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我望灯

  • 定价: ¥36
  • ISBN:978753021601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 页数:345页
  • 作者:葛水平
  • 立即节省:
  • 2016-10-01 第1版
  • 2016-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鲁迅文学奖得主、当代著名乡土小说作家葛水平最具代表性中短篇小说集。
    《我望灯》是葛水平近期发表的中篇小说合集。共收入中篇小说八篇。葛水平的小说无论是何种题材、何种内容的,都不同程度地闪耀着诗性的光芒。她既立足于故乡这块土地,写她童年的记忆,写她少年、青年时代对农村生活、民间生活、民俗生活的体验,写她对社会底层人们生活的观察与洞见,同时又把她的精神追求、精神向往融合到她的作品当中,使形而下、形而上这两个世界水乳交融地结合在一起。她的文本灵动,富有情韵与意境。她站在现实的土壤上追求着精神的向往,使小说充满了诗性。

内容提要

  

    葛水平的写作具有鲜明的艺术个性,当年她的《甩鞭》甫一面世,一鸣惊人。随后一发不可收拾,创作了《喊山》等一系列中短篇小说。   《我望灯》为葛水平的中短篇小说集,收入她近年创作的八部优秀作品。葛水平的心灵一直行走在她的故乡山神凹,她善于经营故事,语言有浓厚的晋东南地方特色。她以细致而又充满温情的笔调,捕捉民间大地和俗世生活的真实与质朴,“普通人的寻常生活”成为葛水平审美观照的对象,她的小说有民俗风情的淡雅与诗意,也有石头般坚硬的质感与疼痛。   《我望灯》所收都是非常接地气的篇目,她对笔下的人物不做简单化、道德化的处理,力图写出人物的复杂性、多侧面。她不居高临下,采取了平视的姿态,把自己当成生活于他们中的一员。与作者戏曲编剧的经历有关,小说富于传奇色彩,具有较强的情节和矛盾冲突,跌宕起伏间比较注重悬念设置和结局的出人意料。小说语言时而朴实流畅,时而绚丽灿烂,有戏曲和传统话本小说的韵味。

媒体推荐

    三晋才女葛水平,响鞭甩出惊世名。
    ——奠言
    葛水平的作品别具一格,为乡土小说提供了新的经验。
    ——陈忠实

作者简介

    葛水平(1966年— ),山西省沁水县人,山西作协副主席。出版有诗集《美人鱼与海》《女儿如水》;散文集《我走我在》《走过时间》《河水带走两岸》等;小说集《守望》《地气》《天殇》《陷入大漠的月亮》《喊山》等。其小说《地气》《黑雪球》《连翘》《比风来得早》连续四年荣登中国小说学会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小说奖;中篇小说《喊山》先后获“人民文学奖”“小说选刊奖”并获中国文学创作大奖“鲁迅文学奖”。

目录

小包袱
过光景
天下
成长
花开富贵
玻璃花儿
我望灯
春风杨柳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单冬花一天里几乎要两次穿过一个叫煤灰坡的菜市场,嘈杂、闹腾,人声鼎沸,特别能抓住她的孤独。
    这样的时刻,大多是黄昏,夕阳的余晖斜斜地照着,暝色弥漫,恰似彼时的心境,落寞、寡合,把一天意兴阑珊的情绪送到菜市场,看人讨价还价,看人闲侃,两个来回,这一天就算过踏实了。
    一直以来,单冬花觉得北京生活既幸福又快活,住了一个冬天,闲时坐在床前细思量,也都是有限的。老天不见太阳,烟云尽过眼底,举目远眺,楼挨着楼,影影绰绰,看一会儿头就沉了。人不见太阳是很容易生长恩怨是非的。老家的那些光照、星星、山林、白云,人看着看着,难过就化开了。城市里楼道里见了相互陌生着,一副冷脸,什么内容都没有,只是身体躲让一下。小区里有健身设备,有时候单冬花下楼去绕着小区遛一圈,看人家健身,人家做人家的,走在小区连一句话都碰不见,人都显得很匆忙的样子。小区外是个巷子,叫煤灰坡菜市场,有两行菜摊,摊主是几个脏兮兮的农民兄弟。单冬花喜欢去和他们拉拉话,方言不一,有些话也听不大懂,可她就喜欢那大声大气的打问声。
    儿媳金平见了很不高兴,拉下脸说:“我最讨厌他们,乡下人和城里人的脏都混合在他们身上了。”
    单冬花喜欢,也只有从他们身上闻得见一点泥土香。
    没有人买菜的时候他们就坐在三轮车上打盹。打盹多好,在忙忙碌碌的世界里打盹,单冬花就想到了乡下。靠在墙根下,纯净细碎的阳光照过来,几个老人排排坐在一起打盹,阳光都舍不得吵醒他们。一个冬天住下来让单冬花很失望,说是来过冬,其实是来坐监。儿子张孝德像传达指示似的要求单冬花尽量待在屋子里,并当着媳妇举着指头和单冬花讲日常的约法三章,比如菜市场那地方不可去,买菜什么的要去超市;不和陌生人交谈,一是方言不一叫人笑话,二是太近乎了叫人小看乡下人,没见过的人不能和人家套近乎;再比如不能给任何人开门,就怕坏人趁着家里没人欺瞒老太太。儿媳金平是医生。绝不允许单冬花随地坐和随便跟乡下人聊天。
    单冬花想逛逛菜市场,简直是偷着摸着,就像贼见不得光似的。
    人一老就被子女绑架了,不能按自己的意愿做事,老矛盾,拗不过儿子,血亲着、筋连着,都是为了好。好什么呀,一进入冬天日子就分外难熬。有的时候因为思想开小差想起了乡下的什么人事转移了目光,有时候回到屋子当下的空里,便觉得屋子是一个笼子,心坠得难受。村子里的那些人事老是在眼前晃着,当下,一个冬天里的单冬花却只能抓住一些乡村的回忆。
    张孝德在机关上班,儿媳在医院,孙子上大学不回家,只有夜晚儿子和儿媳才会回家。听他们唠叨一天发生的事情,两人都显得怨气十足。通常,张孝德总是一边玩手机一边听金平讲一天里医院发生的事情,对着单冬花张孝德没有声音,甚至话都少说。单冬花感觉儿子是一个内向、乖巧、听话又十分依恋儿媳的人。曾经的儿子不是这个脾气,世事颠倒了,女人占了上风。单冬花在厨房里做晚饭,有些忧伤,一辈子她都没有活在男人的管制下,清心寡欲的日子过惯了,年老时被儿子管住了。儿子管自己也算是福气吧,可儿媳指挥得儿子团团转,她有些看不惯,可也只能装进肚子里。偶尔瞥一眼客厅,看到儿媳,儿媳坐在一张高脚凳上,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拿着玻璃杯子,喝着一杯果茶。晃荡着两只脚,不时地抬脚指着儿子叫他拿一块点心过来,那双活泛的脚,单冬花睁眼看着儿子果然就给人家拿了。尿脬打人,骚气难忍,略显尴尬。单冬花故意装着眼瞎了,可心里的气胀得和气球似的。单冬花硬忍住难过,想着乡下,快回老屋里一个人时好好哭上两嗓子,哭他个痛快。
    七九河开,八九燕来。
    乡下强大的吸引力,从这个时候敞开了。城市是个胃,再不回家,就要把单冬花消化了。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