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世界史

兰山血广治泪(从南寮-9号公路大捷到广治大会战)/指文战史系列

  • 定价: ¥59.8
  • ISBN:978751680987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台海
  • 页数:379页
  • 作者:一剑文化
  • 立即节省:
  • 2016-08-01 第1版
  • 2016-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剑文化著的《兰山血广治泪(从南寮-9号公路大捷到广治大会战)/指文战史系列》主要涉及1971年南北两方在南寮—9号公路等地域进行的一系列军事较量,包括“兰山719”行动,以及1972年在广治方向的进攻。较为详细地叙述了这两次会战的准备、经过、结果,以及后续的发展等,讲述了在战斗中参战双方的筹备、计划、指挥以及实际作战等情况。

内容提要

  

    一剑文化著的《兰山血广治泪(从南寮-9号公路大捷到广治大会战)/指文战史系列》讲述了1972年对越南来说是命运多舛的一年。这一年,北越趁着美国的撤军,大举发动大规模战略进攻,这是继1968年新春总攻击后,越南战争的又一次大决战。位于南越最北梢的省份广治,成了这次大决战的焦点,双方为了争夺这个“门户省份”拼尽全力。双方在广治古城苦战81昼夜,打出了越南战场的“斯大林格勒”和“上甘岭”。最终,双方僵持在后汉河一线,表面看似不分胜负的斗智斗勇,实则是南越的大放血,依靠美国支援才有的广治平局,晴示着美国离开后南越的崩塌。

作者简介

    一剑文化:一剑文化创作团队由众多资深历史、战史类作者组成,长期致力于对军事文化的研究,擅长于研究二战及现代战争领域,从事创作及编译工作。

目录


第一章  艰苦岁月
  苦斗“绥靖”
  血火生命线
第二章  “兰山719”
  掐断咽喉的设想
  北越的磨刀
  联军初战告捷
第三章  决战南寮—9号公路
  断刀
  车邦冲刺
  绞肉机
  透过现象看本质
第四章  胜利之年1971
  局部反击
  AC-130之惧
第五章  总攻击!
  运筹帷幄
  震撼性的炮火准备
  初战告捷
  陆战4营的勇战
  钢铁连环阵的崩溃
第六章  相持阶段
  丢失卡罗尔火力基地
  东河保卫战
  调整部署
  东河续战
  力挫越军
  失败的“光中729”行动
第七章  大崩溃
  决战前夜
  总攻风暴
  溃败
第八章  守住,美政河!
  燃遍南方的战火
  厉兵秣马
  “神江5-72”行动
  “神江6-72”行动
  “神江8-72”行动
第九章  血火八十一昼夜
  “兰山72”行动
  广治保卫战
  军人不朽
  顽强防御
附录1  1960-1972年越南人民军主要战役战斗损失统计
附录2  抗法战争的六次攻坚战例
参考书目

前言

  

    溪山战役的结束,并不意味着越南战争的终结。相反,美国远征军因及时放弃边远山区据点,而获得大量机动兵团,摆脱了威斯特摩兰时代兵力分散、处处挨打的窘境。在一代名将艾布拉姆斯上将指挥下,美军从1968年8月起,开始在整个越南南方掀起规模宏大的全线反击,新春总攻击和总奋起阶段蒙受惨重损失的越南人民军抵挡不住节节败退,不仅丢失大量地盘,地方部队和乡村游击队也损失大半。为了恢复地方、乡村游击队组织,越南南方的越军不得不大量解散主力部队,下到各个地方充当地方部队、甚至乡村游击队的种子。即便如此,还是没法粉碎艾布拉姆斯的“扫与守”政策。日益被蚕食的地盘和枯竭的兵力,以及长山公路被轰炸封锁都严重困扰着越军。1969年到1970年成为整个越南战争中,越南人民军最艰苦、最困难的岁月。不幸之中,自有万幸。尽管艾布拉姆斯打出了越南战争第二个高潮(第一个高潮是1968年新春总攻击和总奋起,第二个高潮是美国远征军1969年到1970年大反攻胜利,第三个高潮是1972年越军战略进攻,第四个高潮是1975年春季大捷),成功地全面压制了南方的越军,但美国对越政策已经转向,由美国为主包打的“局部战争战略”转型为美国全面撤出地面部队,只以海空炮火力支援获得大量美援的南越国军执行“战争越南化战略”。这个战略确实一度取得了很大的效果,把越军逼入了绝境。可是,美军的大量撤退和1970年5月的入侵柬埔寨,却让越军获得了在整个印度支那自由盘活的空间。
    经过一年的休养,越军在1971年和南越国军于柬埔寨、南寮—9号公路进行全面较量,两战告捷宣告了越南人民军逐步走出1969年至1970年失败的阴影,开始重新积蓄力量。在南寮—9号公路大捷的振奋下,越南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也打算趁美军全面撤退,并已经不具备在越南南方战场进行地面作战能力的情况下,于1972年掀起战略进攻,主要进攻方向选在广治。为了打赢这次决定性的进攻战役,越南人民军一改先前的游击战略,主动转入大规模诸兵种协同进攻战役,动用4个步兵师(后增到6个师)、2个坦克装甲车团,以及大量炮兵、防空兵、工兵和特工支援,从西面、北面、南面同时对广治省北部地区发起猛烈进攻。由于定势思维和判断失误,加上训练不足和装备缺乏,南越国军第3师团在越军第一击下损失惨重,麦克纳马拉电子防卫墙被全线突破不算,整个非军事区全部沦丧。尽管联合参谋本部从西贡陆续调来海军陆战师团、别动军3个联团和伞兵师团,并组织了“光中729行动”,但经过1个月的僵持,最终还是丢失了广治市,战线被击退至美政河,顺化也有丢失的危险。幸好美国空军进行了最大限度的海空火力支援,从近距离空中支援到战场遮断和战略轰炸,逐步结合起来切断了越军的战略后勤线,使越军在连续进攻后不仅势头衰竭而且补给不济。双方在美政河的对峙实际变成了双方拼后勤补给和兵力集结速度,联军依靠绝对制空权和发达公路网,抢在越军之前完成了兵力集结和补给。从6月28日开始,胜负之势已然易手。尽管越军拼命发动战役第三阶段进攻,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损失高于解放广治的前两阶段进攻,而且根本打不动对手。
    联军把握战场机会的能力也确是棋高一着。趁着越军进攻势头彻底衰竭,南越国军第1军区挥师反攻,最精锐的战略总预备队——海军陆战师团、伞兵师团、野战军第1师团和别动军第1联团,在第1装甲骑兵旅团、大量炮兵群及美国海空火力支援下,从美政河战线开始全线反攻。越军突然从进攻转入防御,最初措手不及,丢失了许多地盘。但在越南中央军委的指导下,为了巴黎谈判中具有于己有利的态势,必须坚决死守广治市,寸土不让!为了加强防御战斗,越军相继把第312A步兵师和第325步兵师、第246步兵团调到广治战场。除了第320A步兵师外,广治战场集中了越军所有的绝对主力部队(第308A步兵师、第312A步兵师、第304A步兵师、第325步兵师、第320B步兵师、第324步兵师、第246步兵团)!交战双方都拿出了自己的家底,一边是南越国军战略总预备队(也是南越国军唯一拥有师团级别合成兵种攻防战斗力的部队),一边是越军总部各个直辖机动主力师,双方拼死较量,围绕广治市周围每一寸土地、每一座房屋、每一个阵地、每一个战壕都展开激烈争夺,战斗打得十分惨烈。许多越军分队往往战斗到最后一人才丢失了阵地。海军陆战师团和伞兵师团也打得异常勇敢,他们之中许多部队也损失50%以上的兵力,却没有一个部队叫苦。大家都抱定拼死战斗的心理,战斗变成了双方残杀。从6月28日到9月16日,双方进行了整整81天的苦战,最终南越国军海军陆战师团压倒了对手,夺回没有一座完整房屋、已成一片废墟的广治市和广治古城,把战线打到后汉河北岸。这81天的战斗也是整个越南战争中最残酷、最惨烈、双方伤亡最大的。尽管南越国军艰苦反击,夺回半个广治省失地,越军却没有放弃,为了守住广治省剩下的解放区,越军反过来围绕后汉河南岸的各个重要高地,和海军陆战师团、伞兵师团殊死争夺。这一次,失血过重的南越国军失去了进攻势头,战线僵持在后汉河南岸,直到《巴黎和平协约》签署、停战日到来,双方谁也没有再进一步。
    为了还原这次血战,笔者收集了不少越南文和英文书籍资料,力求在中立、客观的基础上,叙写这本书,也算是溪山战役的续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艰苦岁月
    溪山战役的胜利并没有给越南人民军带来1968年决定性的胜利,相反,从1968年1月30曰到8月25日在整个越南南方掀起的新春总攻击和总奋起,给越南人民军主力部队造成了极大的损失。按照越南中央军委1969年4月的报告,1968年新春总攻击和总奋起第一阶段到第二阶段(1968年1月30日到7月2日)共损失124194人(不含县地方部队、乡村游击队和地方工作干部):牺牲44824.人、负伤61267人、失踪4511人、被俘912人、失联1265人、逃亡10899人、投降416人;损失各种武器27801件。
    在越南人民军失血过多而失去战略进攻能力的同时,新任美国远征军总司令艾布拉姆斯上将却巧妙采取战略收缩,放弃大量边远山区的据点,腾出机动兵力迅速夺回了战场主动权。从1968年9月开始,联军把原先的“觅歼”战略改为“扫和守”战略,最大限度集中机动兵力,发扬空炮火力优势,以美军为绝对主力实施机动打击,辅以中央情报局的“凤凰”行动,加上越南共和国的绥靖,采取“军政谍”三管齐下方式打击,让越南南方的越南人民军部队几乎陷入绝境。南部平原农村解放区几乎丢失殆尽不算,乡村游击队损失大半,著名的古芝游击队损失95%,古芝7营损失殆尽,南部西区上半年就损失乡村游击队1.5万人,全年整个越南南方仅乡村游击队就损失了12万人,如果加上地方部队和主力部队,1969年的总损失超过了20万人。
    平原农村根据地的丢失和地方部队、乡村游击队损失惨重,给越南人民军坚持游击战争带来了巨大的困难。为了恢复地方组织和游击战争态势,越南人民军留在南方的主力部队一边顽强组织小规模袭击和渗透,还击美军和南越国军;一边被迫解散许多主力团,把这些部队派到各地充当地方部队和乡村游击队的火种。然而,“凤凰”行动和“扫与守”的战略产生了致命的效果,使越南人民军无论多么努力奋战也没法扭转1969年到1970年的被动不利局面。
    越南人民军各军区和各省战史对1969年的艰苦局面都有诸多反映,《第6军区抗战史》对1969年战事就评论道:“在平顺省,敌人占领了部分根据地,夺取了2.4万人。在宣德省,敌人沿着20号公路实施反复扫荡,逮捕4000多人,夺取了K67解放区,并且占领了11号公路、21号公路沿线的部分村庄。在林同省,敌人沿着20号公路密集修建野战警察屯和保安屯,防范我军破交……美伪军使用各种力量进行平定工作;用军事办法封锁并结合心理战,采取恐吓、贿赂手段,侵占和获得农村的控制权,特别是关键的农村地带。对我军来说,许多地区由于兵力不足,无法有效打击敌人的反击和侵占,许多村庄名义上归我军控制,可实际上我军只有在夜间才能在村里活动,而白天却是被敌人控制;双方争夺区是3-2万人人口,却形成了根据地仅400人(在部分地区)这种极为被动而奇特的斗争局面。”
    《平福省(平隆和福隆省合并)抗战史》也记载道:“从1969年开始,美伪军给我军制造了很多困难,敌人频繁组织伏击,锐意要夺取人民,占领地盘,并且猛烈扩大‘农村平定’计划。1969年头几个月,我军还是守住了中间区,南方解放军的主力单位仍在积极活动,不断对敌人基地发动进攻;可到了1969年秋季,敌人集中步兵、空军、炮兵逐步蚕食吞并了中间区,以及平隆、福隆、禄宁、D战区许多根据地的中间区和前沿……敌人猛烈轰炸,最大限度使用火力对平隆、福隆、同帅周围地区的我军控制区实施绵密打击。”
    “在不断组织扫荡的同时,敌人还把人民集中赶进各个‘战略村’,企图隔断人民群众和革命的关系。敌人使用伪军主力兵团和美军从外面包围各村,然后使用保安部队、民卫、‘平定’进行内部绥靖,对每个村都连续进行5到10天的清剿和绥靖。结合恐怖活动在中间地盘进行蚕食,清剿我方隐蔽留守的(P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