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2016年中国散文排行榜

  • 定价: ¥38
  • ISBN:978755002024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345页
  • 作者:编者:周明//王宗...
  • 立即节省:
  • 2017-01-01 第1版
  • 2017-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2016年中国文学排行榜丛书由一线作家、文学评论家选编,汇集国内众多名家新作,丛书选编秉持艺术性、专业性、公正性原则和文学的良知,旨在及时梳理中国文学创作脉络,管窥文学创作走势,从而以最雄厚的评选力量和最公正严格的评选机制,展现最权威的中国文学创作年度精粹。周明、王宗仁主编主编的《2016年中国散文排行榜》是该丛书之一。

内容提要

    2016年中国散文排行榜是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排行榜系列图书之一种,延续以往传统,《2016年中国散文排行榜》由周明、王宗仁主编,选取了陈忠实、梁晓声、迟子建、阿来、阎连科等一线作家于2016年度发表的散文近50篇,力图呈现本年度的散文创作态势为读者提供年度散文阅读盛宴。

目录

飞去来的滋味儿
第一次投稿
鸳鸯劫
语言大家毛泽东
文学的山河(外二篇)
文学与自然
在遂宁,谈谈陈子昂,谈谈观音
最必要的一趟旅行(外—篇)
北大荒的铁匠
随笔四题
忆战时农村剧团
淳厚的一切都值得回忆(二篇)
刘白羽与现代文学馆
路边有个剃头匠
北纬300
匍匐在土
住在香港岛
野洲
读书札记三题
垃圾工老章:钱的气味
泥老虎
轰毁你心中的魔床
人生宛若高低杠
命定的事
绝唱
西大滩往事
陈忠实、《白鹿原》与华阴老腔
笔走孟良崮
韶山来信
血牡丹:另一种镌刻
一盘未下完的棋
母亲的纺车
半路夫妻
带着亲情出发
秋天:节气里的关键词
被夜色裹紧的村庄
翅膀上的童年
母亲土土的名字
蒹葭苍苍
一叶一菩提
一个山寨里的中国天空
长夜
无可替代的方言
故人百年归来
献给孤独的挽歌
此生,我只愿如花似你
白薯月令
老柳树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飞去来的滋味儿
    这几年常往北海跑。北部湾畔的那座小城,是我的家乡。记得1957年初到北京的时候,人问“哪里人”,一说“北海”,人皆茫然,闻所未闻的样子。有些牛哄哄的同学还装傻充愣,说:“北海公园?”令我悲愤了很久。没想到到了1993年,那里竟“火”了起来。好几位做房地产的朋友听说我是北海人,问:“没回去拿块地么?”或问:“能回去帮拿块地么?”……“拿地”,我肯定是没招儿的。不过,遥远的家乡,让那么多双眼睛突然放出了光,倒也令人豪情万丈。
    随父母移居北京那年,我还不满8岁。上北京,是我朝思暮想的。虽然我爸回北海之前,我都没见过他。见面没几天,因为我的骄蛮,还挨了他一顿揍。即便如此,为了“上北京”,我甚至不惜做了我爸的“同谋”:为动员心存疑虑的祖母一同北上,我爸到珠海路上去找了个卦摊儿,我看见他和算命的“盲佬”(此系旧时对失明男性不尊敬的叫法,今已不妥。——作者)嘀嘀咕咕,还偷偷给他塞钱,后来就看见我爸把他带到祖母面前,说北京的风水怎么怎么好,富贵寿考长宜子孙……在成人眼里,孩子的智力永远是被低估的,先父在天之灵,恐怕万万也不会想到这个“诡计”早已被我识破。我的祖母当然也不知道里面的故事,但富贵寿考的梦想,最终也填不满思乡的寂寞。只一年,祖母就回北海去了,几年后终老故乡。屈指算来,那都是近一个甲子之前的事了。当年那个8岁娃娃,早已被北京“同化”。被“同化”的证明是,我成了所谓的“京味儿作家”。当然我知道深浅,对这“封号”老有点儿战战兢兢。唯一有信心的是,说“京片子”还是够格儿的。我的一位老乡到北京闯荡了好几年,至今那“儿”化韵,还拿捏不好。时不时就把“倍儿棒”那个“儿”,说得“字正腔圆”,要么,就把“特好”说成个“特儿好”。闹得我忍无可忍,说:“您就别费那个劲儿啦,就算把‘儿’闹明白了,您离‘京味儿’也还远呢!”我说的是实话。弄明白京味儿,“儿”化韵也好,“双声叠韵”也好,还都是皮毛。要是会夸饰会自嘲呢,这才沾上点边儿。说起来应该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电视连续剧《编辑部的故事》播映之前,剧组举行了一个记者会,有记者问编剧王朔对此剧自我感觉如何,他说,顶不济也是本儿《飘》,闹不好还是本儿《红楼梦》呢。结果到了第二天,报纸上满是对王朔“狂言妄语”的嘲笑和批评。记得后来我还写文章打抱不平,大概意思是,你们怎么就没听明白那是自嘲,人家蒂根儿就是跟你们开玩笑呢。
    弄明白北京话哪些是正话反说,哪些又是反话正说,还不算明白了北京人的“精气神儿”。
    北京人的“精气神儿”,在他们的活法儿。
    宠辱不惊的处世哲学,有脸儿有面儿的精神优势,有滋有味儿的生活情致,自信满满的神侃戏说……这活法儿从一个“制度笑柄”里孕育出来——“大清国”凋零落幕,“铁杆庄稼”自然就雨打风吹去,甭管您祖上是皇族贵胄还是八旗兵丁,当您把最后一只扳指抵给了赊账的绸布庄或酱菜园,你就得盘算着,全家的嚼谷该上哪儿淘换了。要么,您得悄没声儿溜到天桥儿去,找个茶馆唱唱子弟书、“什不闲”;要么,您就赁辆洋车拉个晚儿?……皇城根儿“老辈儿”波峰浪谷的人生遭际,“挂不住”的脸面与贵族的“死扛”,扔不下世代传承的子弟“玩意儿”,却不能不做起士农工商,一边吹嘘着过往的繁华与体面,一面又与引车卖浆者流请安唱喏……渐渐地,它被敷演成一座城市的生活态度,一种有滋有味儿的活法儿。它造就了平民北京文化的魅力。
    我是在“寻根文学”风生水起的时候,感受到其中魅力的。
    我在人民大学的大院儿里长大,其实离老北京还隔得很远。18岁到28岁之间,到京西挖煤,算是混到了京郊的底层,但对北京的了解,也边缘得很。那时忽然读到一本张次溪先生著《人民首都的天桥》,感到发蒙启蔽的震撼。这本书是张次溪对旧京游艺场天桥的调查。它一一列数了近半个世纪的“天桥人物”——几代“天桥八大怪”和其他“撂地抠饼”的艺人们,它还记录下尽可能搜集到的相声段子和俚曲唱词,一首一首地读下来,你仿佛能看到那暴土扬烟人头攒动百艺杂陈嬉笑怒骂的现场……重要的是,这本书,引领我读到了“平民北京”的生活哲学。记得这书是李陀从北影图书室借出来的,文不对题的书名,倒让我看出作者欲借“正能量”的名义,保存旧京民俗的苦心。据说,这苦心,好像也没修得“正果”——李陀告诉我,此书只有50年代初“内部发行”的一版,数量极为有限。“内部发行”的理由是:这哪里是“人民首都的天桥”,分明是旧社会的天桥!……平心而论,这“判决”倒是准确的,尽管它遮蔽了一个学者沉潜于平民文化而焕发的心灵之光。
    我却循着这光,找出属于我的激情来。
    30年前,我沉浸于“京味儿”中探胜求宝的时候,做过一个演讲,题目是《四合院的悲戚与文学的可能》。我描述了“四合院”那牵儿携女的家庭序列的瓦解,叹息传统的情感方式和思考样式所面临的挑战,当然,最终那话题谈的是,文学在这进程中可能做些什么。P1-3