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美丽与哀愁(蒲公英)

  • 定价: ¥39.8
  • ISBN:978754704228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万卷
  • 页数:314页
  • 作者:(日)川端康成|译...
  • 立即节省:
  • 2016-09-01 第1版
  • 2016-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美丽与哀愁(蒲公英)》是川端康成——文学作品最倾向“哀愁”的作家。为何最美的事物最终都会悲哀地消逝?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日本作家,以纤细诗意的笔触书写绝望的美、徒劳的爱、无望的等待。经典之作《美丽与哀愁》与《蒲公英》共同收录,不幸与不幸之间似乎有某种关联,流转的时光中,记忆回环。

内容提要

    《美丽与哀愁(蒲公英)》收录了川端康成晚期作品——《美丽与哀愁》和《蒲公英》两部中长篇小说。文字清新淡雅,优美细致,具有纤细韵味的诗意。
    《美丽与哀愁》
    二十年前,已婚的青年作家与纯情少女的一段爱恋,以少女早产女婴夭折、精神崩溃终告破灭。而后,作家将这段情感经历真实地呈现在了一本畅销书中,从此改变了两个家庭中每个人的生活。在除夕钟声的袅袅余音中,爱情、婚姻、家庭这人生三部曲也随之奏响,于浮世里荡漾。
    《蒲公英》
    生田町的生田病院如同蒲公英花朵般美丽,地暖人和,洋溢着田野的芬芳。听,那渺远的钟声,是出自患有人体缺视症的稻子之手吗?在虚无缥缈的梦境中看到的东西,与现实之中看不见的东西,到底哪个才是真实存在的呢?桃色的彩虹化作细小的气泡,若隐若现,移动着,消失了。

作者简介

    川端康成(1899—1972)
    日本著名小说家,新感觉派代表作家,1968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笔端常含感伤,喜用纤柔、清丽的语言表现自然物象和人的宿命。作品洋溢着独特的日式美学观念和细腻的感情,极富抒情性。
    代表作有:《伊豆的舞女》《雪国》《古都》《美丽与哀愁》等。

目录

美丽与哀愁
蒲公英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除夕钟声
    “鸽子”号特快列车在东海道线上飞速奔驰。观景车厢内,一侧的窗户边,一溜排着五把转椅。大木年雄注意到,只有尽头的那把转椅在随着列车的晃动而静静地独自旋转着,而他的视线受其吸引后,就无法移开了。大木所坐着的位于车厢另一侧的矮扶手椅,是固定式的,自然无法旋转。
    观光车厢里只有大木一人。他将身体深深地埋在扶手椅里,眺望着对面那把旋转着的转椅。椅子的旋转方向并不一定,转速也并不均匀。时快,时慢,时停,时而反向旋转。
    空荡荡的客车车厢里,只有一把转椅自行其是地旋转着,而唯一的乘客大木年雄看着眼前的这把椅子,一种莫名的孤寂之感自心底油然升起,并引发出种种遐思。
    时值岁末年终,这一天已是二十九日。大木赶赴京都,是为了去听除夕的钟声。
    以往,每当除夕之夜,大木总要收听收音机里播放的除夕的钟声。这一习惯究竟保持了多少年,恐怕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就连电台是从几年前开办这档听钟声节目的,也不甚明了了,估计是自从有这档节目起,他便一期不落地一路听下来的吧。
    除夕之夜,电台会播放来自日本各地的古刹名寺的钟声,并由播音员配以解说。由于节目播放正值辞旧迎新,播音员的解说通常都辞藻华美,颇具咏口义韵味。
    古老的梵钟之声,伴着较长的间隔一声声地缓缓传来,那渐渐归于沉寂的袅袅余音让人感觉到时光的流逝,传递着一种来自日本远古的空寂、苍凉。
    北国的钟声响过之后,继之以南方九州I的钟声。如此这般,每个除夕之夜,收音机里都会传出日本各地的钟声,而最后总是以京都各大寺院的钟声收尾。由于京都名寺众多,故而有时好几个寺院的钟声会在收音机里此起彼伏,相互激荡。
    播放除夕钟声的时刻,妻子和女儿往往不是在厨房里准备过年用的菜看,就是在收拾屋子,或是在选配和服穿戴,或是在侍弄盆栽插花,总之都是在勤快地操持着家务。大木则总是一个人坐在茶间里,收听这除夕的钟声。
    伴着阵阵的钟声,大木回顾着已经过去的一年,这让他感慨万千。而在不同的年岁里,这种感慨也会时而激越高亢,时而苦涩低回,甚至会掺杂着悔恨与自责、悲凉与茫然。有时,播音员矫揉造作的言辞以及近乎虚伪的感伤会令他感到不快,但收音机里播放的钟声,依旧会沁人心脾,在大木内心深处发出回响。在钟声的召唤下,他早就萌发了一个心愿:何时能不通过收音机,而是在岁暮之际亲赴京都,现场聆听古刹钟声。
    心愿终于化作了行动。今年年底,他心血来潮,踏上了前往京都的旅程。而在这貌似一时冲动的背后,还隐藏着他一个小小的“叛逆之心”:要与住在京都的、已多年未曾谋面的上野音子同去寺院,共听钟声。
    自从音子移居京都之后,与大木几乎音讯不通,但大木知道她最近作为日本画画家。已俨然自成一家,却似乎依旧过着独身生活。
    由于事出匆忙,大木并未事先买好车票。而且,那种预先定好日期,安排好车票的做法也不合于他的秉性。所以他是在没有特快车票的情况下从横滨上的车,并坐进了“鸽子”号的观景车厢。因为他考虑到,虽然年底时东海道线上的列车都很拥挤,但“鸽子”号观景车厢上那个老侍者是个熟人,他一定会帮自己安排座位的。
    “鸽子”号特快的去程车从东京发车,路过横滨时已是午后,傍晚时分到达京都。其回程车从大阪出发,到达京都的时候也是午后,这对于喜欢睡懒觉的大木来说可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所以他每次去京都时,总是往返都乘坐“鸽子”号。就连二等车厢(在车厢还分为一等、二等、三等时的二等车厢)的年轻女侍,大木也大多混熟了。
    谁知上车之后,发现二等车厢里空得出奇。看来虽是年底,二十九日这天的乘客还是比较少的,而到了三十、三十一日,恐怕又会多起来的吧。
    正当大木眺望着对面唯一一把正旋转着的椅子,不知不觉陷入关于“命运”之思考的时候,那位老侍者给他端来了煎茶。。
    “就我一个吗?”大木问道。
    “啊,有那么五六位吧。”
    “元旦那天乘客多吗?”
    “不多,元旦车空着呢。您要在元旦回去吗?”
    “是啊,元旦不回去的话,那可就……”
    “我交代下去吧。元旦我不当班……”
    “拜托了。”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