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2016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

  • 定价: ¥38
  • ISBN:978755002007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328页
  • 作者:编者:微型小说选...
  • 立即节省:
  • 2017-01-01 第1版
  • 2017-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微型小说选刊杂志社选编的《2016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是一部微型小说选集,是从2016年全国公开发表的数千篇微型小说中精选佳作而成。所选作品包括活跃名家刘建超《老街剃家》,新锐中坚力量游睿的《如雾》等,关注底层人物的悲喜命运,讴歌生活中的真善美,针砭社会上的假丑恶,代表了2016年度中国微型小说写作的最高水准。

内容提要

    微型小说选刊杂志社选编的《2016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从2016年全国公开发表的数万篇微型小说沙里淘金,精选而成。选取的作品代表了本年度微型小说的最高水准,作品或讴歌生活中的真善美,传播社会正能量,或针砭社会中的假恶丑。或充满哲理,或诙谐幽默,或夸张变形。既有文坛名家作品,又有专门从事微型小说创作的作家的作品。作品既有可读性,又耐读,融艺术性与可读性为一体。

目录

如雾
初潮
放蛊与蛊惑
老街剃家
歧路
雾魇
我为什么没有翅膀
镜面人
魔法
春天的故事
女儿的秘密
风中的小丫
认亲
今夜如此宁静
药砚
搭台
神树
左耳世界里的罪恶
驯狗
国道
坏良心的窖
灵魂的重托
天眼
爬梯子
你家几楼啊
种花生,收花生
挂历上的数字
裂痕
大哥的秘密
怪医生
羊角风
阳光真好
儿女
沙漠里的陪伴
地图
归去来
初恋的滋味
奸细
一把伞
杀人回忆
一个人和一棵树
一天和一年
孤人倾扛
姐姐
保健品
父亲的木偶戏
神仙
奔丧
烧头香
天色已晚
迁走的荒土
鱼易臭
枫叶红了
扣住你的右手
唱丧
一小时多少钱
雪落无声
杀羊
较量
底气

无法挽回
复仇
村里今年唱大戏
美女阿罗
坚挺的牦牛
局长之死
冬泳书记
入土为安
魏蓝天的天
高贵的“伪证”
王大妈的嘴
马局长的妹妹
黑夜幽灵
蛇鼠斗
寻找最后一只鸣蛙
神铐
车窥
辞职
花痴
死亡的预言
谢谢老师您允许我可以不爱
尊重梦想
七天
一平方米的爱
做个好爸爸
鱼冢
丢银
向大师讨个明白
路途

返璞归真
杀年猪
祖传秘方
消失的舌头
局长的博客
养俐L子当乡长
耿老山的大海碗
乡长收礼
抢劫
病友
一个人的抗战
有爱无痕
牡丹醉春图
冯剃头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如雾
    老板打来电话的时候,他刚好在办公室。本来是周末,无须加班,但最近烦心的事太多,周末办公室无人打扰,也算是个静心的地方。
    老板说:“马上开车来接我,我在南山顶上,要快。”
    他愣了一下说:“要不叫上司机小刘?”
    “不要小刘来,你借辆民用车。”老板说,“你上来的时候注意安全,山上雾大!”
    他随即下楼,让办公室主任把私家车送过来。天下着小雨,有些冷,刚坐进驾驶室他就发现自己的眼镜片上起了层雾。他用纸巾擦了擦,再戴上,眼前似乎清晰了许多。
    这之前,他是老板的秘书。跟了老板五年之后,他才到水务局担任一把手。老板对他有知遇之恩,从不把他当外人,至今一些体己的事,都叫他去办。他和老板之间,自然有着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事。
    开着车,他心里开始纳闷:老板为什么此时在山上?要说周末老板去山上也正常,但是为什么这么急着回来?回来有急事也算正常,可是为什么不叫自己的司机去接,偏偏要他去接,而且要用民用车?
    最近传言不少,尤其教委主任和几个副职相继被检察院带走以后。有人说教委主任在里面列了一份名单,既有上面的又有下面的,说不准哪天检方就要来带人。他知道,教委主任一直和老板走得较近,谁也说不清楚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难道老板此时急着喊自己去接他事出有因?
    他隐隐感到一丝不安。车开始爬山,行驶一段路之后,他忽然发现视线再次模糊,赶紧减慢车速,取出纸巾又将镜片擦了擦。重新戴上眼镜之后,视线依旧不见好转。他仔细看了看,才发现是由于下雨,挡风玻璃上起了雾。
    他不得不开启空调除雾。待视线恢复,重新出发。
    这期间,他给监察局局长老蒋打了个电话。老蒋也是从办公室出去的,也为老板服务过几年。他问:“最近什么风?”
    老蒋却没说话,直接把电话摁掉了。他愕然,什么意思?但几分钟后,老蒋把电话打了过来。老蒋说:“最近风大雾大雨大。刚才市纪委来人了,说话不便。”
    “与老板没关系吧?”他问。
    “要见老板。等着呢,原因不详。”老蒋说,“老板已经知道了。”老蒋又说,“回头联系,说话不便。”接着就挂了电话。
    他感到自己的手心开始冒汗。难道老板要出事?老板这么急着下山,是为了见纪委的人还是另有所思?为什么叫他开民用车去接?
    他加大油门,尽量加快车速。这时电话响了,是办公室主任打来的。他问什么事。
    办公室主任说:“刚得到消息,市水务局的唐局长进去了。”
    他一惊:“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晚上,据说在一个饭局上被带走的。昨晚一夜未归,早上他家属去单位找人才知道被带走了。”办公室主任说,“你说,他会不会把咱们卖了?”
    “你指什么?”他问。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就在几个月前,他和办公室主任一道,给唐局长送了一箱“子弹”,不然今年县里的项目指标也没这么理想。
    “不用我说了吧。”办公室主任说,“也许我们那点儿‘子弹’人家根本没看在眼里。”
    “别侥幸!”他说,“你没到那一步,就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你的意思是?”办公室主任问。
    “看着办,等会儿联系。”他说着挂了电话。
    接着,他看了看时间,再次加大油门。很快车就上了山顶,但他发现视线再次模糊,路面几乎看不清楚。教委主任?老板?唐局长?他脑子里反复跳跃着几个人的名字。
    他打开空调,除雾,又取下眼镜擦了擦,但是做完这两件事之后,他发现视线依旧模糊。他看了看车窗外,原来这次是真的雾,车外白茫茫的一片,根本看不清山、路和植被。
    电话又响了。他赶紧接,是老板打来的。
    “你走到哪里了?”老板问,语气依旧很急。
    “到山顶了,但是雾大,我估计很快就到您说的位置了。”他说。
    “很好。”老板说,“你认识一个叫刘文生的包工头?”
    他一愣,说:“认识啊,就是做全县人饮工程的那个。”
    “嗯。”老板这时在电话里叹了口气,说,“你现在努力把车往前开,过了山顶再往前10公里,就不是我们县的地界了。”
    “您没在山上?”他警惕地问,“您没事吧?”
    “我没事。”老板的声音忽然哽咽了,“你赶紧往前开,然后把电话扔掉。你的家人,我会找人安排好。”
    “您说什么?”他再次愣住。
    “我一直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老板说,“市纪委要来带你走,等着我签字同意。我现在可以通知他们过来了。”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