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地狱

  • 定价: ¥39
  • ISBN:9787020119240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页数:429页
  • 作者:(美)丹·布朗|译...
  • 立即节省:
  • 2013-12-01 第1版
  • 2016-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地狱》集结了丹·布朗小说中的一切畅销元素:主角罗伯特兰登外加一位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搭档;一项事关人类生存的重大危机;悬念丛生的快节奏故事;既涉及古老神秘的艺术史又与当代最前沿科技密不可分的情节。
    《地狱》中的议题引人关注。其一是关于世界人口增长给地球造成的重负可能 引发的种种危机,这个问题中国恐怕比世界其他国家感受更深。其二是人类关于基因工程研究的种种突破究竟是福是祸,会对人类未来的命运产生何种影响。这是有可能引发诸多关注与争论的议题。

内容提要

  

    继全球风靡的《达芬奇密码》、《天使与魔鬼》、《失落的秘符》之后,丹·布朗对历史、艺术、密码与符号的运用已出神入化。这一次,丹布朗再次选取这些标志性元素,精巧地编织出他迄今筹码最高的小说《地狱》。
    《地狱》讲述:哈佛大学符号学家罗伯特·兰登头疼欲裂地从佛罗伦萨一家医院的病床上苏醒,埋在各种管线与一堆医疗设备里。他完全想不明白理应身处哈佛大学校园的自己怎会来到了意大利。在他依稀的梦境中,一个美得惊心动魄的蒙面女子隔着被鲜血染红的翻腾河水对他低语着:去寻找,你会发现……
    年长的马可尼与年轻的西恩娜两位医生向罗伯特·兰登解释他的病情,并描述着他来到此地的情形,此时,一位黑衣女子突然闯入重症监护室,不由分说地一枪击毙试图阻拦她的马可尼。西恩娜一把拉起罗伯特·兰登狂奔而逃。发现外套口袋里无端冒出一个标有警示图标的钛金管后,罗伯特·兰登且惊且惧,紧接着,他无意间得知西恩娜孩提时曾是个智商高得异乎寻常的神童。为了摆脱身份不明的对手,厘清眼前困境的来龙去脉,兰登与西恩娜结为搭档,开始与时间赛跑,他们被引入了由经典艺术、秘密通道与未来派科技构成的迷阵。而解开一切的钥匙就藏匿于史上最为神秘暗黑的诗篇但丁的《神曲》之中。兰登必须赶在世界被不可逆转地改变之前,找到答案。

媒体推荐

    花招琳琅满目……贯穿整本书始终的追寻之旅被丹·布朗描绘得精彩绝伦。
    ——珍妮特·马斯林  《纽约时报》
    酷似暑期电影大片的一部小说……丹·布朗为罗伯特·兰登配制了迄今最为强大的演员阵容。
    ——《今日美国》
    节奏快捷、机智绝伦、旁征博引……丹·布朗无愧为智性悬疑小说大师。
    ——《华尔街日报》
    丹·布朗让读者对尘封已久的书籍与陈旧发霉的走道里隐藏有古老的惊世阴谋深信不疑,他达到了他的巅峰。
    ——《华盛顿邮报》
    丹·布朗这部新作包罗了所有他擅长的故事元素:谜题、漂亮的女搭档、一项阴谋的蛛丝马迹……
    ——娱乐周刊在线 EW.com
    他有将密码学与精心研究过的历史融为一体的能力,这使他的作品几乎在任何时候都广受欢迎。他的《地狱》将成为经典,他以其独有的方式让笔下的人物活灵活现。
    ——克诺集团道布戴尔出版公司主董事长兼主编  索妮·梅塔

作者简介

    丹·布朗(Dan Brown,1964-)美国著名畅销作家,毕业于阿默斯特大学,曾是一名英语教师。一九九六年开始写作,先后推出了《数字城堡》《骗局》《天使与魔鬼》和《达·芬奇密码》四部小说,其中《天使与魔鬼》奠定了他在小说界的地位,而《达·芬奇密码》一经问世就高踞各大畅销书排行榜榜首,并打破销售纪录,成为史上最畅销的小说,创下书市奇迹。其后,他历时六年完成的《失落的秘符》首印量高达六百五十万册,在开始发售三十六小时后,此书的全球销量已破百万,第一周售出二百多万册,成为被经济危机的乌云笼罩的美国书市的最大亮点。二〇一三年五月十四日,新作《地狱》由美国双日出版社出版,首印四百万册,出版后的前八周蝉联《纽约时报书评周刊》精装书最畅销排行榜榜首,同时它的平装本以及电子书也在发行后的前八周内稳居排行榜榜首。

目录

正文

前言

  

    谨将我最谦恭与诚挚的谢意致予:
    一如既往,首先是我的编辑和密友杰森·考夫曼,感谢他的贡献和才华……但主要的是感谢他无时不有的好脾气。
    我非凡的爱妻布莱斯,感谢她在我写作过程中所给予的爱和耐心,也感谢她作为一线编辑所具有的超凡直觉和坦诚。
    我那不知疲倦的代理人、值得信赖的朋友海德·兰格,感谢她在与更多国家涉及更多议题的更多商谈中所给予的专业性引导,而对此我几乎一无所知。对于她的才干和精力,我永远感激不尽。
    双日出版社的整个团队对我这部作品付出了热情、创造力和努力,我尤其要感谢苏珊‘赫兹(她担任那么多职务……而且样样都做得那么出色)、比尔·托马斯、迈克尔·温莎、朱迪·雅克比、乔·加拉格尔、罗伯·布隆姆、诺拉·莱夏德、贝斯·麦斯特、玛利亚·卡雷拉、洛林·海兰德,感谢下列这些人给予的无尽支持:索尼·梅塔、托尼·基里诃、凯瑟·特拉格、安妮·梅西特和马库斯·多尔。感谢兰登出版社了不起的销售人员……你们无可匹敌。
    我睿智的顾问迈克尔·鲁德尔,感谢他在所有事情上准确无误的直觉——无论这些事情是大是小,感谢他的友谊。
    我那无可替代的助手苏珊·莫尔豪斯,感谢她的大度和活力。如果没有她,一切都会陷入混乱。
    我在英国Transworld出版公司的朋友们,尤其要感谢比尔·斯科特·凯尔,感谢他的创造力、支持和鼓励,感谢盖尔·雷巴克的出色·领导。
    我的意大利出版商蒙达多利,尤其要感谢里基·卡瓦雷罗、皮埃拉·库桑尼、乔万尼·杜托、安东尼奥·弗兰切尼和克劳迪奥·斯楚;还有我的土耳其出版商阿尔庭·吉塔普拉尔,尤其要感谢奥雅·阿尔帕尔、埃尔登·赫佩尔和巴图·博兹库尔特,感谢他们在本书所涉及的地点方面所提供的特别帮助。
    世界各地的出版商,感谢他们的激情、辛劳和投入。
    列昂·罗梅罗一蒙塔尔沃和鲁契亚诺·古列尔米,感谢他们对伦敦和米兰翻译点的出色管理。
    聪慧的玛塔·阿尔瓦雷兹·贡扎雷兹博士,感谢她陪我们在佛罗伦萨度过那么多时光,让我们生动地了解到这座城市的艺术和建筑。
    无与伦比的莫里奇奥·品彭尼,感谢他为了丰富我们的意大利之旅所做的一切。
    所有史学家、导游和专家,他们在佛罗伦萨和威尼斯慷慨地花费了大量时间与我们分享他们的专业知识:劳伦图书馆的乔万尼·拉奥和尤金妮娅·安托努奇,维奇奥宫的塞雷娜·皮尼和其他员工,乌菲兹美术馆的乔万尼·朱斯蒂,洗礼堂和主教座堂的芭芭拉·费德里,圣马可大教堂的埃托罗·维奥和马西莫·比松,总督府的乔治奥·塔利亚费罗,威尼斯的伊莎贝拉·狄·雷纳多、伊丽莎白·卡罗尔·康萨瓦里诃埃琳娜·斯瓦尔杜兹,圣马可国家图书馆的安娜丽莎·布鲁尼和其他员工,以及我无法在此一一列举的许多其他人,衷心感谢。
    桑福德·J.格林伯格联合公司的蕾切尔·迪龙·弗里德和斯蒂芬妮·德尔曼,感谢你们在美国内外所做的一切。
    乔治·亚伯拉罕博士、约翰·特雷诺博士和鲍勃·赫尔姆博士等天才,感谢你们给予的科学专业知识。
    我的首批读者,是他们一直在提供自己的看法:格雷格·布朗、迪克和康妮·布朗、丽贝卡·考夫曼、杰里和奥利维亚·考夫曼、约翰·夏菲。
    网络高手阿里克斯·坎农,感谢他和桑博恩媒体工厂的团队不断在网络世界宣传本书。
    加德和凯瑟·格雷格,感谢他们在我创作本书最后几章时在格林山墙庄同给我提供了一个安静的场所。
    普林斯顿大学“但丁项目”、哥伦比亚大学“数字但丁”以及“但丁世界”所提供的一流在线信息资源。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兰登对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并且信任她。但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呢?
    这时,女子指向两条扭动的人腿,它们上下颠倒地从泥里伸出来,显然属于某个被头朝下埋到腰部的倒霉鬼。这个男子的大腿惨白,上面还有一个字母——是用泥巴写成的——JR。
    字母R?兰登陷入沉思,不甚明了:难道代表……罗伯特(Robert)?“指的是……我?”
    女子面如止水。去寻找,你会发现,她又说了一遍。
    毫无征兆地,女子突然通体射出白色光芒……越来越耀眼。她整个身体开始剧烈地抖动,接着,轰隆声大作,她裂成千余块发光的碎片。
    兰登大叫一声,猛地惊醒。
    房间里灯光明亮,只有他一个人。空气中弥漫着医用酒精刺鼻的味道。屋内某处摆着一台仪器,发出嘀嘀声,正好与他的心跳节奏合拍。兰登试着活动一下右臂,但一阵刺痛让他只能作罢。他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只静脉注射器扯着他前臂的皮肤。
    他的脉搏加快,仪器也跟着加速,发出越来越急促的嘀嘀声。
    我这是在哪儿?出了什么事?
    兰登的后脑一阵阵悸动,是那种锥心刻骨的剧痛。他小心翼翼地抬起没有静脉注射的左臂,用手轻轻触碰头皮,想找到头痛的位置。在一团打了结的头发下面,他摸到一道硬疤,大概缝了十几针,伤口已经结了血痂。
    他闭上双眼,绞尽脑汁回想到底出了什么意外事故。
    什么也想不起来。记忆一片空白。
    再想想。
    只有无尽的黑暗。
    一名身着外科手术服的男子匆匆赶来,应该是收到了兰登的心脏监护仪过速的警报。他上唇和下巴上都留着蓬乱、厚密的胡须;在那副过于浓密的眉毛下面,一双温柔的眼睛透着关切与冷静。
    “我这是……怎么了?”兰登挣扎着问道,“是不是出了意外?”
    大胡子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做出噤声的手势,然后跑到走廊上,呼叫大厅里的某个人。
    兰登转过头,仅是这个动作就让他头痛欲裂,像有一颗长钉打进颅骨一般。他长吸几口气来消除疼痛。随后,他加倍小心,动作轻缓而有条不紊地打量起所处的这个无菌环境。
    这是一间单人病房。没有鲜花,没有慰问卡片。在旁边的操作台上,兰登看到了自己的衣服,叠好后放在一个透明塑料袋里。衣服上面血迹斑斑。
    我的上帝啊。事情肯定很严重。
    此时,兰登一点一点地扭动脖子,面对着病床边的窗户。窗外漆黑一片。已经是夜里了。在玻璃窗上,兰登能看到的惟有自己的影子——一个面如死灰的陌生人,苍白、疲倦,身上插满各种管线,埋在一堆医疗设备之中。
    走廊里传来了说话声,越来越近,兰登将视线挪回屋内。那名医生回来了,和他一起的还有一名女子。
    她看上去三十出头。穿着蓝色的外科手术服。浓密的金色长发挽在脑后,扎成一个马尾辫;走起路来,马尾辫在身后有节奏地摆动着。
    “我是西恩娜·布鲁克斯医生,”进门时,她冲兰登微微一笑,自我介绍道,“今天晚上,我和马可尼医生一起当班。”
    兰登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布鲁克斯医生身材高挑,姿态优雅,举手投足间带着运动员般的自信。肥大的手术服丝毫掩盖不住她的婀娜与优雅。兰登看得出她并没有化妆,但她的皮肤却异常光滑;惟一的瑕疵就是嘴唇上方有一颗小小的美人痣。她有一双褐色的眼眸,虽然颜色稍浅,但好似具备非同寻常的看透人心思的魔力,仿佛它们已经见过许许多多她同龄人极少遭遇的事情。
    “马可尼医生不太会说英语,”她挨着兰登坐下,解释道,“所以他让我来填写你的病历表。”她又微微一笑。
    “谢谢,”兰登从喉咙里挤出一句。
    “好的,我们开始吧,”她立刻换成严肃认真的语气,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他想了一会儿:“罗伯特……兰登。”
    她用笔形电筒检查了一下兰登的眼睛:“职业?”
    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花了他更长时间。“教授。艺术史……和符号学专业。哈佛大学的。”
    P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