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伦理学

致加西亚的信/典藏书架

  • 定价: ¥19
  • ISBN:978754476613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译林
  • 页数:65页
  • 作者:(美国)埃尔伯特·...
  • 立即节省:
  • 2017-01-01 第1版
  • 2017-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它一出版就轰动了纽约城;
    至今,它已被翻译成几乎所有的文字;
    一本传承着百年智慧的奇书,世界500强企业的员工读物。
    罗文的事迹100多年来在全世界广为流传,他身上的忠诚、自动自发和高度的责任优良品格激励着千千万万年轻人。
    由埃尔伯特·哈伯德所著的《致加西亚的信》是一部风靡全球企业的培训经典,全世界企业、员工、有志青年争相传阅的成功法则!

内容提要

  

    由埃尔伯特·哈伯德所著的《致加西亚的信》主要讲述了:美西战争爆发以后,美国必须立即与古巴起义军的首领加西亚取得联系,并获得他的合作。加西亚在古巴的深山里——没有人知道他的确切地点,所以无法与他取得联系。有人向总统推荐:“有一个名叫罗文的人,有办法找到加西亚。也只有他才找得到。”他们找来罗文,交给他一封写给加西亚的信。三周后,罗文历尽艰辛,把那封信交给了加西亚。罗文的事迹也被传为佳话。
    此后,罗文便成了每个领导都想找到的人,每个员工都应该学习和效仿的人。

作者简介

    埃尔伯特·哈伯德(Elbert Hubbard)(1856-1915),美国著名出版家和作家。《庸人》、《兄弟》杂志的总编辑,罗伊科罗斯特出版社创始人。

目录

1913年版前言
致加西亚的信
我是怎样把信送给加西亚的
附录一:上帝为你做了什么
附录二:它说明了一切
附录三:人物简介
附录四:埃尔伯特哈伯德的商业信条

前言

  

    《致加西亚的信》这本小册子是在一天晚饭后写作完成的,仅花了一个小时。那天是1899年2月22日——华盛顿的诞辰纪念日,我们正在准备出版3月号的《菲利士人》。
    我心潮起伏,在度过了烦扰的一天之后写下这篇文章——那时我正在竭力教育那些游手好闲的市民们不要再昏昏欲睡,应该振作起来。
    而直接的灵感来源则是喝茶时的一场小小辩论,我儿子伯特认为罗文是古巴战争中真正的英雄。他只身一入完成了任务——把信送给了加西亚。
    我脑海中灵光一闪i是的,儿子说得对,真正的英雄就是那些做好自己工作的入——把信送给加西亚的人。我离开饭桌,一口气写下了《致加西亚的信》。我不假思索便将这篇没有标题的文章刊登在了我们的杂志上。结果该版售罄,很快,我们开始收到要求加印3月号《菲利士人》的订单,一打,五十份,一百份……当美国新闻公司要求订购一千份的时候,我问一位助手,到底是哪篇文章搅动了“宇宙尘埃”,他回答说:“是关于加西亚的那篇。”
    第二天,纽约中心铁路局的乔治·丹尼尔斯发来一封电报:“将关于罗文的文章印刷成册,封底刊登帝国快递广告,订购十万份,告知报价及最快船期。”
    我回复了报价,并说明我们只能在两年内供应出这些小册子。当时,我们的设备规模很小,十万本书对我们来说是一项异常艰巨的任务。
    结果是,我同意由丹尼尔斯先生按照自己的方式重印那篇文章。他以小册子的形式前后数版共发行了五十万册。这五十万册中有百分之二三十是丹尼尔斯先生销售出去的。此外,有二百多家杂志和报纸转载了这篇文章。迄今为止,它已经被翻译成所有有文字的语言在世界各国流传。
    就在丹尼尔斯先生销售《致加西亚的信》的时候,俄国铁路局长希拉科夫亲王正好也在美国。他受纽约中心铁路局邀请,由丹尼尔斯先生本人陪同在美国参观。亲王看到这本小册子,对它非常感兴趣,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丹尼尔斯先生这本书的发行量非常巨大。不管怎样,亲王回到俄罗斯之后,就让人将这篇文章翻译成了俄文,并将小册子分发给所有俄罗斯铁路员工阅读。
    接着,其他国家也开始对这篇文章产生兴趣,它从俄罗斯传到德国、法国、西班牙、土耳其、印度和中国。日俄战争期间,每一位俄罗斯前线士兵手中都有一份((致加西亚的信》。日本人在俄罗斯战俘的物品里发现了这些小册子,认定它是一件好东西,于是将它翻译成了日文。根据天皇的命令,((致加西亚的信》被发到每一位日本政府工作人员、士兵乃至百姓手中。
    迄今为止,《致加西亚的信》已经印刷了四千多万册。可以这么说,在一个作家的有生之年,在整个历史进程中,没有任何一部文学作品拥有过如此巨大的发行量——这应归功于有幸发生的一系列偶然事件。
    埃尔伯特·哈伯德
    1913年12月1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直到轮船进入古巴海域的时候,我才第一次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我身上有一份可能会牵累我的文书,是一封美国国务院写给牙买加官方用来证明我身份的信。如果战争在“阿迪伦达克”号进入古巴海域之前就爆发了,那么,根据国际法准则,西班牙人很有可能会上船来搜查。作为一个非法入境者,一个怀揣情报的人员,我可能会被作为战犯而逮捕,然后押送到某艘西班牙船上。而这艘英国轮船在屈从于某些条件后也会被击沉,尽管它在战争爆发前悬挂着中立国的国旗,是从一个和平港口驶向一个中立国的港口。
    想到事情的严重性,我便把文书藏到了舱房的救生衣里,直到看到轮船绕过了海角,我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第二天早上九点,我终于上岸,踏上了牙买加的领土。很快,我便与古巴革命党的领导莱先生取得了联系,和他及他的助手一起计划着尽快把信送给加西亚。我在4月8日至9日离开华盛顿,4月20日,从美国发来的电报称,西班牙已经同意在4月23日之前将古巴交还给古巴人民,并撤走岛上的所有武装力量和海域的海军。我用密码电报发出了我到达的消息,4月23日我收到回电:“尽快与加西亚将军会面!”
    接到电报后几分钟,我便到了革命党的总部,他们正在那儿等着我。另外还有一些流亡的古巴人在场,都是我以前没见过的。当我们正在谈论一些一般性问题时,一辆马车驶了进来。
    “到时候了!”有人用西班牙语喊道。
    接着,不容分说,我被领到那辆马车上,在里面坐了下来。
    于是,无论对于一个现役还是退役的军人而言,堪称最奇异的一次经历就这样开始了。这位马车夫显然是世界上最沉默寡言的马车夫。他既不主动和我说话,我跟他说话他也不加理睬。我一上车,他便开始驾车急速穿过金斯敦迷宫似的街道。马车不停地向前飞奔,丝毫没有减速,很快我们便通过了郊区,将整座城市抛在身后。我敲了敲车门,甚至还踢了一脚,可是,他毫不理睬。
    他似乎知道我要送信给加西亚,而他的任务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帮我结束第一段“旅程”。于是,在我数次让他听我说话的努力都徒劳之后,我只好听其自然,坐回座位上。
    又走了四英里,穿过一片茂密的热带树林,我们沿着一条宽阔而平坦的西班牙小镇公路飞驰,直到来到一片丛林的边上,我们才停了下来。马车门被打开,一张陌生的脸孔出现在我面前。我被请求转到等候在旁的另一辆马车上。然而一切实在太奇怪了!所有的事井然有序,仿佛都已经事先安排好了。一句多余的话都不用说,一秒钟也没有耽搁。
    一分钟后,我又开始了我的旅程。第二个马车夫与头一个马车夫一样沉默寡言。他不理会我尝试和他交谈的任何努力,只顾自己驾着马车以最快的速度向前飞奔。于是,我们很快便通过了西班牙小镇,经过科布雷河河谷,到达了岛屿的主山脉,那儿有一条路直通到加勒比海圣安妮湾碧蓝的海域。
    尽管我一再尝试让马车夫和我说说话,但是他依然一言不发。他好像既听不懂我说的话,也看不明白我的手势,只管驾着马车沿着一条很宽敞的路往前赶。随着地势的升高,我们的呼吸也越来越顺畅。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座火车站旁边。可是,山坡上朝我翻滚下来的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呢?难道西班牙当局已经预知我的动向,安排了牙买加军官来追踪我?
    P(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