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人间岁月各自喜悦

  • 定价: ¥29.8
  • ISBN:978722009968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四川人民
  • 页数:328页
  • 作者:丁立梅
  • 立即节省:
  • 2017-01-01 第1版
  • 2017-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丁立梅的文字,笔触细腻,永远是那样干净、明亮、温馨、可人,充满真情和诗意。她是个用音乐烹饪文字的女子,更是个被古典诗词润透了的女子。她的文字,有着胡琴或箫的婉约,古筝或笛子的清远,字里行间,古色古香,悠远绵长。
    《人间岁月各自喜悦》是著名暖心作家丁立梅十年创作精华作品集。

内容提要

    《人间岁月各自喜悦》是著名暖心作家丁立梅十年创作精华作品集。其文婉约生动,温情脉脉,那些对故乡的思念,对亲人的挂念,对爱人的刻骨相思;那些成长过程中激扬的雄心壮志,那些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执着,那些青春的悲壮和残酷……在这本书里,就如此缠缠绵绵的,在你耳边娓娓道来,把人间岁月中的各种深情细细描摹,让人真切感受其中的欢喜与温暖。

作者简介

    丁立梅,笔名梅子,江苏东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喜欢用音乐煮文字,被读者誉为“最暖人心的作家”。出版作品集《风会记得一朵花的香》《等待绽放》《你在,世界就在》《向着美好奔跑》《有美一朵,向晚生香》等二十多部。有文章入选中学课本及中等专科院校《语文》教材。多篇文章被设计为中、高考语文阅读题。

目录

第一辑 一个人的歌谣
  一个人的歌谣
  青春不留白
  我的中学时代
  花香缠绕的日子
  父亲的理想
  传奇
  水烟袋里的流年
  幽幽七里香
  做了一回小贼
  父亲的菜园子
  母亲
  步摇
  他在岁月面前认了输
  和父亲合影
  相见欢
  吊在井桶里的苹果
  从前,
  黄裙子,绿帕子
  母亲的心,
第二辑 等你回家
  等你回家
  女人如花
  如果蚕豆会说话
  青花瓷,
  风过林梢
  花样年华,
  红木梳妆台
  桃花芳菲时
  会说话的藏刀
  浮生一梦
  格桑花开的那一天
  谦谦君子
  老了说爱你
  爱未央
  《诗经》里的那些情事
  咫尺天涯,木偶不说话
  老裁缝
第三辑 一天就是一辈子
  一天就是一辈子
  让每一个日子,都看见欢喜
  一只猫的智慧
  人间岁月,各自喜悦
  锦溪
  没有谁在原地等你
  天水
  笔缘
  沙城的春天
  尘世里的初相见
  小鸟每天唱的歌都不一样
  寂寞的马戏
  时间无垠,万物在其中
  午时安昌
  我为什么快乐
  猫叹气
  扇子·女人·流年
  书香做伴
第四辑 打春
  打春
  春风暖
  惊蛰
  春分
  梨花风起正清明
  采一把艾蒿带回家
  谷雨
  小满
  四月
  夏至
  五月
  小暑
  听蛙
  白露
  秋天的黄昏
  仲秋小令
  十月
  霜降
  立冬
  看雪
  大雪
第五辑 草木本有心
  草木本有
  花间小令
  满架秋风扁豆花
  花都开好了
  蒲
  在梅边
  在菊边
  满架蔷薇一院香
  听荷
  薄荷,薄荷
  糊涂的美丽
  老枣树
  槐花深一寸
  认取辛夷花
  幸福的石榴
  簪菜花
  一团粉红,一团鹅黄
  栀子同心好赠人
  花向美人头上开
  虞美人
  有美一朵,向晚生香
  菊有黄花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上高中的时候,我在离家很远的镇上读书,借宿在镇上的远房亲戚家里。虽说是亲戚,但隔了枝隔了叶的,平时又不大走动,关系其实很疏远。是父亲送我去的,父亲背着玉米面、蚕豆等土产品,还带了两只下蛋的老母鸡。父亲脸上挂着谦卑的笑容,让我叫一对中年夫妇“伯伯”与“伯母”。伯伯倒是挺和气的,说自家孩子就应该住家里,让父亲只管放心回去。只是伯母,仿佛有些不高兴,一直闷在房里,不知在忙什么。我父亲回去,她也仅仅隔着门,送出一句话来:“走啦?”再没其他表示。
    我就这样在亲戚家住下来。中午饭在学校吃,早晚饭搭在亲戚家。父亲每个月都会背着沉沉的米袋子,给亲戚家送米来。走时总要关照我,在人家家里住着,要眼勤手快。我记着父亲的话,努力做一个眼勤手快的孩子,抢着帮他们扫地洗菜,甚至洗衣。但伯母,总是用防范的眼神瞅着我,不时地说几句,菜要多洗几遍知道吗?碗要小心放。别碰坏洗衣机,贵着呢。农村孩子,本来就自卑,她这样一来,我更加自卑,于是平常在他们家,我都敛声静气着。
    亲戚家的屋旁,有条小河,河边很亲切地长着一些洋槐树。这是我们乡下最常见的树,看到它们,我会闻到家的味道。我喜欢去那里,倚着树看书,感觉自己是只快活的小鸟。洋槐树在五月里开花,花白,蕊黄,散发出甜蜜的气息。每个清晨和傍晚,我几乎都待在那里。
    不记得是哪一天看到那个少年的了。五月的洋槐花开得正密,他穿一件红色毛线外套,推开一扇小木门,走了出来。他的手里端着药罐,土黄色,很沉的样子。他把药渣倒到小河边,空气中立即弥漫着浓浓的中草药味。少年有双细长的眼,眉宇间,含着淡的I尤伤。他的肤色极白,像头顶上开着的槐树花。我抬眼看他时,他也正看着我,隔着十来米远的距离。天空安静。
    这以后,便常常见面。小木门“吱呀”一声,他端着沉的药罐出来,红色毛衣,跳动在微凉的晨曦里。我知道,挨河边住着的,就是他家。白墙黛瓦,小门小院。亦知道,他家小院里,长着茂密的一丛蔷薇,我看到一朵一朵细嫩粉红的花,藏不住快乐似的,从院内探出头来,趴在院墙的墙头上笑。
    一天,极意外地,他突然对着我,笑着“嗨”了声。我亦回他一个“嗨”。我们隔着不远的距离,相互看着笑,并没有聊什么,但我心里,却很高兴很明媚。
    蔷薇花开得最好的时候,少年送我一枝蔷薇,上面缀满细密的花朵,粉红柔嫩,像年少的心。我找了一个玻璃瓶,把它插进水里面养,一屋子,都缠着香。伯母看看我,看看花,眼神怪怪的。到晚上,她终于旁敲侧击说:“现在水费也涨了。,,又接着来一句:“女孩子,心不要太野了。”像心上突然被人生生剜了一刀似的,那个夜里,我失眠了。
    第二天,我苦求一个住宿舍的同学,情愿跟她挤一块睡,也不愿再寄居在亲戚家里。我几乎是以逃离的姿势离开亲戚家的,甚至没来得及与那条小河作别。那一树一树的洋槐花,在我不知晓的时节,落了。青春年少的记忆,成了苦涩。
    转眼十来年过去了,我也早已大学毕业,在城里安了家。一日,我在商场购物,发觉总有目光在追着我,等我去找,又没有了。我疑惑不已,正准备走开,一个男人,突然微微笑着站到我跟前,问我:“你是小艾吗?”
    他跟我说起那条小河,那些洋槐树。隔着十来年的光阴,我认出了他,他的皮肤不再白皙,但那双细长的眼睛依旧细长。
    ——我母亲那时病着,天天吃药,不久就走了。
    ——我去找过你,没找到。
    ——蔷薇花开的时候,我会给你留一枝最好的,以为哪一天,你会突然回来。
    ——后来那个地方,拆迁了。那条小河,也被填掉了。
    他的话说到这里,止住。一时间,我们都没有了话,只是相互看着笑,像多年前那些微凉的清晨。
    原来,所有的青春,都不会是一场留白,不管如何自卑,它也会如五月的槐花,开满枝头,在不知不觉中,绽出清新甜蜜的气息来。
    我们没有问彼此现在的生活,那无关紧要。岁月原是一场一场的感恩,感谢生命里的相遇。我们分别时,亦没有给对方留地址,甚至连电话也不留。我想,有缘的,总会再相见。无缘的,纵使相逢也不识。P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