十章  凡孟的选择
第二十一章  创伤
第二十二章  诡异的存在
第二十三章  操控者
第二十四章  暗黑网络
第二十五章  死老外
第二十六章  老鬼的计策
第二十七章  锁定疑凶
第二十八章  中间人
第二十九章  忠奸人
第三十章  金色发条
第四十一章  生与死
第四十二章  双足圆鼎
第四十三章  楚湘碧玉
第四十四章  解毒
第四十五章  九老之罪
第四十六章  九子图
第四十七章  被踩死的人
第四十八章  返阳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巫神的愤怒
    1937年7月,湘西,通山岭一带。
    邢仁举前往奉天警署找到潘佳明一年前。
    一只手从悬崖下伸出来,在上方摸索了一番后,死死抓住旁边稳固的树根,支撑着身体爬了上来——遍体鳞伤的邢仁举爬上悬崖之后,第一时间转身将挚友龙国舟给拽上来。
    龙国舟爬上悬崖之后,气喘吁吁躺在那儿,许久才问:“九哥,为什么咱们必须得原路返回,你不是说过,朝着甲厝殿后方走,还有一条出路吗?”
    龙国舟是本地的苗民,原名叫格肸文。格肸是他苗族的姓,而对应的汉族姓氏就是龙。
    邢仁举撕破自己的衣服,将手臂上被荆棘割破的部位包扎起来:“我之所以选择将线索藏在甲厝殿内,其目的就是不想后世的人那么轻松找到,如果我不原路返回,他们就会沿着我的足迹从另一端轻松离开,到时候我所做的这些事情就毫无意义了,因为甲厝堡和甲厝殿之中的机关,并不是常人可以解决的。”
    龙国舟点头,他想起了沿途看到的那些尸骸,几百年以来,寻找甲厝堡和甲厝殿的人数不胜数,而最先找到甲厝堡的是那些新苗人,也就是后来成立铸玉会的那些汉人们,但在他们之后找到甲厝殿的竟然是身为逐货师的生死兄弟邢仁举。
    “你相信吗?”邢仁举慢慢走回悬崖边,朝下看去,“我这是第一次进甲厝殿。”
    龙国舟猛地抬头看着他:“什么?”
    邢仁举笑了:“你是不是以为我曾经去过?”
    “当然!”龙国舟惊讶道,“要不你为什么能数次化险为夷?不仅自救,还救下了我。”
    邢仁举摇头:“我能数次化险为夷,其一,因为我是个逐货师,进出这些地方就如回家一样;其二,如果没有你,我早就死了,你别忘了,数次的化险为夷,都是你的功劳。”
    龙国舟笑道:“还好,我们平安回来了。”
    邢仁举指着自己破烂得无法遮掩大部分身体的衣物:“这叫平安?”
    龙国舟搀扶着邢仁举:“走吧,咱们该回寨子了,你我年纪都不小了,能活着回来就不容易了,你应该在寨子里休养一段时间,然后再说下一步的事情,你下一步准备去什么地方?”
    邢仁举看着眼前的高山丛林:“铸玉会是从这里发源的,离开这里过了两百年之后,他们又去了东北,所以我也要去东北。”
    龙国舟皱眉道:“你去东北太危险了,你也应该知道,满清的末代皇帝在日本人的扶持下,在东三省搞了一个满洲国。另外,我们去甲厝堡的头一天,山外的信使来过,说在北平,国军与日本人交火了,看样子战争真的爆发了。”
    “战争早就爆发了。”邢仁举点头,“我也问了信使,信使说与日军交火的是29军,宋哲元军长的部队,我曾与宋军长在多年前有过一面之缘。九一八事变时,宋军长率29军全体将士,向全国发布了抗日通电,写道‘哲元等分属军人,责在保国。谨率所部枕戈待命,宁做战死鬼,不做亡国奴,奋斗牺牲,誓雪国耻’。”
    龙国舟道:“我知道,你也很想上前线。”
    “年轻时,我在孝城就是个警察,当年我就与日本人交过手,知道他们的厉害,不管日本人有多可怕,其可怕的程度也比不过那些汉奸。奇门再现,我最担心的还是前清的那些遗老遗少,他们总认为自己在利用日本人达到目的,殊不知自己就是日本人跟前的夜壶,用的时候提起来,不用的时候就一脚踢开。”邢仁举继续朝他那面走着,“我大致查清楚了,一直在寻找奇门的人是谁。”
    龙国舟问:“就是那些满清的遗民?”
    “我还不能完全确定,只知道他们叫‘九子’,是个很神秘的组织,外界都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头目是谁,又做了些什么事情,我获知九子这个名字也很偶然,为了这个组织的名字,我的两位朋友搭上了性命,死得不明不白,还极其恐怖!”邢仁举说到这儿眉头紧皱,“我发现,与我搭上关系的人,好像最终的结局都会惨死,这也是为何我想离开苗寨,前往东北的原因。”
    龙国舟问:“你去东北,到底干什么?我能帮上忙吗?”
    邢仁举道:“我去东北,会先去找一个画师,他也是逐货师,叫张墨鹿,既是布局,就必须将简单的事情变复杂,应该说,是将我看起来简单的事情,在后世的眼中变得复杂,同样,我更担心线索会落在日本人手中,与其这z样,不如干脆将线索放在日本人眼皮底下,任他们去找。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其实线索唾手可得。”
    两人就这么走着,径直来到苗寨门口,龙国舟忽然问:“九哥,我只是出于好奇,奇门到底是什么?这天底下去过奇门的人,我看除了你之外,没有第二个人了吧?”
    “有人说奇门就是当年的孝金,有人说不是,有人说奇门不是孝金,是我放出的谣言,真相是怎样,我无法告诉你。”邢仁举吃力地坐在那块大岩石之上,“我只能说,如果有逐货师找到了奇门,那就等于找到了他和其他逐货师一生都在追求的东西。”
    邢仁举的这个完全不清晰的答案让龙国舟依然觉得一头雾水,但他知道不能再问了。邢仁举能回答这么多,也是将他当作了真兄弟。
    可当两人回到苗寨之后,却发现村口躺着一个老人,老人的拐杖扔在一边,并未被折断,周围也没有厮打过的痕迹,说明他并未被袭击。
    龙国舟立即上前,而邢仁举则细心地观察着周围,随后朝着寨子中疾走几步,刚走进去,就发现里面横七竖八都躺着人。
    邢仁举没有立即上前,而是侧头问龙国舟:“怎么样?”
    “没有任何外伤,呼吸略快而重,不是被人袭击。”龙国舟探着老人的鼻息和脉搏,“脉象有点快,应该是中毒,眼部和口腔没有颜色,看样子只是普通的类似蒙汗药之类的药物,不伤性命。”
    邢仁举看着寨子内横七竖八倒着的人:“国舟,你再看看里面。”
    龙国舟将老人搀扶到一侧,这才疾步上前,看到寨子中的情形之后,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
    邢仁举摇头:“国舟,看来我连累了你们整个寨子的人。”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