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伦理学

生活的哲学(精)

  • 定价: ¥48
  • ISBN:9787508667713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302页
  • 作者:(英)朱尔斯·埃文...
  • 立即节省:
  • 2016-11-01 第1版
  • 2016-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生活的哲学》这本书中,“街头哲学家”朱尔斯·埃文斯找来了人类历史上几位最伟大的智者。苏格拉底、伊壁鸠鲁、亚里士多德、毕达哥拉斯……12位古希腊哲学家聚成梦想中的人生学园,一起探秘人的心灵和情感,教给我们控制情绪、享受当下、规划生涯、面对波折等各方面的生活智慧。况且,生活的满足远不止感官的享受,思考生活、领悟生活,本身就是生活最大的快乐。哲学,可以成为一种生活的方式。

内容提要


    现代快节奏、不安定的生活带来的心灵难题,我们多多少少都遇到过:抑郁、焦虑、迷茫……《生活的哲学》的作者朱尔斯·埃文斯提醒我们,能够帮我们走出这些心灵困局的,不是消费、娱乐,而正是人类*古老的人生感悟——哲学。哲学原本是对于智慧的喜爱、对于人生的省察,朱尔斯·埃文斯的《生活的哲学》让这古老的智慧再次照亮我们的生活。
    这本书认为,哲学可以是一种灵魂的治疗术,是关于美好生活的知识。在这本书中,他将苏格拉底、伊壁鸠鲁、毕达哥拉斯等十几位古代哲人聚在一起,设计成梦想中的人生学校。古往今来,人们在这些哲人的智慧中,找到了作为人生依托的哲学,至今仍有许许多多的人从中受益。正如苏格拉底叮嘱的那样,照料好自己的灵魂是我们自己的责任;埃文斯相信,我们不需要向外界求助,就可以让自己的心灵更加健康、强大。
    作者埃文斯与*心理学家常有深度的交流,并且信奉可以实践于生活的“街头哲学”。他组织过哲学俱乐部,参加过形形色色的哲学论坛。书里集合了大学生、监狱犯人、越战老兵、宇航员以及作者自己的人生故事和哲学感悟,把哲学完全放在生活之中,启发我们去思考如何调整情绪,如何享受当下,如何面对人生的波折,如何面对生死……

作者简介

    朱尔斯·埃文斯,曾经迷茫的“70后”,学院里的街头哲学家,哲学俱乐部的带头大哥。
    现为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历史情感中心主任,致力于研究如何将古代哲学运用于现代生活,长期为《华尔街日报》《泰晤士报》等欧美主流媒体撰写古典哲学与当代生活的文章。2013年,被英国广播公司(BBC)与英国艺术和人文学科研究委员会(AHRC)联合推选为“新一代思想家”。
    他也是英国最大的哲学俱乐部——伦敦哲学俱乐部(LPC)的负责人之一,与阿兰·德波顿、朱立安·巴吉尼等其他15位独具特色的哲学家们,共同致力于让哲学回归日常生活,解决我们现实生活中的问题。

目录

前言 欢迎来到雅典学院
  哲学:幸福生活的起点
美德的战士
  做自己生命的舵手
  哲学是身心的操练
  接受和适应人生中的不完美
哲学的盛筵
  享受当下的艺术
神秘主义者与怀疑论者
  我们为何身处这个世界?
  格言的力量
  哲学:批判性思维
政治学
  纷繁社会中的简单生活
  我们能建立一个完美社会吗?
  平行人生:榜样的力量
  在共同的生活中实现幸福
尾声 思考死亡,就是思考人生
课外辅导
  附录一 改进自我的动力来自情绪
  附录二 有趣有用的苏格拉底传统
  附录三 让理性放假,在音乐里活!

前言

    欢迎来到雅典学院
    教皇尤利乌斯二世特别热衷于家居装饰。他不满足于布拉曼特设计的圣彼得大教堂的圆顶、米开朗琪罗画的西斯廷教堂的天花板,又聘请了一位相对不太知名的画家——来自乌尔比诺的27岁的拉斐尔,让拉斐尔给他的梵蒂冈宫殿的私人图书馆绘制一系列巨型壁画。这些壁画将展现尤利乌斯图书馆中的主题:神学、法律、诗歌和哲学。今天,特别受到赞赏的是最后一幅壁画《雅典学院》。在这幅画中,拉斐尔画了一群古代哲学家,主要是古希腊的,但也有古罗马、古波斯和古中东地区的,他们聚在一起热烈地交谈。画中并没有把哲人们画成学者。可以肯定,画中间正在辩论的两个人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他们手中拿着书。比较肯定的是,左前方在写方程的是毕达哥拉斯,悲伤地独自坐在那里的是赫拉克利特,坐在大理石台阶上的名声不太好的那位可能是犬儒派的第欧根尼。苏格拉底在后排,正在盘问一个年轻人,最左边微笑着、戴着花冠的可能是伊壁鸠鲁。显然,这是一群形态各异的哲学家,他们提出了截然不同的、激进的思想,其中许多都超出了天主教教条的范围。伊壁鸠鲁是一位唯物论者,柏拉图和毕达哥拉斯相信转世,赫拉克利特认为存在由火构成的宇宙智慧。但在这里,他们都在梵蒂冈宫殿的墙上喊叫着。
    《雅典学院》是我最喜欢的画之一。我喜欢它秩序和混乱之间的平衡,喜欢这些人都有着独特的性格,但他们的思想又有着根本的统一性。我喜欢画中央穿着鲜艳、飘逸的长袍,正在辩论的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他们一个向上指着上天,一个向下指着街道。我喜欢它的都市背景,不清楚那是一座庙宇、一个市场,还是某个理想城市的拱廊。在那里,人人都可以加入谈话,平凡与崇高紧密结合。在看这幅画时,我心想:加入那样的对话会怎样?在雅典学院中学习,聆听那些伟大老师的教诲,“大胆地跟他们说话”会是怎样?他们对我们的时代会说些什么?
    本书是我梦想中的学校、我的理想课程,我努力把它设计成拥有雅典学院的全日通行证会有的经历。我把12位古代最伟大的老师聚在一起,向我们传授现代教育缺失的内容:如何控制我们的感情、如何应对我们的社会,以及如何生活。他们教给我们励志的艺术(西塞罗写道,哲学教我们做“我们自己的医生”),但那是最好的励志,不是狭隘地只关注个人,而是扩展我们的心灵,把我们跟社会、科学、文化和宇宙联系在一起。这一过程不是规范性的——老师之间意见不一(实际上,他们当中有些人非常看不惯对方),本书提出的不是一套而是好几套哲学。但,就像在拉斐尔的画作中那样,在多样性背后有着统一性:所有的老师都对人类的理性以及哲学改善我们的生活的能力感到乐观。
    在早上点名时,学院的校长苏格拉底会告诉我们,为什么哲学能够帮助我们,对我们的时代发言。之后,白天的课程分成4节。早上,斯多葛派将教我们如何成为高尚的战士(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们将遇到的许多当代斯多葛派人士都是士兵)。在午餐时,伊壁鸠鲁将传授我们享受当下的艺术。在晌午的神秘主义和怀疑论课上,我们思考我们个人的哲学跟我们的宇宙观和上帝的存在或不存在的关系。在最后一节的政治课上,我们思考我们与社会的关系,以及古代哲学对现代政治的影响。之后,苏格拉底主持毕业典礼,给我们上一堂关于“死亡的艺术”的课程。如果你还想深入地探究,我的网站philosophyforlife.org上还有许多课外活动,上面有对你在本书中遇到的一些人的视频和文字采访,以及“全球哲学地图”,显示你附近的哲学小组(如果你自己建立了哲学小组,请告诉我,我会加到地图上去)。当然,还有这些哲学家本人的精彩著作,大部分都能在网络上找到免费的。
    我希望重建你在拉斐尔的画上看到的开放与热闹,那种人人都可以加入的热烈的街头辩论。今天,许多人都在重新发现古人,用他们的思想让自己过上更美好、更富裕、更有意义的生活。我们将再次加入拉斐尔精美描绘的气氛热烈的谈话。我们大胆地跟古人对话。他们仁慈地回答我们。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嗯……呃……你……感觉如何?你……还好吗?”
    尴尬得令人难以忍受。
    那是1996年,我上大学一年级。我本科的学习进展得很顺利,我的导师对我的论文很满意。但我的情绪好像突然陷入了混乱。毫无来由地,我突然变得恐慌、情绪波动不定、抑郁和焦虑。我的生活成了一团糟,而且我完全不知道原因。
    “我很好,谢谢你,老师。”
    “那就好。”
    有人打电话给系主任,让他来调查我怎么了。这是因为我在情绪波动期间,信用卡超过了透支的额度。银行联系了我所在的学院,对我们的系主任、一位很受尊重的英国诗歌专家发出了警告,但并非直接的严重警告。
    “你没在赌博对吧?也没吸毒?”
    我都没有。但我上中学的最后几年曾经大肆吸毒。我在想,是不是那样做把我搞得一团糟?我出生在一个充满爱心的家庭,直到最近还很幸福。但我目睹了几个朋友神经错乱,有几个最终进了精神病院,现在我的精神健康也崩溃了。是不是吸毒破坏了我们的神经回路,导致我们陷入终生的情绪紊乱?或者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神经质的青少年?我怎么才能搞清楚?“哦,我现在很好,先生,真的。对不起……”
    “那就好。”
    然后是一阵沉默。“我很喜欢《高文爵士与绿骑士》。”我说。
    “那是一本好书,不是吗?”
    我们都松了一口气,逃出了情绪的黑暗洞穴,回到了无关个人的、学术性的更清爽的气氛中。
    我接受过很好的教育,对此我心怀感激。我的英国文学学位给了我研究《高文爵士与绿骑士》等杰作的机会,去欣赏漂亮的写作。我知道我幸运地得到了这样的机会。但它没有教我如何理解和控制我的情绪,以及如何反思人生的目的。也许这对我们那些超额工作的老师来说提的要求太多了(他们毕竟不是治疗师),但我认为中学、大学和成人教育应该向人们提供一些指导,不仅指导他们的就业,还要指导他们人生的顺境和逆境。《雅典学院》那幅画中描绘的老师提供的就是这样的教育:他们教学生如何改变他们的情绪,如何应对不幸,如何过上最好的生活。我多么希望我在那些艰难的岁月里遇到了这样的老师。相反,我发现大学更像是工厂:我们按时进去,交上我们的论文,按时离开,之后我们就得靠自己了,仿佛我们已经是有健全人格的、负责任的成年人。从体制上说,没人关心本科生的幸福或我们更广泛的性格养成。学生们也无法希望我们学习的东西真的能够用于我们的生活,更不用说变革社会了。学位只是为市场、为我们即将进入的工厂所做的准备,其规则都是我们改变不了的。
    接下来读大学的3年时间里,我的课业很顺利,而我的情绪却越来越糟糕。恐慌像地震一样袭来,毁掉了我理解和控制自我的信心。我觉得我说不清内心发生了什么,所以我就日益退人自己的外壳内,这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我反复无常的行为导致我的朋友跟我疏远,招致了别人的批评,这只会证实我既有的信念——世界是一个充满敌意和不公的地方。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我学的东西对此毫无帮助。文学和哲学对我能有什么帮助呢?我的大脑是一个神经化学机器,我弄坏了它,对此我毫无办法。但是,大学毕业后,我不得不把这个坏掉的设备连接到市场上的巨型金属机器上,并且维持着生命。我1999年毕业,拿到了一个很好的学位,为了表示庆祝,我的神经系统崩溃了。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