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作品集

很多的梦趁黄昏起哄(鲁迅诗文精选)/民国大师精美诗文系列

  • 定价: ¥32.8
  • ISBN:978750347973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史
  • 页数:316页
  • 作者:鲁迅
  • 立即节省:
  • 2017-01-01 第1版
  • 2017-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陈丹青先生曾说过这么一段令人深思的话:“鲁迅的言论与思想,再早、再晚,都出不来。他的时代,是中国现代史国家祸乱与历史机会为密集的时代,也是春秋以来一次短暂的‘百家争鸣’时代。倘若他被认为高于其他人,因为有其他人;倘若其他人不认同他,便说明那是群雄并起的年代。他身后被高悬、孤立,使我们只能仰望他一个。……但这些都不重要,真的要害,是我们几代人早已被塑造为另一群物种。我们的思维模式、话语习惯、价值判断及无数生存细节,几乎无法与鲁迅及他的同代人衔接对应。我们的困难不是不认识鲁迅,而是不认识我们自己。要还原鲁迅,恐怕先得借助鲁迅的生存经验,做一番自我还原。
    请看由鲁迅所著的《很多的梦趁黄昏起哄(鲁迅诗文精选)》。

内容提要

  

    《很多的梦趁黄昏起哄(鲁迅诗文精选)》是鲁迅的诗文精选集,收录了鲁迅散文、诗歌、小说和杂文、书信。散文收录了《朝花夕拾》《野草》等名篇,并精选了鲁迅的新体诗和旧体诗。鲁迅之于诗,属业余偶作,但他的诗歌恰当而精彩地表达了自我意识,他的价值观和思想趣味。其中“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等佳句现在依然被人传诵称道。

媒体推荐

    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鲁迅是在文化战线上的民族英雄。
    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
    ——毛泽东
    鲁迅是真正的中国作家,正因为如此,他才给全世界文学贡献了很多民族形式的、不可模仿的作品。他的语言是民间形式的。他的讽刺和幽默虽然具有人类共同的性格,但也带有不可模仿的民族特点。
    ——法捷耶夫

作者简介

    鲁迅(1881年9月25日一1936年10月19日),曾用名周樟寿,后改名周树人,字豫山,后改为豫才。浙江绍兴人,曾赴日本留学。中国现代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
    鲁迅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他以笔为武器,战斗一生,被誉为“民族魂”,他的作品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
    其主要代表作有:
    小说集:《呐喊》《彷徨》《故事新编》;
    散文集:《朝花夕拾》;
    散文诗集:《野草》;
    杂文集:《热风》《华盖集》《华盖集续编》《南腔北调集》《三闲集》《二心集》《而已集》《坟》等。

目录

第一辑  杂文
  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灯下漫笔
  从胡须说到牙齿
  对于批评家的希望
  战士和苍蝇
  古书与白话
  新的蔷薇
  革命时代的文学
  读书杂谈
  文艺与革命
  文坛的掌故
  现今的新文学的概观
  流氓的变迁
  做古文和做好人的秘诀
  柔石小传
  唐朝的钉梢
  论“第三种人”
  谈金圣叹
  关于妇女解放
  说“面子”
  脸谱臆测
  从“别字”说开去
  人生识字胡涂始
  我要骗人
  写于深夜里
  流言和谎话
第二辑  小说
  狂人日记
  孔乙己
  风波
  孤独者
  离婚
  理水
第三辑  散文
  狗·猫·鼠
  阿长与《山海经》
  《二十四孝图》
  五猖会
  无常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父亲的病
  琐记
  藤野先生
  范爱农
第四辑  散文诗
  死火
  秋夜
  淡淡的血痕中
第五辑  诗歌
  旧体诗
    惜花四律
    自题小像
    无题二首
    惯于长夜过春时
    自嘲
    题《呐喊》
    题《彷徨》
    阻郁达夫移家杭州
    秋夜偶成
    亥年残秋偶作
  新体诗
    梦
    爱之神
    人与时
第六辑  书信
  寄许广平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我作这一篇文的本意,其实是想研究怎样改革家庭;又因为中国亲权重,父权更重,所以尤想对于从来认为神圣不可侵犯的父子问题,发表一点意见。总而言之:只是革命要革到老子身上罢了。但何以大模大样,用了这九个字的题目呢?这有两个理由:
    第一,中国的“圣人之徒”,最恨人动摇他的两样东西。一样不必说,也与我辈绝不相干;一样便是他的伦常,我辈却不免偶然发几句议论,所以株连牵扯,很得了许多“铲伦常”“禽兽行”之类的恶名。他们以为父对于子,有绝对的权力和威严;若是老子说话,当然无所不可,儿子有话,却在未说之前早已错了。但祖父子孙,本来各各都只是生命的桥梁的一级,决不是固定不易的。现在的子,便是将来的父,也便是将来的祖。我知道我辈和读者,若不是现任之父,也一定是候补之父,而且也都有做祖宗的希望,所差只在一个时间。为想省却许多麻烦起见,我们便该无须客气,尽可先行占住了上风,摆出父亲的尊严,谈谈我们和我们子女的事;不但将来着手实行,可以减少困难,在中国也顺理成章,免得“圣人之徒”听了害怕,总算是一举两得之至的事了。所以说,“我们怎样做父亲。”
    第二,对于家庭问题,我在《新青年》的《随感录》(二五、四十、四九)中,曾经略略说及,总括大意,便只是从我们起,解放了后来的人。论到解放子女,本是极平常的事,当然不必有什么讨论。但中国的老年,中了旧习惯旧思想的毒太深了,决定悟不过来。譬如早晨听到乌鸦叫,少年毫不介意,迷信的老人,却总须颓唐半天。虽然很可怜,然而也无法可救。没有法,便只能先从觉醒的人开手,各自解放了自己的孩子。自己背着因袭的重担,肩扛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此后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
    还有,我曾经说,自己并非创作者,便在上海报纸的《新教训》里,挨了一顿骂。但我辈评论事情,总须先评论了自己,不要冒充,才能像一篇说话,对得起自己和别人。我自己知道,不特并非创作者,并且也不是真理的发见者。凡有所说所写,只是就平日见闻的事理里面,取了一点心以为然的道理;至于终极究竟的事,却不能知。便是对于数年以后的学说的进步和变迁,也说不出会到如何地步,单相信比现在总该还有进步还有变迁罢了。所以说,“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我现在心以为然的道理,极其简单。便是依据生物界的现象,一,要保存生命;二,要延续这生命;三,要发展这生命(就是进化)。生物都这样做,父亲也就是这样做。
    生命的价值和生命价值的高下,现在可以不论。单照常识判断,便知道既是生物,第一要紧的自然是生命。因为生物之所以为生物,全在有这生命,否则失了生物的意义。生物为保存生命起见,具有种种本能,最显著的是食欲。因有食欲才摄取食品,因有食品才发生温热,保存了生命。但生物的个体,总免不了老衰和死亡,为继续生命起见,又有一种本能,便是性欲。因性欲才有性交,因有性交才发生苗裔,继续了生命。所以食欲是保存自己,保存现在生命的事;性欲是保存后裔,保存永久生命的事。饮食并非罪恶,并非不净;性交也就并非罪恶,并非不净。饮食的结果,养活了自己,对于自己没有恩;性交的结果,生出子女,对于子女当然也算不了恩。——前前后后,都向生命的长途走去,仅有先后的不同,分不出谁受谁的恩典。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