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人人心里住了一个不可能的人

  • 定价: ¥39.8
  • ISBN:978753999705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309页
  • 作者:编者:宋小君
  • 立即节省:
  • 2016-12-01 第1版
  • 2016-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喂,你心里的那个他还好吗?
    火爆朋友圈,20亿次分享阅读《玩命爱一个姑娘》作者宋小君亲自操刀主编故事集《人人心里住了一个不可能的人》。
    继《玩命爱一个姑娘》7个故事被签约改编电影后,宋小君亲自操刀主编玩命爱系列故事,历时一年选稿修改,每个故事都是一部纸上电影。狄仁六、米娅、初小轨、杨熹文、戴日强、绿北、丁浩、欧阳乾……等18位热门作者、自媒体大咖合力写就。
    故事类型多样,都市青春、悬疑奇幻、故事新编、古风言情……只为讲述——“后来,他说起你,哭得好开心。”
    内文有彩蛋。征集读者留言揭晓,参与话题,全民玩命爱;限量附赠4张明信片,送完为止。

内容提要

    这本宋小君著的《人人心里住了一个不可能的人》是一座“爱情遗憾博物馆”,
    陈列20个令人遗憾又释怀的爱情故事。
    人人心里住了一个不可能的人,这个不可能的人给了我们狂喜与遗憾,这些狂喜与遗憾又酿成了回忆,回忆又总是不经意地提醒着我们,在一起时,就尽情尽兴。离开了,就各自安好。
    就请那些被我们狠狠爱过的人,在回忆和遗憾里永垂不朽;就请那个年纪的我们,不再长大,留在原地,继续相爱。
    我们只需遗憾放心中,不沉湎于过去。前面永远有翩翩浊世佳公子,有楚楚待泡的好姑娘,还有令人战栗的光辉。

作者简介

    宋小君,编剧,诗人,作家。想做个会讲故事的人,打算写一百封长长的信。像以前一样,捧着一颗真心上路,任他风刀雪剑,撞了南墙也不回头。出版作品:《玩命爱一个姑娘》《慕香》《姑娘我们一起合租吧》《我觉得我会永远生猛下去》。编剧作品:《深圳l合租记》。

目录

导览词
第一厅:我有一个青春,要送给你
  等着你呢,步美
  最后的爱情陪跑员
  别怕,有我
  我的男友像我爸
  余生皆婚礼
  恋人的样子
第二厅:我连一千年后,我们的样子都仔细想过了
  不如我们重新开始
  怪女友
  第366封情书
  重新遇见你
第三厅:我把无数个我当成一个我,来陪你看月亮
  不死爱人
  王子从天而降
  想得美
  爱意退化综合症
  很懒很懒的女朋友
第四厅:我本是那天上的神仙,为了爱你被贬下凡
  青白蛇传奇
  摄魂花
  月亮与后悔药店
  从此无心爱良夜
  妖蝶
  彩蛋
临别赠言
把想对ta说的话留在此处,也是一种不朽
全民玩命爱

前言

    心里那个不可能的人,见字如面。
    我们初识时,我尚年幼,不懂情欲,不解风情,说话直接,做事全凭心气,心中有个世界,固执到幼稚,自以为没有人懂自己。
    直至你出现。
    听说,每个人生命中都有一个从天而降的启蒙老师,指引我们认识这个世间,以温柔或残忍的方式。
    我说,我有野心。
    你说,男人野心太大,留给姑娘的位置就不多了。
    多年以后,我才明白,要得到一些,总要失去一些。
    我想要跑出去闯,去更远的地方,去看更广阔的风景,去遇上形形色色的人,全然不顾离别时的伤感。
    你没有以眼泪送别我,只对我挥了挥手。
    在后来的每一次离别里,我都更明白离别到底意味着什么。
    也渐渐懂得,生命中有些人,终究要离去。
    我只能故作豁达,说服自己,留君不住从君去,至少我们有了回忆。
    有什么比一段美好到让人想到就起鸡皮疙瘩的回忆更令人难忘呢。
    在火车站,在机场,在码头,在一个十字路口,这个离去的人,终究慢慢成了心里那个再也不可能的人。
    有时候,这个“不可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
    年纪更轻时,我任性倔强自以为是,说什么也不肯主动跟隔壁班的男生说话。
    分别之后,我少了一点勇敢,到底是没敢买一张机票,穿过太平洋去看异国他乡的女朋友。终于,女朋友这个美好的称谓之前,强行被加上了一个“前”字。
    我仗爱欺人,自以为吃定了对方,有恃无恐地挥霍着两个人之间的爱意,终究是如愿以偿地换回来一声再见。而这个“再见”却是个反义词。
    有时候,这个“不可能”又是我们左右不了的。
    机缘,是个绝妙的词儿。
    妙在它总是突如其来,又往往戛然而止。
    我不明白喜欢把校服上衣打个结系在腰间当成裙子穿的女同学,为什么突然要转学。
    我不明白为什么青梅竹马的她前一天还跟我一起上学,第二天就举家搬迁,从此再无音讯。
    我也不明白是从哪一个瞬间开始,对方对这段感情产生了怀疑,甚至厌倦,决定放弃。
    你瞧,“不可能”终归变成了“遗憾”。
    生活也教会我们,遗憾总是爱情的一部分。
    所以,有了你手中这个便携的小型“爱情遗憾博物馆”。
    这里陈列着20个令人遗憾又释怀的爱情故事。
    选定“人人心里住了一个不可能的人”这个主题,正是因为这个不可能的人,带给我们狂喜与遗憾。
    这些狂喜与遗憾酿成了回忆,回忆又总是不经意地提醒着我们,在一起时,就尽情尽兴。离开了,就没心没肺地活着,爱着,自顾自地盛放着。
    提醒我们,爱情里的“我”,也不是那么重要,为了她,放下一点“我执”,没什么不好。
    提醒我们要永远妆容精致,心存温柔,带一身特别容易爱与被爱的体质,去迎接即将到来的美好早晨。
    提醒我们,就把遗憾放在心中,却不必沉湎于过去,前面永远有翩翩浊世佳公子,有楚楚待泡的姑娘,还有令人战栗的光辉。
    回忆过去,是为了把自己变得更好,更值得。
    观照遗憾,是为了在漫长的人生里,少留遗憾。
    在我的故事里看到别人,又在别人的故事里看到我自己。大概就能抵抗漫漫人生路上的离别、孤独和恐惧吧。
    那么,就请那些被我们狠狠爱过的人,在回忆和遗憾里永垂不朽吧。
    而我们就继续上路,怀揣真心,横绝四海,玩命去爱。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不如我们重新开始
    文/宋小君
    市立图书馆很老了,据说老的建筑物储存了很多记忆,就像是城市的硬盘一样。
    我每个周末都会来这里,读一本书,待到闭馆。
    张老师每个周末都在这值班,戴一个红袖箍,透过老花眼镜整理着被访客弄乱的书架。
    张老师是退休的教授,如今被老年痴呆折磨,忘记了很多事情,却保持了年轻时候的习惯——强迫症,习惯整理书架上的书,按每一本书的首字母排列。
    每个人都得找点事情做。
    我也一样。
    我十二岁的时候,我爹送给我一个二手的傻瓜相机,相机成了我最喜欢的玩具。童年里,我几乎对着所有能见到的事物按过快门,把绝大部分的零花钱都花在了买胶卷上。
    大学毕业之后,在结束了三年无趣的朝九晚五生活之后,我发现拍照能赚钱,而且并不需要多强的技术。
    我很快找到了适合我的方向,给女孩拍人像。
    女孩比所有生物都想留住一些东西,尤其是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
    有个女孩告诉我,实际上,每一秒她都在老去,细胞层面每一秒都在更迭,所以能留下影像,本质上是在储存记忆。
    我拍过许多女孩,胖的瘦的,高的矮的。
    久而久之,我也像张老师一样,患上了强迫症,我想用相机收集不同类型的女孩,按照随心所欲的方式,比如星座,比如年龄的降幂排列。
    人人都能从自己的工作中找到某种外行难以理解的乐趣。
    除了街拍,我也接私照。
    年轻女孩出于对老去的恐惧,拼命想留住身体层面美好的部分。
    开始的时候,我比模特还要尴尬,为了避免出糗,我甚至穿了三条内裤。时间久了,反而习惯了,摄影其实就是人类摆弄光的艺术,女孩的身体在光影里呈现出若干难以言喻的美感,有时候带点莫名其妙的伤感,尽管是为了挣钱,但我的的确确地从中感受到了美,相机简直就成了我触觉的延伸。
    尤其是你走了以后,我更要感谢我的相机。
    要是没有这些影像,记忆迟早会褪色,最后消失在时间深处。
    每天,完成了片约,我会把所有我和你经过、拍过的地方再拍一遍,只是只剩下我一个人的身影了。
    朋友们都劝我,虐自己有很多种方式,沉迷于回忆,跟沉迷于烟酒毒品并无本质区别。
    我谢绝了他们的好意,这是我重温和你回忆的唯一方式了。
    三年前,2013年4月6日,一个普通的日子。
    我坚信,每一个日期,总会对世界角落里的某个人产生特殊的意义。
    我的日期就是这一串数字:2013/04/06。
    你,这个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孩,在那一天,留给我最后一个微笑。
    你叫自己润喉糖,一个没来由的名字,就好像你脸上总是带着没来由的笑。
    你有你独特的逻辑,在你的逻辑里,坏人都有了闪光点。
    你是我的客户,我的模特,我的皇后,我坚信不疑要共度一生的爱人。
    你走在街头,有一种调皮的美感,跟这个世界好像融为一体,但随即又格格不入。
    如果你看到这一段,肯定会说,你又矫情了,真受不了你们文艺青年。
    我顶多会笑笑,但不会反驳。反驳你,会被你绕进你的逻辑里,你的逻辑就是个莫比乌斯环。
    我带着你去过城市里所有适合拍照的角落,你对着我的每一声快门露出过五颜六色的微笑。
    有人说,意外其实是个残忍的提醒,提醒不懂得珍惜当下的人们。
    只可惜,当人们经过意外,终于懂得珍惜当下的时候,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那天,天气很好,我们路过一些风景,我把风景和你的笑容按进快门里。
    我听你的话,偷偷溜进一片建筑工地,就像这城市所有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一样,混凝土,钢结构就是高楼大厦的婴儿期,你很好奇,要我给你拍一组在建筑工地的生活照,给这些没有生气的灰色水泥添点色彩。
    我不停地按动手上和心中的快门,天真蓝啊,你真他妈好看啊。
    你和我都没有注意,直到已经来不及。
    那是一块带着钢筋的混凝土,曾经也许是谁家卧室的一部分,现在它成了谋杀你的凶手。
    你在我连拍的快门里,倒下。
    失去你的第一年,我总是做噩梦,梦到那个瞬间,我一度不敢再拿起相机。
    第二年,我不再做噩梦了,转而梦见我和你的过去,一点一滴都不放过。
    第三年,连梦也离开我了,我睡得很沉,却一个梦都没有,一点你的影子都没有。
    我不能容忍我们共同的回忆就这样离你我而去,所以我才开始拍那些我们一起去过的地方。
    那张拍下你吃冰淇淋的小店已经拆了。
    那棵和你合影的梧桐树,据说死于一个雷雨天。
    那个建筑工地……那个建筑工地现在已经拔地而起,成了写字楼,里面每天都许多人上班,也许偶尔有人传闻那次意外,但大多数人丝毫不关心。
    朋友们都是好意,希望我认识新的女孩,开始新的生活。
    不瞒你说,我试过,有个来拍私照的女孩很好看,很热情,像极了当初的你。相处了一段时间,我觉得我接受了她,真的,我喜欢看她笑,笑起来很熟悉,一切烦恼都被这笑容掩盖了。
    直到有一天,我按动了快门,闪光灯闪烁的瞬间,我看到了你的脸。
    我几乎是落荒而逃,换来女孩的一个耳光。
    P8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