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文学理论 > 中国文学研究

婉约词(风花雪月里蕴藏的缱绻柔情)

  • 定价: ¥32.8
  • ISBN:978721417587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人民
  • 页数:282页
  • 作者:编者:妙欢
  • 立即节省:
  • 2016-06-01 第1版
  • 2016-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婉约词(风花雪月里蕴藏的缱绻柔情)》囊括李清照、柳永、冯延巳、晏殊等婉约派名家经典之作,一本书读尽唐宋元明清千年间的婉约风流。
    才女作者妙欢,性喜静,好诗词,其文如行云流水,清雅柔婉。
    装帧设计小资时尚而不失古典意味和清雅气质,唯美再现婉约名作里的幽幽情韵。
    一行行缠绵悱恻的词句,荡漾着才子佳人的种种风情。

内容提要

  

    婉约词形成于晚唐时期,兴盛于宋代,多描写相思、离别之情,细腻婉转,含蓄蕴藉。冯延巳、晏殊、柳永、李清照、周邦彦等都是婉约派的代表词家,他们的词没有“大江东去”的豪迈雄壮,而道尽了“除却天边月,没人知”的旖旎心事,充盈着“杨柳岸,晓风残月”的绮丽风情。
    妙欢编著的《婉约词(风花雪月里蕴藏的缱绻柔情)》精选了一〇七首经典婉约词,分别对其词译、注解和评析,同时,对每个词人做了简要介绍,以便读者在充分理解的基础上,更好地欣赏那一行行温婉清丽的词句。

作者简介

    妙欢,安居蜀地的自由撰稿人,弹无味之琴,读无用之书。
    喜论诗词,皆发自性情,最爱摩诘诗东坡词,前者静穆如画,后者雅量高致。
    偶有短文,散见于《南方周末》《洛阳佛教》《饮食科学》等。
    旧作《禅心诗语悟红尘》《她与她的咨询师》。

目录

吕岩
  梧桐影(落日斜)
温庭筠
  更漏子(玉炉香)
  梦江南(千万恨)
  望江南(梳洗罢)
  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
韦庄
  菩萨蛮(人人尽说江南好)
  思帝乡(春日游)
  女冠子(四月十七)
  菩萨蛮(洛阳城里春光好)
  浣溪沙(夜夜相思更漏残)
顾夐
  虞美人(深闺春色劳思想)
  杨柳枝(秋夜香闺思寂寥)
  诉衷情(永夜抛人何处去)
欧阳炯
  南乡子(洞口谁家)
  清平乐(春来阶砌)
  定风波(暖日闲窗映碧纱)
  江城子(晚日金陵岸草平)
毛文锡
  醉花间(休相问)
冯延巳
  鹊踏枝(谁道闲情抛弃久)
  鹊踏枝(几日行云何处去)
  谒金门(风乍起)
  采桑子(花前失却游春侣)
  南乡子(细雨湿流光)
牛希济
  生查子(春山烟欲收)
李璟
  摊破浣溪沙(菡萏香销翠叶残)
  摊破浣溪沙(手卷真珠上玉钩)
李煜
  望江南(多少恨)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
  清平乐(别来春半)
  捣练子令(深院静)
  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
柳永
  雨霖铃(寒蝉凄切)
  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
  定风波(自春来)
  玉蝴蝶(望处雨收云断)
范仲淹
  苏幕遮(碧云天)
  御街行(纷纷坠叶飘香砌)
张先
  天仙子(水调数声持酒听)
  醉垂鞭(双蝶绣罗裙)
  一丛花令(伤高怀远几时穷)
  青门引(乍暖还轻冷)
晏殊
  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
  玉楼春(绿杨芳草长亭路)
  清平乐(金风细细)
  踏莎行(小径红稀)
宋祁
  玉楼春(东城渐觉风光好)
  鹧鸪天(画毂雕鞍狭路逢)
梅尧臣
  苏幕遮(露堤平)
欧阳修
  采桑子(群芳过后西湖好)
  诉衷情(清晨帘幕卷轻霜)
  踏莎行(候馆梅残)
  生查子(去年元夜时)
  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
  阮郎归(南园春半踏青时)
韩缜
  凤箫吟(锁离愁)
王观
  卜算子(水是眼波横)
苏轼
  水龙吟(似花还似非花)
  卜算子(缺月挂疏桐)
  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
  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
  浣溪沙(细雨斜风作晓寒)
  永遇乐(明月如霜)
晏几道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
  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
  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
  鹧鸪天(醉拍春衫惜旧香)
  菩萨蛮(哀筝一弄湘江曲)
  思远人(红叶黄花秋意晚)
黄庭坚
  清平乐(春归何处)
秦观
  满庭芳(山抹微云)
  踏莎行(雾失楼台)
  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
  江城子(西城杨柳弄春柔)
  如梦令(莺嘴啄花红溜)
  千秋岁(水边沙外)
  八六子(倚危亭)
  画堂春(东风吹柳日初长)
贺铸
  青玉案(凌波不过横塘路)
  踏莎行(杨柳回塘)
晁补之
  盐角儿(开时似雪)
周邦彦
  少年游(朝云漠漠散轻丝)
  少年游(并刀如水)
  苏幕遮(燎沉香)
  浣溪沙(翠葆参差竹径成)
毛滂
  惜分飞(泪湿阑干花著露)
李清照
  点绛唇(蹴罢秋千)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
  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
  声声慢(寻寻觅觅)
陆游
  南乡子(归梦寄吴樯)
  钗头凤(红酥手)
  卜算子(驿外断桥边)
范成大
  忆秦娥(楼阴缺)
  眼儿媚(酣酣日脚紫烟浮)
朱淑真
  谒金门(春已半)
  菩萨蛮(湿云不渡溪桥冷)
辛弃疾
  青玉案(东风夜放花千树)
  丑奴儿(少年不识愁滋味)
姜夔
  点绛唇(燕雁无心)
  鹧鸪天(巷陌风光纵赏时)
  扬州慢(淮左名都)
  踏莎行(燕燕轻盈)
  琵琶仙(双桨来时)
元好问
  清平乐(离肠宛转)
  摸鱼儿(问世间)
  摸鱼儿(问莲根)
吴文英
  风入松(听风听雨过清明)
周密
  玉京秋(烟水阔)
蒋捷
  一剪梅(一片春愁待酒浇)
  虞美人(少年听雨歌楼上)
朱彝尊
  桂殿秋(思往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梧桐影
    落日斜,秋风冷。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
    【词译】
    日头西斜,黑夜将至。秋风阵阵,吹得顶上的梧桐树叶沙沙作响,而后又有金黄的树叶飘落,拂过额际肩头,终是落了一地。西风越吹越冷,败叶越落越多。然而我等待的人却迟迟没有现身。踟蹰,犹豫,徘徊。哎,那人今晚到底还来不来了呢?不忍离去,又心怀微怨,竟然就这样久久在梧桐下站立。直到月影都渐渐稀薄,梧桐投射在地上的碎影也慢慢淡去……
    【评析】
    据《竹坡诗话》载,“大梁景德寺峨眉院壁间,有吕洞宾题字。其语云:‘落日斜,西风冷。幽人今夜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字画飞动,如翔鸾舞鹤,非世间笔也。宣和间,余游京师,犹及见之”。与《苕溪渔隐丛话》《词林纪事》相同,皆备言这首《梧桐影》是吕岩于京师大梁景德寺峨眉院的一首题壁诗。
    《全唐诗》小传亦记载着,“词家相传,吕岩《梧桐影》乃当时所作。至于他作,乃乩师所录”。虽各书辑录的具体词句稍有出入,如在《苕溪渔隐丛》中作“明月”“秋风”“今夜”,但仍可看出这是吕岩学道归隐前的作品。
    而关于这首词作到底是写友情还是爱情,词人所苦苦等候的“故人”究竟是恋人还是友人,直至今日,仍莫衷一是。虽今人多以之为等待友人之作,但著名词人柳永却不是这么认为的。柳永《倾杯》词云:“金风淡荡,渐秋光老、清宵永。小院新晴天气,轻烟乍敛,皓月当轩练净。对千里寒光,念幽期阻、当残景。早是多愁多病。那堪细把,旧约前欢重省。最苦碧云信断,仙乡路沓,归雁难倩。每高歌、强遣离怀,奈惨咽、翻成心耿耿。漏残露冷。空赢得、悄悄无言,愁绪终难整。又是立尽,梧桐碎影。”最末三句,便是化用吕岩词句,而柳永此作“那堪细把,旧约前欢重省”乃是诉说与爱人相隔两地,杳无音信的痛苦。当然《古今词话》中的记载,更为柳永用吕岩语添了一丝怪诞与神鬼之说,“耆卿作《倾杯·秋景》一阕,忽梦一妇人云:‘妾非今世人,曾作前诗,数百年无人称道,公能用之。’”依此言论,吕岩词竟是出自妇人手笔,死后仍嗔怨不已,竟托梦柳七。虽诚不可信,但倒也能从侧面证明,当时的人确以此《梧桐影》为写情爱之笔。
    “落日斜,秋风冷”,简单六个字,写出时间与季节,正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然而一个“冷”却又在看似不经意间,透露出了词人的心情,不禁让人猜测,此时词人是不是已经等待了一阵了?或许是因为难以按捺与故人相见的激动心情,于是提早便在此等候了?
    “今夜故人来不来?”这一问,时间上已有了推移,已彻底进入了夜的怀抱。夕阳被明月替代,星星寥落暗淡,这样的夜色中,苦等一个人,心情之凄切可想而知。于是便无怪于此问中有微嗔之意,到底还来不来了?怎么还不来?因何不守时?由等待而生的焦虑与猜疑,慢慢发酵。虽然如此,词人却仍不愿回去,不愿放弃等待,这般执着,确实不像是在等友人,更像是在饱受爱情的煎熬。毕竟,等待从来就是爱情的一部分。当然,古人之守信向来无法以今人之心揣度,如《庄子·盗跖》:“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所以词人这里到底是因舍不下对恋人的相思而不肯离去,还是因恪守信用的美德不能离去,又或兼而有之,委实值得细品深思。
    “教人立尽梧桐影”,约定之时早就过了,词人虽心有动摇,但到底没有离开,一直等到连月光都灰暗了下去,树影稀疏不明,良宵已逝之时。“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一叶知秋,说的就是梧桐树。于是梧桐在诗词中便有了作为衰败征兆的意味,飘散着凄凉孤寂的味道。零星破碎的梧桐影,伴随着词人空等一夜的失望忧愁,情景相辅相成,叫人断肠。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