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黑天鹅紫水晶(彩色插图本)/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品藏书系

  • 定价: ¥26
  • ISBN:978753429601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少儿
  • 页数:305页
  • 作者:沈石溪
  • 立即节省:
  • 2016-10-01 第1版
  • 2016-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黑天鹅紫水晶(彩色插图本)/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品藏书系》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沈石溪的全新力作,通过“紫水晶”这样一个三百年后重叠的黑天鹅形象,试图告诉读者,人类因贪婪而变得残暴,因无知而变得偏执,曾经和正在对动物犯下累累罪行。并且,以此呼唤人类改变陈腐的观念,善待动物,停止杀戮,珍惜像黑天鹅这样可爱的另类生灵。

内容提要

    《黑天鹅紫水晶(彩色插图本)/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品藏书系》是沈石溪品藏书系的经典延续,讲述了动物学家约翰带着祖先留下来的日记来到了澳洲,邂逅了一位刚“守寡”的雌天鹅紫水晶,约翰尽心地保护雌天鹅和它的孩子,但却在日记中发现黑天鹅的祖先竟然和自己祖先有着血海深仇。每一代男子只有杀害黑天鹅,才可以继承祖上的万贯家产,他将何去何从……

作者简介

    沈石溪,原名沈一鸣,祖籍浙江慈溪,1952年生于上海。1969年赴云南西双版纳勐海县勐混区曼谷大队曼广弄傣族村寨插队落户,在云南生活了整整36年。
    现已出版500多万字的作品,所著动物小说将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识性融为一体,充满哲理,风格独特,深受青少年读者的喜爱。多篇作品被收入中小学语文教材。
    作品曾获中国图书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台湾杨唤儿童文学奖等多种奖项,被誉为“中国动物小说大王”。

目录

一  意外看见袋狼
二  做了黑天鹅的丈夫
三  赶走针鼹
四  为五只雏鹅起名
五  吓跑澳洲蜥
六  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天鹅丈夫
七  雪荷塘之战
八  秃头雄意外死亡
九  与袋鼠发生冲突
十  伤愈后回到岛上
十一  再次遇见袋狼
十二  魔鬼来临
十三  紫水晶之死
十四  烧毁写在羊皮纸上的日记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意外看见袋狼
    枝繁叶茂的镰叶相思树下,约翰·维廉斯刚把旅行帐篷支起来,就听到河湾草丛里传来急促的吭吭声,他是个年轻的动物学家,一听声音就知道是黑天鹅在惊叫,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他立刻抓起照相机猫着腰疾步走过去,拨开茂密的草叶观察,一幅弱肉强食的图景赫然出现在他眼前:一只类似于马斯蒂夫犬大小的野兽。正站在七八十米宽的一片水域外,虎视眈眈望着河湾那座形如匹萨饼的土丘;土丘上,两只黑天鹅,一只体形稍大些的站在灌丛前,一只体形稍小些的躲在灌丛后。伸直脖子,抖动翅膀,惊恐万状地向隔着一片水域的那只野兽鸣叫。
    随着这两只黑天鹅的鸣叫,附近一些小岛和岸边草丛,呼喇喇飞起上百只黑天鹅,惊慌地鸣叫着,逃向远方。
    这两只直接受到野兽威胁的黑天鹅却没有飞逃。仍站在土丘上,伸缩着长长的脖颈做出啄咬的动作,尤其是那只站在灌丛前的黑天鹅,鸣叫声格外响亮,壮起胆子摆出一副殊死搏杀的姿态。
    从这两只黑天鹅站立的位置,不难分辨,站在灌丛前的是雄天鹅,站在灌丛后的是雌天鹅。在黑天鹅家庭,面临危险时,雄天鹅总是奋勇当先冲在最前面。
    约翰·维廉斯在剑桥大学受过六年动物学方面的专业训练,当然知道这两只黑天鹅为何在遭受巨大威胁时不赶紧逃命。还滞留在地面。现在是六月份,澳大利亚的六月秋风萧瑟,气温骤降。各种寄生虫大量死亡,是黑天鹅产卵繁殖的黄金季节,毫无疑问,匹萨饼状土丘的灌丛里藏有一窝天鹅蛋。众所周知,繁殖季节特别是孵化期和育雏期,黑天鹅的胆量会成倍放大,尤其雄性黑天鹅,会变得特别凶猛,日夜在巢区周围负责警戒,会主动进攻靠近其巢区的动物和人:出于一种护巢的本能,它们将抵抗侵入巢区的任何东西。
    约翰·维廉斯觉得,这对黑天鹅的行为虽然令人感动,却也相当愚蠢。水域对岸那只大小与体形有点像马斯蒂夫犬的野兽,有足够的力量扑杀这对黑天鹅,抵抗只能是白白送死,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弃巢飞离。遗憾的是它们不懂这个道理。
    水域对岸那只野兽跳入水中,向匹萨饼状土丘奔来。约翰·维廉斯开始并没特别注意这只体形有点像马斯蒂夫犬的野兽,据他所知,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小的陆地也是世界匕最大的岛屿,由于四面环水、封闭独立的地理位置,澳大利亚没有狼、狮、虎、豹等大型猛兽,连蛇也没有,除了少量豺狗,现存主要的食肉兽就是“袋獾”,袋獾长相丑陋,性情孤独,喜食腐尸,常朝人脸上喷吐臭烘烘的口水,因此当地人给它起了一个难听的名字——塔斯马尼亚魔鬼。他猜测,这只企图捕猎黑天鹅的野兽,要么是被主^遗弃的狗,要么是袋獾。他希望是袋獾,由于当地人讨厌袋獾,常放逐猎狗捕捉袋獾,这二三十年来袋獾数量急遽减少,已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为濒危动物,前几年又被澳大利亚政府列为国宝级动物。约翰·维廉斯举起了相机,要真是袋獾的话,拍一组袋獾捕杀黑天鹅的照片。也算是他大老远从英国跑到塔斯马尼亚的-个意外收获了。
    那片水域的水很浅,那只野兽在水中奔跑。开始速度缓慢,哗啦哗啦,溅起硕大的一片片水花;塔斯马尼亚空气特别纯净,阳光特别明媚,在阳光的照耀下,水花如水晶般明亮耀眼。
    由于野兽在运动中,又有水花遮掩,约翰·维廉斯暂时还没能看清究竟是何种动物。他举着相机等待着,并不急于拍摄。假如捕猎者是遭主人遗弃的流浪狗,那就没有什么拍摄价值了,假如捕猎者确是袋獾,他有足够的时间从容选择最佳拍摄角度。因为袋獾四肢短小,行动迟缓,捕捉黑天鹅必定会费一番周折,肯定能给他留下充裕的拍照时间。
    那只还不知道真面目的野兽开始加速,平静的水面犁出一道美丽的水浪,转眼间逼近匹萨饼状土丘。约翰·维廉斯突然间觉得自己判断有误,从这只野兽在齐肩深的水里如此迅疾的奔跑速度看,不可能是袋獾;看来,涉水而来的这只野兽就是某只被主人遗弃只能在野外靠自己辛勤觅食维持生存的狗了。他这么一想,未免有点失望。已经举起的相机垂落下来,但目光仍盯着那只哗啦哗啦踩出一片片水花的野兽。还有三五步,那只他以为是弃狗的野兽,就要登上匹萨饼状土丘了,透过晶莹的水花,约翰·维廉斯看见,这只正在水中疾奔的野兽,腹部鼓鼓囊囊,显得有点累赘,他在剑桥所写的硕士论文就是《澳洲有袋类动物的繁育》,对澳大利亚所有有袋类动物都很熟悉,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他的眼光扫到那只正在水中疾奔的野兽的腹部,出于一种职业的敏感,立刻就判断出这是一只有袋类动物,而且腹部的育儿袋里正养育着一窝幼仔。不是袋獾,也非弃狗,那究竟是何种野兽呢?约翰·维廉斯脑子里闪出个问号,双眼更专注地盯着这只正高速运动的野兽。
    转瞬之间,这只神秘的野兽便跳上匹萨饼状土丘,旋即向灌丛前的雄天鹅扑了过去。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