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他割了又长的生活

  • 定价: ¥36
  • ISBN:978754114375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四川文艺
  • 页数:238页
  • 作者:何小竹
  • 立即节省:
  • 2016-10-01 第1版
  • 2016-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他割了又长的生活》为何小竹的短篇小说集,全书共收录了16个以“他”为主人公的小故事,如:他在读一本书,他在梦中喊出一个女人的名字,他想拍一部电影,他割了又长的生活……作者用熟练的手法,大胆的创意写下这些故事,却又让人很难分辨它们究竟属于哪一类,在这些故事中作者的描写有些荒诞,有些魔幻,又有些伤感;有超现实的,又有后现代的感觉。作者笔下的“他”有如生活中的你我,有着对现实生活的无奈与思考,有着对婚姻生活的探讨,有着对人生理想的追寻,想从中寻找答案却又似乎难以找寻。每一个故事都是单独的个体,却又以“他”为线串联起来,读完全书不免让人产生思考,思考人生,思考婚姻,思考理想,思考自我存在的价值……

内容提要

    他早巳为这绝望的爱情痛不欲生,能够从心爱的女人的卧房飞跃而去,他觉得死而无憾。尤其,在他爬上窗台,转过身来看女人最后一眼的时候,女人跪在床上,伸出双臂想要抓住他的那种表情,让他十分满足。他动了动嘴唇,想说一声“别了”,但说出来的却是“再见”。女人一下惊叫起来。就这样,在女人的惊叫声中,他飞跃出窗外,坠入一片夜色之中……
    《他割了又长的生活》由何小竹著。

作者简介

    何小竹,1963年生于重庆彭水县。当代诗人,小说家。1980年代开始写作,曾参与“第三代人”先锋诗歌运动,为“非非”诗派成员。1990年代开始写作小说与随笔。出版有诗集《梦见苹果和鱼的安》、《6个动词,或苹果》、《时间表》,小说集《女巫之城》,长篇小说《潘金莲回忆录》、《爱情歌谣》、《藏地白日梦》,散文集《成都茶馆》、《喜马拉雅词典》等。现居成都。

目录

他在读一本书
他在梦中喊出了一个女人的名字
他感觉全身上下都不舒服
他对一个女人的回忆
他掀开被子,从床上爬了起来
他的一次夜游的经历
他的失眠症又变成了嗜睡症
他的婚姻传奇
他被隔离了
他为什么这么倒霉
他确实是一个天使
他是一个叶公好龙分子
他割了又长的生活
他想拍一部电影
他看见了梦中看见的那个女人
他一直在写一部小说
后记  237他在读一本书
他在梦中喊出了一个女人的名字
他感觉全身上下都不舒服
他对一个女人的回忆
他掀开被子,从床上爬了起来
他的一次夜游的经历
他的失眠症又变成了嗜睡症
他的婚姻传奇
他被隔离了
他为什么这么倒霉
他确实是一个天使
他是一个叶公好龙分子
他割了又长的生活
他想拍一部电影
他看见了梦中看见的那个女人
他一直在写一部小说
后记

后记

    我觉得我可以开诚布公地说,写下这段文字,意图就是为《他割了又长的生活》这部小说做一个广告.这部由系列短篇构成的小说,从写作第一篇起,到最后一篇完成,耗费了我十年的时间。每一篇写成之后,都曾在一些严肃的文学杂志发表过,当然基本上没有引起主流文学界的反响(比如获奖什么的)。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他们而写的。
    这次四川文艺出版社将其结集出版,在市场定位上确定的主要目标读者群是女性,我十分赞同。记得十多年前我就说过,写小说。心中一定要有女性。为什么呢?因为在这个注重实利的时代,她们还愿意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关注文学,愿意通过小说这个渠道,获得对人性和情感的认知。
    这部小说的主人公都是一些有点怪的男人。生活中男人的许多怪异行为常常让女人们感到困惑和烦恼。所以,我写这部小说,就是想让女性读者了解,男人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就算是看上去有点怪头怪脑的男人,本质上还是极其简单的。而要达到这个目的,绝不是靠说教,而是靠故事.我自认为这部小说的每一个故事都具有一种新意,是你在别的小说那里没有读到过的.我希望这些故事能够让买了这部小说的女性读者(当然也包括与作者本人趣味相投的少数男性读者)兴味盎然,爱不释手,物有所值。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故事已从高潮处开始往下滑行,许多谜底依次解开。他预先的猜测在多处得到印证,这让他暗自得意。再高明的叙述都是有破绽的。他暂时折上书页,将目光转向窗外的风景,以延缓的方式释放内心的愉悦。
    世界的偶然性存在于必然性之中。看着晃过眼前的那些风景,他愉快地思索着。没有什么是不可或缺的,但故事除外。他继续想到,所有的悬念皆因人的欲望而生,而所有欲望……他正准备在一个刚刚冒出的念头上展开推导的时候,车厢喇叭里的轻音乐戛然而止,传出了列车播音员特有的那种懒散而又做作的声音,她告诉大家,可以到餐车去用晚餐了。
    4
    从卧铺车厢到餐车,中间要穿过四个硬座车厢和一个软卧车厢。车厢喇叭里,女播音员继续用她懒洋洋的语调播报着餐车为乘客们准备的晚餐菜名,而他只听清楚了其中的两道菜,鱼香肉丝和番茄鸡蛋汤。
    到这时候,他算是彻底从那本书的故事中走了出来。他发现,硬座车厢的景象跟十多年前他坐火车的时候没什么两样。除非用老照片进行对比,才能看出其中的细微变化,即乘客的服装款式不一样了,但脸上的表情依然如故。这种熟悉的表情被他称为火车硬座车厢里的表情。十多年前,他坐在硬座车厢里阅读金庸小说的时候,就是周围的这些表情,将他从武侠的世界拉回到现实。而这种由硬座车厢里的表情构成的现实,又将他引向另一个虚构的世界,这个世界与他读过的迪伦.马特的一篇荒诞小说相连接,那篇小说写的是一列火车永无止境地向着黑夜的纵深开去。
    他就在这样的思索和联想中,穿越过四个硬座车厢和一个软卧车厢,终于抵达位于列车尾部的餐车。
    这里烟雾缭绕,有一股呛人的气味,且比别的车厢更加摇晃,更加闷热。他从上火车后还没有抽过一支烟,而餐车里摆了烟缸,正好是可以抽烟的。他并不是十分的饿,到这里来,也就是为了抽支烟,喝点酒,一会儿回到卧铺上,熄了灯,不能阅读了,便可以晕乎乎地睡觉。这也是他过去积累下来的经验。很多人对夜行列车都有过性幻想,尤其是那些在车站和火车上兜售的杂志热衷于编织那样的情节。但以他坐了十多年火车的经历.他认为那些故事都是发生在作者的想象中的,至少他本人从未遇见过。他也曾经问过身边的人,有无发生过那样的事情?回答都是否定的。但尽管如此,人们还是不厌其烦地在文学作品(尤其是那些低俗的色情小说)中寄托着关于夜行列车的种种幻想。这就是欲望。而所有欲望都必须用悬念来支撑。他在喝着啤酒的时候,终于又接续上刚才一闪而过的那个念头。
    来餐车用餐的人越来越多,服务员领着一个打扮人时的年轻女人过来,要与他拼成一桌。他没表示异议,而是将自己的餐具和椅子挪向靠窗的位置。女人坐了下来,并没有如通常想象的那样,说一声谢谢。
    餐车墙上悬挂着一台电视机,一个地方卫视频道正在播放一部港片。一个男人(周星驰扮演的)正装模作样地对一个女人(朱茵扮演的)说话。餐车太吵闹,他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字幕的字又太小。同桌的那个女人也侧着身注视着电视上的画面。她点的菜还没有来。
    他虽然还看着电视,但注意力却早就暗暗地朝向身边的这个女人。他猜测她的职业,有可能是做生意的,特别像开服装店的那种女老板,身上穿的,就是她自己店里卖的服装。他还注意到(用的是眼睛的余光)她的皮肤有点黑,尤其搁在餐桌上的那只手,像是干过粗活的那种,手型不怎么好,但与手腕上那条显眼的金手链倒是很般配。他们的目光有过一次短暂的相对,那是她的菜被服务员送上餐桌的时候。她点的菜偏多,超出了一个人吃的分量。他不得不再次将自己的碗碟朝旁边挪动一下。她看了他一眼,带着一点笑意,但只一瞬间,她就躲闪开去,专注于自己的饭菜了。
    5
    车窗外的景物已经越来越暗淡。他喝完最后一口啤酒,她的饭菜也临近尾声。他们几乎同时结了账,同时走出餐车。一前一后,先经过了软卧车厢,然后在硬座车厢的过道上穿行。他在前,她在后。他走路的姿态完全不像之前穿过这些车厢朝餐车走的时候那么轻松自如了,因为他始终感觉到背后那个女人的目光的存在。走快点或是走慢点,背要不要伸直,头要不要抬起来,都成为他需要考虑的问题。在这样的情景中,时间似乎被延缓了,四个硬座车厢的路程漫长得没有个尽头。他几次想找个合适的理由停下来,让后面的女人走到前面去,但他已经变得有点僵硬的脚步却怎么也停不下来。本来上洗手间是个很好的借口,但洗手间门前排队等候的人,又成为他放弃这个借口的另一种借口。
    就这样,当终于走回自己所在车厢的时候,他衬衫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紧贴在了他单薄的背上。
    P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