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政治法律 > 政 治 > 世界政治

分水岭(美国民权运动的奋起与挣扎)(精)

  • 定价: ¥128
  • ISBN:9787515344881
  • 开 本:16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青年
  • 页数:971页
  • 作者:(美)泰勒·布兰奇...
  • 立即节省:
  • 2016-11-01 第1版
  • 2016-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泰勒·布兰奇著的这本《分水岭(美国民权运动的奋起与挣扎)》以美国民权运动为开篇、以冷战和政府集权为高潮、并以总统被刺杀为谢幕。它不仅讲述了美国民权运动的进程,更通过大量细节揭露了这个美国二十一世纪最为混乱动荡的时代的真相。
    本书获《华盛顿邮报》、《今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新闻周刊》等80多家媒体高度赞誉。刘瑜、秦晖、贺卫方、野夫、余世存真诚推荐。

内容提要

    《分水岭(美国民权运动的奋起与挣扎)》是有关小马丁·路德·金及其领导的美国民权运动最权威的著作之一。记者出身的作者泰勒·布兰奇在广泛搜集原始档案文献资料的基础上,采访了百余人,获取了大量材料,全面、详细、栩栩如生地记述了20世纪50年代末至1963年肯尼迪总统遇刺身亡这段时期,金及其伙伴从美国南方发起民权运动,并逐渐发展到北部、西部和西北部的全过程。
    这本书不仅讲述了美国民权运动的进程,而且通过大量细节展现了一个让美国人阵痛,并以总统被刺杀为谢幕的混乱时代。
    中文版由《失控》翻译团队历时近三年完成,皇皇巨著,百万余字、近千页。为追求文本的准确性和客观性,数位资深专家编校审读长达一年之久。

媒体推荐

    布兰奇所描述的这个时代,彻底改变了美国。
    ——《人物》
    每一个关注民权运动的公民,不论肤色、地域,都必读的历史巨著。
    ——《纽约时报》
    布兰奇的描述,非凡细致,人们可以看到马丁·路德·金最复杂、最理智的一面,以及金牧师时代前的美国。
    ——《华盛顿邮报》
    上等佳作,极具启示意义。奇迹般再现了往日时光。
    ——《新闻周刊》

作者简介

    泰勒·布兰奇,学者、畅销书作家。普利策奖得主。
    著有《火之柱:金牧师年代的美国人1964—1965》以及《坎南之畔:金牧师年代的美国人1965-1968》与本书合称为金时代纪事三部曲。布兰奇的纪事三部曲几乎囊括了美国图书界所有的大奖。现今,他与妻子克里斯提娜·梅西居住在巴尔的摩。

目录

导读
前言
第一章  先驱:弗农·约翰斯
第二章  洛克菲勒家族和埃比尼泽教会
第三章  尼布尔和桌球
第四章  第一首
第五章  蒙哥马利公交车抵制运动
第六章  领略世界
第七章  复生
第八章  政治的阴影
第九章  历史的一枚卒子
第十章  肯尼迪的转变
第十一章  车轮上的洗礼
第十二章  自由乘车运动之夏
第十三章  麦库姆的摩西,堪萨斯的金
第十四章  圣诞节前的奥尔巴尼
第十五章  胡佛的铁三角,金的组织
第十六章  救火队员最后的缓刑
第十七章  密西西比大学的陷落
第十八章  伯明翰
第十九章  绿林镇和伯明翰监狱
第二十章  孩子们的奇迹
第二十一章  大风暴
第二十二章  向华盛顿进军
第二十三章  翻越:梦魇与梦想
致谢

前言

    肤色定义了视觉感官,种族塑造了文化视角——有意无意间,我们总能感受到肤色和种族对我们的影响。这种潜在力量让人在选择基于种族的历史视角时更加谨慎。尽管在此书的写作中,以马丁·路德·金为核心,但严格来说,并不算是他的传记。他传承给我们一个世界,而重塑里面的观念无疑会把大部分读者隔离开来,包括我自己,因为那远远超出了我们熟悉的领域。如果把金当作一个历史人物来看,普遍会关注他对白人社会的影响,而忽略了他生命的本质。但我认为正是他生命的本质促成了这段动荡的历史和神话。
    为了克服这些困难,我围绕美国时代的主线,把一连串的人物故事紧密联系起来,试图让传记和历史相得益彰。和金本人的愿景一样,本书不只用一种声音,想要把一种孤立的文化上升到更为宏大的历史。正文部分还涉及金和一些看似与他相距甚远的人,他们的阶层各异,地位不同。通过寻找他们中至少一定程度上存在的关系,我希望能更加鲜明和全面地让读者了解他们——比如老修女波拉德和艾森豪威尔总统、学生非暴力统筹委员会的领导人鲍勃·莫塞斯和美国联邦调查局第一任局长约翰·埃德加·胡佛、肯尼迪家族和金在黑人教会内部的竞争对手。
    我旨在撰写有关民权运动的历史,从众人确切的看法中取材,换言之,要想寻找真相,最客观的方式之一是从陌生人、外国人和敌人的角度去看。我希望这些翔实的记录可以证明我的观点:在战后时期的分水岭,金的一生是美国历史上最精彩也最重要的隐喻。
    我选用了叙述性传记史的写作方式,这多少影响了文体。比如,叙述中用到的“黑人”一词,用词的时间跨度和那个词盛行的时间段相吻合。这绝对不是为了表达我的政治态度,仅仅是想营造一种时代感,更好地去捕捉当时的诸多变化——其中包括一个尤为特别的变化:一夜之间整个社会都用“黑种人”这个词来取代“黑人”。由于小说篇幅有限,为此我请求读者谅解,这种转变会在第二卷中有所体现。
    另外,我在本书的写作中还有一处遗憾——对斯坦利·利维森的记载只是略有涉及,并没有给大家提供足够的材料。从1984年开始,我就一直在寻找联邦调查局的记录原件,他们认为金的这位白人密友是共产党特工。就这一指控,联邦调查局还安装了窃听电话监控金,并且还对民权运动实施了很多附带性的干扰。美国司法部拒绝了我的要求,他们认为即使告密者提供的有关利维森的材料已有30至35年历史,但现在公开的话,还是会危害国家安全。这简直是官僚之间赤裸裸的互相袒护。我觉得一定有些和中央情报局较劲的小侦探,但这种程度的保密真是比保皇主义的荒谬还离谱。
    关于美国联邦调查局对马丁·路德·金的调查还存有其他证据,大卫·盖洛就对此做过开创性工作,这些更让我肯定了利维森的为人和历史贡献。然而,有关方拒绝公开相关资料,不给美国公众提供共同的立场进行历史性的讨论。虽然里根总统为纪念马丁·路德·金设立了一个国家纪念目,但他还是公开提出过对马丁·路德·金那一项“根本性不忠”的指控。我感到深深惋惜,一个所谓的民主政府仍然费尽心力保守国家机密,让这些指控继续存在。
    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
    1988年8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相比而言,第一浸信会教堂一直是以牧师为主导的教堂,刚成立的前57年间,只有3任牧师。这些尊贵牧师的掌权方式诱导了1910年另一次大规模迁徙,不久后教堂便被火烧毁。当时的牧师是安得鲁·斯托克斯,他是位优秀的演说家,其组织能力也非常出色。他第一年在教堂供职时,总共为1100多位新教民受洗,影响力可见一斑。如果不是1917年发生的黑人大迁徙使芝加哥的教会民众数量一跃成为全美第一的话,斯托克斯所在的第一浸信会教堂会一直是美国最大的黑人教堂。斯托克斯非常善于赚钱。如果哪位白人房地产经纪人很难卖出某套房子,他们经常提前给斯托克斯一笔钱,让他住进去。直到白人买家组织起来将他从白人社区中赶出去,房子转手给了白人,这笔房地产经纪人给的退款就“合情合理地”属于他了。斯托克斯常常同执事们开玩笑说,白人们付钱合情合理,他们要为自己的歧视行为付出代价。他拿出其中一部分钱为教会捐款,大概是为了平息教会中的风言风语。如果说教会成员对他的这些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话,那么斯托克斯提议重建烧毁教堂的事则引起了异常激烈的争论。他计划在离教堂几百英尺,归自己所有的东北处转角地段上重建教堂,通过办理产权交易的方式来取得教区牧师住宅的所有权。随之而来的争论给教会组织带来很多无法修复的创伤。由于富有的教会成员比30年前有更多要求,斯托克斯甚至承诺说要让新教堂的门正对里普利大街,但执事中不安分的精英人物则开始计划转向德克斯特浸信会教堂。
    据说,德克斯特浸信会教堂实际上不太欢迎新教会成员,他们担心教堂信众增到700人的高峰,会把整个教堂的质量拉下来。教堂中的几位执事还在公众场合预测说,若没有他们的钱和支持,斯托克斯将永远不能重建第一浸信会教堂。斯托克斯丝毫不畏惧这些,继续向和他在一起的穷困教会成员布道。他们无法借到教堂场地,只能在户外会面。他还制定了一条律法:凡是教会中无法按照要求提供教堂建设金的成员,必须每天带一块砖头来新场地,无论砖头的来路是哪里:买的、偷的,还是从南北战争的废墟中挖出来的。奉献仪式进行了5年后,斯托克斯带领大家为教堂的建成大喊感恩,这座教堂就是后人所熟知的“每日一瓦教堂”。
    之后的30年里,两个教堂之间再没有出现如此激烈的冲突,甚至开始尝试非社交性的宗教合作。社区重要领导之间经常在德克斯特浸信会教堂召开小型会议,在第一浸信会教堂中宽敞的圣殿中召开大些的会议。教堂会众和教堂之间截然不同的传统都稳固地保留了下来。两个教堂的管理人员基本都是早前第一次黑人大迁徙中离开白人教堂的黑人的孙辈,也是那些因为诽谤和阶级的争议而分裂教堂的人的子女。此外,他们的性格也反映出一些差异。第一浸信会教堂教会秘书威廉·比斯利性情温和,开朗坚强,属于劳动人民阶层;而德克斯特浸信会教堂教会职员R.D.内斯比特是保险行业的高管,身材瘦高结实,皮肤为浅棕色,穿着体面,做事专业,在陌生人面前,甚至在一些朋友面前都沉默寡言。不久,他们之间又将有一个不同——德克斯特浸信会教堂与其牧师之间的关系一直颇具争议,内斯比特和他的教会委员会即将面临一场厄运,这将是一场非常严酷的考验。
    1945年夏末,内斯比特第一次去外地游历,那也是他生平唯一一次参加全美浸礼联会的年度会议。500万名会众组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黑人联盟。同往常一样,白人依旧无视这五天的盛大庆典,除了饭店经理,他心里真是乐开了花,黑人牧师、合唱团成员以及教会官员长期以来连续刷新参会人数纪录——此次人数多达1.5万人。与会者专注于布道、唱诗以及选举活动。唱诗班的成员身着颜色鲜艳的衣服列队站满整个会堂。其中有经常指挥演出自己作品的公众人物、福音音乐之父托马斯·多尔西,《亲爱主,牵我手》就是他的代表作。无业的唱诗班指挥赶来找工作,老朋友在桌前重新相聚一堂,桌上摆着各式佳肴的油炸食品。会场一片喧嚣,人们相互鼓舞中,大快朵颐,与此同时,教堂还出售了不少神职人员职位,并找到了合适的人选。
    P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