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经 济 > 财经管理 > 世界经济

顶层社会(被超级富豪操控的世界)

  • 定价: ¥42
  • ISBN:978750609251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东方
  • 页数:252页
  • 作者:(加)琳达·麦奎格...
  • 立即节省:
  • 2016-10-01 第1版
  • 2016-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琳达·麦奎格、尼尔·布鲁克斯著倪云松译的《顶层社会(被超级富豪操控的世界)》通过对美国财阀统治的崛起、衰落和回归的活泼而又易读的叙述,对美国超级富豪的致富、他们不该拥有巨额财产进行了富于魅力的描述,让读者了美国顶层社会的真实面貌和经济发展状况,本书的描述非常生动,严谨,毫无瑕疵。

内容提要

    在20世纪初期,美国已经变成了由“强盗大亨”主宰的社会。随着1929年华尔街的崩溃及其后痛苦的经济衰退,美国的富豪统治走入低谷。琳达·麦奎格、尼尔·布鲁克斯著倪云松译的《顶层社会(被超级富豪操控的世界)》通过对超级富豪的形象描述——从慈善家比尔·盖茨到声名狼藉的科克兄弟,直至无耻的私募基金巨头斯蒂芬·施瓦茨曼,颠覆了这样的理念:超级富豪“理应获得”他们的巨额财富。

媒体推荐

    通过对顶层的0.01%的人群的刻画,两位作者生动地展示了不平等的方方面面,颠覆了人们通常认为的貌似理所当然的观念。
    一一罗伯特·W.麦克切斯尼.《美元民主》的作者
    本书的描述非常生动,严谨,毫无瑕疵。本书有力地证明,目前的体制既不公平,也具有社会破坏力,它牺牲了底层99%的人的利益(正如占领华尔街运动所描述的),来保证顶层1%的人的前所未有的财富和特权。
    一一约尔·巴甘,《公司和受困的童年》的作者
    通过对美国财阀统治的崛起、衰落和回归的活泼而又易读的叙述,两位作者提出强有力的理由,支持征税,特别是对巨额财富征收继承税,这将使一代又一代的美国社会焕然一新。
    一一詹姆斯·K.加尔布雷思,《不平等和不稳定》的作者
    本书对美国超级富豪的致富、他们不该拥有巨额财产进行了富于魅力的描述。本书既会让读者了解实情,也会让读者对富豪大为气愤。
    一一迪安·贝克尔,《错误的利润》的作者

目录

第1章  重返财阀统治
第2章  为什么色情业是真正的自由市场
第3章  百万富翁和1929年的崩溃
第4章  亿万富翁和2008年的崩溃
第5章  为什么比尔·盖茨不应该拥有如此多的财富
第6章  为什么其他亿万富翁更不值得拥有如此多的财富
第7章  汉克·阿伦与激励的神话
第8章  将乐趣带离避税天堂
第9章  为什么亿万富翁对于你的健康有害
第10章  为什么亿万富翁对民主有害
第11章  公民身份的真正徽章
第12章  对卵巢彩票的修补
注释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突然,就在这里,在美国,成为令人惊叹的、奢侈的、享乐的富豪,不再是一个荣誉象征;而曾经,他们坐在兰博基尼里,压扁了轮胎挤开挡道的行人,兴高采烈地向世界宣布这一荣誉象征。华尔街一一野心、头脑、贪婪、魅力和“美国梦”中非常敏感部位的联结一一不再是值得荣耀的地方,而是被占领的地方。
    它会在哪里结束?显摆自己的财富反而会成为他们的尴尬吗?游艇变得像裘皮大衣一样一一生活中的这样一点小乐趣也会被毁掉,因为穿着它(或停靠码头)可能会引来一大群示威者,这样的日子会出现吗?想象一下,对于一个小心眼的抗议者,他不愿意看到一位银行家懒散地躺在宽阔的游艇上,游艇比他曾经拥有的房子大得多,不过现在游艇属于……一家银行。
    当然,实际情况可能会更糟。幸运的是,对银行家来说,占领者不大清楚他们的目标,他们打击的是较广泛的1%,他们显然不知道,真正的红肉位于食物链的更高端。顶端的0.01%,顶端的0.001%,或者直到令人目眩的(在这种情况下这么说是合适的)亿万富翁占领的高度。
    无论如何,援助已经开始了。目前,游说产业已经迅速展开了行动。到2011年11月下旬,主要的华盛顿游说公司之一一一克兰福德(Clark,Lytle,Geduld屯&Cranford)公司一一为美国银行家协会准备了一份备忘录(被一些卑鄙人物泄露给了新闻界),该备忘录展示了一个媒体战略,旨在打击占领华尔街的强大力量。
    说客们坚持认为,成功的答案在于精心准备的、旨在揭发占领者的不良动机的反击活动:  “如果我们能够证明他们与政治对手一样具有见利忘义的动机,那么这会严重破坏他们的信誉。”’(很难想象见利忘义的动机会使人们在浸水的帐篷中连续待上数周)
    真正的危险是反对华尔街运动所传达的信息,如果它不受质疑,那么就可能把华尔街的大银行变成民主政治的炮灰一一甚至更糟。备忘录中提到:“更应该关心的是,共和党人将不再保卫华尔街的公司一一而是可能开始反对它们。”
    游说者甚至对茶党民众提出这样的愿景,希望他们加入某种左右翼平民主义的攻击银行行动:  “在今年晚些时候,媒体报道了下一轮的分红,并将其与数百万美国人凑合过假期的故事进行对比,这种组合消息可能具有潜在的爆炸性。”(令人欣慰的是,甚至当他们密谋破坏民主运动时,游说者现在对“假期”也使用包容性的语言)
    这些隐隐出现的伤害无疑令金融精英们感到迷惑不已,这些人至今还很难理解,他们应该从某种程度上为2008年的金融风暴负有责任。
    早在2009年1月,金融崩溃后才几个月,当精英聚集在瑞士小镇达沃斯时,困惑就已经很明显。银行家、商界领袖、政府高官和其他思想界的大腕每年聚集在达沃斯,庆祝自由金融市场的全球化、政府规模的缩减,以及资本主义的复兴。当然,有些困惑在该年达沃斯的论坛上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市场在管理自己这件事上为什么做得如此之差。《页岩》(Slate)杂志上一篇报道的标题把人们的心情表达得淋漓尽致:“达沃斯人很困惑。”记者丹尼尔.格罗斯如此写道。他在小短文中解释说,尽管存在困惑,人们在达沃斯还是达成了广泛的共识,“成功是伟大的男人和女人的成果,而失败则归咎于体制。”或者,如同另一个记者朱利安.格罗夫在英国的《卫报》所指出的:“冲击是真实的,悲伤几乎尚未开始,但在达沃斯,看似没有人认为,这意味着他们不该那么重要或者那么富有。”
    这些经济巨头本来应该转变心态,不过他们似乎并不这样认为。毕竟,过去几十年的经济秩序背后的一个关键概念一直是,个人才能具有中心的作用一一需要用丰厚的金融回报来培育这一才能。该思维方式认为,唯有如此我们中的杰出人物才会被吸引到支配世界的高层工作中。确保这些巨头的积极参与被明确认为价值巨大,据此要通过顶层设计对他们报酬的数额进行调整。不能只是因为目前全球经济已处于自由落体状态,就痛打那些设计了这种机制的关键人物。
    P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