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家风/乡土中国小小说文丛

  • 定价: ¥19.5
  • ISBN:978753478569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大象
  • 页数:152页
  • 作者:编者:王彦艳//连...
  • 立即节省:
  • 2016-07-01 第1版
  • 2016-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王彦艳、连俊超主编的《家风/乡土中国小小说文丛》为读者提供了观照社会和人生的一扇窗口。这些乡土作品,或深沉,或明快,或幽默,保持了生活的原汁原味,又蕴含较强的文化意味,有着深邃独特的思想、自然朴实的语言和娴熟的叙事技巧,读者从中可以看到各具特色的地域风情、乡村人物的精神品味与人性之美。

内容提要

    多年以来,小小说作家一直倾心乡土人物与风物,注重对生活的观察与体验,坚持现实主义创作文风,自觉师承传统文化,通过细节的真实表现生活的本质和规律,创作出数量众多的佳作,书写了乡土人物的“百姓列传”和乡村社会的“百科全书”。
    一定意义上,读懂乡村,就读懂了中国。“乡土中国小小说文丛”分为《家风》《乡贤》《乡情》《童年》四卷,撷英集粹,为读者提供了观照社会和人生的一扇窗口。王彦艳、连俊超主编的《家风/乡土中国小小说文丛》这些乡土作品,或深沉,或明快,或幽默,保持了生活的原汁原味,又蕴含较强的文化意味,有着深邃独特的思想、自然朴实的语言和娴熟的叙事技巧,读者从中可以看到各具特色的地域风情、乡村人物的精神品位与人性之美。

目录

屋梁上的柳条箱
远山呼唤
三巴掌
父亲的守望
暖墓穴
野猪横行的日子
拉弯的天空
父亲的麦子
身教
太阳底下最幸福的人
官娃
身后的眼睛
杀羊
我的民工父亲
九月授衣

大衣敞开了
向果
选择
赵雪娥
蓝鞋垫
低头
怎么会是第二次
真正的孝
一只西瓜
何先生
爷爷生命中的那一刻
噙口钱
稀客
青苗
等待录取通知的那个夏天
诗眼
沙漠园
太极神偷
大烟袋
打树
你的手擦得我下巴生疼
月亮的情人
冯老汉的儿子
相随一生的爱情
父亲是秋天的镰
朗读的心
锄奸
父亲的大学
外婆的压岁钱
被风吹走的夏天
卖菜记
父亲进城
父亲的鸡啼声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好奇的小雁翎还问过爸爸。爸爸妈妈都去城里打工了,只在过大年和秋忙时才回家,他们说等攒够了钱,翻盖了家里的房子,就不走了。雁翎问柳条箱的事,爸爸说,那个叔叔姓徐,高高的个儿,戴着眼镜,一有空就看书,看过了还写,说是记日记,我估摸柳条箱里装的就是他的书和日记。徐叔叔常带我去屯东的河里玩,夏天游泳抓螃蟹,冬天滑雪溜冰车。他游泳时常把眼镜掉在水里,爬上岸就成睁眼瞎了,总是我钻进水里帮他把眼镜摸上来。有一年冬天,你奶奶病了,烧得那个邪乎,徐叔叔连夜带我去乡里卫生院买药,回来时就遇到了狼,那狼瞪着绿莹莹的眼睛一路跟着我们。那次要不是身边还带着咱家的大黄狗,可就坏事了。雁翎又问,那他为啥把东西扔在咱家就不要啦?爸爸的脸色暗下来,说那年知青们考大学,考上的得到通知就高高兴兴回家准备入学去了。可徐叔叔得到通知时,大学已开学好几天,再不去报到就被除名了。迟得通知的原因其实也挺简单,也不知公社里的哪位马大哈把那么重要的一封信给弄到靠墙的桌缝里去了,害得徐叔叔连回趟家的工夫都没有,就把不想带到学校去的东西都划拉进柳条箱,只说日后回来取。至于他为啥一直没来,我也说不清楚了。雁翎追问,那他现在在哪儿呀?爸爸摇头说,他刚走的那两年,还有信,后来信就稀了,断了,谁知道呀。
    但雁翎知道,爷爷奶奶可是把那黑黄的柳条箱太当回事儿了,几乎当成了眼珠子。有年夏天,连降大雨,乡里发出紧急通知,为防泥石流,要求傍山而居的村民立即转移。那天,爷爷奶奶拉着她都顶雨跑出了屯子,爷爷转身又跑回家,好一阵才又扛了那破箱子追上来。有人开爷爷的玩笑,说这是啥金银细软呀,值得你这样不顾命?爷爷说,要是自个儿的东西,别说是金银细软,就是传国玉玺我也扔了它,可这是别人寄放在咱家的,管它是啥,也丢不得的。
    两年前的一天夜里,爷爷奶奶看家里的那台黑白电视,有一条是县里的新闻。奶奶突然指着屏幕说,那新当选的县长是不是在咱家住过的小徐子?爷爷凝目再看,说错不了,也姓徐,也戴眼镜,只是比过去胖了,老了。可小徐叫徐东林,他怎么叫徐磊呢?奶奶说,兴许是改名了吧,城里的文化人好整这个。真没想,这兄弟出息成个大县长,这回他可该来家取东西啦!小雁翎也高兴地喊,呀,咱家住过大县长,看谁还敢小瞧咱!爷爷照着她屁股就给了一下子,黑着脸说,这话可不许去外面说,丢人!
    但一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两年也过去了,徐县长却一直没来取他的柳条箱。雁翎不止一次地想,也许是爷爷奶奶老眼昏花认错了人吧。但自从在电视上第一次看到徐县长,爷爷奶奶一到夜里那个时间,也不管小雁翎是看动画片还是看《还珠格格》,都把电视调到县里的新闻上去,一直盯着看,一边看还一边嘀咕:看那个做派,还有年轻时的影子呢。从电视里,小雁翎知道徐县长翻山越岭到山区考察,号召山里人多养绒山羊;小雁翎还看到徐县长亲自带人到山里打井,说山里人喝了深井里的水不得粗脖子病。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徐县长带人规划通往山里的公路,主持人说,那条路就从她家的屯后经过,还要铺成黑色路面。爷爷高兴地说,这回小徐可要到家来看看了。奶奶立时就催快把吊在梁上的柳条箱取下来,说把落在上面的尘土擦干净。可柳条箱擦了一次又一次,徐县长仍是没有来。
    徐县长以身殉职的消息也是从电视上知道的。天降暴雨,山里的一处水库决了口,徐县长带人去救灾,连人带车翻落进了洪水里。那天,电视上出现了徐磊县长带黑框的大幅照片,哀乐响得让人揪心,爷爷奶奶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不住地说,这种事儿怎么就偏让好人遇上呢?
    几天后,县里的干部来到家,说徐县长出发救灾前曾写下嘱托,他们是在整理遗物时才发现的。遗嘱上有一条说,他当年插队时曾住黑石沟赵吉年家并存有一些物品,他如遇不测,请代将那些物品就地焚毁,切莫整理,更不要保存。并代向赵家兄嫂及小侄致以永远的怀念与敬意。
    烈焰腾腾,浓烟滚滚,就在家里的院当心。那一刻,看着爷爷奶奶哀伤的样子,小雁翎的双眼也模糊了。她只是不解,这么些年,爷爷的徐老弟、爸爸的徐大叔、自己的徐爷爷为什么一直没来家取他的柳条箱呢?
    P1-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