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玫瑰引力

  • 定价: ¥28
  • ISBN:978753999826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274页
  • 作者:林笛儿
  • 立即节省:
  • 2017-01-01 第1版
  • 2017-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林笛儿著的《玫瑰引力》再续“玫瑰系列”最虐心催泪故事。因为在意,才会计较;因为认真,才会生气;因为珍惜,又有期待。他心底有段旧时光,那里住着他的白月光。她梦里有隐秘心事,止于唇齿掩于岁月。本书讲述了童悦与叶少宁之间的爱情故事,共计十五章。

内容提要

  

    物体之间相互吸引,其吸引力依赖于它们之间的距离。这意味着,如果没有引力,任何人都是两根平行的直线。只有引力,才会交集,才会碰撞,才会相爱。林笛儿著的《玫瑰引力》讲述了童悦,遇上了稳重深情的叶少宁,而爱情和婚姻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童悦的身世与叶少宁的事业纠缠一起,婚姻是一场冒险,没有冒险,就没有奇迹。

作者简介

    林笛儿,典型双鱼座,别扭而又小气的女人。
    已出版作品:《摘星Ⅰ》《摘星Ⅱ》《我在春天等你》《纸玫瑰Ⅰ》《纸玫瑰Ⅱ》《你是我最美丽的相遇》等,并有多本小说改编成影视剧。

目录

第一章  月球的背面
第二章  彗星来的那一夜
第三章  加速度
第四章  弄香沽衣
第五章  寂寞光年
第六章  不是风动
第七章  质变
第八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第九章  上帝之眼
第十章  远去的轨迹
第十一章  粒子风暴
第十二章  蝴蝶效应
第十三章  掬水捧月
第十四章  月晕而风
第十五章  础润而雨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童悦记得桑晨有一次提过老街那儿有家按摩店,店主是个瞎子,按摩的手艺很好.而且还会算卦,特灵。她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挪开,揉揉酸痛的脖颈,想着,要不找个时间去算一卦?
    这一年已经过去八个月了,似乎就没个好消息。过去的就当是过去了,搁在眼皮子底下的这个,却让她怎么也无法接受。好几个同事都说担任高三年级的班主任得有一颗减肥的心,不对自己狠就没效果。童悦的体质属于不易胖的那种,她没减过肥,不是太能体会那种感受。不过,她早做好了百折不挠的心理准备。
    按童悦的资历,本是不够执教高三年级的,更别谈担任班主任了。这是个心照不宣的规则,高三的任课老师几乎是集中了全校师资力量的精华,绝对的强强联合,要么经验丰富,要么名闻遐迩。他们很少跟班,除非自己特别要求,一般每一年部固守在高三的岗位上。他们就像一部影片里的大牌明星,不管如何,至少可以保证一定的票房。和他们一比,童悦有点像不经意间夺了主角光环的女二号。
    满打满算,今年是童悦参加工作的第三年。第一年,她教的是高一一个普通班的物理。第二年,她跟班到高二。那个班的班主任是个孕妇,孕期反应很强烈,因着童悦年轻,时间又多,班上的一些事就拜托童悦搭把手。怀孕六个月的时候,这个班主任在洗手间滑了一跤,当时就有点腹痛,医生检查过后,命令她卧床保胎。校长郑治都没多考虑,就让童悦接手了班主任一职。不知是学生争气还是童悦教学有方,当年的期末考,这个班的综合成绩排名普通班第一,物理成绩更是突出,平均分几乎逼近强化班。第三年,郑治力排众议,大胆地让童悦执教高三强化班的物理,并担任班主任。对于童悦的不安,他是这样宽慰的:“高考每年都在改革,我们学校也需要适应时代的脚步,必须注入新鲜且充满活力的血液。我相信你。”
    问题是童悦不太相信自己啊。这不,立马就现形了。在暑假后的第一次摸底考,高三一千六百名学生,过五关斩六将才进入到强化班的所谓的学霸们,有一半人的总分落到了一百名以后。谢语最猛,直坠到第五百名,简直打破纪录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第一名还是李想。
    童悦不禁反思,这到底是什么缘故?她没有盲目地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事实上,她才刚刚把班上的学生与名字对上号。也许是她的运气真的背了一点。
    孟愚同样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是郑治从北京某校花重金挖过来的语文名师。这两年,青台高考语文最高分的部是他的学生。平时很温文尔雅的一个人,这会儿急得都快语无伦次了:“你是怎么进的强化班?”他戳着试卷问站在办公桌前的谢语。
    对于摸底考的排名,谢语似乎并不在意。她人在那儿,神却不知在哪朵云下飘移,回视人的眼神迷迷蒙蒙的。一个暑假,她的皮肤晒成了蜜色,头发倒是很规矩地扎成了马尾,只是那尾端像是不小心沾了点颜料,五彩缤纷的,在阳光下甩动的时候,如一道彩虹掠过。她露出凉鞋的十根脚趾的指甲盖则涂成了神秘的黑色。
    “啊,孟老师,你这是怀疑我还是怀疑郑校长呢?”面对孟愚的质问,谢语仅微微抬了抬眼皮,晃了晃腿,“你怎么想我我倒是无所谓,但郑校长是你的大BOSS,难道你也要当面这样问他吗?”
    孟愚面无表情地坐着,两条手臂环在胸前,金丝边眼镜在灯下闪烁着冷冽的光泽。不错,为了保证强化班的质量,每一次选拔考试,郑治都全程参与。孟愚轻轻嘘了口气,命令自己冷静。
    “《枫桥夜泊》的作者是谁,你是真不会还是装不会?”
    “毛宁呀,那歌曾经很火的,像你们这种年纪的,差不多都会哼上几句——月落乌啼……”谢语直接哼上了。
    “所以《朝花夕抬》的作者就成了孙浩、阿房宫不是你烧的?”孟愚打断她,语气已经抵达崩溃的边缘。
    “孟老师,虽然我不是一个品格高尚的人,但我也是个有原则的人,我还不至于犯蠢到去纵火行凶。”谢语一脸“我很气愤”的神情。
    孟愚看向童悦,童悦默默地把目光转向窗外,无语对苍天。
    “那《满清十大酷刑》呢?”从外面进来的数学老师赵清放下试卷,嘴角噙着一丝坏笑。
    “清朝有这本名著吗?我没看过。”谢语挺诚实地看向赵清。
    “你先回教室把卷子修正一下,错误的题抄十遍。”孟愚铁青着脸,狠狠剜了赵清一眼,阻止了他的发挥,随手把卷子递给谢语。
    谢语抗议:“不是吧孟老师,抄题那是小学生做的事。”
    孟愚冷冷地道:“你以为你比小学生要高明多少?”
    谢语满脸通红:“孟老师,你这含讥带讽什么意思啊,不就搞错了两个人名嘛,错了又怎样,都是俩死人了,谁会出来翻案啊?如果你看不惯我,就把我踢出强化班好了,反正我也不爱和那群书呆子待在一块儿。”
    孟愚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你以为我不敢?”
    谢语昂着头,向前一步。(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