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凤凰无双(上下)

  • 定价: ¥59.8
  • ISBN:9787229115449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重庆
  • 页数:616页
  • 作者:冰蓝纱
  • 立即节省:
  • 2016-08-01 第1版
  • 2016-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冰蓝纱著的《凤凰无双(上下)》讲述了夫妻三载,一朝被诬下堂,她为恨成魔,踏入异国宫廷步步为营,最后却在爱与恨的彼岸中苦苦挣扎。邪魅王爷,野心勃勃,为爱痴狂,红颜一笑始倾城,挥师三国变乱纷起,只为她的倾心如许。温柔帝王,柔情似水,温柔缠绵,却终敌不过他的皇图霸业,远征千里,唯独抛下她,一腔爱意终成灰。
    江山,美人,复仇,心计……一场乱世因她而生。温柔的帝王,手握重兵的邪魅王爷,谁到底才是她救赎的彼岸?具有争议的女主,似正似邪,引发千万网友热议。红袖添香宫廷小说倾情巨献!

内容提要

    冰蓝纱著的《凤凰无双(上下)》讲述了聂无双被休下堂,身无分文,流落街头,唯一的骨肉被出府之前的一碗汤药化成一摊血水。她无颜回娘家,却第二天在刑场上看见自己的族人被满门抄斩,监斩的人却是她的夫君。
    “顾清鸿!若我不死,当卷土重来,报满门血仇!”她对着那扇紧闭的朱漆大门冷冷发誓。五年后,当他查明当年真相,追悔莫及,却看见她含笑走来,头戴凤钗,身披凤服,一颦一笑,艳绝天下。这是她的新身份——应国皇后!
    “顾清鸿,一切才刚刚开始……”她从他身边走过,含笑依在万人至尊的帝王身边,笑得风华绝代。
    从下堂妻艰难一步步迈向权力顶端,她,聂无双,在爱恨情仇中一步步走向彼岸婆娑世界。
    佛说,生前作孽太多,死后必入地狱。她看着面前的男人美眸流转,笑得妖娆无双:我必定在每一层地狱里等你。

作者简介

    冰蓝纱,80后生人,热情的白羊座。平时喜欢阅读,写作,喜欢尝试不一样的题材创作,红袖添香网站“A签”四钻大神。已出版《我在回忆里戒掉你》。

目录

第一章  妆残:郎心绝
第二章  心绝:抄家祸
第三章  毒誓:天不公
第四章  盗图:美人计
第五章  棋局:当局迷
第六章  立威:罚春芷
第七章  教导:入宫路
第八章  初探:君无心
第九章  偶遇:天骄女
第十章  再探:君心动
第十一章  宫门:人心险
第十二章  惊见:祈怜惜
第十三章  心计:美人脸
第十四章  擢升:赠青莲
第十五章  风起:心字香
第十六章  玉人:谣言起
第十七章  避祸:东林寺
第十八章  行刺:破空箭
第十九章  心许:天骄女
第二十章  宫宴:惊云舞
第二十一章  逃婚:阴谋生
第二十二章  通敌:起波澜
第二十三章  罢朝:云妃有孕
第二十四章  施计:贬云妃
第二十五章  险计:藏经阁
第二十六章  重阳:遍插茱萸少一人(上)
第二十七章  重阳:遍插茱萸少一人(下)
第二十八章  玉嫔:伤旧事(上)
第二十九章  玉嫔:伤旧事(下)
第三十章  秋狩:画风波
第三十一章  求情:施无计
第三十二章  秋狩:密林行刺(上)
第三十三章  秋狩:密林行刺(下)
第三十四章  毒发:见故人
第三十五章  抉择:两为难
第三十六章  借喻:解君惑
第三十七章  盛宠:引凤台
第三十八章  梦碎:姻缘破
第三十九章  设计:夺子心
第四十章  芳逝:玉人泪
第四十一章  遇刺:浴佛节
第四十二章  心计:夺皇子
第四十三章  及笄:征尘远
第四十四章  结亲:选兄嫂
第四十五章  忧心:被困栖霞关
第四十六章  封妃:百日宴
第四十七章  选秀:风波起
第四十八章  中毒:揪元凶
第四十九章  主谋:水落石出
第五十章  选秀:千千色
第五十一章  争宠:各显其能
第五十二章  凯旋:和谈始
第五十三章  赐婚:尘埃定
第五十四章  比试:一箭定江山(上)
第五十五章  比试:一箭定江山(中)
第五十六章  比试:一箭定江山(下)
第五十七章  密谋:破盟约(上)
第五十八章  密谋:破盟约(中)
第五十九章  密谋:破盟约(下)
第六十章  相许:一世心
第六十一章  清剿:风波起
第六十二章  陷阱:露水香(上)
第六十三章  陷阱:露水香(中)
第六十四章  陷阱:露水香(下)
第六十五章  完结:凤临天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妆残:郎心绝
    昏暗的柴房充斥着一股刺鼻的霉味。一双枯瘦的手摸上柴门用力划下一道道深浅不一的痕迹。    柴房里不见天日,这是她唯一一个用来记日子的办法。
    十天了!
    聂无双冷冷地想,一边加大手指的力度,也许是因为太用力了,长长的指甲顿时拗断。猩红的血冒了出来,她却眼也不眨地收回手,放在嘴里,顿时口中满是铁锈一般的血味。十指连心,但这点痛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比起十天前痛彻心扉的那一幕,真的不算什么。
    她静静地坐在柴房中的茅草堆上,听着外面哪怕微小的声音。十天了,除了送饭的小厮,根本没有人来这里。不知过了多久,院子里响起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还有门口铁链落地的声音。
    聂无双连忙站起身来,整了整身上早就脏乱不堪的衣服。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出她饥寒窘迫的样子。她曾是聂家尊贵的嫡女千金,也是齐国最年轻最美丽的相国夫人,就算被践踏入尘土也应该保持最高贵的神态。
    也许来的人是他—顾清鸿,她的夫君。聂无双失去神采的眼中燃起希望的火苗。柴房的门突然打开,刺眼的光线从外面照射进来。聂无双不由得眯起眼睛竭力想要看清楚来的人是谁。
    “相国夫人,好久不见,这些天您过得怎么样?”柴房外响起一个柔媚的声音。聂无双眨了眨眼,等看清楚来人是谁,唇边不由得含了一丝冷笑:“总有一天你也会尝到被关的滋味的!”
    “大胆!”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丁冲进柴房将她拖了出来,狠狠推倒在地上,嚣张地喝道:“沈夫人在此,你居然不跪!”
    粗糙的石子擦破了她的膝盖手腕,细嫩的皮肤很快冒出了血,疼痛像是一记巴掌,令早已饿得昏昏沉沉的聂无双顿时清醒过来。
    她冷笑着站起身来,抹掉手腕上的血,看着面前满头金钗、容貌艳丽的女人,哈哈一笑:“沈夫人?什么时候相国府中有你这样一位夫人?且不说顾清鸿还没娶你,就说我现在还没被休,你想做妾却没有向我敬茶,名不正言不顺,你算哪门子的夫人?”说最后一句话时,她目光冷冷扫过推倒她的家丁,那些人纷纷尴尬地低头。
    沈如眉的俏脸一变正要发作,忽然想起什么,咯咯一笑,红唇似血:“聂无双,你以为你还是那风光无限的相国夫人吗?今天我来就是奉了相国的命令,他说……”
    聂无双脸上顿时煞白如雪,好半天才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他说什么?”
    沈如眉只是抿着嘴对着聂无双笑,像是在欣赏她的惊慌失措,过了许久,她欣赏够了,这才冷笑着开口道:“相国大人说,聂氏三年无子,善妒恶言,犯了七出之条,即日起休离下堂!”
    聂无双浑身一颤,怔忪过后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沈如眉见她头发蓬乱,一张绝美的脸上神情疯狂,不由得惊得倒吸冷气后退一步:“你笑什么?”
    “谁说我没有孩子?你去告诉顾清鸿,如今我肚子里怀的就是他的骨肉,如果真的要休我,你叫他来见我!我要他亲口说休妻两字!”聂无双盯着沈如眉的眼睛冷冷地说。
    她的目光似有毒的针,刺得沈如眉艳丽的脸顿时煞白。
    “你……你有了?”沈如眉不敢相信地指着聂无双,“怎么会在这个时候?”
    “你不信可以请大夫来诊脉,我已经怀了两个月的身孕!这可是他顾清鸿的亲生骨肉。”聂无双嘲弄地说道。谁也不知道此时此刻她的心却在滴血,三年恩爱夫妻,没想到却被一朝休下堂。孩子—这是她挽回他,挽回自己命运的最后筹码。
    “你等着,我这就去问。”沈如眉城府果然深,震惊过后随即神色复杂地迅速离开。
    一旁原本嚣张的家丁个个噤若寒蝉。本以为聂无双绝无翻身余地,没想到她竟然在这个时候有了身孕。一些家丁想起平日聂无双在相国府中的恩威并施始觉得后悔,他们真不该听了沈如眉的煽动,以为可以趁相国夫人不受宠的时候过来踩一脚,以巴结新的女主人。
    他们惶惶不安,聂无双却看着三月不算晴朗的初春天色,怔怔出神。
    她还记得当时认识顾清鸿也大约在这时候,三月初春,天禅寺外十里桃花林……林中的清俊男子,手捧诗书,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来,对她微微一笑。从此千金之女爱上贫寒出身的男子,毅然下嫁。她还记得当初父亲曾忧虑地说:双儿,顾清鸿笑意不达眼底,对你恐不是真心。当时自己还为了这一句话大大地生气,更是逼着他在父亲面前发誓:从此一世一双人,不可负心,不可分离。
    原来,父亲的话在今天一语成谶。(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