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中国哲学

于丹--论语感悟

  • 定价: ¥39.8
  • ISBN:9787550292154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267页
  • 作者:于丹
  • 立即节省:
  • 2016-12-01 第1版
  • 2016-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问道先贤,从礼赞的文化基因里,寻找到安身立命的心灵起点。
    《于丹——论语感悟》是著名文化学者、千万册级畅销书作家于丹经典力作!
    被读者赞誉为解读《论语》经典之作,推荐必读。
    连续畅销九年,累积销量超过100万册。
    于丹曾说,《<论语>感悟》比《<论语>心得》更系统,材料更丰富。
    新版为全彩四色精美印刷,完美诠释经典之美。
    新增著名作家张大春书法插图,再现《论语》的朴素与温暖。

内容提要

    《于丹——论语感悟》:和于丹一起,从孔子的简约朴素中,领略社会人格的自我实现、以身践行。
    《论语》的朴素和温暖,就在于里面不仅有天下大道之志,更重要的是它永远不失去脚下朴素的起点。也就是说,它告诉我们修养身心的道理,并且还会给出一条脚下的路,让我们抵达自己的理想。
    《论语》里面,自始至终充满着智慧。智慧是洋溢在字里行间的东西,它不见得就是拎出来的一句两句的警句,更多的时候它是一种思维的方式。它总是用最朴素的话去点明那个至高的真理。
    那么,智慧在人心里是怎么酝酿起来的?一个很重要的方法就是后天的学习。每个人都有向学的心愿,可各人的学习质量不同。什么人能够真正学出效率来?这里面大有深意。

作者简介

    于丹,著名文化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文化创新与文化传播工程研究院院长,艺术与传媒学院副院长。她是古典文化的普及传播者。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文化视点》等栏目,通过《论语心得》《庄子心得》《论语感悟》等系列讲座普及、传播传统文化,以生命感悟激活了经典中的属于中华民族的精神基因,在海内外文化界、教育界产生广泛影响。先后在我国内地、港台地区,及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巴西、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地区进行千余场传统文化讲座,得到广泛的好评,并掀起了海内外民众学习经典的热潮。
    著有《于丹<论语>心得》《于丹<庄子>心得》《于丹·游园惊梦——昆曲艺术审美之旅》《于丹<论语>感悟》《于丹趣品人生》及《于丹重温最美古诗词》,其中《于丹〈论语〉心得》一书获得了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版权金奖,国内累计销量已达600余万册,多次再版,已被译为30余种文字在各国发行,国外销量达40万册。

目录

不负初心
孝敬之道
智慧之道
学习之道
诚信之道
治世之道
忠恕之道
仁爱之道
附录一
  本色于丹
附录二
  《论语》原文
出版缘起

前言

    不负初心
    自2006年国庆长假在百家讲坛讲完《论语心得》之后,2007年春节讲了《庄子心得》,2008年国庆讲了《论语感悟》。荏苒流光,再回首时,世界和人心都有了许多变化;而自万古观之,还是恒久不变的东西更多。
    我的家也还是原来的模样。阳光灿烂的周末早晨,带着女儿一起读《论语》,我们俩坐在沙发上,姥姥在餐桌边翻着报纸,祖孙三代,一壶淡茶。女儿抱着一个洗旧了颜色的绒毛鸭子,书架在鸭子头顶,童声朗朗。一瞬间,我清晰地看见当初讲《论语》备课时,这个簇新的绒毛鸭子也放在这个沙发上,不满一岁的女儿粉嘟嘟地坐在玩具堆里,和鸭子差不多大小,我常常开玩笑地对客人们说“会动的那个是我女儿”。
    “妈妈,我能问你一个深奥的问题吗?”
    我从恍神儿中被拉回来:“什么问题?”
    “这个世界公平吗?”
    “不公平,孩子。”
    “那,孔子的时候就教人日三省乎己,治国导之以德,为什么到今天还有好人受冤枉?报纸电视上还有那么多不公平?”
    这真的是一个深奥的问题。
    中国的今天不够公平,全人类的今天也不够公平,为了谋求最大公平的努力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大家都在寻找一种共同的公约默契,也都在本土寻求着各自的制度出路,问道自己的先贤,从自己的文化基因里探寻着这个民族安身立命的核心价值。孔子和庄子连始皇帝统一中国都不曾见到,他们更不知道互联网和众筹,但他们仍然是千古风尘之前,站在文明肇始之缘的那个坐标,他们的言语里藏着了我们价值基因的秘密。尽管,孔子简约到述而不作,庄子汪洋恣肆到无端崖之辞,简与繁,殊途而同归。
    “妈妈,那你说为什么孔子今天还能帮到我们?”女儿去给姥姥送了杯茶,从餐桌边端回一盘姥姥刚切的水果。
    “孔子肯定不能像百度作业帮那样帮到你直接的答案,他帮我们的是认清楚一些根本问题。”
    “什么才是根本的问题?”
    “你觉得《论语》里什么是根本问题呀?”
    孩子想了想,清亮地背出“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为什么一个从小去教堂的西方孩子长大的惊叹词会是“Oh, my God”!而一个中国孩子绊个趔趄都会本能地喊“哎呀我的妈呀”!中国传统家族中的信任几乎等于西方宗教中恒久的神——我搂着孩子的小肩膀,看着笑眯眯的老妈妈,满心感慨。
    约定俗成的表现,大多来自文化基因。中国文化中强大的伦理性价值,也许就是我们今天安顿于仓皇万变中的不变之本。农耕时代的中国人,始终有份乡土中的默契:即使不识文断字,也得通情达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门风不正就会败家。从贵胄到平民,长幼有序,图的是个家和万事兴。
    “妈妈,那咱们平时还说'我的天呐',这又为什么呀?”
    “中国人的'天'可不是简单的sky,这里有天道,有天时,人也得守着天良。想想老子怎么说人跟天地的关系来着?”
    女儿会背“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但是作为一个城里长大的孩子,她见过的庄稼还不如园林绿地多。
    “妈妈那你给我讲讲老子和庄子”。
    “这个太难了,再长大点儿咱们讲吧。”
    “不难!妈妈你看大鹏鸟和蓬间雀的对话、还有庖丁解牛的故事我都知道!”
    是啊,我们从小都知道的故事,要用一生去参悟,越成长,越觉得参不透。写完《庄子心得》这八年间,看过多少蜗牛犄角里利益的厮杀纷争,听过多少蓬间麻雀对世相的议论,也看过了多少缄默不语的大鹏襟怀,始知摸索人间世的规则,比认清一头牛的骨骼肌理难得太多。
    唯有敬畏。以一生的时光浸润在文化川流中,愿年华渐长,可以渐次接近文而化之的境界。
    《周易》有言“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这种化育世道人心之“文”,也许才是中国文明生生不息真正的意义所在。
    一代大儒汤一介先生,即使在恶疾缠身的最后时光里,也一刻都没有停下为“返本开新”的文化理想做努力。卷帙浩繁的《儒藏》,心血累积,一点点呈现出了有序的模样。汤先生在晚期一次住院化疗前夜,研墨拂纸,写下“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交给乐先生郑重转我,我以此作为先生殷殷托付。我所见到的汤先生辞世前最后一段录像,就是沉静坚定地又一次诵读了宋儒张载的名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返本问道,可以探寻孔子与庄子的精神气象,远在悠悠千古之前。倘若我们后辈子孙真从他们的身上领悟了智慧,那是先贤文化血脉的传承。倘若我们偏执一端,一味忽略着甚至批判着他们,他们也依旧站在文明的滥觞之缘,不改缄默微笑。而开新宏愿,还靠更多愿意文而化之的天地之心。
    流光无痕,人心有信。孔子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这份民族文化的初心一直还在,两千多年的浮沉,经历过太多坎坷困顿,但基因就是基因,但凡对这个民族文化有信有爱的后辈子孙,总还是能从孔子庄子的传世箴言中触摸到一团真气,从往昔中清晰辨识出中华文明的未来。

后记

    于丹是我的师姐,也是我的老师。1995年,我刚到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读书时,于丹正在艺术系任教。在校时,我常听艺术系的同学谈起于丹,但一直没见过。后来我从事出版工作,于老师也因为在《百家讲坛》的精彩讲演,成了被整个出版行业追捧的明星作家,这才有了真正的交集。于老师出于对我的信任,将她2012年为中央电视台春节特别讲座《丹韵词音》所写作的原稿交给磨铁图书策划出版,名为《于丹:重温最美古诗词》。
    对我而言,于丹畅销书作家的身份固然重要,但母校老师的身份更让我不敢有丝毫怠慢。为了做好于丹新书的出版工作,我又重读于丹在《百家讲坛》热播时期出版的三本最重要的图书:《于丹(论语)心得》《于丹(论语)感悟》和《于丹(庄子)心得》。距离《百家讲坛》时期的那种全民于丹热,已经过去五六年了,这时的阅读,恐怕也才更能读出真实的味道,因此感触良深。
    于丹讲《论语》也好,讲《庄子》也好,为什么能讲得那么亲切,能有那么高的收视率和图书销量?我在当年看《百家讲坛》时,曾经将此归功于于丹的演讲能力。还曾表达过这样一个看法:《百家讲坛》的成功,是教师这个行业的胜利,是高校里讲课讲得好的教师们千锤百炼的讲课艺术的胜利。但再读于丹这几本书时,有了更真切的阅读感受,才意识到当年这一看法的偏颇。之所以于丹能把《论语》和《庄子》讲得那么亲切和生动,是因为于丹心中装着一个鲜活的孔子,一个鲜活的庄子。她在书中,真是做到了把孔子和庄子还原成了真实的人。我尤其喜欢于丹对《论语》的阅读体会,她反复强调《论语》的朴素和温暖,她在书中讲述了一个朴素而温暖的孔子。
    《于丹(论语)心得》也好,《于丹(论语)感悟》也好,都只是心得和感悟,并不是学术研究,是作为一个人在体会另一个人,是于丹在体会孔子的体温,从孔子的言论里,体会孔子这个人。与其说《论语》是朴素和温暖的,不如说孔子是朴素和温暖的。什么是朴素?朴素就是坚持最根本的道理。什么是温暖?温暖就是对这个世界有爱,对人有爱,对生活有爱。于丹的这种对孔子的还原,于我心有戚戚焉。也正是这种将孔子还原成一个朴素和温暖的人的感悟和心得,才会让读者读起来觉得生动和亲切,觉得自己的人生可以遵循《论语》中所说的那些根本的为人道理。更何况于丹在书中还几乎尽了最大努力,试图做到深入浅出,将《论语》中那些根本的道理尽量还原到现代人的日常生活情景中。
    同样,于丹对《庄子》的阅读,也是贴着庄子这个人而生发感受。所以在她的笔下,庄子是一个充满人生进取心的人,只不过庄子的追求,并非常人所追求的功名利禄,而是在追求精神的自由,追求对人生的超越,追求思想和真理。在于丹看来,《庄子》一书中,之所以很多时候在讨论生死问题时,都显得那么坦然、天真,将生死视为一体,视为自然,是因为庄子理解生命的本质,尊重和热爱活着的过程,并相信和追求精神之自由和无垠。庄子在《秋水》中说“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普遍的解释当然都是,宁可拖着尾巴活在烂泥中,也不愿意装模作样,失去自由地站在朝堂上。而于丹却从中读出了“曳尾于涂中”另一重意思:哪怕是拖着尾巴活在烂泥中,毕竟也是自由地活着啊。于丹读出了庄子对自由的渴望,也读出了庄子对活着和生命本身的尊重和热爱。我也很喜欢于丹这样的心得和体会。 《论语》是儒家思想的发源,《庄子》是道家思想的发端之一。因此中国人在谈到《论语》和《庄子》时,几乎同时也在指称儒家和道家。中国人没有普遍信奉的宗教,儒家思想和道家思想代替宗教,构成了几千年来中国人的基本人生哲学。对于中国一代代知识分子而言,他们的人生态度往往非儒即道,时儒时道,儒道交融……但儒家也好。道家也好,都是经过后世无数知识分子的各种解读、注述和集成,而形成了复杂广大的思想体系。有时我们在讲“儒”时,还能回到《论语》的朴素和温暖吗?我们在讲“道”时,还能感受到庄子对真理的追求和对自由精神的向往吗? 我还想起了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两个诗人:杜甫和李白。杜甫苦难的一生中,有一种大天真,一种对世界,对生活,对人的根本的热爱,这种热爱,令他即使活在泥淖里,活在哀号中,活在惨烈中,也是一种有温度的,有人生进取心的,有内心根本的活着,最好的那个杜甫是“儒”的!而李白对超拔精神的追求,对自由意志的追求,又岂是“未就丹砂愧葛洪”式的求仙问道可以概括的?他真是“逍遥游”的信徒,追求的是更超拔的,更无拘的精神遨游式的活着,最好的那个李白是“道”的!一个孔子,一个庄子;一个杜甫,一个李白,几乎是传统中国人的基本灵魂构造。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些对于丹前述几本书的阅读感受,当我得知于丹老师的《于丹(论语)感悟》和《于丹(庄子)心得》这两本书的版权即将到期时,我再次找到于老师,提出了一个想法,由磨铁图书来完成这两本书的再版工作。感谢于丹老师,再次选择了对我的信任。 磨铁图书沈浩波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今天我们总在说,孝敬是一种美德。但是,它不是一种本能。我们反过来说一个命题,就是父母对孩子的爱,有人说过那是美德吗?没有,因为那是近乎本能。
    这个世界上,生物之爱都存在这样一个现象,这个现象很美好,但也近乎残酷:所有的爱都是下行的,也就是父母对儿女的爱。对父母来说,儿女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所以父母怎么尽心都不为过。
    我们看到很多故事,比如孩子得了病,这父母守在手术室外面,说把我的肝脏移植给他吧,把我的肾脏移植给他吧。我想,如果能移植心脏,那可能十个妈妈里面有九个愿意。
    但是,我们去找找儿女为父母做过什么的故事,可能远远不如父母对儿女做的多。
    怎么理解我们做到的孝,让我们从孔子的这两个反问句开始:我能养活父母了,是孝吗?我凡事抢着做,让父母有衣有食,是孝吗?那我们先来看看,父母对孩子这一生又意味着什么?
    有这样一个故事,说有一个小男孩,他从小就在一棵大树旁边玩儿。他特别喜欢这棵树。这是一棵大苹果树,长得很高,又漂亮,又有很多甜美的果子。
    这孩子天天围着树,有时候爬到树上摘果子吃,有时候在树底下睡觉,有时候捡树叶,有时候他也拿着刀片、瓦片在树身上乱刻乱划。这大树特别爱这孩子,从来也不埋怨他,就天天陪他玩儿。
    玩着玩着,孩子长大了。有一段时间他就不来了。大树很想他。过了很久,他再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少年了。大树问孩子,你怎么不跟我玩儿了?这孩子有点不耐烦,他说,我已经长大了,不想跟你玩儿,我现在需要很多高级的玩具,我还要念书,还得要交学费呢。
    大树说,真对不起,你看我也变不出玩具,这样吧,你可以把我所有的果子都摘去卖了,你就有玩具,有学上了。这孩子一听就高兴了,把果子都摘了,欢欢喜喜走了。
    就这样,每年他就是在摘果子的时候匆匆忙忙来,平时都没有时间来玩儿。等到他读书以后,又有很长时间不来了。再过一些年,这孩子已经长成一个青年,他再来到树下的时候大树更老了。
    大树说,哎呀,你这么长时间不来,你愿意在这儿玩会儿吗?孩子说,我现在要成家立业了,我哪儿有心思玩啊?我连安家的房子还没有呢,我也没有钱盖房子呀。
    大树说,孩子,你千万不要不高兴,你把我所有的树枝都砍了就够你盖房子了。这孩子高兴起来了,把树枝都砍了,就去成家了。
    这样又过了很多年,这孩子再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年人了,这大树已经没有果子也没有树枝了。孩子还是不高兴,一个人心事重重地徘徊在树下。
    这孩子说,我现在成长了,念完书,也成家了,我得在世界上做大事。这世界上的海洋这么浩瀚,我要去远方,可我连只船都没有,我能去哪儿啊?
    大树说,孩子,你别着急,你把我的树干砍了你就可以做船了。这孩子一听很高兴,砍了树干,做了一条大船出海去了。
    又过了很多年,这个大树只剩下一个快要枯死的树根了。这时候,这个孩子回来了。他的年纪也大了。
    他回到这棵树边的时候,大树跟他说,孩子啊,真对不起,你看我现在没有果子给你吃了,也没有树干给你爬了,你就更不愿意在这儿跟我玩了。
    这孩子跟大树说,其实我现在也老了,有果子我也啃不动了,有树干我也不能爬了,我从外面回来了,我现在就是想找个树根守着歇一歇,我累了,我回来就是跟你玩的。
    这个老树根很高兴,他又看见孩子小时候的样子了。
    这个故事,其实说的就是我们的父母和我们自己的一生。
    老树就是我们的父母,我们都是在树下玩大的孩子。我们每个人都体会过这样的一种成长,在父母身边长大,走向社会。但为什么人到最后才会归来昵?这就是平时经常说的“不养儿不知父母恩”,真到自己当了父母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父母有多不容易。
    可是,真等到我们回到树根边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太多的遗憾了,有很多能做的事情我们已经错过去了。然而,父母跟我们很少计较。
    这个故事听起来好像很残酷,但儿女的一生,不就是从父母身上获得了那么多的东西吗?父母付出的是他们生命中最宝贵的爱。
    为什么孝敬是一种要大力提倡的公共美德,而不是每一个个人的生命本能呢?同样是血缘,为什么下行的爱如此自觉,如此浓烈,而上行的爱有时候却显得牵强呢?
    我很喜欢《论语》里面孔子用的那两个反问句。做到这些真的就叫孝吗?这样一问,让我们警醒。
    孔子是个宽和的人,他不是特别地要求所有人都必须怎么做,包括他最看重的那些礼仪。有一次,宰我跟老师说:“为父母守丧,一守就是三年,好像太长了。君子三年不讲习礼仪,礼仪必然败坏;三年不演奏音乐,音乐就会荒废。旧谷吃完,新谷登场,刚好是一年的时间,钻燧取火的木头四季都用不同的材料,一年也就轮过一遍。那为什么我们的丧期非得三年,而不是一年呢?”
    孔子就问他:“如果你服丧才一年,你就吃精米白面,你就穿绫罗锦缎,你自己觉得心安吗?”
    宰我说:“我心安啊,没什么不安。”孔子就告诉他:“女(汝)安,则为之!”(《论语·阳货》)如果你自己觉得心安的话,你就可以这么做,没有什么,不必特别地刻意。
    宰我走了,他出去以后老师就很感慨。孔子说:“宰我还是做不到仁啊!一个孩子出生以后,要三年才能完全脱离父母的怀抱,所以替父母守丧三年,是天下的通例啊。难道宰我就没有从他父母那里得到三年怀抱的爱护吗?”
    一个小孩子出生以后,父母们都手里怀里抱着,呵护之至,抱到三岁,有的父母还很惆怅,说孩子要长大了,以后我就抱不着他了。很少有父母说抱到孩子一周岁就烦了,说我抱你什么时候到头,我还要抱你两年,太烦了吧。但是,孩子长大以后,为父母守丧守到一年就有人觉得挺烦了。
    孔子对宰我的言行没有横加干涉,他只是推测宰我幼年的经历可能不完美。我们看到,在孔子那里,三年之丧与三年之爱是相对应的关系,父母对子女是爱护,子女对父母是孝敬。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种孤立的现象,也没有一种孤立的标准。我们都在用自己的心去揣测他人。作为子女,如果我们能够换位去想,那么与其等到父母身后,我们去尽一年之孝或者三年之孝,还不如趁父母在的时候我们再多做一分一毫。
    只要父母在一天,孩子就不会不挂在他们的心里。但是,孩子经常跟父母说的话是什么呢?就是:“妈,我最近不回来看你,实在是太忙了。”
    忙,有时候是可以忙忘的,但有时候忙是可以取舍的,取重而合次。什么是重?人们往往觉得事业是重的,朋友的快乐是重的,在这种时候,父母往往是被忽略的。
    我们老是能听见父母说一句话,说:“你去忙吧,要是太忙就不一定着急回家来,打个电话就行了,让我知道你挺好就行了。”而孩子们呢,往往就把这个话当成是真的,就真会觉得父母只要知道自己在外挺好就行了。
    P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