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童年/乡土中国小小说文丛

  • 定价: ¥19.5
  • ISBN:978753478567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大象
  • 页数:154页
  • 作者:编者:王彦艳//连...
  • 立即节省:
  • 2016-08-01 第1版
  • 2016-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王彦艳、连俊超著的《童年/乡土中国小小说文丛》乃初中语文课外阅读必备,遴选反映童年、乡贤、家风、乡情等内容的小小说,汇集成册,主要市场是农家书屋。本书里包含了《小成长》《小事情》《捡糖纸》《山那边的童话》《少年心事》等故事。语言真挚朴实,故事里充满了童年的回忆,让读者能够领略到童年的乐趣。

内容提要

    多年以来,小小说作家一直倾心乡土人物与风物,注重对生活的观察与体验,坚持现实主义创作文风,自觉师承传统文化,通过细节的真实表现生活的本质和规律,创作出数量众多的佳作,书写了乡土人物的“百姓列传”和乡村社会的“百科全书”。
    一定意义上,读懂乡村,就读懂了中国。王彦艳、连俊超著的《童年/乡土中国小小说文丛》为读者提供了观照社会和人生的一扇窗口。这些乡土作品,或深沉,或明快,或幽默,保持了生活的原汁原味,又蕴含较强的文化意味,有着深邃独特的思想、自然朴实的语言和娴熟的叙事技巧,读者从中可以看到各具特色的地域风情、乡村人物的精神品位与人性之美。

目录

小成长
小事情
捡糖纸
山那边的童话
少年心事
忆趣

蜗牛天使
和沈小丫去洗澡
去城里的亲戚家

棉花糖
蚂蚁
河水冲走了一件花衣裳
大麻脸
鸭舌帽
拦新娘
端午
生瓜蛋
一件新衬衫
吃羊肉
与牛五家吵架
飞向空中的木盆
离奇的远行
冰棍儿
白荷花
黑匣子
卫河
沙路
我家的黑眼儿羊
那年的压岁钱
外婆家的杨梅树
马蜂窝
鸡香记
给张小渴老师做媒
狗撵兔
少年小开
流浪去远方
恍惚
卖瓜
脚印里洼着几只蝌蚪
马蜂窝,海金沙
白月光
捕鱼
看电影
上套
一棵树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吃羊肉
    邓洪卫
    五年级的一天,我跟天平放学回家。天平的姐夫从后面跟上来,告诉我一个意外的消息,二品,你姐跟丁发谈恋爱了。
    他怕我不懂,就认真地说,谈恋爱,就是丁发要成为你的姐夫了。
    见我仍然发怔,他又比画着说,比如,我和天平的姐谈恋爱,后来呢,我就成了天平的姐夫。
    我使劲地摇了摇头,说,不可能,我不要一个杀羊的做我姐夫。
    天平的姐夫说,不管你要不要丁发做你的姐夫,反正我不能做你的姐夫,因为我已经是天平的姐夫了。
    果然,我们在村口遇到了丁发。他远远地叫住了我,让我将一张电影票带给我姐。
    我回家就将票递给姐。姐问,谁给你的?我说,丁发。姐淡淡地说,你去看吧。我高兴坏了,接过电影票就往街上跑。
    丁发看见我,有点惊诧,咦,你姐怎么不来?我说,我姐病了。他问,什么病?我说,感冒吧,有点咳嗽。他嗯了一声,说,你先看着,我上趟厕所。好一会儿,丁发才回到座位上,手里提着个塑料袋。
    电影散场后,他把我送到我家门口,又将袋子塞给我,说,这是感冒药和止咳糖浆,让姐姐吃下去,就不感冒,也不咳嗽了。我说好。可他刚走,我就把感冒药扔了。止咳糖浆我没舍得扔,我以前咳嗽时,喝过这东西,味道甜甜的。我现在虽然不咳嗽了,但怀念那种甜味,每天舔一口,还是很不错的。
    我姐还没睡,正在发愣。我走过去问,姐,你真的跟丁发谈恋爱了吗?姐摇了摇头。我问,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姐叹口气说,都怪咱爸。
    原来,姐并没有跟丁发谈恋爱。所谓的恋爱,也只是丁发的一厢情愿。丁发爱上了我姐,爱得有点痴迷。就在前天吧,丁发的父亲请几个人到他家吃羊肉喝酒,其中就有我父亲。酒至半酣,他父亲问我父亲,酒好吗?我父亲说,好!他父亲又问,羊肉好吗?我父亲说,好!他父亲再问,我儿子好吗?我父亲还是一个字,好!他父亲就说,咱俩做个亲家,经常在一起喝酒吃羊肉好吗?我父亲喝多了,口齿有点不清,但还是说出了一个“好”字。
    在场的另外几个人都说好,酒好,羊肉好,这门亲事也好!最后,我父亲提着一条羊腿,醉里歪斜地回家了。他先做我母亲的思想工作,梅子嫁到丁家,喝不完的羊肉汤,也算福分。我母亲点头,说,也罢了,丁发这孩子还算不错。
    可我姐并不同意。那时,她已经看上了同厂的一个青年小周。但我姐很孝顺,她不愿伤父母的心,同时,她也不愿让丁发难堪,所以就不置可否。
    丁发家的羊腿不能老放着,得吃呀。那天中午,满满一大盘羊肉就上了我们家的餐桌。全家人都围过来,津津有味地吃起来。刚下班的姐也拿起碗筷,刚坐下,却猛地回过头去,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干呕。然后,她捂着嘴飞快地出了屋子。
    母亲追出去。过了一会儿又回来,说,梅子一闻到羊膻味就呕。父亲嘴里嚼着肉,说,奇怪,多鲜美的肉,吃不出膻味来呀。
    我母亲也说,以前咱家也吃过羊肉,没见她呕呀。又问我,你说,她以前吃羊肉呕吗?我摇摇头,说,我记不清我们家什么时候吃过羊肉了。我父亲说,这可怎么办?跟丁家结亲,又不吃羊肉,这可怎么办?
    那天晚上,我父亲去了丁发家。我也跟着去了。丁家屋里充满了血腥味,丁家父子正在忙着杀羊。我父亲说,这门亲事算做不成了,梅子她不吃羊肉。丁发的父亲说,是吗?羊肉这么好吃的东西,她怎么会不吃呢?我父亲说,她不仅不吃羊肉,而且一闻到羊膻味,就吐,吐得一塌糊涂。丁发说,那我们家就不杀羊了!丁发的父亲摇摇头,不行,不杀羊我们能干什么呢?丁发说,那就杀猪吧,她总不能闻着猪肉味也呕吧?丁发的父亲还是摇摇头,卖了十几年的羊肉,买主都熟了,不能改。丁发“当啷”一声扔了刀,蹲在地上,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发出绝望的干嚎。
    我父亲很内疚,说,丁发,你别伤心,我会还你们家一条羊腿的。
    丁发嚎得更凶,说,这是羊腿的事吗?这是羊腿的事吗?呜呜。
    我姐和丁发的亲事就算过去了。从那以后,我姐就真的不吃羊肉了。后来,我姐跟她喜欢的小周结了婚。他们相处和睦,生活美满。听说,小周也不吃羊肉。
    那一年,我工作了。一天,姐夫和姐来城里看我,我请他们下馆子。我点了一盘羊肉。我们三人吃得满头大汗。吃着吃着,我突然想起来,说,你们不是不吃羊肉吗?姐夫笑了,说,其实,我是吃羊肉的,只是跟你姐结婚后,听说你姐不吃羊肉,闻着羊膻味就呕,我才不吃羊肉的。我问,你听谁说我姐不吃羊肉的?姐夫说,就是你们村那个卖羊肉的丁发呀,他一再叮嘱我,梅子不吃羊肉,你千万不要买我的羊肉呀!
    说到这,姐夫很奇怪地问姐,你吃羊肉,怎么不呕了呢?
    我姐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挑了一块羊肉,夹到姐夫的碗里。(P7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