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心理学

匠人匠心(精)/三联生活周刊文丛

  • 定价: ¥56
  • ISBN:9787508666532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316页
  • 作者:邱杨//丘濂//艾江...
  • 立即节省:
  • 2016-11-01 第1版
  • 2016-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邱杨、丘濂、艾江涛等著的《匠人匠心(精)/三联生活周刊文丛》介绍了近20位中国传统手工艺人及其他们承载的手工技艺,传达出传统手工艺人的纯粹的精神之美。
    富阳纸、黄花梨、龙泉瓷、元青花、毛笔、庐州木雕。每一种技艺,都有各自独特的历史和积淀,都值得去领略、欣赏。本书透过传统手工艺人的故事,像读者展示这些器物的独有价值。
    全面展示每位匠人的代表作品,专业摄影师拍摄,在光与影中欣赏工艺之美。
    装帧雅致,彩色印刷,力求为读者呈现最舒适的阅读体验。

内容提要

  

    用一生,做好一件事
    沉浸在手工艺的世界里,慢慢打磨自己的技艺,淬炼心性,用“美”回报时光与岁月,这是一份幸运,更是一种选择。
    邱杨、丘濂、艾江涛等著的《匠人匠心(精)/三联生活周刊文丛》介绍了近20位中国传统手工艺人及其他们承载的手工技艺,在展现传统手工艺之美的同时,细腻、真挚地描绘了他们兢兢业业、精益求精的态度,沉静而朴实的快乐与生活,传达出传统手工艺人的纯粹的精神之美。
    “一流的匠人,人品比技术更重要”,一个人首先要淬炼心性,养成自己,唤醒体内的一流精神,才能达到一流的技艺。这正是传统手工艺人的宝贵精神内核,也是现代人在快节奏生活以及世俗名利裹挟之下所缺乏的人生判断与价值定见。透过这本书,你不仅能邂逅工艺之美,更能遇见那隐藏的匠人之心。

目录

文丛总序
上辑  匠人匠心
  李永革:修故宫的人
  唐以金:匠人匠心
  饶家人:元青花复烧记
  邰立平:凤翔木版年画的兴衰
  关中“三剑客”:每一件皮影都凝结着匠人的灵气和才华
  甘而可:漆器之器
  郑尧锦:给沉香另一重生命
  手艺人鹏师傅:让陶艺和生活合而为一
  张参忠:恢复庐州木雕
  李小平:把一支笔做好
  贡斌:复原真纸体系
  西藏灵芝:民艺的微光
  林芝的村庄:“桃花源”如何开放
下辑  传家宝
  龙泉四老
  紫砂徐门
  海上顾绣与戴明教的传人
  盛世漆艺
  常州白氏留青竹刻
  富阳纸的传承难题
  传承家具的两位传人
  黄花梨商人杨波
附作者名单

前言

  

    倡导生活与知识生产
    《三联生活周刊》创刊之际,为自己确立的定位很有想象力:一本杂志和他倡导的生活。
    10年之后,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这本杂志做了一项挺有勇气的决定:用五期杂志的封面故事,做一个超大型的抗战历史报道,纪念中国人民的奋斗与胜利。媒体对历史进行报道,并不稀奇,甚至新闻本身也经常自我标榜——“历史的草稿”。只是,当杂志已经运行10年,各项报道手段日臻成熟,这个时候,周刊独特的新闻方法论对历史的发现与叙述是否有所贡献,以资证明自己存在之价值,才是挑战。
    新闻是历史的草稿,当然不错;只是,这部草稿的构成,是无数需要重新整理的碎片(新闻)。既如此,我们的历史报道,在尘埃落定、草稿成形,历史事实被无数学者再三甄别,意义与价值日益分明,共识逐渐形成之际,可否反转回来,仍然将宏大历史“碎片化”呢?——碎片化本身,是一种传播技术与手段。用这种手段让概念的历史“新闻化”,并借此重新回到陌生的历史现场。如此,宏大的命题在事实与细节背后,也在传播的快车道上,是双赢。
    主意既定,每期抗战主题封面之下,我们以一个“七天单元”承载对当期主旨之“事件报道”,其间“每天”单独成篇,每篇单独立意。有结构的七个“碎片”——历史现场的“事件新闻”,构成了战争不同时期的意义与价值,也构成了历史的连续性。
    其实,如果你有意将新闻或报道当作一项技术来研究,它也是常常会让人着迷的。
    2005年,对《三联生活周刊》来说,是一个关键性的节点。创办10年之后,它开始腾飞。杂志的销售量,当年翻番,并由此走上长时段的增长之路。为什么是这一年?很显然,我们被广泛关注的超大型的抗战历史报道,是重要原因。那么,支撑杂志起飞的历史报道,其成功,内在机理又是什么?我们的新闻方法论,最终自证了什么?三年后,清华大学邀请我去做演讲,分享《三联生活周刊》的新闻生产,到了这会儿,我找到了我们历史报道成功的原因。我们生产的不是新闻,而是知识。在这个急速变化的伟大时代,与时俱进的知识,是稀缺商品。所谓知识,简单说来,无非在对抗人类遗忘的过程中,比新闻存活的时间更长而已。也许,很偶然,有些知识,还能存活更长,成为常识。在21年的时间里,《三联生活周刊》秉持着自己的使命:生产知识。这本杂志和他倡导的生活,我们有自己的方法论。
    当然,生产知识,对杂志来说,是理想与使命,它是否达成,有待更长时间与更多读者的检验。如何检验?这份杂志自身存续多长,以及它与读者、时代和国家形成什么样的互动关系,是一种检验;把杂志有价值的内容编辑成一本本书——最基本的知识的载体,则提供了另一种检验的可能。
    现在,这些书,一本一本编辑出来了,它是否生产了知识,是否有可能更长久存续,且看时间的选择了。
    李鸿谷
    2016年7月31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三代工匠
    李永革所在的修缮技艺部位于故宫的外西路,这里原来是内务府造办处,为宫廷制造生活器具。清代鼎盛时期,造办处下设24个工坊,荟萃了全国的能工巧匠。现在的修缮技艺部保持了它在功能上的延续。早年间,李永革家住在鼓楼。他每天骑着自行车,十几分钟后就能穿过北京早高峰的车水马龙来到和百年前区别不大的静谧宫城,他觉得十分惬意。
    李永革的办公室在一间平房里。老式的办公室中还有搪瓷脸盆和盆架子,墙上挂着一张民国时期的故宫全景图,桌子上是宫殿建筑的烫样和鎏金斗拱的模型。李永革一头白发,穿着衬衣和布鞋,开口是浓重京腔:“我1985年29岁的时候就坐在这个位置上了。”李永革说,他1975年从部队退役后来到故宫,当了10年的木匠,然后因为工作出色成了修缮技艺部的副主任。两年前他原本到了卸任的年龄,却更加忙碌起来:作为“官式古建筑营造技艺”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他现在负责技艺传承工作。
    李永革说,来故宫上班是父亲的建议,父亲是个木匠,他也想继续学父亲的这门手艺。一般的建筑公司就是支模板、安门窗,父亲说还是故宫古建队的木工技术最复杂,能学到真东西。李永革第一天来是从西华门进来的,当时一下子就被震住了:“这么大的宫殿群,是怎么修起来的?”他被带到一个叫赵崇茂的师傅面前,赵师傅身边已经有两个年轻人在学艺了。“我开始刨木头,腰板直,姿势也对,因为我在家做过木工活儿啊。”就在师傅的夸奖声中,李永革开始了做木匠修故宫的日子。
    按照代际关系来算,李永革算是新中国故宫修缮的第三代工匠。新中国成立之后故宫的三次大修成就了三代工匠,也培养了一代代的学徒。第一次大修是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故宫提出了一个5年治理与抢险的规划。
    针对大量古建筑年久失修的问题,故宫邀请了在古建“八大作”—“瓦木土石扎、油漆彩画糊”中各怀绝技、各占山头的10位工匠进入故宫,他们就是第一代工匠,后来被称作“故宫十老”。这个过程中,戴季秋、赵崇茂、翁克良跟随马进考、杜伯堂等师傅维修西北角楼,维修结束后,继续学习制作模型。至今故宫古建部仍然保留着西北角楼一角四分之一模型、钟粹宫正殿歇山殿大木结构的一角和御花园四柱八角盝顶亭模型。朴学林、邓九安、王友兰跟随周凤山、张国安师傅修补屋顶琉璃瓦面;张德恒、张德才、王仲杰则跟随张连卿、何文奎等师傅重新做了三大殿彩画,并按照比例将故宫大部分彩画进行临摹,制成了《故宫建筑彩画图录》。故宫第一次大修中,第二代工匠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到了第二次大修他们已经能担当主力。
    第二次大修从1973年开始,故宫制订了第二个五年规划—《故宫博物院五年修缮保护规划》。为了完成这次大修,故宫工程队(修缮技艺部的前身)对外招聘了300名青年,李永革就是其中之一。他跟着赵崇茂、戴季秋师傅,相继参加了午门正楼、崇楼、东西燕翅楼、太和门东西朝房、钟粹宫、景仁宫、斋宫、奉先殿、皇极殿、畅音阁、阅是楼、遂初堂、庆寿堂、养心殿、慈宁花园、东南角楼等施工工程。1975年到1979年年间,每到冬季来临不适合室外作业的时候,第二代工匠就会为新来的年轻人讲授业务知识,李永革一直保存着一份1979年的冬训讲义。
    第三次大修,是在21世纪初《故宫保护总体规划大纲(2002—2020)》出台后开启的100年来最大规模的维修保护工作,包括武英殿试点工程、太和殿挑顶大修工程、慈宁宫落架大修工程、建福宫复建工程等重大项目。第三代故宫工匠正式登场,李永革成为这一系列工程的负责人。回顾在故宫工作的一辈子,李永革觉得自己的成长过程和第一、二代修故宫的工匠并没有太大区别:“都是在一次次实操训练中磨炼手艺的,逐渐明白了古建维修的各种门道。只不过搁以前,学手艺要搞磕头拜师,我进故宫的那年不兴这套了。而老师傅对你呢,也是倾囊相授。”李永革跟着赵崇茂学习,却一直没有师徒的名分,这倒成了他的一个遗憾。
    最辉煌的时候,故宫的工作人员有800多人,古建工程队就有400多人,是故宫人数最多的部门。可这支古建队伍虽然有国家文物局颁发的“文物修缮工程资质证书”,但因为不是企业性质,没有营业执照,无法参与投标,在市场化的过程中逐渐被排斥在大型维修工程之外。现在的修缮技艺部日常要做两方面的工作,分别是古建筑的维修保养以及修缮工艺的传承。(P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