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恶意(精)

  • 定价: ¥39.5
  • ISBN:9787544285148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南海
  • 页数:268页
  • 作者:(日)东野圭吾|译...
  • 立即节省:
  • 2016-11-01 第3版
  • 2016-11-01 第38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无边的恶意,深不见底,有如万丈深渊。
    与《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解忧杂货店》并称东野圭吾四大杰作!
    读完《恶意》,才算真正认识东野圭吾。
    从未遇到这样的案子:杀人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死亡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东野圭吾在《恶意》中巧妙地设置了一个又一个反转,从阴谋实施到真相大白间的精巧设计,令读者赞叹不已。——《出版家周刊》(美国)英国《金融时报》年度推理小说Top 5

内容提要

    东野圭吾著的《恶意》讲述的是:畅销作家在出国前一晚被杀,警方很快锁定了凶手。此人供认自己是一时冲动犯下了罪行。案子到此已经可以了结。可办案的加贺警官并不这么认为,因为他找不到凶手作案的动机,凶手也一直对动机避而不谈。加贺不愿草草结案,大量走访。渐渐显露的真相让他感到冰冷的寒意——
    你心里藏着对他的恶意,这仇恨深不见底,深得连你自己都无法解释。正是它导致了这起案件。
    这股恶意到底从何而起呢?我非常仔细地调查过,却实在找不出任何合乎逻辑的理由。
    这是怎样的一种心态啊!就算被捕也不怕,即使赌上自己的人生,也要达成目的。
    这真是惊人的想法,简直前所未闻。

媒体推荐

    《恶意》作为一部推理小说,极尽曲折复杂周密;同时又深刻揭示了人性,达到很多纯文学作品未能达到的深度。《恶意》可与同一作者的《红手指》对照着读。在《恶意》中,恶是没有底线的;在《红手指》中,善残存于恶的底线之下。——止庵
    潜伏在《恶意》故事底下的,是一条黑色的河流,名为人的“恶意”。虽然可以听到流淌的微弱水声,却无法轻易看到它的流动。——桐野夏生
    一直以为,知道了凶手是谁,推理小说也就结束了,《恶意》彻底颠覆了这一观念。——Yes24(韩)
    《恶意》是一本结构相当完整的一流杰作,视点、逻辑、伏笔、动机、意外性、公平性安排都几近满分。——蓝宵(推理小说家)
    东野圭吾在《恶意》中巧妙地设置了一个又一个反转,从阴谋实施到真相大白间的精巧设计,令读者赞叹不已。——《出版家周刊》(美国)
    在《恶意》中,东野圭吾将陀思妥耶夫斯基式的心理现实主义和阿加莎·克里斯蒂式的经典侦探解谜故事结合得炉火纯青。——《华尔街日报》(美国)
    东野圭吾在《恶意》中再次展现了对推理小说的掌控,比起黄金周期间东京的高速公路,《恶意》有更多的纠结、变道和反转。——《纽约时报》(美国)
    当你以为东野圭吾已经穷尽了诡计的所有可能性时,他就祭出一个新的来让你大吃一惊。——《科克斯书评》(美国)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1958年生于日本大阪,大阪府立大学工学部电气工学科毕业,曾在汽车零件供应商社担任工程师。1985年以处女作《放学后》荣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即辞职专心写作。1999年以《秘密》荣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2006年又以《嫌疑犯×的献身》荣获第134届直木奖——成为荣膺日本文坛三大奖的推理作家。早期作品以校园青春推理为主,擅写缜密精巧的谜团,获得“写实派本格”的美名;后期则逐渐突破典型本格,深入探讨人心与社会问题,兼具娱乐、思考与文学价值。其惊人的创作数量与多元化的风格,使其成为日本推理小说界超人气的顶尖作家。代表作有《十一字杀人》《绑架游戏》《白夜行》《新参者》等,多部作品已被改拍成电视剧或电影,人气颇高。

目录

事件之章:野野口修的手记
疑惑之章:加贺恭一郎的记录
解决之章:野野口修的手记
探究之章:加贺恭一郎的独白
告白之章:野野口修的手记
过去之章(一):加贺恭一郎的记录
过去之章(二):认识他们的人所说的话
过去之章(三):加贺恭一郎的回忆
真相之章:加贺恭一郎的阐明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事情发生在四月十六日,星期二。
    那天下午三点半,我从家里出发,前往日高邦彦的住处。日高家距我住的地方不远,仅需坐一站电车,到达车站改搭巴士,再走上一小段路,大约二十分钟就到了。
    平常就算没什么事,我也常到日高家走走,不过那天却是有特别的事要办—这么说好了,要是错过那天,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他的家位于美丽整齐的住宅区里,该地区清一色的高级住宅,偶尔可见一般称之为豪宅的气派房子。这附近曾经是一片杂树林,有不少住户依然让庭院保有原本的面貌。围墙内山毛榉和栎树长得十分茂盛,浓密的树荫覆满整条巷道。
    严格说起来,这附近的路并没有那么狭窄,可是一律规划成了单行道。或许讲究行走的安全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一种象征吧!
    几年前,当我听说日高买了这附近的房子时,心里就想,果不出所料。对于在这个地区长大的少年而言,把家安在这里乃人生必须实现的梦想之一。
    日高家称不上豪宅,不过光夫妻俩居住,可说绰绰有余,十分宽敞。主屋的屋顶采用了纯和式风格,边窗、拱形玄关、二楼窗际的花坛则全是西式设计。这些想必是夫妻俩各拿一半主意的结果。不,就砖砌的围墙来看,应该是夫人占了上风。她曾经透露,一直想住在欧洲古堡般的家里。
    更正,不是夫人,应该说是“前夫人”才对。
    沿着围墙走,我终于来到方形红砖砌起的大门前,按下门铃。
    等了很久都没人来应门,我往停车场一看,日高的萨博车不在,可能是出门去了。
    这下要如何打发时间?我突然想起那株樱花。日高家的庭院里种了一株八重樱,上次来的时候只开了三分,算算已经又过了十天,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虽然是别人的家,但仗着自己是主人的朋友,就不请自入了。通往玄关的小路在途中岔开来,往建筑的南边延伸而去。我踏上小径,朝庭院的方向走。
    樱花早已散落一地,树枝上还残留着些许尚堪观赏的花瓣。不过这会儿我可无心观赏,因为有个陌生的女人站在那里。
    那女人弯着腰,好像正看着地上的什么东西。她身着简单的牛仔裤和毛衣,手里拿着一块像白布的东西。
    “请问??”我出声问道。
    女子好像吓了一大跳,猛地转过身来,迅速挺直腰杆。
    “啊,对不起。”她说,“我的东西被风吹到院子里了,这家人好像不在,我就自己进来了。”她将手里的东西拿给我看,是一顶白色的帽子。
    她的年龄看来应在三十五到四十之间,眼睛、鼻子、嘴巴都很小,长相平凡,脸色也不太好。
    刚才的风有那么强,会把帽子吹掉?我心里犯着嘀咕。
    “您好像很专注地在审视地面呢。”
    “哎,因为草皮很漂亮,我在猜是怎么保养的。”
    “唔,这我就不知道了,这是我朋友的家。”
    她点了点头,好像知道我不是这家的主人。
    “不好意思,打扰了。”她点了点头,与我擦肩而过,往门那一头走去。
    大概过了五分钟,停车场那边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好像是日高回来了。
    我走回玄关时,深蓝色的轿车正倒入停车场,驾驶座上的日高注意到我,微微地点了下头。
    副驾驶座上的理惠一边微笑一边对我解释:“对不起,本想出门去买点东西,结果碰到了大堵车,真伤脑筋。”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