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后宫褒姒传(上中下)

  • 定价: ¥69.8
  • ISBN:978750573761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友谊
  • 页数:944页
  • 作者:飞刀叶
  • 立即节省:
  • 2016-08-01 第1版
  • 2016-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飞刀叶的《后宫褒姒传(上中下)》讲述中国古代四大妖姬之褒姒的旷世帝王恋。
    她,谋比芈月,“妖”似妲己,乃一笑倾城冷美人,她,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传说中含冤千年的神秘王妃。
    纷乱先秦,群雄逐鹿,江山如赌,美人如棋,命如戏。
    一笑倾城千夫指,红颜有泪无人闻;烽举骊山山河碎,十年梦醒已无君。

内容提要

  

    飞刀叶著的《后宫褒姒传(上中下)》讲述的是:她为救父入宫,一朝受宠,却引万人欲杀而诛之!人人都一口咬定她就是童谣里预言的亡国妖女!
    父亲恨她魅惑君心,与她断绝父女关系。舅父直言进谏,要求将她斩首。后宫众妃设计陷害,扬言她右肩有红色胎记,是妖女的明证!
    而他,乱世帝王,戴一副荒淫暴虐的假面,藏一颗一统江山的野心,后宫佳丽三千,不过是他与诸侯角力的棋子!他说:“寡人能保你一世荣华,也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与家族交恶,她暗自咽下苦水。
    与众妃交锋,她一刀捅在右肩,断妖姬谣言。
    而爱上一个深不可测、喜怒无常、江山难保的苦恼帝王,她该如何是好?
    经年后。她丹凤朝阳,陪他点燃戏诸侯的烽火,陪他走上人生的穷途末路。千年后。依旧少有人懂,骊山脚下,狼烟之中,她嘴角那抹谜一样的笑容。

媒体推荐

    《后宫·褒姒传》不仅是褒姒跌宕起伏的传奇人生,更是一部波澜壮阔的西周末年历史,是当时社会制度下政治斗争、宫廷情仇、人性欲望的缩影,视角独特,格局恢弘,内容考究。西周的算术是二进制还是十进制?官方货币是金银还是玉器?本文是宫斗?言情?还是鸡汤?其实,这是一部集西周历史、政治、经济、人文、言情于一体的百科全书,总有一款适合你。
    ——作者  姵璃
    在以笑闻名的美人名单中,西有蒙娜丽莎,中有褒姒。她们都不爱笑,却都因为一个笑容中蕴藏的万千深意,成为了永恒的审美命题。可惜的是,大多数人都只把烽火戏诸侯的故事当成一场幼稚的炫富而唏嘘,或被火光中美人一笑的盛放所迷惑。没空深究,那稍纵即逝的笑意,究竟缘起为何?幸好,能在作者这本书的荡气回肠中找到答案。
    ——作者  花千辞
    他只是不巧做了最后一个皇帝,她也只是不巧做了那个皇帝身边的红颜,天意如此,非战之罪,然而史官却冷笑着给她寥寥几笔下了定义,后世也只是照着定义给他们千古骂名——可那又怎么样,在他身边的时候,她从来不管外头那些风言乱语。
    ——作者  姽婳莲翩

作者简介

    飞刀叶,年幼时曾憧憬仗剑走天涯,美酒谢知音。走过那时的散漫,方知这不过是小说家们心中不羁的梦,遂放下这场华而不实的追逐,读了不那么浪漫的工科,从事着令人无限遐想的无线电通讯行业。
    虽未有永不消逝的电波般跌宕,多年后却也走过天涯海角,往来良师益友,聊有薄酒,略知世事。透过那微弱的电波传来的,不再是晶体管的放大效应,而是整个世界的喧嚣——提笔以记,或许仍是儿时瑰丽的梦想。

目录


  第一章  弱女救父入镐京,琼台笙歌迎新主
  第二章  大周王廷深似海,王侯对弈定乱世
  第三章  美人心计解君危,祸患红颜遭人妒
  第四章  投石问路窥时局,步步惊心亲不待
  第五章  褒姒良计开言路,申后苦心清君侧
  第六章  君恩难测冷宫赋,旷野独行举步难
  第七章  自古君王多薄幸,主仆之争弄人意
  第八章  后宫女子多善妒,借刀杀人除心患
  第九章  移花接木以命搏,九死一生避谣言
  第十章  他日清明坟上花,爱恨情仇转头空
  第十一章  心灰意冷退为进,帝王韬略逐天下
  第十二章  天长地久君曾允,生死相随妾之愿
  第十三章  君心难测帝王命,佳人苦候后宫情
  第十四章  秦伯其咄咄逼人,周王湦杀人夺权
  第十五章  腹中子命丧秦府,郑夫人血染京城
  第十六章  守灵无眠登华辰,东宫狠戾踏琼台
  第十七章  褪下白装易红服,洞房花烛情断肠
  第十八章  而今褒家拥天下,为避锋芒举申后
  第十九章  世间聚散终有时,情寄千里相思意
  第二十章  鞭长莫及难相顾,舅甥兄妹皆成仇
  第二十一章  山穷水尽疑无路,梦中相会解千愁

  第二十二章  运筹帷幄心意决,翻手江山覆手权
  第二十三章  温言软语请君心,只言片语定臣意
  第二十四章  秦伯野心匡天下,乱世各人怀鬼胎
  第二十五章  为君造势平乱局,夜探郑府引纷争
  第二十六章  兄妹反目下杀手,郑伯盟誓许真情
  第二十七章  旧人如今已成仇,拱手江山为你安
  第二十八章  朝堂上剑拔弩张,后宫里风云诡谲
  第二十九章  只身退敌红颜怒,未雨绸缪帝王计
  第三十章  芙蓉帐暖宫闱乱,再见已是别样天
  第三十一章  沙场之战未必还,恪守深宫为君谋
  第三十二章  君赌江山妾博命,血染琼台待君还
  箜二±二章  穷途末路尽绵力,已是无计可施时
  第三十四章  盛世琼台转头空,一抔焦土遍枯骨
  第三十五章  镐京城秋后算账,褒姒以死报恩情
  第三十六章  周君主得胜还朝,美人心一去不返
  第三十七章  褒美人丹凤朝阳,冠后宫得一人心
  第三十八章  虽挽情心结难消,两人心不通则痛
  第三十九章  兄妹仇杯酒释怀,后宫乱褒后力压
  第四十章  宫门路前途难测,帝王意得失皆患
  第四十一章  绕指柔成百炼钢,美人心存蛇蝎计
  第四十二章  北国秋色掩宏图,山野游猎除异己
  第四十三章  母子重逢汩满襟,百官堂前逼周主
  第四十四章  周王自有过河计,楚侯难为无米炊
  第四十五章  昔日兄弟生嫌隙,褒后堂前许生死
  第四十六章  若是马革裹尸还,后宫又是易主时
  第四十七章  廿七另觅良人心,郑家红事变白事

  第四十八章  旧臣如今已二心,叔嫂情牵九州志
  第四十九章  两军相较难克敌,掘突出奇博一捷
  第五十章  周王料事如神助,洪德设计若蛇蝎
  第五十一章  曾以暖炉侍其主,不知妾心相思苦
  第五十二章  如今伉俪伤离别,换君百年再逢卿
  第五十二章  了却尘问世俗事,心无旁骛赴黄泉
  第五十四章  早有严父思虑深,满门求得一人安
  第五十五章  楚侯咄咄逼秦伯,熊宁以情动周王
  第五十六章  掘突断情娶齐姬,启之立功夺兄位
  第五十七章  九州图序多动乱,郑伯意冷欲辞官
  第五十八章  启之率兵临郑都,昔日情人做路人
  第五十九章  廿七以死明忠贞,郑伯失爱察真情
  第六十章  见周王褒姒伤情,拒门外熊宁得宠
  第六十一章  此去晋北周王谋,戏假情真褒后忧
  第六十二章  苦肉计斩掘突情,起争执断主仆谊
  第六十三章  宠秀秀后宫惶恐,新夫人八面玲珑
  第六十四章  姜婉殿前窥私情,秀秀受封震朝堂
  第六十五章  腹中子未稳先亡,众矛头皆指褒后
  第六十六章  无知女堂前请罪,伉俪情既往难追
  第六十七章  后宫人合纵连横,褒美人绝处求生
  第六十八章  蛇蝎计嫁祸杀人,欲加罪有口难辩
  第六十九章  秀秀心虚断后路,伯服为母杀熊宁
  第七十章  指鹿为马三人虎,心灰意冷出宫门
  第七十一章  散尽后宫为一人,多年隐忍换真情
  第七十一章  周王借兵讨申侯,褒姒设计杀卫人
  最终章  烽火狼烟调诸侯,放手江山博一战
  后记  我若为王,提笔江山任我画

后记

  

    我若为王,提笔江山任我画
    我写《褒姒传》的过程历经艰辛,几经波折,终于收笔。
    本文提笔自周幽王三年,褒姒人宫,收笔至郑庄公少年英雄,大破北狄。从初稿至今,几经修改,其间纰漏层出不穷,改到这一版已经过了查缺补漏、更正错误,对政、经的取舍,有违西周礼制,本文经不起考据,只是我心中英雄美人生不逢时的故事。文章从主观出发,详述了“我若为王”的宏图野心。
    为修正诸位对西周的认识,我想在此对历史上的西周做一个概要的补述,以下内容感谢罗松凯的提供与整理,仅供参考。西周经历了两百多年,几代人的经营,在周幽王时代被犬戎的铁蹄践踏,镐京城沦陷,周幽王驾崩,褒姒与伯服薨,宜臼继位,迁都洛邑,往后史称东周。周朝的孱弱与西周的体制有着直接的关系,此事需要从西周灭商讲起。
    根据《史记》记载,周的始祖后稷,名弃。他的母亲邰氏姜原,是帝喾(酷音)的正室。商的始祖叫契,母亲简狄,是帝喾的次妃。
    弃小的时候喜欢种树麻。麻、菽(叔音)、菽美之类的作物,待到成年,对农耕非常感兴趣,而且因为种地的本事大,在舜时成了负责农业的官员,并被封于邰,号后稷,别姓姬氏。
    后稷死后,他的儿子不窑在夏任农官,赶巧遇上诸侯叛乱,丢了官衔,率领部族躲到了戎狄之间的地带生活,即现在的甘肃庆阳一带。而不窑的孙子,也就是后稷的曾孙公刘能根据土地的肥瘠状况,因地制宜地进行农耕播种,渡过渭水伐取木材,生活水平的提高吸引了很多人从四面八方来到周的居住地。公刘死后他的儿子庆节继位,在豳建都,成立一国。
    周道之兴自此始。
    庆节的第八代曾孙姬宣为了保护自己的部落不受犬戎的攻击,率领部落迁移到岐山脚下的周原,也就是现在的宝鸡东北边,周的称号也是因周原而来。周原肥沃的土地激发了周的子孙血脉中种地的天赋,先前以游牧为生的周,在此发生了巨大的变革,从一个小部落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政权,并最终推翻了殷商成为天下共主。
    古公宜父率领族人刚搬到周原的时候,除自己的部族外,还有追随而来的其他自由民,却没有奴隶,而周又不具备商的强大掠夺能力,于是他们必须建立一种没有奴隶的政治体制,这就是封建制的雏形。有了相对先进的制度,姬童又选择了投靠当时的中原之主——商。得到商的支持与保护的周便不再担心遭到戎狄的攻击,转而专心积蓄力量。
    姬直有三个儿子,他特别喜欢自己的小儿子,认为这个小儿子最为贤明。更为可贵的是,这个小儿子的儿子还有圣瑞之兆,所以姬直赞叹道:“我世有当兴者,其在昌乎?”姬宣倾向于让小儿子继位,可周的制度却是嫡长子继承制,小儿子的继位不合礼制,怎么办呢?两位兄长收拾了行囊,放弃了权力,离家出走了…… 姬童的这位小儿子最终被商纣王所杀,而真正将周带向辉煌的是姬宣的孙子姬昌。 作为一个农耕部落,周的经济发展迅猛。姬昌继位后,逐步将周发展成为一个可与殷商抗衡的大诸侯国。日益强大的周与声名远播的姬昌,让周的声望越来越高。当周的强盛威胁到殷商的统治后,小人的谗言与商朝统治者对周的忌惮,商纣王将西伯侯姬昌也就是未来的周文王囚禁了。这时候的周虽然声望日隆,经济发达,可在军队建设上是无法与商朝匹敌的,饶是姬昌也只能乖乖去羡里待着,否则便有灭族之祸。 商纣王在他的晚年、商的末年,连续不断地做了一些错误的决策,最终为自己的王朝招致了灭国的祸端。商纣王其人,年轻有为,晚年时却因妲己误国,骄奢残暴。在周臣闳天的斡旋下,再加上金银财帛美人的讨好,商纣王甚至将西伯侯姬昌放归故里,还赐予西伯弓、矢、斧、钺,授权他讨伐不听命的诸侯。商纣王不仅放虎归山,还给这只老虎装上了武器。 姬昌回到西岐遍访人才,遇到了溪边垂钓的姜尚,姜太公用这柄没有钩的竿儿钓上了未来的周文王。君信臣,臣辅君,君臣相得,在姜子牙的辅佐下,姬昌在人生的最后几年做了六件事:调解小国矛盾,树立威望;西伐犬戎,败西戎诸夷,破密须,先后解除了北边和西边的后顾之忧;戡黎取邗,攻下黎邗这两个商的属国后直接对商都朝歌构成威胁;周不断扩张,再攻崇国;在完成了一系列征伐后,姬昌将周的都城由岐山周原东迁到了渭水平原,建立沣京,正式将自己的势力向南扩展到了长江、汉江、汝水流域。 这六件事做完,天下三分,周有其二!可以说姬昌已经做好了翦商的最后准备,但时不我待,姬昌将如此大好局面留给了姬发,溘然长逝。此时周的军队实力仍然无法与常战沙场的商军相比,在商朝军队远征东夷、国内空虚之时,周发起突袭,取下朝歌,成为新的中原之主。 周武王推翻商朝,对属下大臣进行了大肆封赏,而之前的种种问题开始暴露。 据传,周推翻商,集结了八百诸侯。诸侯们利益诉求不同,如今是时候搬上台面一一解决了。然而武王早亡,儿子尚小,周王朝又是刚刚建立,百废待兴,所以,为了这个新生的国家,周武王的弟弟周公旦拿过了执政大权。 周武王死后,殷商后人打算东山再起,而原本跟随周共同争战的诸侯因对战后利益分配的不满制造暴动。在召公夷的支持之下,周公旦强硬地压下了一切反对的声音,用三年的时间平定暴乱,度过了周王朝最为艰难的岁月。 周公旦执政七年后还政于周成王,但有很多迹象表明,当时周成王是将周分为了东西两部分,成王与周公旦分治一方。当时周的国都为镐京,也就是现在的西安一带,被称为宗周;而周公的封地洛邑,也就是现在的洛阳一带,被称为成周。 周公还政成王后第三年病逝,周成王独揽大权。他继承了周公旦留下的遗产,在周成王和他的儿子周康王两代君王的统治下天下安定,四十多年没有使用刑罚,史称“成康之治”。 然而周康王之后,周陷入困境,首先是周康王之子周昭王为扩大疆域连年征战,在登基第十九年南攻楚国时,死于汉水之滨。之后昭王之子周穆王登位,周穆王在位五十五年,四方征战,两征犬戎,获其五王,九师伐楚,为父王报仇。之后又东攻徐戎,巩固了周在东南的统治。 周穆王之后,周共王继位,国家因连年征战耗费了巨额财富,财政空虚,经济上难以维系。而周共王为了表示赏罚分明,不得不将都城附近的土地陆续分封给诸侯和大夫,使自己直接支配的地域越来越小,财政收人越来越少。 周王朝的国势开始衰落。 为了缩减开支,周共王裁减军队,明法息民,让更多的百姓安于生产,创造财富,以增加国家的财政收入。在对外关系上采取和平稳定的外交政策,对边境争端主要采用和平谈判的办法解决,尽量避免武装冲突。在政治上,他废除原来的“土地国有,分封臣下”的旧制度,实行土地私有制,允许土地自由买卖,国家按规定向土地所有者收缴税金,这是西周王朝首次把土地私有合法化。 周共王这些举措对国家十分有利,大大改善了国家的财政状况,但也有弊端存在,由于裁减军队,各城镇的武装力量十分薄弱,引来了异族窥探。西戎趁机反叛,组织军队向西周发起攻击。周军兵微将少,无力阻击敌人,被西戎连续攻占十余座城邑,直逼镐京。周共王得知镐京受到威胁,只能紧急调集各诸侯国军队联合出击,才把西戎军击败,将他们赶出境外。但是这场战乱使周王朝受到很大损失,也为之后西周衰败埋下了伏笔。 周共王之子周懿王继位的第一年,天再旦,也就是日全食,受此影响,周懿王决定迁都。但迁都没多久,又遇百年不遇的自然灾害,这让周懿王一生都活在疑神疑鬼之中,郁郁而终。 周懿王死后,继位的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他的叔叔周孝王,周孝王在位期间做了一件事,这件事深刻影响了之后周的历史,也推动了命运的齿轮。这便是为了制衡申侯的权力,周孝王将西戎庶子,同时也是周主管畜牧的大臣非子分封于秦邑,建立秦国,号称秦赢,也就是之后统一六国的赢政之祖。 周孝王在位六年后,周懿王之子姬燮继位,即周夷王。 到周夷王,周的衰弱已为天下所知。诸侯不再朝贡,收入锐减。为减少开支,不断地削弱军队的物资,最终周军的战斗力根本无法形成威慑,而诸侯更加不来朝贡。为了改变现状,周夷王的儿子周厉王任用擅长财政和军事的大臣荣夷公和虢公长父,为改善周王室的经济窘境,周厉王听从了荣夷公的建议,对一些重要物产征收“专利税”,不论是王公大臣还是平民百姓,只要他们采药、砍柴、捕鱼虾、射鸟兽,都必须纳税。芮良夫对此感到忧心忡忡,谏言厉王,直言若用荣夷公,周必亡。 周厉王并没有采纳谏言,此时的西周用与不用其人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那时候很多山林川泽其实是归属大贵族的,所以也有人猜测会引发巨大的反响,是因为他的政策损害了贵族的利益,而周厉王残酷镇压的言论是来自贵族的,不过这个说法并没有什么证据。 周厉王征收了大量的税款,可能用在了军队上。因为周厉王在位期间,周军一改前几任周王带领下的颓丧,连续取得对外战争的胜利。但到了执政中期,周厉王开始执行严苛的法律,百姓对他议论纷纷,召公劝谏:“百姓不能忍受暴虐的政令!”听到这个说法,周厉王大怒,对于民间巨大的反对声音不但没有听从反而进行了残酷的镇压。他找到一个卫国的巫师,让他来监视那些议论的人,巫师告谁议论,周厉王就杀掉谁。此事最终引发了百姓暴乱,厉王被迫逃到彘地,最终客死异乡。 在周厉王逃离国都一直到他离世,总共经过了十四年,这十四年是一个特殊的时期,被称为共和。西周共和时期是指周厉王逃离镐京后至周宣王登位前的一段时间,即约公元前841年至公元前828年期间。对于这个时期的称呼有两种说法,一为由于召穆公和周定公共同执政,因此这个时期称共和;二为共和执政,即厉王逃走后,朝中大臣就公推共和伯代行天子之职,因其名叫“共和”,爵位为伯,故称其当政期问为“共和执政”。 周厉王逃离之时,当时还是太子的周宣王被召公保护了起来,在厉王逃亡十四年客死他乡后,周宣王登位,励精图治,下令修复公室、广进谏言、安顿百姓、修缮武器;兴畋狩礼乐,效法周文王、周武王、周成王、周康王遗风,并及时任用召穆公、仲山甫、尹吉甫、程伯休父、虢文公、申伯、韩侯、显父、仍叔、邵穆公、张仲等贤臣辅佐朝政,陆续发动对周边部族的战争,使衰落的周王室权威得到恢复,诸侯又重新朝见天子,四夷咸服,史称“宣王中兴”。 但宣王没能坚持到底,在他执政的晚年,他开始毫无道理地干涉鲁国内政。 连续对外征战又连续战败:公元前797年周宣王派军队攻打太原之戎,失败;公元前792年,征讨条戎、奔戎,战败;公元前789年征讨申戎获得胜利;同年,周军在千亩之战大败于姜戎,南国之师全军覆没,在奄父的帮助下周宣王才得以逃脱。连续的失利将周最后的一点底子也消耗殆尽,而在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后,周宣王在狩猎的途中身亡。传说是被他冤杀的大臣索命,而真相则湮没在了历史的长河里。 周宣王死了,留下了一个烂摊子给他儿子姬宫涅,这位末代君主。传言中他为博红颜一笑,烽火戏诸侯。 周幽王继位时内忧外患,周宣王死前多次兵败把西周最后一点元气都耗光了,国内百姓怨声四起,多次失败也让西周在诸侯间的威信丧失殆尽。幽王初年,西北大旱,旷日持久,都城周边发生特大地震;第二年,国都镐京和附近的泾、渭、洛三条河川都发生地震,同年,泾、渭、洛三条河川枯竭,岐山崩塌,很多人说这是亡国之兆。天灾往往助恶人祸,但作为末世之君,姬宫涅也不是一个雄主,在这种内忧外患之下,却依然不理政事,将所有的政事全部交给了自己的叔父郑桓公,自己则沉迷于声色之中。之后更是后宫大戏,幽王五年,废除原本的申后与太子宜臼,立宠爱的妃子褒姒为后,褒姒的儿子伯服为太子。 申后与宜臼为了躲避迫害,仓皇逃回了自己的娘家申国。周幽王听说后大怒,向申国讨要申后和太子宜臼,申国国王当然不乐意把自己的女儿、外孙送出去,所以他是拒绝的。幽王九年,申侯为了对付周王,联络犬戎为盟友。幽王十年,姬宫涅先下手为强,与诸侯在太室盟誓讨伐申国,犬戎攻破西周都城,杀幽王与伯服于骊山下,至此西周灭亡。 以上资料涉及众多来源,有推测,也有真实记载或是考古发现。末代帝王,常常背负了比事实更沉重的包袱,先人之过,后人之责。西周的灭亡,东周的破败,起源并非周幽王的荒淫无度,更多的是因为西周时形成雏形的封建礼制。这种礼制用后来的话说,是一种吃人的制度。 比起西周的对民智的桎梏,殷商反而显得更加自由、民主。殷商朝歌的沦陷,在后来的文学史上也充满了传奇色彩,他的一生跌宕起伏,大功、大过,充满了传奇色彩,也不失为历史上最为人啧啧称奇的帝王形象,朝歌沦陷,举国哀歌。 每每为纣王谈造化弄人时,我也常想,我若为王,商末周初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弱女救父入镐京,琼台笙歌迎新主
    周宫湦三年,春。
    镐京城里灰蒙蒙一片,青砖绿瓦在这阴霾之下显得格外黯淡,繁华的京城笼罩在灰白的尘埃当中。
    朝野哀歌,凄凄怨怨。
    这座城曾见证过大周王朝的盛极一时,现在它开始慢慢凋零。
    三年前,褒姒的父亲褒珦就是踏着这条青砖路,走进镐京城的。他和大多数周王朝的见证者一样,企图阻止滚滚向前的历史的车轮,然而历史的车辙终究只是碾在了他的身上,留下的是无尽的牢狱之灾。
    时至今日,周宣王溘然长逝的举国丧期已临近尾声,这座城将褪去缟素,换上霓裳。而这个国家的年轻君主,也早已耐不住寂寞,在宫廷中日日莺莺燕燕、温香软玉,夜夜歌舞升平、芙蓉暖帐。
    褒姒斜倚在破旧的马车上,摇晃着自远处而来,她撩起衣裙从马车上下来,萧瑟的北风掀起那素白的长裙,昏黄中干净的面容被衬得苍白。她纤瘦、柔弱,甫一站稳,身旁的下人廿七就赶紧扶住了她的胳膊。
    她们停在了朝中上卿虢石父的府门前,驾车的下人叩打着门上的铜环。
    府门打开了一道缝,里面的下人探出头来,伸手瞧着褒姒,褒姒将拜帖递上,府门“哐当”一声被重重关上。一盏茶的时间过去,那下人才复出来,将门推开:“老爷吩咐了,公子请跟我来。”
    “有劳。”褒姒朱唇微启。
    檐廊之下,虢石父正翻看着即将呈递给周王的奏章,时不时扔出去几本。他是权倾朝野的上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足以决定任何人的生死,而此刻,他能决定的是整个褒家、整个褒国的命运。
    虢石父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傲慢,头也不抬地问道:“来了?”
    “见过虢上卿。”
    听到褒姒的声音,虢石父才抬起头扫了一眼褒姒,“啧啧”一声,嫌这容颜太过清丽。他的手捻在胡子上,摇头、蹙眉,像是吃了糟糕的菜肴。褒姒伸出手,廿七便将一个锦盒递到她手中,她上前一步将锦盒呈给虢石父:“虢上卿,有礼了。”
    虢石父用手指将锦盒的盖子掀开一条缝,白色美玉周身通透无瑕,莹润而富有光泽,他面上露出了贪婪的笑容,用语重心长的长者姿态说道:“我同你褒家也有多年的交情了,这事儿我会好好安排的。”
    “多谢虢上卿。”
    褒姒被吩咐先去厢房休息,主仆二人走了两步,廿七就凑在褒姒耳畔轻声道:“刚才扔在地上的奏章,都是弹劾虢上卿的!听说朝中文武百官对这位上卿意见不小,世子找他多有不妥啊!”
    “出门在外,谨言慎行。”
    “是,公子!”廿七悻悻地闭上了嘴,转而环顾这宅院,区区一个上卿,居住的院子却坐拥泉水假山、百鸟绿树,她口中喃喃,“真是个会享受的人,也不知周王有他这福气没有?”
    褒姒瞥了廿七一眼,她赶紧捂住了嘴,咽了口唾沫,无辜地眨着那双大眼睛。
    主仆二人被安置在了西厢房中,府中的下人向她吩咐:“请褒公子暂住在这里,宫里的事情老爷打点好了,便给褒公子回话。”
    “要多久?”
    “那可不知道了,每年来求我家老爷的不计其数,老爷既然肯将公子安顿下来,公子就放心好了,最多不过是数月。”
    “这么久?”
    “这事儿啊,总得要些日子,就看公子的造化了,急不得的。便是公子被送入宫里了,能不能博大王欢心、得不得大王宠幸,也是另说的!圣意难测,若是没被大王相中,那在宫里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大王贪恋女色,天下皆知,多少贪图荣华的,想着法儿地入宫,可也没见有个动静,要我说啊……大王如今美人见得多,挑着呢!”
    褒姒的面色微微一变。
    下人即刻改口:“哟,褒公子,我可不是说您哪,您也别往心里去。”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