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报告文学

马背上的共和国

  • 定价: ¥39
  • ISBN:978710112174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华书局
  • 页数:352页
  • 作者:李升泉//李茂林
  • 立即节省:
  • 2016-10-01 第1版
  • 2016-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马背上的共和国》纪实性与文学性兼具,忠实于历史又善于构造情节。用文学笔触、生动细节,描述工农红军扣人心弦、波澜壮阔的长征历程。
    直面长征中中共和红军内部的矛盾和斗争。对一、四方面军分裂、西路军远征河西等,书中都有详细描述。不仅尊重历史细节,更有仰观俯察的公正评价。
    作者李升泉、李茂林历时三年、行程万里,沿着红军长征的足迹进行了寻访。正本清源,激浊扬清,揭示历史真貌。

内容提要

    那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又是由苦难走向辉煌的年代。红军将士以奋斗、艰辛,以致生命,创造了那段值得后人永远铭记的历史。《马背上的共和国》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历史为背景,以文学笔触,生动细节,展现了中国工农红军扣人心弦且、波澜壮阔的长征历程。作者李升泉、李茂林历时三年、行程万里,沿着当年红军的足迹进行了寻访,又参阅大量回忆文章、地方史志,以及各类研究著作,写出这部兼具纪实性与文学性的作品。作品既忠实于历史,又善于构造情节,同时敢于直面长征中的矛盾和斗争,不仅尊重历史细节,更有仰观俯察的公正评价。

目录

序  刘亚洲
引言
第一章  莫斯科回来的年轻人,走上中共政治舞台
第二章  风风雨雨中,诞生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第三章  两个日耳曼人,在中国导演同一场战争
第四章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除了走已别无选择
第五章  长征艰难出发,马背载走了一个共和国
第六章  三道封锁线顺利通过,红军领袖陷入困惑
第七章  红军浴血战湘江,损兵过半破天堑
第八章  危境中毛泽东力主红军改道,历史也在改道
第九章  遵义会议揭开新页,红军命运由此转折
第十章  红军四渡赤水,伟人的智慧写进碧水清波
第十一章  共和国本土完全陷落,血火中有无尽悲歌
第十二章  进军滇东难以立足,渡金沙江再寻出路
第十三章  危难中彝海结盟,佳话背后也有隐情
第十四章  抢渡大渡河,石开达的命运不属于红军
第十五章  一、四方面军会师,大雪山下不再宁静
第十六章  松潘久攻不克,寻求生存时也有人寻求权力
第十七章  北上道路现出曙光,右路红军走出草地
第十八章  1935年9月9日,毛泽东度过最黑暗的一天
第十九章  红军打下腊子口,万里征途终于柳暗花明
第二十章  中央红军到达吴起镇,结束二万五千里长征
第二十一章  陕北肃反苏区陷入险境,北上中央挽救危局
第二十二章  张国焘自立“中央”,南下蓝图转眼成为泡影
第二十三章  红二、六军团,艰苦危难中踏上漫漫征程
第二十四章  张国焘久困康藏,不得已同二方面军北上
第二十五章  踏进甘南又起纷争,大会师只是一场象征
第二十六章  国共两党再度合作,结束了马背上的共和国
红军长征大事记
后记

前言

    《马背上的共和国》这部书,主要是写成立于1931年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这段历史。
    这个共和国是在中国的一个南方小城瑞金(曾改名瑞京),由毛泽东宣布成立的。这个共和国的成立表明,在中华民族面临存亡续绝的危难中,登上历史舞台的中国共产党,具有着何等壮阔的胸怀、何等恢弘的气魄和磐石之坚的信仰!
    共和国在艰难困厄中仅存在了两千多天。但出现过的就不会泯灭。这个共和国的理想和追求、原则和精神深深地种在了中国的土地上,也深深地种在了绵延五千年的中国历史中。十八年后,也是由毛泽东在中国的古都北京宣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可以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次伟大的预演!
    一位西方学者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我们的古人也说,“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八十多年前的那支军队那个政权,地域不广,力量弱小,被强大的对手围追堵截,在马背上流浪,在血泊中挣扎,但他们始终坚信共产党人的事业是正义的,从来没有怀疑将来的世界是我们的,并最终取得了成功。八十年后的今天,天地翻覆,人间改换。但我们所从事的实现民族复兴的事业,是先辈的遗愿,是共产党人一脉相承的伟业。我们前行的路上仍然面临诸多矛盾、困惑,甚至有歧路,此时,更需要我们去学习历史,去重温历史,从历史中领悟大道,寻找正道。
    贯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这段历史的最重大的事件是长征。即使是同样写长征,不同人的笔下会呈现不同品质。而我更看重的,就是这部书的品质:纪实性与文学性兼具,忠实于历史又善于构造情节,栩栩如生,大开大阖,扣人心弦,展卷开读令人无法释手。这部著作还有一个特点,即敢于直面问题,敢于揭露长征中党和军队内部的矛盾和斗争。这与此前某些长征史书对此讳莫如深形成对比。其实,“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越是盖世伟业、惊世奇功,越是充满凶险与挫折,也因此越发动魄惊心,更何况是决定中国共产党和军队命运的长征?关键是如何对待这些东西,不能只有小情怀,更需要贯通历史的大视野、观照家国的胸怀和器局。关于一、四方面军分裂、关于西路军远征河西,等等,升泉同志这部书都有详细描述,不仅仅是尊重历史细节,而且更有仰观俯察的公正评价。这是需要大史识、大功力的,非常难得。
    读升泉同志所著的这部书,我还想起金一南教授所著《苦难辉煌》。两位作者都来自国防大学,两部书也有同样的品格,有同样的意义。历史是什么?历史的实质是一种共同记忆,是民族、国家与政党的政统、道统与血脉。灭掉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不仅枪杆子可以做到,笔杆子也可以做到,就是把其历史进行重写,进行颠覆。所以,始终存在一个关于历史的话语权之争。不可否认,现在的确有人打着“重写近现代史”的名义,包着学术研究外衣,干着“刨祖坟”的事。在他们笔下,长征中毛泽东的地位,靠的是排挤、打压与暗算;共产党的胜利,靠的是阴谋、利用与裹挟。如任这种偏见流播,后果不堪设想。在这个时候,《马背上的共和国》一书,与《苦难辉煌》一样,在历史问题上寻找根脉、正本清源、激浊扬清,弥足珍贵,必将有利于凝聚更多共识,汇聚更大能量,更好地推进党和军队的事业。
    升泉同志非常勤奋刻苦,笔耕涉猎甚广,加上识见通达,文、史、哲的功底都极厚实,每有作品问世,皆格调不凡,希望能不断读到他的新作佳构。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坐落在莫斯科兹维尼果罗德镇的塞列布若耶别墅,绿树成阴,清幽而宁静。这里原是沙俄一家贵族消夏的处所,革命改变了它的主人。1928年初,共产国际决定,它的中国支部的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这里召开。是年6月,一百四十二名中共代表陆续抵达。别墅内外开始变得热闹起来,特别是小轿车的出出进进,更是增添了几分神秘。
    会前,苏共领导人斯大林特意召见了瞿秋白、周恩来、李立三、项英、张国焘等人。在众人敬佩与激动的目光包围中,斯大林用浓重的格鲁吉亚口音向中共的负责人讲了有关中国革命性质和革命形势等问题。在座的人都洗耳恭听,有的还不断地在心里默默重复着每句译语。
    担任翻译的叫王明,是由共产国际东方部长米夫推荐给大会的。一年前,他随米夫组成的共产国际代表团来中国了解过情况,现在虽然只是个莫斯科中山大学毕业留校生,但已成为党支部局的宣传干事、翻译和联共党史教员,同时协助米夫研究中共给共产国际的文件和报告。这一年,他才二十四岁。在座的人,谁也没有过多地注意这个体态肥胖、个头不高的安徽六安人,更没有想到,他的出现将会影响中共的历史发展……
    两天后,布哈林又以共产国际的名义会见了他们。作为第三国际的总书记,布哈林把这次会见的规格提高到了与斯大林同等的地位。当然,中共代表不会想到,九个月以后,这位在“六大”主席台上作过《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的任务》报告的列宁的亲密战友,会被斯大林批判为“共产国际中的机会主义者”而丢掉了所有的职务。
    “六大”的代表,多数是由中央委派,有的是共产国际直接指定的,如瞿秋白、周恩来、张国焘等。毛泽东没有参加大会,被大会选为中央委员。
    尽管如此,毛泽东在当时的名声已经是如雷贯耳了。
    这年1月,他在江西成立了遂川县工农兵政府;将井冈山袁文才、王佐的部队正式升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以后与朱德、陈毅的部队会师,合编为工农红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他任党代表,接着,胜利地粉碎了赣敌对井冈山根据地的“进剿”。此后不久,在宁冈茅坪召开的湘赣边界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上,毛泽东当选为书记,还当选为新成立的六县红色政权的最高行政机关——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主席。
    布哈林没有忘记毛泽东。他在“六大”讲坛上,提到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赞赏了作者的才智和胆略,但又有些莫名其妙地讲道:“中国的苏维埃、红军运动只能分散存在,如果集中,会妨害老百姓的利益,会把他们最后一只老母鸡吃掉……”
    代表们对他幽默的讲话,发出了一片笑声。
    负责为大会起草军事工作决议案的周恩来没有笑。他熟悉毛泽东,国共合作期间,他曾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讲学,那时,他就对这位湖南来的中年人的独到见解有着深刻的印象。对布哈林提出的“分散存在”,他有不同的想法。自从南昌起义、广州暴动失败之后,井冈山红军的斗争形势,是令人振奋的。当时,湘南的耒阳,江西的赣县、雩都(今于都),福建的龙岩,地处粤赣边界的寻邬(今寻乌)都有暴动,这将造成大面积的武装割据。如果有一天能和井冈山连成一片,那将是一个何等壮观的局面!到了那时候,怎么会妨害老百姓的利益,“吃掉他们最后一只老母鸡”呢?但他还是从积极一面理解,也许布哈林的担心是出于不赞成对农民过高的评价,因为农民的旧思想直接影响着党的无产阶级基础。他暗暗警告自己,对于共产国际的指示,万万不能曲解,特别是在这个时候……
    P1-P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