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你来了我就不挑了

  • 定价: ¥36
  • ISBN:9787539995250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233页
  • 作者:李月亮
  • 立即节省:
  • 2016-12-01 第1版
  • 2016-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你来了我就不挑了》是畅销书作家,自媒体作者李月亮首部爱情小说作品。30万粉丝翘首期待之作。
    21个故事,21段爱情,不必款款拥有,你这样的人,我遇到一个,就很满足。
    之前列举的喜欢的人标准,在遇见你的那一瞬间,全部作废。对全世界骄傲,只对你投降。和你在一起才是将来,换了别人都是将就。

内容提要

    这本李月亮的《你来了我就不挑了》收录了《最佳女配》《别怕,我真心》《冤家总要路窄》《命中注定再遇见你》《久别胜新欢》《北京我们分手吧》《温柔地把你甩掉》《没关系啊,因为是爱情》《我是小青,待解救》等短篇小说作品。
    21个故事,21段爱情,不必款款拥有,你这样的人,我遇到一个,就很满足。
    《你来了,我就不挑了》
    和陌生人合租房子,巧遇爱做饭爱英剧的洁癖男。爱情已然萌生,他却止步不前。可是如此珍稀的男人,如地摊上的限量版,怎能轻易放过?
    《君子翻盘》
    有一种郁闷,叫做男朋友和前女友重修旧好。被分手的阿苏,她想要翻盘:抢回男友。只是她并没有翻盘抢回前男友,却翻盘了整个人生。
    《国王路小茂》
    国王路小茂显灵的时候,茉莉和庞伟正在严肃地分手。在失恋和失业的双重刺激下,茉莉逃离到西藏,发现她认识的屌丝路小茂仿佛成为了一个深受爱戴的国王,手无寸铁,却能救民于水火。
    《冤家总要路窄》
    水仙决定把自己嫁出去,所以特意去寺庙里给自己许个愿。许愿后她觉得整个人都顺了。冥冥中,一毛钱和一块排骨竟给她引来了一个好男人。这是一个很俗的冤家总要路窄、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

作者简介

    李月亮,专栏作家。微信公众号bymooneye经营6个月,粉丝量已突破30000,阅读群体大多为女性。自诩“灯一盏,汤一碗,陪你过难关”深入解读情感、生活、人性。她的语言不是高高在上的,而是俯下身来给你讲一些故事和生活经历。你不敢说的事情,害怕别人笑话的事情,她都会原原本本,不回避,不绕弯子,不拔高,老老实实说出来。

目录

第一章:你来了,我就不挑了
  最佳女配
  你来了,我就不挑了
  别怕,我真心
  君子翻盘
  来,跟我一起说:爱谁谁!
  冤家总要路窄
  国王路小茂
  命中注定再遇见你
  久别胜新欢
  一见钟情,一生钟情
  我是小青,待解救
第二章:没关系啊,因为是爱情
  北京我们分手吧
  阿凡灯的新水杯
  温柔地把你甩掉
  爱情在戏里,人生在戏外
  那年,路过一场高大上的爱情
  没关系啊,因为是爱情
  君是袖手旁观客,我亦逢场作戏人
  抱歉,我是替身女友
  听说你要嫁给我的前男友
  这是一个龟兔赛跑的故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你来了,我就不挑了
    1
    我讨厌隔壁的黑妞。
    在这个古老的二居室的东卧里,我已经住了三年,西卧的租客换得像快餐店翻台一样频繁,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美有丑,但没有一个像黑妞这么烦人的,她制造的垃圾和噪音以及霸占卫生间的时间都是我的十三倍以上,她凌晨两点还在声嘶力竭地讲电话,她的草莓烂成水了也不扔,每天她喷了香水穿着薄纱黑超咣当一声打开门高冷地走出来时,都有一群小黑虫欢快地跟着飞出来。
    我不擅长指责和吵架,所以只能暗自祈祷她速速搬走,祈祷某天下班回家,发现她扔在客厅的十几双高跟鞋和吊在过道里的内裤文胸长筒袜以及她的全部家当统统都不见了,而我永世不再和此类人种相遇。
    可那一天却千呼万唤总不来。我只好采取阿Q式的自我救赎法,每天靠默念“我这点苦难算什么,她未来的老公才真叫惨”强撑着过下去。
    问题是这种女人能找到老公吗?有一天我忽然开始怀疑。这怀疑令我的自我拯救失效了,我意识到自己的苦难也许永远不会有人接盘。于是我不得不考虑离开这个早住惯了的廉价小窝,以每月多付八百块的代价,告别黑妞的蹂躏,尽管我刚刚换了工作,囊中相当羞涩。
    不想,我正焦头烂额看房子,黑妞领着男朋友回来了。
    看到那个比黑妞还黑的男生的时候,我百感交集。他友好地跟我打招呼,我更友好地回应他,还顺手把正在洗的葡萄分了一半给他们吃——我知道这种嫁祸于人的行为是可耻的,但当传说中的礼义廉耻遇上每月八百块的额外花销时,我还是屈服了。
    人穷志短没良心。这是我姥姥说我二表姥姥的。我也没好哪儿去。好在黑妞和她男朋友没有让我白白背负道德压力,他们看起来相处得非常不错,还在那个小黑虫萦绕的房间里共度了一晚。
    看来真的有那种宽厚大度不拘小节、只求温软女人香不在乎满屋垃圾臭的男人啊。我感到欣慰,默默祝福他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万没想到,不久之后黑妞居然又带回来一男生。而且比之前那位更高,更瘦,更好看。我太惊诧了,以至于那男生向我点头微笑时,我只“啊”了一声,一点笑都没挤出来。
    回房间镇定了一会儿,我决定弥补。于是又洗了一盘葡萄端过去。
    黑妞没在。男生正提着个大塑料袋把她那些长了毛的面包、水果往里装,我端着葡萄找不到地方放,他也找不到,但他很快掏出一包纸巾,抽出两张铺在床上说,放这吧。
    这个举动让我知道他是个干净人。
    放下葡萄,我礼貌性地问:那谁呢?——我都不知道黑妞的名字。
    他笑笑说,去我那边了。
    嗯?
    今天她住我那边,我住这儿。
    嗯?
    我是他男朋友的室友。
    噢。我恍然大悟。随即邪恶地看了一眼黑妞的单人床,它确实太小了。
    P1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