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殿下不依

  • 定价: ¥26.8
  • ISBN:978750685864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书籍
  • 页数:298页
  • 作者:午余
  • 立即节省:
  • 2016-10-01 第1版
  • 2016-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殿下不依》是午余的长篇小说作品。
    一个可笑的错误,林烟嫁给宁则远,本以为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就可以各安天涯。
    四年后,她想就此放手,他却纠缠不休。
    “我不能给你整个世界,但能把我的整个世界都给你。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如果我要你的命呢?”
    “那你也拿去!”
    可是宁则远,我从来,只想要你的爱。

内容提要

  

    午余著的《殿下不依》讲述的是:身为一枚假太监,王洙一直奉行着“不出头、不惹事、不刷存在感”的三不原则,安心做着一枚小透明,混吃等死的平静日子在她遇上新主子孟询之后,结束了。
    皇宫人事调动,她被分配成了七殿下宫里的‘铲屎官’,照顾一大一小两只“疯狗”,小的叫阿够,大的叫孟询。
    于是王洙每天的工作就变成了看着孟询——这个皇宫里最有存在感的混世魔王花样作死。逃课、约架,打小抄……只有你想不出来,没有他七殿下干不出来的。
    可是某一天,七殿下突然转换了目标,想要一个能够陪他一起吃喝玩乐一起疯的王妃。
    七殿下为了这个目标开始了他的漫漫寻妻路,他上刀山、下油锅、节操掉尽后蓦然回首:普天之下只有这个小太监配得上我了。
    眼见七殿下的魔爪伸向自己,王洙欲哭无泪:“殿下,求放过!”

作者简介

    午余,九零后疯女一枚。晋江文学城签约作者,擅长轻松言情文。

目录

第一章  殿下疯如狗
第二章  疯狗遇上狗
第三章  不能放弃治疗
第四章  花样作弊
第五章  离宫出走
第六章  人傻钱多速骗
第七章  主仆双双下江南
第八章  现场版《西厢记》
第九章  特别的安抚技巧
第十章  殿下酷霸狂拽
第十一章  传说中的癸水
第十二章  情投意合
第十三章  皇家熊孩子
第十四章  男人的尊严
第十五章  秀恩爱分得快
第十六章  相思病
第十七章  生当同衾,死当同穴
番外1
番外2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嗷——”
    一声响彻苍穹的尖叫声吵醒了正在树下小憩的王洙,王洙猛一激灵立正站好,发现身边没人,这才明白是虚惊一场。
    王洙擦擦嘴边的口水,提着食盒往尖叫声的来源——御膳房走去。
    还没进御膳房的院子,便见一个小太监哆哆嗦嗦朝王洙跑过来,“你来得正好,你们宫里的小曲子疯啦!”
    小曲子刚被分到七殿下宫里做事不到三天,由王洙负责带他,这小太监傻头傻脑的,三天两头就给王洙闯祸。
    “小曲子!”王洙冲进御膳房,见小曲子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吓了一跳,“你干什么呢!”
    “我杀猪呢!”小曲子一鼓作气将一只圆滚滚的花斑猪逼到墙角,手中刀却迟迟不落,最后崩溃地尖叫了一声,抱着杀猪刀呜呜直哭。
    那花斑猪从小曲子眼皮底下慢悠悠地晃过,经过小曲子时还晃了晃尾巴。
    王洙走过去蹲下,拍他肩膀,“你鬼叫什么?”
    小曲子泫然欲泣:“我害怕。”
    “猪都不怕,你怕什么?”
    小曲子耸耸鼻子:“不敢杀生。”
    王洙好笑道:“你没事杀猪作甚?猪得罪你了?”
    “猪没得罪我,得罪七殿下了……不,是我得罪七殿下了。”小曲子委委屈屈道,“他说我还不如猪聪明,叫我吃猪脑好好补补脑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触怒殿下了……”
    王洙无奈道:“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你。”
    他们这位七殿下不需要别人触怒他,他就是一个炸弹,高兴的时候什么都好,不高兴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能触怒他,甚至连呼吸都是你的错!
    “唉……”王洙心里这么想,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只能叹口气,以一个过来人的口吻劝道,“多待些日子你就能明白啦!”
    “那现在怎么办哪?殿下叫奴才补脑。”小曲子抓着王洙的袖子问,“可奴才不敢杀猪,也不敢吃猪脑……”
    宫里居然还有小曲子这样的怪胎!谁都听得出来那只是七殿下的一句气话啊!
    王洙劝了几句,见劝不动只能把手中食盒交给他道:“你替七殿下取点心,我去帮你搞猪脑子。”
    小曲子唤了王洙几声“好人”,转身一溜烟跑走了,王洙跑去御膳房找厨子要了个面团,又随便捞了几勺辣椒油,做了道假的“麻辣猪脑”,出来的时候小曲子正在门口翘首期盼着。
    王洙把装着“红烧猪脑”的小碗交给他:“喏,意思意思得了。”又怕他钻牛角尖,“殿下问起来我帮你作证。”
    小曲子接过小碗,又把食盒还给王洙,对王洙露出个天真无邪的笑:“王洙,你人真好!我先去殿下那儿复命了!”
    王洙惊得下巴都快掉了,对着小曲子的背影喊道:“你不会是要跑到殿下面前吃吧?!你给我回来!回来……”
    等王洙气喘吁吁地追上小曲子的时候,两人已经不知不觉问进了大殿了。
    此时正赶上正殿守卫换班之际,殿门口空无一人,王洙在小曲子的脚要踏进殿门的一刻,眼疾手快地把他拉到窗沿下。
    “你是不是疯了!”王洙忍不住骂他。
    小曲子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弱弱地问道:“你干什么?我复命关你什么事!”
    两人争执之际,殿内又传来一阵杯盏落地的声音,小曲子和王洙一下子就安静了,屏息静气地竖起耳朵听殿内的动静。
    “殿下?我哪点像个殿下!我连个平民百姓都不如!”孟询咆哮道,“今天我给母后请安,你知道母后跟我说什么?!她叫我娶许玉君!竟然叫我娶许玉君!”
    贺公公谦卑的声音传来:“殿下,许小姐是许丞相的千金,皇后娘娘是疼爱您呢!”
    孟询大喊:“疼爱我?叫我娶一个我见都没见过的女人那是疼爱我吗?!你怎么不去娶啊?你觉得好你去娶啊!你去啊!你去啊!”
    一时之间,殿里安静了。
    贺公公脾气还是很好的,沉默了少顷,又继续劝道:“殿下,丞相的千金肯定不是俗尘女子比得上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肯定不差,又是皇后娘娘相中的人,您见见再说,说不定一见到就喜欢了呢!”
    听到这话,王洙忍不住腹诽,谁说大户人家教出来的孩子就有教养?还有比皇家更大户的人家吗?还不是培养出孟询这样的疯狗……
    孟询气呼呼的:“不喜欢呢?不喜欢还不是要娶!”
    贺公公也无奈了:“毕竟是为您选皇妃,所以这事得特别慎重,只要皇妃尘埃落定,您就能松快了,皇后娘娘也不会管您那么严。您日后要是看上了别家姑娘,就可以娶回来了……”
    孟询听懂了贺公公的话,又穸了毛:“娶那么多女人进门,烦不烦?”
    贺公公擦了擦额角的汗,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只能小心翼翼道:“要不……咱家陪您出宫看看那许小姐……”
    贺公公等着孟询的回答,结果孟询还没说话,就听见外面一声阿嚏。
    “谁在外面?”
    孟询跨步出门,却看见两个奴才跪在门口,一脸的惊慌失措。
    王洙恨不得把打喷嚏的小曲子掐死,他跪着爬了几步:“殿下饶命哪!奴才和小曲子只是来复命的,奴才什么都没听见啊!”
    孟询背着手:“哦?什么都没听见?”
    王洙头都不敢抬,脑门和汉白玉地砖亲密接触,砰砰作响。
    这期间,他用余光瞟了小曲子一眼,后者还直直地跪着,一副呆愣模样。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